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李学凌

笔记本摔了

发表于2002/2/5 17:17:00  1234人阅读

笔记本摔了


李学凌


一切就在一秒之间,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奇妙的改变,耳朵里全是清脆的一声响,久久不散。刚才还好好的电脑,忽然就已经躺在地上,后悔已经来不及了,电脑包的拉链无情地敞开着。我心爱的COMPAQ ARMADA 300,就静静地躺在地上,生死未卜。虽然我刚买了两个月,但是所有的资料都转存在里面,要是笔记本怀了,就惨了。我不及多想,赶快捧起来,还好,外壳没有一点损伤。打开笔记本,崭新的液晶显示器上隐隐有一些划痕,我心中高叫着“阿弥陀佛”,赶快接上电源——惨了。显示屏四分五裂,像破裂的鱼缸,图像扭曲惨不忍睹,硬盘像拖拉机一样发出嘎嘎的响声,折腾了一分钟,终于以“Hard Disk failure”告终。6G的存储,灰飞烟灭。


这一刻间,我忽然感觉到生与死之间的差距。存在与毁灭,就在一秒之间,清晰地划分开。还没有备份!我愣了许久,才忽然想起来。我有600兆的文字资料在电脑里,包括我3年来所有的文章和最近正在写的两本书,其中一本已经杀青,就待最后的润色。本来我还有另一台笔记本电脑可以互相备份,我在家里也建立了一个局域网,可以很方便地把我的几台电脑连接起来。但是不巧,一个朋友说,反正你也用不了那么多电脑,借给我用两天吧。我就把自己的一台笔记本借给了他。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备份了。


再插一次电源,故障依然。我彻底心灰意冷,除了书稿,文章外,我所有对外联系的电子邮件和通讯录,ICQ账号都在那台宝贝电脑上。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真的变得一无所有,如果不是我还记得自己电子邮件和ICQ的密码的话,我整个人在互联网的存在都要受到威胁,我的朋友,同事,伙伴,几乎都来自网络,而我在互联网的身份,全都依靠几个密码。没有这些密码,我的朋友们根本无法知道我是谁,我也不知道那些熟悉的名字该如何和他们联系。


一台电脑让我受到的经济损失已经大得惊人,如果加上潜在的损失,不知道一台小小的东西,真的值不值这么高的价值。


赶快找到我的活动硬盘,打开来看,是我两个月前的一次备份。真是谢天谢地,我总算没有把自己3年的工作“清空”。两个月的工作变成了一个零,但是令人高兴的是,也只是两个月而已。只要我努力,还是有机会把这些损失补回来。


今天的电脑和3年前我拥有自己的第一台电脑的时候,情景已大不相同,整个世界都推崇虚拟的存在。没有人有冗余的精力可以把自己的资料和文件打印出来保存。所有的东西都在一台电脑之中,像我这样的文字记者还稍微好一些,互联网摘抄的风气,使得我可以从网络上搜索到我绝大多数文章,但是对于那些电子记账的会计和软件开发人员来说,如果硬盘里的东西全部丢失,都真的只有跳楼一条路了。


凡是把电脑当作娱乐的人,终归找不到,电脑和人相依相存的那种感觉。不把网络当作主要交流手段的人,也体会不到,离开互联网时的那种难过。而笔记本电脑提供了极其个性化和形影不离的照顾,就更加增加了人对于电脑的依附。我的许多朋友之所以说“认识我”,并不是真的认识我这个人,而是对ICQ里的一个号码非常熟悉,有长长的历史记录可以查询。但是真正在街上见到,大家也不会从对方的脸上找到什么熟悉的感觉。


经过这样一次灾难,我再也不敢小瞧电脑了,新买的电脑配了一个最好的皮包,擦的干干净净,再也不敢马虎了。有一个朋友说,他们在研究一个产品,可以记录人一生说过的话,看过的书,写过的字,听到的消息。我非常喜欢这样的东西,但是我相信凡是电子的东西都是脆弱的东西,你还可以看见那块硬盘,但是上面浩瀚的资料荡然无存。我丢掉两个月的工作成果,尚可以忍受,如果真是一生的记录,那该当如何。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