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HUNX

红色代码(red code)

发表于2004/9/18 23:21:00  991人阅读

9月又是一个九月,步入大三的我迎来了大学生活中的又一个九月,在迎新时看着一张张兴奋而又充满憧憬的脸,我不禁想起一个正在远方的朋友——KEY。


我叫CAN,一个计算机爱好者,专门设计一些整人的程序,并乐此不疲。之所以这么做多半是因为发泄心中的不满,余下的便是排遣心中的无聊与空虚。于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是在宿舍阴暗的小屋里靠呼吸脏衣服的恶臭和敲击键盘消磨时光的。直到有一天KEY闯进了我的生活。


我和KEY是在CSDN技术论坛上认识的,不久我就为其高超的技术所折服,于是我提出见面。于是在某名牌大学前的大排档前,我们见面了。令我吃惊的是KEY(该大学计算机专业的高才生)竟然是个留着“马尾巴”的女孩。一阵寒暄之后,我们就进了大排档,一阵大嚼……。同是年轻人的我们很快就成了朋友,时不时聚一下,要知道那种异性间纯之又纯的友情真是太难得了。KEY的到来使我改变了不少,在KEY的建议下,我的发型由原来的爱因斯坦的爆炸式(只是不常梳理的缘故)改为了偏分;KEY送我的梳子也成了我的随身之物;至于洗袜子更是每日必作的功课。周末,KEY有时回“潜入”宿舍与我切磋技艺,于是我的小窝里总会在KEY到来之前,洋溢着一种由花露水,清新剂,球鞋共同“协作”所发出的气味。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在圣诞节,KEY给我带来了一份“圣诞礼物”,当我兴致勃勃的把KEY给我的磁盘插入电脑运行时,屏幕上闪起了美丽的烟花,接着闪出“HAPPY 99 CAN”,随后电脑及局域网陷入瘫痪。这个古怪精灵的丫头,我一阵兴奋,她的技术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但,我的心中同时也隐隐有些不安……

果不其然,我的“哥们”中有人出卖了KEY,不久后KEY的校方以KEY造毒为由,开除了KEY的学籍。KEY走的时候,我旷课去为她送行,大家要了一大桌子好菜,可是没有人吃的下……在车站,KEY要我们笑着为她送行,我们那里笑的出?KEY又提议让我们为她唱首歌,我和几个朋友齐刷刷的站着为她唱《真心英雄》,谁知一唱竟然停不下来,我们接着又唱国歌……最后KEY在《朋友》的歌声中踏上了归乡之路,KEY最后背过脸,只是从车厢伸出手使劲挥,我想KEY一定哭了……那天对于我是昏暗的一天,我和一起送行的朋友,末了喝了许多酒,醉醺醺的坐在马路牙子上唱歌,还是那首华建的《朋友》,其实就是扯着嗓子干嚎,很难听,也很痛快。就这样,KEY在我们这样特殊的送别方式下,带着她的梦离开了北京。不久后,KEY给我发了一封E-MAIL,说她不想再考大学了,她觉得中国的环境不适合她,很想出去……,以后我给她写过几封信,但她没有回复,从此便再也没有KEY的消息。
在结束了恼人的四级考试后的一天,电话响了,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啊!KEY……”我突然觉得有好些话要对她说,“CAN,能出来聊聊吗?”……在相隔半年之后,我和KEY又见面了。KEY变了,头发变成了披肩,一身典型的金领装束,我突然发现KEY原来那双闪着灵气的眼睛现在却满是倦态与忧郁。
“CAN,我有钱了……”“看的出,KEY……”我想找个话题,可竟不知从何说起,一阵沉默,在令人窒息的沉默中我突然有了一阵冲动,“KEY,今天我请客!”“你?”未等她反应,我拉起她直奔我们初次相逢的地方,我相信,在那里才是真正能找回KEY的地方。小贩的吆喝,烹制食物的烟气,食客的喧嚣……原来这些如此美妙。KEY看着这些,一阵踌躇,接着KEY会意的笑了,像以前一样开始了胡吃海塞。酒足饭饱之后,我和KEY漫步在北京的街道上,给她讲她走后大家吼歌的事,她静静的听着,“CAN!”“什么?”“你知道我的钱是怎么来得吗?”KEY突然的提问使我的内心有一种莫名的恐惧。“靠编病毒,靠给一家杀毒软件公司编毒!”“什么?!”我一愣,随即明白了其中的玄机。“钱,都是钱……世上哪有什么对错……”我无语了。“杀毒的其实也是造毒者,没想到吧?错的现在也能成为对的……”,又是死一般的沉默。突然,KEY一阵抽咽,“KEY……”“CAN,我不想干了。”“那你?”“我想回山东老家,找个人嫁了,然后生一大堆孩子,过一辈子……跟我妈一样。”“……”“……好了,我走了!”KEY突然跃起,飞快的拦了一辆的士,消失在夜幕里。我疲惫的回到了家。
以后的几天里,我不停的给KEY发E-MAIL,但她没有回信。快开学了,KEY给我打来了电话,她告诉我她辞职了,不过听语气倒像是被提升,她还抱怨我的大排档之行毁了她一身好衣服,别的她什么也没提。末了,她约我在麦当劳8:00见面。我赶到那里,特意为她买了个冰淇淋,时间到了8:45,冰淇淋全化为了汁水,KEY依然没有出现,我黯然的离开了那里……


8月31日,我又要开学了,我惊喜的发现电子信箱里多出了一封KEY的来信。
“CAN:
请原谅我的失信,警察叔叔好像盯上俺了:),为了避免给你带来麻烦,所以……
我作了个小礼物给自己,算是金盆洗手。我现在在远方,要开始新的生活了,也许以后再也不能相见了……谢谢你往日的帮助,CAN。
遥祝
KEY”
我默默的读完信,突然意识到什么,忙从网上下载了最近引起世人恐慌的RED-CODE病毒样本,反汇编后,发现作者留下了这样的标记“RED-CODE——THE CODE OF NEW LIFE”(红色代码,开启新生活的密匙)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