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李学凌

我是谁

发表于2002/2/4 8:43:00  556人阅读

我是谁
李学凌
    在UNIX系统上除了“ls”命令外,我最爱用,而又最没有用的命令就是“
Who am I”(我是谁)。这个命令会告诉我,我是以会么用户名登录进入系统的,我自己的专用目录是什么。我当然知道。可我在稍有闲暇的时候,还是习惯性的键入:“Who am I”。虽然我知道这个一贯冷静,从不出错的机器不会给我第二种答案,但我还是满怀好奇地希望下一回会有所不同。
    阿凌献血了。可能是长期在电脑前工作的缘故,阿凌的身体虚弱异常,献到100ml时,就难受的不得了,忍不住开始大叫,忽然眼睛就看不见东西了。一个医生来到我的身旁安慰我说:“就快好了。”可随着血液“源源不断”地从我的身体里流失,耳朵也渐渐听不见任何响动了,只能感到心脏在轰轰作响,整个触觉流失出了我的身体。
    我有些绝望了。
    忽然之间,发现自己的意识自由了,轻飘飘地离开了病号床,离开了这个“人味浓郁”的地下室,在一个自由自在无边无尽的空间里尽情遨翔。我不知自己从哪 里来,到哪里去,只是不停地游荡,飘来飘去。忽然就有一个想法,这个想法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我想在这漆黑一团的世界里键入三个字:“Who am I”。
    这个最没用的命令,一转眼之间,成了我的救命稻草。我想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如何才能从这场恶梦中“Log out”(UNIX命令--
退出系统)。
    在以前的科幻小说里,常常描写一个人和机器结合后的模样,像机器人战警“摩菲”那样拥有超凡的力量,铁血丹心,侠骨柔情,历尽万劫而不死。可事实上,当电脑融入我们的生活后,我们虽然真的开始分不清到底自己成了机器的一部分,还是机器成了自己的一部分,但有一条是真实的,我们远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强大,我们还是血肉之躯。“深蓝”代表着另一种奇异的智慧战胜了人类的智力,但人类并没有因为拥有“深蓝”而使自己更强大,在内心的深处,我们开始觉得自己越来越渺小,越来越孤独。阿凌经常感觉到机器赋与了自己许多爱和恨,给与了自己全部的生活空间。就像没有人能逃避商业社会一样,没有人能逃避数字化生存。当0101拆解了整个社会,解构了我们自许为混然天成的文明时,无法想像在哪里才自由暇想的意识空间。一个真正的电脑迷无法逃脱Internet的诱惑,他们闪光的智慧都化为用字符表现出来的一颦一笑。
    *_^
    他们越是渴望交流,就越是更深入地卷入到电子的空间,不能自拔。Internet使他们的生活超越了地理的束缚,自由自在地在世界漫游,现实生活中,他们越来越紧的被捆绑在电脑椅上,失去了骑马踏青的乐趣,在一个昏暗的小屋里,在漫无目的的网络漫游中消耗他们的一生。
    “牛仔裤,旧T恤衫。带着轻微的失语症,说话很慢很轻。当他摘下眼镜,眼睛红红的,表情充满了困惑。”这是对一个黑客形貌的描写,但这也许就是电脑新一代的典型写照。
     我不知道这是幸福还是悲哀。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