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Elminster

Solmyr 的小品文系列之六:成对出现

发表于2002/7/9 9:36:00  1604人阅读

“呼 ~~~~ 啪!”

一个文件夹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越过四张桌子,两堵隔墙,一条走道,不偏不倚的穿过了正在交谈的路人甲和路人乙,精准的命中了目标。放眼公司上下,拥有这般投掷手法的,只有 Solmyr ,而他的目标,自然是 zero 了。

“哎哟!”,zero 摸了摸被击中的后脑勺,一半不甘一半认命的叹了一口气:不用问,他一定又有什么把柄被 Solmyr 抓住了。

“这次我又犯了什么错误了?”,zero 匆匆中断了与方圆五十米内唯一的女程序员 pisces 之间愉快的闲聊,来到 Solmyr 身边看看究竟哪里出了不妥。

“你刚刚提交的代码会导致线程死锁”,Solmyr 指着 zero 提交的一个函数:

void some_func()
{
 pthread_mutex_lock(&mtx);
 ……
 ……
 pthread_mutex_unlock(&mtx);
}

“会吗?我明明在函数末尾释放了互斥变量的呀?”

Solmyr 看了看 zero ,那表情分明在说:朽木不可雕也。他顺手标出了函数中间的两行代码:

void some_func()
{
 pthread_mutex_lock(&mtx);
 ……
 if( status == E_FAIL )
  return;
 ……
 pthread_mutex_unlock(&mtx);
}

“Oops!”,zero 拍了一下脑门,“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这就改。”

“你知道了?说说看你犯了什么错误?”

“我忘了在中间的函数返回点解锁。”

“那你准备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很明显,Solmyr 不打算就此轻轻放过 zero。

“嗯 …… 很简单啊,在这里加上一行代码,象这样:”

if( status == E_FAIL )
{
 pthread_mutex_unlock(mtx);
 return;
}

Solmyr 摇摇头:“你这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如果你这个函数里不只一个锁,不只一个返回点,你打算怎么做?在每个返回点解开每个锁么?”

“嗯 …… 你是指我应该遵循一个函数只有一个返回点的原则?”,zero 挠挠头,有些不太确定。

“我不是指这个。有些情况下,硬要让函数只有一个返回点会导致巨大的 if/else 结构,降低代码的可读性。而且,即使你的函数只有一个返回点,你还是有可能遇到这个问题。考虑这样的函数:”,Solmyr 飞快的键入:

void some_func()
{
 pthread_mutex_lock(&mtx);
 ……
 // 中间没有其他返回点
 ……
 foo(); // 由其他程序员实现的函数
 ……
 pthread_mutex_unlock(&mtx);
}

“看起来一点问题也没有,可是如果 foo 这个函数丢出异常的话,会出现什么情况?”

“嗯 …… 如果我们函数里没有捕获这个异常的话 …… 它会导致 some_func 函数在调用 foo 的这一点中断 …… 哎呀 ……”,zero 发现了问题所在。“那么只能在每个可能抛出异常的函数调用点用 try 捕获所有异常,然后 ……”,zero 越说越小声,“ …… 然后在 catch 里面解锁,再重新抛出 ……” zero 停了下来,烦恼的挠着头,发现他连自己都说服不了:这样的解法实在是太繁琐、太容易引入错误了。

“嗯?”

“好吧,我承认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Solmyr ,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处理呢?”

“回忆一下,前两天我们在饭桌上讨论过什么?”(参见“Solmyr 的小品文系列”的前一期,“垃圾收集”)

“你是说垃圾收集吗?哎 …… 可是 …… 那是处理内存泄漏的呀?和这个问题有什么关系?”

“我不是指具体的解法,”,Solmyr 摇摇头,“关键是上次讨论中引入的具有普遍性的原则,也就是 ……” Solmyr 停了下来,转头看着 zero 。

“…… ……”

“唉 ……”,Solmyr 用别人模仿不来的无奈表情 ——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这是多年培训工作的积累 —— 叹了口气:“我说 zero,你还很年轻,不会这么早就记忆力衰退了吧?”

…… 真是可恶的家伙,zero 心中恨恨的想。

Solmyr 的声音再度在 zero 接近崩溃边缘的时候响了起来:“如果你希望保证某些事情成对出现,请使用 ……”

“构造函数与析构函数!”,zero 生怕错过了显示自己并非“记忆力衰退”的机会。

“不用喊那么大声。”,Solmyr 皱了皱眉,“你把前排观众都吓坏了。”

“?!!!”,zero 迅速转身,发现附近不知什么时候围满了公司的同事,每个人都“正常”在做自己的事情,只是动作稍显忙乱而已 ……

解决了四周的“观众”之后,zero 回到了显示器前,信心满满:“我知道了 Solmyr ,这里我们可以用和上次处理 分配/释放 内存非常类似的手段来处理 加锁/解锁,只要写一个非常简单的类就行了,象这样:”,zero 一边说,一边键入:

class auto_lock
{
public:
 auto_lock(pthread_mutex_t mtx) : m_mtx(mtx)
 {
  pthread_mutex_lock(&m_mtx); // 构造时加锁
 }
 ~auto_lock()
 {
  pthread_mutex_unlock(&m_mtx); // 析构时解锁
 }

private:
 pthread_mutex_t& m_mtx;
}

void some_func()
{
 auto_lock(mtx);
 ……
 // return 、foo ,随便什么东西都行
 ……
 // 结束的时候同样不用解锁
}

“这样一来,我之前遇到的问题就全解决了,我可以自由的实现我的函数,不论什么时候返回或者遇到异常,我都可以肯定 mtx 将会被解锁,不用担心线程死锁的问题。”

“嗯,不错。” Solmyr 赞许的点了点头,开始总结:“实际上这是一个非常常用的手段,除了我们讨论过的两种情况而外,还可以应用在很多场合。比如网络访问中的建立连接和断开连接,数据库访问中的登录与退出登录,还可以方便的用它来实现测量一个函数平均运行耗时的测试工具,等等等等。不过万变不离其宗,在这一切应用的背后是一个统一的原则 ……”

Solmyr 顿了一顿,zero 心领神会的接了上去:

“如果你希望保证某些事情成对出现,请使用构造函数与析构函数。”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