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Eric77

附: 我为什么如此聪明

发表于2004/10/27 15:17:00  1463人阅读

//2004-10-26 22:01

附: 我为什么如此聪明

我的父亲是四川人一名高级工程师,我的母亲是黑龙江人一位间谍工作者。我常说我自己是混血儿。小时的我生活在一个共产主义的社会里,我们公司有两个大家属院,并且有水塔,发电站,幼儿园,小学,中学,大操场等等等,所以我高中以前几乎不接触任何当地人。

我在没上小学的时候,我们家的周围有好多小孩子,我和他们玩的不亦乐乎,我也常常欺负别人家的小孩,把他们打哭,我妈常说:每次听到哭声都是别的小孩家长领着小孩找上门来,什么时候能看到你哭一次阿。后来,我们楼上(3楼)转来了一个人高马大的小孩,在一次冲突中我被打倒了,被他趴在我身上把我按在地上,周围的小孩围绕着我们,他们大笑,欢呼,鼓掌,因为终于有人把我打败,我趴在地上看着这一切,我真的挣扎不起来。我哭着回家,管我妈要菜刀要上楼去砍了那个小孩,我妈看劝不住我,索性说:去吧,去吧!我掂着大菜刀就上楼了,我在他家门口站了好久,没有敲门,因为那时我在估量我要是把他砍死了,我会有什么后果。结果是我选择不杀他,我在他家门口站了很久后就回家了。我妈还问我:砍了没啊?咋不砍了?从那以后,那个小孩常常故意领着其他小孩不和我玩,孤立我,孤立的我就一个人玩看小画书和看电视。不过我还是常和其他小孩们一起玩的。其实,那个时候我长得不高也不壮,只是意志比较坚强。记得有一次和我家楼上的对门小孩(我们管他叫大头)打架(在我写下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死了大约一两年了),我也是很痛,只是咬着牙没有哭,我坚持阿坚持,终于那个小孩先屈服了,哈哈哈哈哈哈,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我竟然是如此的伟大。

在小学的时候,爸爸妈妈是从来不送我上学和接我上学的。虽然说我们公司里只有东西两个院,只隔着一条马路。我家在东院,小学在西院,不过无论刮风下雨,都是我一个人背着小书包在风里雨里跑来跑去的。我妈说这是锻炼我的独立能力。记得小的时候一直到现在,最让我感觉到压力的是我妈妈对我说:"石亮啊.咱家里面不是什么大官,没有权也没有钱,所以,你一个人在外面要是惹了祸可别来指望着我们,别来找我们,你做了什么事你自己扛着,我们可不管,也别打电话给我们!" 一直到我上个暑假(03年)去宁波的时候,我妈在我临走前也是这么又说了一遍 。锻炼我独立能力!?可是我感觉不到了安全,感觉不到家的温暖,感觉不到有靠山的幸福。让我变得狠心,不爱回家,性格支离破碎,认识我的人没有说我正常的,包括我妈我爸。我从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就看外国的科幻书籍,为我不被人世间的常理所束缚提供了基本的精神和物质支持。小学六年级就写了一部中篇小说叫做<大侦探比尔历险记>的科幻小说,还在班级里面被班长在朗读课上读过呢(现在我还留着那个时候的手稿)。记得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有一天大约是星期六,我去上学,拐了个弯,看到我们的小学大门口,我想,我什么时候怎样才能从这么个小破地方出去,变成大人物呢?那得多难啊! 在小学的时候,大约是小学3年级,是我的思想启蒙的时候:那时我是一个特不听话的小学生,一个星期三的下午,下了第二节课,都放学了。金黄的阳光洒进我们班的教室,一个我的同学她叫许博在值日扫地,当她扫到我的座位的时候,我就是死活不给她让地方扫地。这时她突然说了一句至今我还记忆犹新的话,她弯着腰抬起头说:"你怎么这样啊?这个世界上又不只有你一个人!!!" 我当时惊呆了!真的!那时我忽然发现整个世界上不只有我一个人!原来还有别的人,别的心灵,别人的感受,别的世界!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记得她说的这句话和那个下午。

初中的时候,有一次一位好朋友给我介绍<科幻世界>,我试着买了一本,95年的第六期,正好有一个外国人写的<追赶太阳>和王晋康的<追杀>,就是因为这两篇文章,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本杂志。可是后来这本杂志似乎变得不再那么好了。初中的时候,我依然在也写科幻小说,这次是星际战争(30多页),场面壮观的很,而且结尾的时候,我还配了两个结局。那个时候,认识了至今还非常好的老候同志(写这句话的时候,那个家伙现在八成在广东东皖什么地方在上网吃东西或者睡觉呢)。:) 记得有一天中午我去上学,走到东西院相隔的那条马路上,突然有一辆客车满载着人从我的面前开了过去,我看到了车上一个人的眼睛,望着我,漆黑的眼睛,智慧的眼睛,我突然发现我不知道以后是否还能再看到他,从那以后他是否还存在在我的世界里呢,还是转瞬即逝呢,我无法确定和证明。这大约是我的第一次对世界观的思考吧。

在高中的时候,我疯狂的喜欢物理学,买了很多通俗的介绍前沿科学的书看,比如说相对论黑洞量子力学熵阿什么的,有一本法国人出的<黑洞>那本书我非常喜欢,前不久在书店还看到了它的第十版,还有第一次推动系列丛书,那时也是第一版,我常常一买就花好几百块钱。我不讲吃,不讲穿,省下来的钱都去买书和音乐磁带。那个时候,让我对世界的认识比同龄人要深入的多,高中的时候,还有几个也喜欢物理学的人(比如说5号和3号)在一起,给了我一些启蒙。恩,记得我高一的物理老师,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教完我们高一就退休的老师,我常常问他问题,比如说:如果E=mc2那么质量变成了能量,质量守恒公式不就不对了吗?还有像什么飞碟飞过去我们听不到他的声音是不是因为他的震动频率低于或者高于我们能听到的频率范围阿之类的问题(那个时候我可希望我们学校地震或者外星人入侵什么的),后来那个老师看到我就跑,还对我说:我就怕你问问题,我想的头都疼。嘿嘿... 在后来,我上了高二,我们开了生物课,我常常和我的生物老师谈论些充满想象力的东西,她很支持和赞赏我,不像我们的那个政治老师,政治书上说只有人才有意识,我就不这样认为,其他动物也有意识阿,怎么能老是站在人自己的角度上看问题呢,狭隘阿,我就找他讨论一下,他固执的认为唯物论就是对的,和他说话没有一点乐趣,后来我就不再找他讨论问题了。对了,我常常在生活中感受物理学的东西,中午回家的时候,我常常让我的车子滑行,然后,我自己感受着摩擦力对车轮的阻力,转弯的时候,我心里默默的想着离心力的作用和公式。那个时候我常常羡慕比我年级高的人,因为他们懂那么多物理知识,生活起来该多有趣阿。恩,高三的时候,有一天我中午无聊的时候,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突然发现他们好像一只只狗站起来走路的样子阿,露着白晰的肚皮,只是用衣服盖上而已;后来我还写过一首诗:大约在感叹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发生在两种人身上,啊,男人和女人,一切的事情都是发生在他们的身上呵。这首诗在我高三的日记本上,现在它正在我家的抽屉里睡觉呢。恩,还有一点很重要,高中的三年生活让我在肉体上成为不朽的了,大约没有什么东西再能从肉体上打击我了,因为我已经习惯了近乎残酷的生活方式。总之,在高中我对世界的认识是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的,我对物体规律的渴望和探求使我有看清楚事物本质的能力,那个时候我的理想是成为一个伟大的物理学家,就像爱因斯坦一样。把世界统一起来。 :) 当我经历完高考以后,分数太低,还没达臭河南的本科线(河南的人真tm的多),由于我讨厌我妈老说我,我决定离家出走,当我愤怒的把我家的那扇臭门一脚给踹飞以后,我看到我妈拿着菜刀出来扔我前,我穿着一个小白背心,光着一只脚身上揣着我自己的500元钱,趁着黑夜就跑掉了。废话少说,反正后来这个SIAS就降分了(那时刚开始成立3年,没人上),我正好比降了的分数线高一分,我的第三志愿添的是这个学校---我报这个学校只是因为高考后,发的一张宣传单上印的那个人长得像我的一个初中同学所以特有亲切感(后来听说我们有个同学的第九志愿添的也是这个)被录取了!总之,终于我高高兴兴的回到学校领我的本科录取通知书。

转眼间,我就上了大学,这个自由自在的大学,中外结合的大学,每天没有早自习晚自习不上课也没有关系的大学。我选的是计算机科学与技术,我想正是这个专业让我有了系统的严密的逻辑思维。并且在这里,我走过了思想成为不朽的历程,我想我再也不会被感情打击了。时间永是流逝,我躺在床上,回忆着我的历程,我们被推着向前,没有办法阻止的向前。       //0:24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