CSDN博客

img 李学凌

1999年IT大盘点

发表于2002/2/1 15:50:00  954人阅读

1999年IT大盘点
方兴东   李学凌

原刊于《电脑报》

1999大盘点之总论篇

毫无疑问,1999年是中国IT产业发生质变的一年,从这一年起,中国IT业正式从“PC时代”快速过渡到“互联网时代”,突破产业界限,初步形成主导整个社会的“大IT产业”雏形。1999年,也是中国IT也第一次有了硅谷的味道。满耳朵的风险投资,满耳朵的天文数字,满耳朵的一夜暴富,这些硅谷的土特产一夜之间空降中国。当然,归根结底,都是互联网闹的。回顾这芜杂繁乱的一年,我们先粗粗梳理出以下十项:

1、 “大IT产业”初露端倪。
互联网冲击波波及各大传统产业,IT产业界限日渐模糊。以电子商务的蓬勃发展为契机,银行、证券、配送、出版、零售等纷纷落网。开始形成速跑求生的“老虎效应”,互联网带动的全民创业,成为中国社会世纪末的新景观。

2、 IT挺进社会主流。
从3月份微软维纳斯计划的争议开始,中国IT业的事件第一次突破行业界限,走向社会,成为大众热门话题。从此,IT业的各大话题开始全面登陆大众媒体。中国IT业开始牵动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

3、 互联网跃居IT业主流。
在互联网的持续升温下,传统的硬件业、软件业立时黯然失色。互联网跃居产业主流。过去,衡量中国IT发展的最佳指标就是PC销量。如今,网民的数量成为第一的标志。

4、 中国IT业第一次受到国际资本的全面关注。
IDG、Softbank等国外风险投资机构格外活跃。高盛、美林、贝尔斯通、雷曼兄弟等国外大牌投资银行也开始积极介入中国网站的境外上市工作。资本与互联网的正式联姻,使中国IT业真正入戏。

5、 旧有发展模式全线失灵。
联想、方正、四通等传统IT企业纷纷作出剧烈调整,震荡后的IT企业面临严峻挑战。中关村大拆迁,十多年来自我积累的“贸工技”路线在世纪末被迫急转弯。靠风险投资启动,投资银行推动,股票市场驱动的新型模式体现出难以匹敌的竞争优势。

6、 网络媒体、大众媒体主导产业。
专业媒体的辉煌因为IT业全面走向大众而失色。网络媒体、大众媒体几乎主导了今年IT业内所有大事的话语权,专业媒体的失语症急待良药救治。体现独立人格的产业分析时代已经到来。

7、 软件业走下神坛。
微软的成功,使得软件产业成为整个IT产业的桂冠,但LINUX的异军突起,低价软件引发微利时代,软件行业从此失宠。在互联网的大潮下,软件将与硬件一起,沦为普通商品。

8、 巨变导致体制不适。
原有的政策、法律法规明显滞后于产业发展,频频在产业发展的节骨眼上急刹车。莫名其妙的官司风波此起彼伏,徒增产业热闹,为历史增添笑料。

9、 新生代异军突起。
IT产业的注意力流向陡变。中国IT的企业家和经理人,第一代,淡出江湖;第二代,升级还是淘汰,面临抉择;第三代提前登场,成为产业的新主角。

10、 财富由积累转向集聚。
几个月的资本集聚能够超越十几年的滚动积累。以股票、期权为代表的虚拟财富,成为新发展驱动力和成功标志。这种变化可能比较残酷,但正因为如此,产业将更富活力、更富刺激。


1999IT大盘点之人物篇

1、吴士宏
因为逆风所以名扬;因为飞飏,所以飘忽不定。
1999年,吴士宏是信息产业当之无愧的的“大姐大”。她创造了两次新闻轰动。6月18日,轰轰烈烈下台。10月11日,《逆风飞飏》一书面世。在《北京青年报》首先发表的图书内容节选基本上都是微软现存的问题,使人更加明白,微软在中国要做的不仅仅是更换一位总经理,而是要完全更新自己。著名的《华尔街日报》竟然如此报道:“微软公司控制了中国软件市场的一小部分,中国批评家们却对微软群起而攻之。……该书把微软称为中国电脑消费者的头号仇家。据分销商说,该书自10月份出版以来已售出约10万本,并使吴女士成为中国的名人。她以典型尖刻的笔□写道:“微软的欺诈、傲慢和自私与我的基本价值观相冲突,所以我选择了离职。”在此,微软的形象问题鲜明地揭示出:即使在中国这样一个遍布麦当劳和肯德基分店的国家,潜在的排外主义也能被轻易煽动起来,矛头一致指向外国公司。”在美国,反微软轰轰烈烈。但是,看待中国的反微软。美国人显然又是用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眼光和标准,毕竟,微软再坏,也是他们家的孩子。

2、王峻涛
    1999年骄傲第一人。从福州一枪杀进北京,连老榕的“榕城”也顾不得了。冲进中关村抗起数字巅峰的大旗,8848,发到死发,既使创造“赤字巅峰”,也要把这面大旗扛进NASDAQ。中关村新贵王峻涛1999年最为得意,半年就把8848营建得像模像样,如果2000年能够成功上市,表现得比Amazon还要快。比起那些奋斗了十几年,还在生存和发展的平衡间挣扎的软件公司不知要强到哪里去。王峻涛真是羡煞人。不过,中关村的人可要红眼了。毛一丁的离去也应该让他冷静思考一下,互联网公司的发展仅有速度仅有上市是远远不够的,管理和机制也会是一道可怕的槛。

3、王志东
王志东说,互联网的竞争就是比残酷。从中文之星、到四通利方、再到新浪网,王志东一直扮演着史泰龙“第一滴血”的角色——孤独的大侠要杀光所有对手,几死几生,依然笑傲江湖。新浪网上市前的管理层震动,沙正治的失意而去;与PCHOME购并案流产, NASDAQ上市一拖再拖,免不得有人说他“内战内行,外战外行”。不过,只要上市顺利王志东就是当之无愧的网络英雄。

4、倪光南
联想发财了,但他们永远欠着一个人。倪光南两手空空离去,还得背负一身黑锅,这是他的命运也是中国IT业的命运。当然,这不会是历史留给他最后的答案。有人把这个问题归之于“科学家与企业家之争”,实在是一个最聪明却又最虚伪的解释。一个是清白,一个是公平,这是一位奋斗几十年的老科学家的最大心愿。我们不妨将他的未来作一个悬案,留给中国IT业有朝一日“纠错”。不过,眼下的中国IT业,应该首先学会一个基本的常识:要知道尊重自己!

5、丁磊
没有博士头衔的装饰,没有洋墨水的点缀,也没有大权大钱,普普通通的人也可以在互联网淘金潮中大显身手。与张树新、王志东、张朝阳等不同,丁磊的意义不在于他的成功,而在于从他身上,开始了中国互联网白手起家“平民式创业”的新时代,这也是国外互联网发展中的最大魅力。当然,也有人抱怨,与丁磊合作,给丁磊打工,最长的期限不会超过3个月。不知道真实与否,倒是有许多人(最近一位是陈剑峰)以自己的行动给予论证。看来,能在网易镇住自己位子的,只有老外了。

6、周鸿祎
我们都是爬格子、卖文字的,但周鸿祎一出手,就是“一字千金”,令我们自愧不如。中文域名3721,本质上和搜索引擎没有什么区别,尤其是推出“智能推测”后就越发地像了,但是中文域名还是和普通的搜索引擎大有不同——能卖钱,而且要大张旗鼓地卖。当然,有的时候只是换回了广告。互联网上只要出现了赚钱的可能,就会有一堆子人奋不顾身地投下成捆成捆的$。只是无论是卖公司,还是卖文字,一定要卖得是时候,卖得要巧妙。我们很想知道,周鸿祎下一次融资,要给风投家们讲的故事又是什么。不过,要生存,先把泪擦干,不管3721,互联网的路还是要往下走的。

7、雷军
史玉柱说:脑黄金,要让1亿人先聪明起来;宋朝弟说:学习的革命,要改变1000万孩子的一生;雷军说:红色正版风暴,要卖100万套,创造软件奇迹。单从数字上来看“一代不如一代”,但是毕竟“我们一直在努力”。数量级下来了,但水份少了。这场风暴不但帮着雷军度过了危机,而且也成了这一年中软件业唯一的亮点。至少,雷军还要明白,巨大的正版市场是存在的,中国软件业的最大敌人不是盗版。是不是我们的软件商一直在用不切实际的高价,拒绝我们的用户。我们真得好好思考这个生死攸关的问题了。

8、钟錫昌
    “我没有野心,过去还有一点雄心,但也磨得差不多了。但是,我没有死心!”就这样,在世纪末,在中国IT业转折关头,历史把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推向了中国IT业的最前沿。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将他推向了与微软正面较量的风头浪尖上。这不是历史的差错,也不是命运的玩笑,而是中国IT业令人悲哀的现实。“维纳斯”再度兴起,但“女娲”却耐人寻味地平静。因为,1999年“维纳斯”是中国不能承受之轻,而“女娲”是钟錫昌不能承受之重。他的公司产权问题至今未能得到解决,使所有投资者望而却步,市场机遇不得不一再延迟。也许他的最大敌人还不是微软,而是我们自己的产权机制。

9、王选
我们承认,联想是中国IT迄今最成功的企业。但如果将联想当作中国IT发展的榜样,那就是一种悲哀。如果是有谁可以作为中国IT业十几年历程的象征,那么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王选。王选为中国IT业提供了独一无二的创新技术。但今天,这项技术和他本人一起开始淡出舞台。而且在王选的背后留下的不是辉煌,而是沉重。这种沉重当然不属于他个人。但愿从他以后,中国的IT能走得更加轻松。

10、方兴东
《起来—挑战微软霸权》的呐喊里走出了方兴东。方兴东成了维纳斯的反意词。有人说方兴东面对的即不是魔鬼也不是风车,但他唤醒了我们产业的独立思维和批评。
无数的大企业都跟微软斗,所以斗微软没有什么可以骄傲的。网景灭了,但方兴东居然还活着。与微软作斗争的人,能有这样的结果,实属不易。

 


大盘点之网站篇
某城市经济高层会议,谈到网络经济。一领导摇摇头说,网站不就是两三杆人马,东抄西炒,闹着玩似的,成不了气候,还谈什么经济。有一个人打断说:“怎么是闹着玩呢?现在按市场价值看,国中网可以轻松地买下整个首钢。”领导人一下子哑口,半天回不了神来。的确,国内的互联网公司一下子由丑小鸭变成白天娥,速度之快让许多人都始料未及,也不可理解。但是,目前互联网公司的资本力量是真真切切的。国内评估的价值在数亿美元以上的网站已经有好多家。以下列举的就是目前的一批佼佼者:

数字颠峰(8848.net)
中国第一电子商务网站。当人们还在用嘴皮子启动电子商务战略时,8848却已经用行动来证明自己。在没有支付和配送等现成的轮子时,他们自己组装出一个凸状物,先滚动起来,而且越滚越快,越滚越圆,再大的风凉话也阻拦不住它的速度。5月开通,7月注册,9月第一轮风险投资,11月第二轮注入,开始直接冲刺Nasdaq,估计今年第一季抵达目标站。有人说,这是风险投资商制定的节奏。5月份销售额60万,9月份380万,11月突破1000万。有人说,这是投资银行设定的增长曲线。不管这些话是褒奖还是嘲弄。8848无疑是中国互联网的短跑冠军。它得到的回报也会让人满地找牙。

新浪(Sina.com)
中国第一门户。互联网比的不只是残酷,互联网也是一场游戏,而且比的是谁作的局更大,更刺激。这一点,新浪无疑是中国的作局冠军。从购并华渊,促成国内、外联手,再是差点并购了PC Home,差一步实现了台湾大陆两岸的网上统一。新浪作局,大有玩转地球之势。当然,仅有游戏是不够的,作局过了也有收不住的时候。尤其是在门户越来越成凉菜的形势下,作为中国的第一门户,新浪必须尽快跨过Nasdaq的大门槛。让好局尽快成功收尾。

国中网(China.com)
中国第一互联网概念。1999年,谁都在喊上市,但谁都没上成市,倒是不声不响的国中网抢了先。因为互联网比试的还是概念,而现在还有什么比中国更大的概念?不管国内人怎么冷眼国中网,但它的上市的确把一大批“秃鹫资本家”(风投)和投资银行成功地“引狼入室”了。同时,国中网跌宕起伏的股票价格成了外国人观察中国互联网的晴雨表。因此,为了后来的难兄难弟们,我们真诚祝愿国中网走好,否则闪了腰,可就会拦了兄弟们的道。

搜狐(Sohu.com)
网民的第一门户当然是新浪,但没上网的老百姓的第一门户还是非搜狐莫属。因为搜狐的故事有着与聊斋一样的通俗。虽然很久没到狐狸家走走,但是故事已经刻进了脑海。如今,MIT博士、国外风险投资还有尼老头,这样的背景资料已很难编织出象样的故事。但那时,在中国互联网一片苦瓜的形势下,轻松活泼的搜狐故事脱颖而出,令人耳目一新。现在这个美丽的故事还缺一个句号,那就是上市。张朝阳开始积极炼“外”功,到国外赶紧把注意力兑换成美元。

网易(163.com)
163.com? netease.com? yeah.com? 社区新闻?门户网站?电子商务?……网易一不留神冒出来,也给人无数的困惑。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网易就这样向前走着。如今对投资银行来说,国内秀色可餐、可直接下手的网站实在稀缺,因此网易的“朦胧”也是一种美。网易上市该是囊中之物。

雅宝(Yabuy.com)
1999年下半年互联网界“拍”声四起。国外的eBay、Ubid已经拍出了“经济”,国内的雅宝、易趣、网猎还得在辛勤地猛拍自己。回避了支付、回避了配送,无法形成收入的拍卖网站拍得好辛苦。但是喊声震天的电子商务,还是由拍卖拍进了老百姓的家中,使大家第一次明白,电子商务不只是IBM、HP等巨头的专利,也需我们老百姓的腰包撑起来。

天极网(CPCW.com)
中国第一IT门户。国外IT门户由Cnet和Zdnet牢牢把守,但Cnet将亚洲市场许可给了新加坡的tricast,ZD出售了出版业务,发展前景不太明朗。这样,巨头缺阵的中国IT门户大开,由CPCW.com、Chinabyte、enet、infoweb、ZDnet China等集体厮杀。目前还没有绝对的领先者,CPCW依据其用户的亲和力暂时处于领先。2000年,谁先跑进股市,谁就是胜者。

掌门网(byair.com)
中国第一无线互联网门户。网不在大,有钱则灵;名不在大,有未来就成。小小的掌门网瞄准了互联网的下一波浪潮——无线互联。这个提前出炉的网站就是未来中国的第一无线门户。内容不多,但身价颇高,刚刚进来的5600万美元风险投资将使许多人为之一亮。那些被新浪们挡住道、碰得鼻青脸肿的追随者们,应该明白,其实只要另辟蹊径,互联网的商机还是海阔天空。

雅虎(Yahoo.com.cn)
中国第一泊来网站。虽然,目前国内大多数网站靠的是国外的资金支持,但是主导业界的还是国内人士,还是国内网站。目前国外网络巨头中,大概只有雅虎中文立住了脚,不知是否因为杨致远是华人?但是,2000年,国外巨头会不会大举进入,一改天下格局?面对雅虎,我们还是应该有点忧患意识。

人民日报网站(Peopledaily.com.cn)
中国第一传统媒体网站。互联网来了,传统商业模式面临冲击,许多传统产业面临淘汰。但是,可以肯定,实在的内容永远不会被淘汰。


大盘点之文字篇

有道是:“语言是上膛的手枪,文字是褪鞘的匕首。”业界的热闹,自然要靠文字来点缀,尤其是产业巨变的紧要关头。习惯了暖洋洋、甜乎乎的IT厂商,在1999年遭受了文字的“麻辣烫”。由专业媒体与IT厂商结成多年的友好关系,由于大众媒体、网络媒体的插足,而温柔不再,使得中国IT业的“内虚”毕露无遗。体现独立人格、独立思想的文字成为中国IT业不能承受之重,但也不得不成为能够承受之重。因此盘点99年,不清点一下这一年的黑字白纸,就会是一大缺憾。而且与往年不同,这一次是中国人自己的文字占了主导。有人说,现在充满了伪分析文章,懂英文的,翻点《华尔街日报》的观点,不懂英文的,抄点PC Home。说这席话的人,可能没有看过《华尔街日报》和PC Home。因为,这也太抬举它们,因为它们从来没有、也不可能为中国IT业提供真正的思想,因为分析中国IT业,必须靠我们自己的大脑。不信,请看以下文字。它们体现了1999年中国IT业真正的思想和份量。

《“维纳斯”计划福兮祸兮》(文章,方兴东著)
1999年中国IT业引爆的第一颗燃烧弹。从此,中国IT业问题突破产业界限,全面走向大众,开始影响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中国IT业也从这场前所未有的争论中,重新思考未来的发展策略。而且,由于大众媒体的介入,中国IT业再也不是单声道。提倡产业争论的“多媒体”时代正式到来。

《逆风飞扬》(书,吴士宏著)
该出手时就出手,《起来》也好,“女娲”也好,最终都成了这本书的铺垫。此书出版几天后,杰克逊法官正式裁定微软为垄断者,但在中国,这份数百页的“事实判定书”,也成了《逆风飞扬》的一个注脚。否则,若出手晚几天,就逃不了“落井下石”之恶嫌。看来,女人还是比女神更会飞。

《未来时速》(书,比尔·盖茨著)
本书原来用作Windows2000、Office2000推销剂,但由于Windows2000一推再推,Office2000注册后门问题,而大大降低了它冲向读者的速度。当然,更关键的是,盖茨的未来时速依然赶不上互联网的速度。

《盗版有理》(文章,王小东著)
使用盗版不就是素质和道德问题吗?而一位归国留学生、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副研究员却出手一篇《盗版有理》。在想当然、一边倒的打击盗版的冠冕堂皇中,这无疑是一声炸雷。他告诉人们,中国软件业最大的敌人是自己,而不是盗版。连联合国的《人类发展报告》也指出:目前有关知识产权保护强化的新规定,已经导致贫弱国家无法享用到新科技的好处,进一步扩大了全球贫富国家之间的发展差距。中国知识产权保护也要有自己的脑子,而不要让BSA代替我们自己的思考。

《软件侵权,如何界定》(文章,寿步著)
知识产权保护是一个国家的己任,可为什么在一次次被动的官司面前,我们屡屡失语。保护知识产权的根本目的是鼓励创新,可我们听到的好象打击盗版才是根本目标。知识产权保护的程度维系着国家利益,可我们被告之的是保护越严越好,中国应该达到超世界水平。主导中国知识产权舆论的学者专家们,是被糖衣炮弹击中了,还是自己迷失了?不过由于寿步的一系列文章,才让中国有了一点自己良志的声音。

《企业方法》(书,刘韧著)
从《知识英雄》到《企业方法》,刘韧以先发文章后出书的方法开创了“刘韧模式”。无数的记者都在先圈地然后文章回收集成书,一箭双雕。2000年这一模式有望发扬光大,将成为媒体一风一景。但是,刘韧的文章证明了他还是中国IT的第一记者。

《痛苦的裂变》(文章,蒋胜兰著)
这是一篇分析计算所改革的文章。触及中科院的改革,触及倪光南的问题,是许多同类文章中剖析得最有深度和分量的一篇。因为这篇文章的直接效应,就是1000多万广告的无限期延迟,可谓中国IT业史上大手笔。不过我们还是不明白,这笔不菲的金钱体现的究竟是厂商的力量,还是厂商的脆弱?的确,在中国IT媒体直起腰杆之前,还得承受许多超负荷的重压。

《知本家风暴》(书,姜奇平等著)
1999年,没有知本家风暴,只有风暴中的知本家。我们期望的是,知本家能够早日卷起自己的风暴。


《起来—挑战微软霸权》(书,方兴东、王俊秀著)
没有这本书,这一年的IT业少去的不仅仅是一份热闹。对作者来说,他们期望人们进一步深读。而对那些认为微软就是美国的人来说,本书刺激性太大。毕竟,美国人反微软,那是管自家的儿子,而中国人反微软,就得小心“狭隘的民族主义”这道紧箍咒。

《数字化经济》(书,查克·马丁著)
当国人还在互联网“泡沫”的论调中集体盘旋时,作者已经有条有理讲解数字化经济。本书原名《网络未来》,主讲七大网络趋势。是一本讲解互联网经济的佳作之一。因为他没有天马行空,也没有云里雾里。值得人们一读。

1999 IT大盘点之词汇篇

1、 电子商务:
过去的互联网还是“注意力经济”,还是“眼球之争”。如今,互联网开始直接瞄向人们的钱包,引爆了全新的“口袋之争”。这就是电子商务的背景。但1998年只是听个响,1999年才是尝个鲜。2000年的电子商务能否开始深入民心,还是悬念。电子商务网站像雨后春笋一样往外冒,单靠“讲故事”已经不太可能成大事。必须实实在在地卖出去。网站必须要赢利才可能在成千上万的电子商务网站中露出头来,获得投资的关注。

2、 拍卖
网上拍卖带来的决不是传统拍卖形式的简单转换,也不仅仅是跳蚤市场的网络大转移,而是一种人类交易模式的大变革和互联网商业模式的重要创新。比起“超市”式的电子商务,拍卖更具有互联网的特点,愿意卖什么就卖什么,愿意卖什么价格就卖什么价格(只要有人买)。网站基本上只是一个交易平台。因为所有的用户都不知不觉地成为网站建设者,所以拍卖网站的更新和发展都很快。至于国内的拍家们什么时候能挣到钱,还要待他们慢慢拍。

3、 B2B
电子商务从一个概念,变成了一道复杂的多元方程式,这应该是1999年电子商务最大的发明和最骄傲的成果。当然,它有无数个解,B2C,B2B,C2C,C2B只是眼下的几个而已,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深奥,不过是旧瓶旧酒,是商家(B)和用户(C)的排列组合而已。但是妙用确是无穷。因为,互联网界最稀缺的就是新概念,新概念不但是风险投资的敲门砖,也是挺进股市的必备咒语。电子商务能分娩出如此众多的新鲜功能,故事才有韵味,才有风投们冥想的空间。当然,接方程可以从嘴皮子解起。当然,真正要建立符合用户和商家两方面需求的网站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4、 VC
现在的人,第一眼看到“VC”,再没有人想到维生素C,说明风险投资已经深入人心。但是,“VC”的确是高科技产业的维生素。我们喊了许多年,“VC”们都岿然不动。但1999年,借互联网的东风,“VC”一夜间象千树万树的梨花。看来,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不算。过去,风险投资是最稀缺的资源,“VC”牛气冲天,好象布施天下。如今是好项目稀缺了,“VC”走下神坛,得四处寻觅。本来,创业者与“VC”们是一条壕沟的,并肩冲击股市,不必相互摆谱。

5、 NASDAQ
高科技企业的梦工场,注意力的兑换中心,全世界互联网的“奶妈”。 NASDAQ一打喷嚏,全世界互联网公司都要感冒,NASDAQ一抽风,全世界的互联网富翁们都得打摆子。但愿今年的NASDAQ能身体康健,因为中国有一大群嗷嗷待哺的饿孩子,今年也要喝一口NASDAQ的“鲜奶”。

6、 二板
去不了NASDAQ,不就是逼我们去二板吗?二板在香港,目前还没有直通车。要绕到百幕大,途经英属处女岛;不但要先把公司卖到百幕大,还要将自己卖到南美某小国。当然,最后能否成功登陆香港,还要看中国证监会的风声。难道这就是中国无数民营企业的必由之路?难道这就是中国无数高科技企业的必然命运?
 
7、 维纳斯、女娲
维纳斯出现后,上帝说,中国要有自己的女神。于是女娲就诞生了。虽有上帝的差遣,但女娲还是羞怯,倒是维纳斯四处出击,想去摘取人们的眼球。不过,无论是洋女神,还是土女神,背后都是男人们闹的!

8、 ICQ
不是一个新鲜名字了,本来不应该上今年的新词语表,但是我们看到ICQ的变种越来越多,PICQ、OICQ、PCICQ今年的各种各样的ICQ多而有多。在我的周围,利用ICQ谈恋爱的人越来越多,当一个软件中能够发展出人类最高尚的情感的时候,我们就不敢再小看这些软件了。他们变成了一种文化。

9、 垄断
美国司法部像我们诠释垄断的精确含义。美国反垄断法里的垄断应该是一个动词,而不是一个名词。一个公司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垄断性的地位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些公司利用自己的垄断地位去强行霸占一个市场,并且把这种垄断延伸到其他市场去,这个时候,想不反对垄断都不可能了。同时,垄断与霸权一臂之遥。奇怪的是,国内的企业到是“三王两霸”地命名着自己的产品,却靠不上霸权的边,也很难沾上霸气的光。

10、 WTO
中国人1999年最好的兴奋剂,尤其是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从“复关”到“入关”,来来往往也有许多年了,今年真正见到眉目了。当然不论如何,中国的路还是要自己走,中国的地位都不可能靠“讲理”得到,最重要是要有实力。

1999大盘点之产品篇
1、 低价电脑
从当年的双子星开始,低价电脑占领主导市场就一直是电脑公司的向往。低价不一定代表低利润,但是低价电脑的确代表着更大的用户群。低价电脑捆绑LINUX,也让媒体跟着头热了一回。目前电脑对速度的追求越来越弱,因为一般的电脑配置都能满足上网冲浪的需求,只有极少数对游戏痴迷的人才会购买最快的CPU。电脑的价格毕竟不会太低,所以那些方便好用的各种信息家电都跳出来,争夺低价电脑的市场了。

2、 LINUX
LINUX是世界最吸引人的软件文化体系的代表。在国外获得了相当的成功。但是在国内的情景好像不太妙,好容易出了几个中文版,结果为数不多的几个公司开始在嘴上较劲,极尽贬损之能事。真正有开发力量的公司不多,希望跟着摘果子的不少。看来想真正理解GPL信仰的灵魂和它在中国繁衍的可能性,还需要时间考验。


3、 IP电话
福州两兄弟官司胜胜败败对IP电话的发展已经没有什么影响。一两个月内,大街上每一个报摊前都竖起了IP电话卡的牌子。便宜比任何说教都能打动人心。有人说:“一种社会需求的拉动力要比100所大学还要强”,技术的进步使人们能够享受更便宜的通信费用,谁也别想阻止他。

4、 商务通
没有想到商务通火起来了。许多掌上电脑公司始终不明白为什么有着这么强大功能的掌上电脑卖不出去,功能简单的商务通到赚到了钱。有一个掌上电脑公司的总经理说:“电脑一出场,学习机就没有地盘了”,但是如果那些掌上电脑不能理解用户找3层菜单才能找到@的麻烦,他们就永远找不到闯进商务通市场正确的门。

5、天禧电脑
够傻的电脑。但是杨元庆说“还不够”。联想的这款电脑,的确把老百姓想的足够傻。只是有一样不妙,固定死的频道不能自己改变,就像一个不能选台的收音机,多少有些美中不足。

5、 金山词霸
28元的软件,卖得不错。挣多挣少都无所谓,关键是软件市场实在没有热点。革命、革命总要有人高兴,有人难受。关键是能挺得过去。如果要打击盗版,一定要把服务做好。如果正版软件能像盗版那样送货上门,包退包换28元才算值了。

6、 免费电脑
免费了还是太贵,这是最离奇的悖论。互联网的时代,免费是网络时代迅速发展的一大法宝,但是免费必须让用户真正得到实惠,“买一送一”后来就没有人信了,但愿以后免费不要也把名声坏了。不知今年的免费,会不会更加便宜?

7、 网络财务
金蝶首倡,用友争锋,众财务兄弟快速跟进。中国最成功的软件领域也开始向互联网逃亡。

8、 汉王手写
继中文平台、WPS之后,微软的下一道美食。不过,这一次,可没有以前那样可口、脆嫩。Windows 2000测试版集成手写系统之后,许多人都认为汉王没戏了,但是峰回路转,微软居然宣布从正式版里把手写系统移除,以往的微软即使技术不成熟也会推向市场,这一次居然手软了,真真奇怪。

9、K7
首次超越英特尔,但是AMD并非从此万事大吉。AMD的老毛病总是在非常时刻供不上货,这次是不是还是这样。

10、因特网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因特网”成了“互联网”最大的竞争对手和死敌。1998年,在出版社范围,“因特网”对“互联网”实施大围剿。1999年,围剿范围开始扩大至报纸、杂志等。“互联网”的生存空间已经越来越少了,最后很可能只能依赖网络而生。我们纳闷的是,为什么有人对我们习以为常的“互联网”如此仇恨?“因特网”的背后究竟是什么力量?
1999大盘点之事件篇
1、最愤怒的事件:恒升诉王洪
恒升胜诉了,但判赔的数额太大,一下子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从报道的结果来看,对恒升行为持异议的人还是比较多。网上居然发起了“捐款支持王洪”的活动,据说要号召5万人每人捐款10元。从消费者和厂商的角度看,消费者属于弱势人群,消费者打官司要比厂商累得多。法律对媒体监督并不像合同那么严格,只要基本符合事实就不构成侵害,但是这次的判决给了大家一个问号。王洪还要上诉,上诉还要判决。上级法院不论是维持原判还是推翻判决都还会轰动,这件事情未来受到的关注还会更大,对双方来讲,麻烦没完没了。

2、最离奇的事件:微软告亚都
亚都是不信邪的人。一般的人被微软告了,都低声下气赔钱道歉,能私了就私了。亚都不服软,一定要和微软公堂之上见高低,媒体对此事的关注也超出了人们的想象。但是大家心里都明白,虽然有许多人同情亚都,反对微软的霸权行为,但是亚都要想胜诉,是非常困难的。最后奇迹还是出现了,法院判定“亚都集团不是本案被告”。亚都完全摆脱干系,带着旁观者的得意走了。微软告亚都是1999年最离奇的案子。

3、最低调的事件:CHINABYTE起诉CHINA.COM
网站告网站,不容易。网站开始崛起的时候,都瞄着第四媒体去,自己没有采集新闻的队伍,转载就成了唯一的手段。开始的时候还比较小心,转载一般还注明出处,有些甚至直接连接到对方的网站。但是后来发现媒体根本不关注自己的网上资源。于是新闻网站就开始大抄特抄,有时连作者的名字也不属了。原创毕竟很珍贵,所有一些以原创起家的网站开始受不了了。CHINABYTE把NASDAQ上市公司网站CHINA.COM送上法庭。这是国内第一家网站因为内容起诉其他网站的例子。幸亏还没有媒体起诉网站盗用文章的例子出现。但是有谁能说,2000年这样的诉讼就不会发生呢?

4、最困惑的事件:吴基传发言
吴基传一张口,所有互联网企业都要竖起耳朵,吴基传一打喷嚏,所有互联网企业都感冒。外资能否在内地持有互联网公司50% 以上股权,的确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吴基传几次发表看法都造成CHINA.COM股票的大幅度振荡。国内网站能够生存基本上都依仗着风险投资的注入,互联网毕竟是一个未来产业,仅靠近期收益肯定入不敷出。经过几轮投资注入,有多少公司能够保持50%以上的自由股权?互联网发展到底要怎么发展?这个问题得留给2000年了。

5、最牵动感情的事件:黑客之战
黑客这个名字,从英文“HACKER”翻译过来之后,就变了模样。美国袭击驻南大使馆后,平日见不到的黑客身影云集网络,一夜之间有许多美国网站被贴上反战的标语。黑客到底是怎样的人物,就更难有一句话来说清。但有一句话说得好,名黑心不黑。

6、最成功的事件:正版风暴
从表面上看,金山的红色正版风暴无非是一次降价促销活动。但是内里不同凡响。市场的压力,媒体的压力,经销商的压力,金山的困难实在不小。软件行业进入了一个怪圈,经销商和市场的错位越来越大,不突破已经不行了。风险越大,机会也越大,金山上下顶着压力走,总算熬到了第100万套下线的新闻发布。价格是下来了,数量是上去了,但是以后的日子不知道会怎么样。国产软件不可能都卖到这样的数量,几个公司都拼命把价格降到30元以下,新出来的软件将要如何生存,成为正版风暴最大的遗留问题。

7、最痛心的事件:CIH病毒大爆发
CIH早就了1999年国内杀毒软件的繁荣。每年的学校假期都是病毒创生的繁盛时节,世界上的病毒每天产生的病毒也有几时种,所以大多数人都对个别病毒的预警麻木了。反病毒公司炒作个别病毒也让人深恶痛绝,但是CIH的确不同凡响,它和以往的病毒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它的传播能力太强了,它的破坏能力太强,所以许多公司都一连几次受到重大损失,其中包括一些以编写软件为业务的软件公司,在他们制造软件的环境里也不可避免的感染了CIH,这是一个最可怕的预兆。因为1999年正版软件中携带病毒的例子也不是一个两个的特例,有许多正版软件都携带的病毒。CIH的传播能力把这些早已存在的漏洞都暴露出来。所以,反病毒软件卖得好,也不见得就是一件坏事。

8、 最摆谱的事件:财富论坛
举世瞩目的九九《财富》全球论坛上于九月二十七日开幕,为期三天。据说,本次会议的最大成果就是AOL与时代华纳两老板一不留神在会下达成了双方购并的意向。

9、 最惊喜的事件:中美“入世”签约
中国终于通过了面试,WTO有戏了。多少年来,被人威胁的日子眼看着就要过去了。虽然大家还是战战兢兢,唯恐夜长梦多。

10、 最富争议的事件:网络生存测试
有人说是最惨的市场策划,自家出钱,居然被别人炒得火热。搜索网站,做生存测试,不被电子商务网站利用才怪。


1999大盘点之预测篇

2000年起,中国开始步入“互联网时代”。与PC时代不同,互联网不是一项技术,也不是一项产品,而是一种全新的服务和应用。因此,这是一个真正以市场为导向的时代。哪里有市场,哪里有用户,资本、人才等资源就要流向哪里。这种新的特性将使中国IT业获得全新的机遇和竞争优势。因此在2000年,以互联网为背景的全球化新浪潮中,我们作出以下大胆的预测:

1. “大IT产业”新秩序基本形成。
2000年,中国成功“入世”。国内互联网政策进一步开放,国际资本大量涌入,国内资本也开始觉醒,积极参与互联网投资。中国互联网发展进入快车道。国内传统产业(包括传统IT企业)也开始赶潮,以互联网为核心的中国“大IT产业”格局基本形成,成为中国经济改革和发展的晴雨表,并将决定中国未来的命运。中国互联网发展将提升到国家的战略高度。当然,互联网“泡沫论”者也将生产出更多的“泡沫”。

2. IT业聚焦股市。
    2000年,将是国内互联网公司上市年。计划在Nasdaq和香港二板上市的国内互联网公司将超过10家。一些起步才一两年的互联网公司,其市场价值和资本积累将迅速超过苦心经营十多年的老牌IT企业。不少网站的市场价值将超过100亿元,超过国内大多数大型传统企业。同时,互联网将重新改变中国财富的流向和分配,会有许多无名小辈一夜间身价万倍,成为中国新兴的百万富翁,千万富翁和亿万富翁。

3. 互联网公司问鼎IT产业。
2000年,中国IT业将出现一个里程碑式的时刻:有一家或一家以上、成立不足16个月的互联网公司,其股票市场价值将一举超过成功经营16年的联想公司,成为中国IT业最具价值的公司。从此,互联网将不可逆转地成为中国IT业新中心,揭开一个新的时代。除了几家知名的老牌互联网公司外,将有数十家初具规模的公司形成坚实的第二梯队。

4. 电子商务初步成形。
1998年,电子商务只是听个响;1999年,电子商务只是尝个鲜;而2000年,国内电子商务将进入实实在在的发展阶段。电子商务基础设施将以远远超出人们预想的速度,逐步完善。到年底,由于激烈的竞争,国内的配送和支付系统将基本成形,可以使电子商务真正服务到民众。一批收入在数亿元以上的电子商务网站出现,尤其是以B2B为龙头的电子商务开始显示出竞争优势。

5. 无线互联网、宽带互联网全线启动。
    无线互联网全面启动,而且增长速度将远远超过当年有线互联网的速度。同时,宽带互联网也浮出水面。无线互联网和宽带互联网将催生许多与现在截然不同的新商业模式,并为我们贡献数百万新的网民,使互联网获得跳跃性发展。因此,2000年底,国内互联网用户必将突破2000万大关,超过目前最乐观的预测。

6. 传统IT企业人才流失。
互联网不仅仅意味着财富,同时也是人生价值的新标志。2000年,互联网的持续热潮开始全面侵蚀传统IT业,风光一时的传统IT企业风光不再,中高层人才开始大量流失。与“狂奔式”的互联网公司相比,这些“慢跑式”转型的企业,将遭遇困境。敢于“自杀式生存”的传统IT企业,才有可能峰回路转。

7. 网站广告轰炸传统媒体。
    互联网领域的进入壁垒和竞争程度迅速提升。为了打出品牌,其“军费开支”越来越大,难度越来越高。2000年,在资本市场的强力支撑下,互联网公司的品牌大战打响。市场推广费用在5000万以上的互联网公司将超过15家。各大网站一掷千金,广告全面登陆广播、电视、报纸、杂志,与当年的VCD、白酒广告同样壮观,成为中国人生活中又一道景观。

8. 软件行业进一步冷却。
    2000年,国内有关部门将出台一系列软件产业扶植政策,但我们出手已晚。1998年,中国软件业风光乍现;1999年软件业平平淡淡;2000年软件业开始分化。金蝶、用友等高端应用软件公司将完成上市,开始向网络服务业全面转型。金山、铭泰等通用软件公司的发展重点也开始转向网站。软件价格进一步走低。体现互联网精神的自由软件、免费软件走向主流。

9. 互联网商业模式发热。
    中国互联网从盲目追随、单纯模仿的发展方式逐步走向理性竞争,开始注重商业模式的研究和创新。尤其是本地化特性将成为核心竞争力。留学回国的创业者与本地人才由两大阵营的正面竞争,转化为互补与融合,共同对抗国际大牌网络公司的入侵。

10. 免费ISP可能出现。
WTO使中国电信面临更多竞争对手,包括国内的“网通”和国外电信巨头,上网资费将继续下调。免费服务将深入人心,有可能出现免费ISP。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