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李学凌

谁怕网络吹泡泡

发表于2002/2/4 8:45:00  677人阅读

谁怕网络吹泡泡


李学凌

NASDAQ暴跌,虽然不是急转直下,但是也跌掉了三成多,损失惨重。前几天YAHOO在中国正式成立办事处,雄心勃勃地进军中国互联网市场。当时记者问,YAHOO是怎么看待NASDAQ股票狂跌的状况。这位YAHOO全球业务的主管想起了一句中国俗语“淘尽狂沙始到金”。有生命力的公司最终会活下来。网络究竟是泡沫还是未来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需要时间的检验,但是不论如何,互联网不会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

探讨网络经济,或曰“新经济”不能没有价值立足点。如果我们总是站在全人类的角度,就失去了探讨的必要性。站在中国的价值点,举目四望,不须忧心忡忡,不能洋洋得意。

 

上篇:是泡沫该如何

 

如果网络经济完全是泡沫。还没有到我们担忧的时候。

网络经济的发展对中国现有的经济有很大的好处。目前,国内网络公司的发展,绝大多数资金来自海外风险投资,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是国内投资。新浪网前后融资7500万美元,网易融资6000万美元,加上搜狐和大大小小网站融资额,海外资金投入中国市场大约有5亿美元左右,相当于40亿人民币。对于一个正处于通货紧缩,寻求消费扯动力的国家来说,这是“及时雨”。根据经济学简单的乘数原理,这些投资在中国能够带动将近400亿人民币的消费。我们的媒体能够用整版的报纸报道“假日经济”的好处,为什么不能冷静地思考网络经济究竟带来了什么样的竞争优势。

 

无风险者无畏

网络如果有泡沫,那么泡沫的危险不在国内。因为投资由海外资本市场提供,上市在海外资本市场上市,资本来源和出口都不在国内,即使网络泡沫风险巨大,风险也不在国内。我们为什么要恐惧这种对我们不存在的风险。

以为网友曾经批评过我的观点,他说在全球化经济的背景下,没有一个国家能够逃脱泡沫危机的影响。的确是这样,但是那应该是几年之后我们要考虑的事,现如今我们最大的困难不是网络经济忽然破灭,而是互联网公司发展的阻力太大。一些是经济本身带来的,而另一些是人为的阻力。

如果从贸易的角度看这个问题。以前我们要努力发展国内旅游业,希望能够把海外的消费力代到中国。当初,我们吸引美国人买了机票,把一点点假期消费带到中国,我们非常高兴;如今,他们退掉机票,签了一张支票,把在传统产业多年积累的剩余送到中国,我们却害怕了。难道他们希望中国20几岁的小伙子能够尽快在中国花完这笔钱,创造一个像样的网站给美国股市看,我们却不愿意?

网络经济发展之前,世界资本从未有过如此慷慨。这些投资不是贷款,永远不会有到期的日子。投资可以看成一种无形的贸易,中国出口了概念,就换回了我们以前想也不敢想的收益,如果这里面真的威胁,那威胁是来自网络经济的发展而不是网络经济的泡沫!

是的,这些钱里有许多要回流美国。从美国买回CPU、买回软件。但是也要在中国吃饭,在中国买房、买车还要买回一些游荡海外多年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的一流人才,我们为此害怕什么?如果在这个范围内,从物质贸易上,我们产生了大量贸易逆差,但是如果资本流入的影响,我们肯定是顺差!

回望一下北京,看看中关村,忙忙碌碌的人群中,有多少人拿着海外资金发放的工资在饭馆消费,在购买汽车,在购买住房。政府有多少住房补贴才能满足这么多人的住房问题,有多少资金才能扯动汽车市场。是海外资本,是这些“大公无私的奉献”带动了整个中国信息产业的发展,而我们居然要大喊“网络经济泡沫可怕”,要把这些投资拒之门外!

一个网站的总经理从哈佛大学毕业后,就立刻返回祖国。据他说,同一个年级10个读哈佛MBA的中国学生,现在有6个在国内。没有网络经济的发展,这些人到什么时候,才会想起,要回到祖国看一看。如果说,资本带来的经济价值,中国也可以通过财政政策和金融政策达到,但是这些人力资本的回流,要经过如何的努力才能成功。如今,我们不需要到海外去游说,他们自己带着大批的资金和新鲜的管理经验回来了。,他们是冲着网络经济回来的,而此时,我们是否应该大喊网络泡沫,把他们拒之门外。

 

如果网络经济泡沫是定时炸弹,我们为什么要揽于怀中?(小标题)

 

中国目前在积极筹建上海是深圳的二板市场。国家努力把ICP(网络内容提供商)留在国内,希望网络发展最有潜力的资源留在国内。但是这些公司毕竟需要一个资本出口才能发展,国内的创业版能不能提供这些公司发展的条件。如果国家相信网络经济真的是泡沫,会造成股灾,就不会把这个“定时炸弹”揽于怀中。

如果国家允许中国的网络股全部在美国上市,网络经济发展初期的泡沫风险就基本上被屏蔽到国外。就像现在一样,有许多人在大谈网络泡沫,但是他们并没有受到真正的损失。我们看NASDAQ的跌盘,就像看一个遥远国度的战争,我们会痛心会惋惜,但是毕竟是隔岸观火,没有真正受到影响。NASDAQ的影响对中国国内的资本市场和国家经济的冲击也在可控制的限度之内,而且在可以预见的几年之内,也还在可控限度之内。几十亿美元的中国网络市场的幻灭,对美国经济来说,可能只是一个震荡,但是对于我们目前的国力来说,这样的网络股破灭,对中国的影响,不需要形容,大家都可以想象。

如果网络经济是一个大泡沫,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在中国建立创业版股票市场,相反,应该禁止网络股票在国内上市,让所有的中国网络股到海外上市。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淡化网络经济风险对中国的冲击。美国投资人在中国投资的产业,可以让他们在美国资本市场得到回报,同时承担网络经济的主要风险。

从目前看,如果网络经济真的会破灭,在国内可能会造成一批失业人口。但是从人力资源的角度看,这些失业人口是社会的精英。精英失业总比一般文化的“工人下岗”要容易解决得多。这些人可以在很快的时间内,重新切入传统行业,一样能够对中国的经济发展作出重大贡献,不会造成社会大震动。这批人,将会是饱受市场摔打的一批管理精英,能够成为其他产业发展不可或缺的人才。网络经济的发展,也不是单纯的发展,可以提高整个国家的经济水平,在整个消费链上提高收入水平,是帮助解困6万亿银行储蓄的动力之一。

 

下篇:网络经济的可怕在于,它不是泡沫

方兴东说:去年拉美地区网络产业收入为44亿美元,预计2003年将达243亿美元。据尼尔森的《中国新世纪调查报告》显示,中国的消费者正积极步入信息时代。而,中国工业占GDP的比重仍高达47%,几乎高居世界第一。我们的工业摊子过大,已远远高于正常值。1999年,德克萨斯大学研究报告。美国互联网经济增长68%,年产值将达到5070亿美元,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大产业。1999年美国新上市的网络公司市场价值达7020亿美元,相当于整个互联网产业市场总值的一半以上。在这么短时间内创造如此巨额财富,是美国任何其他产业和技术行业都难以比拟的。

从这些数字,我看到了真正的威胁。

如果互联网经济不是泡沫,那意味着中国未来经济最高比重部分会完全依赖美国投资建立。因为投资追求的是回报。如果这些投资最后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回报极高的投资,中国经济的主要收益,可能会控制在这些投资人的手上。并不是所有的投资都向IDG当年投资《计算机世界》那样,许诺收益不拿出中国,继续投资在中国的产业。

我们不能控制这些资本获得收益后的流动的方向。如果中国没有及早的建立国内创业版股市,让这些资金在国外获得最好的增值,可能就会比较难受。

相对与网络经济泡沫而言,网络经济成为主流经济,对我们的影响会更大。

如果网络经济在国内急速发展,必须要有一个落地的软着陆点。网络公司肯定会大批量收购国内传统企业。因为股市推动力的结果,这些公司能够在一两年内积聚起传统产业需要几十年才能积累的资本。网络公司会首先从自己最需要的产业入手,首先并购自己急需的资源,如配送系统,传统连锁超市等。网络像一个饿急了狼,任何能够拿到手的资源,它都会毫不犹豫的吃下。用不了很多时间,这些无法扼制的膨胀资本就会像美国在线并购时代华纳那样,向各种能够为网络服务的产业挺进。一个网络汽车交易公司可能有能力并购几个大的汽车公司,这样的情况一旦发生,就会拷问我们现在的产业指导方针。现在到底怎么看待网络经济发展显得至关重要。

对于中国而言,现在讨论网络经济到底是泡沫还是未来,都为时尚早。但是及早得知确切的消息,准确预报未来,显得非常重要。目前政策对网络公司在美国上市有许多限制,但是我认为,在一个市场发展的早期就过多的限制产业发展,希望一个新兴的产业能够在可控制的范围内运作,有些不现实。目前迅速崛起的新浪、网易、搜狐和一些发展比较快的“海归”派网站应该放开手脚,让他们发展,“不行还可以收”。这些网站如果能够在最初的网络经济发展中自由发挥,国家就能够很快地看到,网络经济确实的走向。如果不在目前这样,风险主要在美国的时候放开网络发展,我们就可能比他们知道网络经济走向晚得多。互联网是美国人创造的游戏,他的资本输出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资本输出量过大,对国家来说也是一种“失血”。况且,全世界的网络股票都集中在美国上市,如果网络经济会发生重大震荡,美国会提前出台政策限制资本流向国外,也会加大审查力度,控制美国和其他国家的网络股在美国上市。美国政府应该比我们更着急。

面对网络经济可能面临的风险。我们更应该在在这些国内网络公司有能力在美国上市的时候,尽快让他们去体会股市真实的风向。这对中国整个产业的正确走向有很大的好处。

网络经济发展的过程中,中国并不比美国、欧洲落后,也没有那么多真实的成功先例可以参照。今天风头正健的网站,可能明天一落千丈。高速发展互联网经济浪潮中,中国并不是一个学生,中国必须学会独立思考和那些发展的比较快的国家一同摸索网络经济发展的规律。在一个没有规则可寻的世界里,唯一的办法就是创造规则。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