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李学凌

王志东事件的是是非非

发表于2002/2/1 16:33:00  1221人阅读

王志东事件的是是非非

李学凌

 

王志东离职事件越来越转变成为一场找不到是非的舆论混乱。因为王志东本人的沉默,媒体在找不到新闻线索的情况下开始过多的猜测,新浪网的正式发言又少之又少。等到王志东出来接受采访之后,新闻媒体忽然由同情王志东,转向了“王志东到底是为公义还是为了个人私利”的探讨。批评王志东的文章纷纷出台。舆论由一边倒的“等待王志东说话”转变成了,“批评王志东”和“质疑新浪”两种方向。媒体的混乱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王志东和新浪对抗的升级。双方通过媒体报道来进行间接的交流,肯定会产生许多种误解。我们现在必须反过身来,重新思考双方的对错得失。

 

新浪有什么错?

 

新浪网的董事会的决议是这次事件的主角,也是记者疑问最多的决定。

 

 

 

 

王志东:我有权保持沉默

李学凌:你有没有想过,长时间对新闻媒体的沉默,会损害你和新浪。

王志东:是的,现在的媒体报道很多,这种说法都有。我觉得我必须说些什么了。

 

自从64日,新浪网发表了王志东辞职的声明之后,王志东就从媒体的视野中完全消失。他不接电话,不和记者见面,一个人冷眼面对爆炸似的新闻报道,静看是是非非在媒体中流传。他一直在等待着什么,“我现在应该出来面对记者了”,王志东说,他觉得“4日的新闻出来之后,我还没有完全理性”,需要一段时间来仔细思考这个问题。王志东是从新浪短消息中看到自己“辞职”的消息的,还没有来得及上网,电话就一个又一个的打进来,“幸亏是在家里,随时可以充电”。

王志东首先想到的是沉默,在一个关键的时候保持沉默有很大的好处。王志东给我的解释是,“我有权保持沉默”。这句话非常熟悉,好像经常听到,我不知道这句话的背后意味着什么,但是我听出来王志东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每个字之间都有一点停顿。

我相信王志东一定会比媒体知道的更早,他也承认“在美国就知道这个消息了”,但是“没有想到,刚下飞机睡了一觉,新闻就出来了”。王志东忽然多了一种情绪,“在美国听到这个结果的时候,我当时脑袋一片空白,思想里只有三个词——震惊、出卖、回家”,现在王志东真的需要一段时间郑重的开始沉默。

震惊是指,王志东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为什么忽然间他就不再是新浪网的CEO了。“我一定是被什么人出卖了”,王志东现在还这样想,但是“不知道是什么人,用什么方式出卖了我”。王志东“忽然觉得周围的人都很陌生”,每个熟悉的面孔都不再熟悉,他希望赶快回到中国,回家。中国有自己的家人,有自己的朋友,“我有一种家的感觉”。王志东需要安定,他还不知道怎么来面对这一切。

 

王志东:被免职,而不是辞职

李学凌:现在关于你离开新浪的说法很多,你到底是被免职还是辞职。

王志东:我这段时间写过两封信,一封是给新浪内部的员工,另一封是给所有网友。我相信我说的很清楚了,我永远不会做互联网的逃兵。

 

王志东到底是被免职还是主动辞职,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新浪在处理这个事件的时候显示了匆忙,无准备。当“王志东辞职”的消息在新浪网上刊登出来之后,新浪的公关部门一片慌张,他们事先没有得到任何消息,根本不知道怎么应付蜂拥而至的新闻界。新浪关于王志东辞职的声明中,“这项辞职已经生效”的说法有些操之过急。而后新浪的高层管理人员赶到北京,对新闻界做出的一些解释也不尽相符,各人的说法、态度有很多区别。

如果新浪认为王志东不是合格的经理人,应该有一个缓冲期,在这个期间内,可以寻找合适的经理人,而把王志东从董事会除名,显然和经营管理没有太大的关系。

王志东到底是主动辞职还是被董事会免职,变成了一个疑问的一个焦点。

王志东发表了“永远不会做互联网的逃兵”,多少说明了他的一种态度。采访中,王志东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他讲了许多道理。“1997年融资之后,我的股份只占公司的13%,你知道,许多互联网公司,CEO可以得到的股票期权就可以达到10%左右。我这样的股份比例,实际上已经和一个职业经理人差不多了。从1995年到1997年这段时间,我把自己完全转变成为一个职业经理人。”王志东认为,一个合格的职业经理人,要知道自己的授权范围,要能够和董事会沟通。“如果我和董事会有重大意见分歧,我就选择辞职的话,这是一个太不职业的做法,很明显,一个职业经理人不能够要挟董事会。意见不和就辞职,是一种明显的要挟行为,我不会做。”王志东多次强调,一个合格的企业人,需要弄懂商业的游戏规则,并且严格按照统一的游戏规则去做。他认为中国的互联网产业现在正面临重大的转折,来自管理、市场等诸多方面的压力都很大。王志东在给新浪内部员工的一封信中讲过“船长理论”,“新浪好比在大海中行进的一艘船,船员们甚至把生命都交给了船长。今后不管遇到多大的风和浪,船长都不应逃避,他应该有过人的智慧,更要有最坚强的信念。就算弃船,船长也应该是最后一个离开,绝对不能当逃兵。”

王志东是免职还是辞职已经没有疑问了。

 

 

王志东:是否过于保守

 

李学凌:恕我直言,你在公众形象中是一个老成持重的人,在互联网冒进时期,你为新浪稳步发展做出了许多贡献,现在新浪是否需要一个更能够冒险的人,把新浪带出互联网谷底。互联网更需要突破、要突围而不是保持现状。

王志东:我是一个不同意见者。在互联网膨胀的时候,我说过,要防止互联网泡沫。可能会有许多公司倒闭。如今,我说过,互联网要开始春耕,你可以查查我的文章。

 

王志东被免职,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而且决定新的领导人也没有必要这么匆忙,完全可以平稳过度。王志东在企业方向和管理上是不是有什么错误造成了他被免职。王志东承认他性格中有沉稳的一面,但是他告诉记者,不要只看表面。据说,王志东在风险投资界有“谈判杀手”的称号,王志东显然很希望这样的说法,“新浪网的融资有许多故事,比虚构的故事都精彩,但是因为我们当时的谈判对手,现在是新浪的合作伙伴,所以这个问题我不能说。”王志东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没有魄力,不敢决断负责的人。19994月,他力主公司董事会通过上市决定。虽然后来遇到了麻烦,但是在19999月“我能够主导公司撤换CEOCFOEVP甚至是股票承销商(记者注:沙正治事件)这样重大的决策,终于在2000年完成上市,是有魄力还是没有魄力的表现?”王志东认为,如果新浪不发生分歧,提早上市的话,现在会安全得多,能够有勇气在关键时刻完成公司重大重组,关键是换掉股票承销商,需要非常的冷静和魄力。王志东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懦弱的CEO

在新浪发展问题上,有媒体说,王志东力主YAHOO路线,不提倡跨媒体战略。王志东更觉得无奈。他说,实际上新浪在2000年年底才拿到许可可以转载新闻,新浪在没有正式获得新闻转载许可的时候说自己要建立跨媒体有什么意义。今年5月之前,王志东从来不和人谈跨媒体经营的问题,当有政策允许民营资本投资媒体后,王志东才出现这种媒体场合。他举了两个例子:国际周的媒体投资专场由新浪赞助,王志东参加并演讲。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创立王志东也参加了。他认为新浪一直保持一种和政策合拍的步调。许多事情不是说了才想到。王志东说新浪不能和TOM一样,走一条控股发展的道路,把新业务融合到自身,互相促进。这可能是典型的王志东风格。

“比如说新浪的分类广告,是我离职前一手促成的,现在据说广告收到了1000万。我说过,分类广告将是新浪即新闻平台之后最大的平台。我不知道以后会怎么,从现在看,我对市场的敏感没有问题。”

 

新浪:内部纷争

 

李学凌:我实在忍不住了,还是要问这个问题,61日的董事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在什么问题上产生了激烈的冲突,以至于要免掉你这个CEO呢?

王志东:董事会的问题我不可以说,我现在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要对董事会和股民负责。不过,可以告诉你,有些真话我的确不能说,但是我绝对不会编故事,有人跟了我10年都没有学会。

李学凌:好我问一个你能够回答的问题。这次新浪裁员是你下的命令吗?裁员的主要目标是北京新浪还是其他地区的新浪?一般合并企业都有一个问题,就是每个人不自觉的站队,新浪有这样的问题吗?

王志东:这次裁员的确是我下的命令,没有必要让别人背这个黑锅。整体裁员是15%,但是当时重点在新浪北美,裁员要达到50%,后来我改为30%。我在新浪最后一个月内,在一些方面走的太快。这可能是导致我离职的原因之一。

李学凌:在融资并购问题上,你和董事会有没有重大分歧。

王志东:我和董事会没有什么分歧,我是严格按照董事会的决议来执行的。我们谈过融资和并购的问题,董事会也否定掉了一些方案,我们没有找到一个合适非方案。可以说:在董事会程序上,我们没有分歧。你知道,我是向董事会整体负责,并不会向某个董事或者某个股东个人负责。这是一个游戏规则的问题。我必须执行董事会大多数人同意的决议。

 

61日的董事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样的争执让王志东离开的CEO的位置。这是王志东离职事件最核心的原因。王志东不愿意说明,他避免就董事会会议问题做解释发言。

为什么王志东会没有心理准备(震惊)?为什么王志东会想到有人为的非理性的力量(出卖)?,为什么王志东不能够在美国解决这些问题(回家)?

王志东遭遇解职,如果不是经营管理方向的问题,不是融资并购的问题,就实在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让一个公司的CEO在如此尴尬的状况下离职。新浪是一个公众公司,所做的事情都在公众监督之下,所谓“公众人物无隐私”,新浪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纷争发变故,每一个产业新闻记者都有责任一探究竟。

王志东对我问到的人的问题有明显的兴趣。他不同意“资本对抗经理人”的说法。他认为,所谓的资本意志实际上是出现的人身上。资本只是一个概念,关键是执行资本权利的人,靠的是人的执行。董事会的意志实际上是人的意志,一些重大问题靠的是几个人举手表决而不是什么冷冰冰的资本意志。董事会中的每个人都代表不同的利益,也有个人的经济、地位、感情因素在其中,绝对不是简单的什么资本意志。王志东坦陈:“没有预见到这样的结果(指免职),是我的一个错误,CEO应该能够预测董事会的变化,现在出现失控的局面,是CEO的失败。人要在规则下面办事,但是出事出在人身上。”


王志东一直强调人的因素,我们可以猜测,这次的王志东离职事件,其背后是新浪内部,董事会层面,或者经营层面人的纷争。

 

 

 

王志东将如何解决免职事件

 

李学凌:我曾经写过新浪上市招股说明书的分析文章,新浪互联信息服务公司是新浪内容提供的主体,你的股份占70%,汪延的股份占30%。上市的新浪和新浪内容公司之间没有股份的控制关系。你离开新浪之后会不会在这个问题发生变故?

王志东:这个问题我不好谈。但是请相信,我一定会按照严格的游戏规则办事,我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在统一规则下游戏。不论中国人也好,美国人也好,必须在大家相同的游戏规则下办事。我在和美国经理谈裁员问题的时候,他非常紧张,因为在美国出现劳动纠纷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有些公司因此倒闭。我层是新浪的CEO,董事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但是我也是最大的个人股东,我必须完成自己的职责,我的背后是全体股民的利益。

 

王志东曾经说过,如果他退休,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办一家互联网公司,一个压力不是那么大的公司,甚至可以是公益公司,他非常喜欢互联网这个行业。王志东在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说:“中文之星、RICHWIN绝对不是我最值得骄傲的作品,我后来多次融资成功,1997年的风险投资、对美国公司进行收购(记者注:指收购华渊,新浪以小博大,收购华渊,成立新浪)、第一个美国上市、一手主持跨国公司,这些要比我开发一个软件值得骄傲得多。如果一个人做过这些成绩,还有人会说他是一个技术人吗?”王志东说,他曾经创造过很多第一,现在他可能会是寻求国际商业规则公正的第一个中国人。王志东的夫人说:“如果王志东是一个美国人,新浪可能不会这样。”

王志东认为这次事件最大的问题在于如何找到一个公正的结果。“最后的结果非常重要,处理不好,不仅仅中国的互联网产业会倒退,也会伤了许多中国职业经理人的心。新的创业企业可能不敢从美国融资,本来迅速开放的产业政策可能会放慢速度。”王志东一直不认为自己有什么过错,这样忽然的解职,他需要得到一个理由。

王志东看了报纸上关于“王志东破产”的说法,他说记者算错了,他远没有到破产的境地。这时候,他忽然把手搭到了夫人的肩膀上说:“我已经和妻子商量好了,如果我们破产,也是因为我们要寻找一个中国人获得公平对待的理由。我们需要公正,我们愿意为此倾家荡产。”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