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JJhou

侯捷专栏:长吁一口气(三年大陆经验总结)

发表于2003/8/31 19:05:00  13200人阅读

长吁一口气

三年大陆经验总结

侯捷

2003/08/20


我,侯捷,终於能够卸下三年重担,回首往事,写下这篇文章。

■三年实事

自 2000/06 至今,整整三年,在一个逐渐形成的大规划之下,我埋头做了三年实事!能够在工作完成的今天,写下一篇总结以及一点感受,很开心,很放松。

2000/06,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的周筠女士与我联络,有意出版《深入浅出MFC》第二版(周女士的这一段心路历程後来发表在其主页:"畅销书背後的故事")。

此前我的书并非没有在大陆出版的经验,《深入浅出MFC》第一版就是在台湾松岗图书公司的居中撮合之下,与华中理工大学出版社(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前身)合作。让我奇怪的是,读者对此书反应很好,多有赞美,销量却八风吹不动。因此我回应周女士的第一个问题便是:请告诉我《深入浅出MFC》第一版的总印量和库存。所得结果虽然印证松岗公司给我的报表数据,却让我更深深疑惑:为什麽被读者大力度赞美的书,连二刷的机会都没有?是渠道有问题?还是出版社有问题?(当时我对大陆 IT 出版界、出版品、出版市场毫无概念)

不过,周女士的热忱与积极打动了我。尤其在一件事情上,她感动了我。当时因为松岗图书公司的内部因素,《深入浅出MFC》第二版在台湾久未再刷(後虽又有再刷,量极稀微);诸多读者殷殷探询,使我决定开放该书电子版造福所有台湾和大陆读者。周女士联络我时,电子版PDF已做得差不多了(特别还为此向碁峰公司购买一套 Adobe Acrobat,玩出一点心得),我告诉周女士,我的繁体版电子书开放计划不会取消,如果要出简体版,必须承担市场风险。周女士气魄不让须眉,慨然愿意出版,这使我非常感动。有气魄,好样儿!

就这样,《深入浅出MFC》第二版简体版成了我亲自经办简体出版事宜的滥觞。

由於坚持两岸术语之转换人选必须经过我的同意,我也因此开始认真谨慎地从大量陆陆续续与我持续通信的大陆读者当中,选择一批人才,协助周女士(也是协助我)制作简体版。其後,周女士又积极取得了不少我的旧译作的原文版大陆译权,以及我当时进行中(或後来陆续进行)之某些原文书简体版权,因此,在一批技术+文字都很杰出的大陆人才的鼎力协助下,我得以专心地将三年几乎全部精力倾注於翻译上头。

如今,整个规划的最後一本书已於 2003/08/15 完成。三年成果如下。这些译作以技术份量而言,若由我独力完成,加上各种旁带因素(例如因任务繁重而引发的懈怠、倦勤、低潮),肯定要多花 3~4倍的时间。

繁体版 书名 出版 简体版 书名 出版 备注
(1997 旧作) 松岗 深入浅出 MFC 第2版 华中
(1997 旧作) 碁峰 Win32 多线程程序设计
Multithreading Applications in Win32
华中
(1998 旧作) 碁峰 深度探索 C++ 对象模型
Inside The C++ Object Model
华中
(2000 旧作) 培生 Effective C++ 2/e  中文版 华中
(2000 旧作) 培生 More Effective C++ 中文版 电力
(2000 旧作) 碁峰 泛型编程与 STL
Generic Programming and the STL
电力
(2000 旧作) 碁峰 Essential C++ 中文版 华中
(2000 旧作) 碁峰 C++ Primer (3/e) 题解
C++ Primer (3/e) Answer Book
华中
STL 源码剖析
The Annotated STL Sources
碁峰 STL 源码剖析
The Annotated STL Sources
华中
Thinking in Java 2/e 中文版
                 (合译with 王建兴)
碁峰 Java编程思想 2/e
Thinking in Java 2/e
机械
华章

C++ 标准程式库
The C++ Standard Library
碁峰 C++ 标准程序库
The C++ Standard Library
华中
合译with
孟岩
C++ 设计新思维
Modern C++ Design
碁峰 C++ 设计新思维
Modern C++ Design
华中
合译with
於春景
记忆体受限系统 之设计范式
Small Memory Software
碁峰 内存受限系统 之设计模式
Small Memory Software
华中 合译with
王飞,罗伟
.NET 大局观      Understanding .NET:
A Tutorial and Analysis
华中
合译with
荣耀
C# Primer 中文版 华中
合译with
陈硕
重构
Refactoring 中文版
碁峰 重构
Refactoring 中文版
电力
合译with
熊节
Practical Java 中文版 碁峰 Practical Java 中文版 电力
合译with
刘永丹
Effective Java 中文版 碁峰

※ 简体版总印量: ~30 万册(2003/08 统计)
※ 虽然手上还有《C++ Templates》《Thinking in Java, 3e》的繁体版翻译工作,这两本晚期才加入的书并不被我归纳为三年计划之中。

忙完了这些,我也该重新开始我的创作了。

合译夥伴们,以及早期协助转换术语的朋友们,请接受侯捷衷心的谢意。我们共同为中国 IT 技术书籍带来了一股不小的、直接+间接的力量。机缘使我们相聚,三年大陆经验给我很宝贵的一段人生,有苦有甜有伤心有愉快有郁闷有豪情,各位是我回忆中最美好的一部分。

■我和大陆出版社的合作模式

※关於内码转换和术语转换

早期由於我吃不准大陆术语,所以每一本书都由华中社协助,先将我提供的繁体稿件(BIG5内码)转为简体(GB内码),再由转译者转换大陆术语。除了大约十来个术语我有自己的坚持(注1),其他术语并不干涉。稿件经过术语转换後,以及可能的些微修改之後,即由合作方迳自出版 ─ 转译人才是我挑选的,周女士那边的文字实力和谨慎也是我信任的,我必须放手。

注1:以下是我在简体版中刻意使用而可能与一般大陆习惯不同的用语。其他术语也可能偶而出现微小差异 ─ 或因个案,或因我的陌生。艰涩的术语通常带有英文对应。

英文术语 侯捷简体版所用术语 大陆书籍一般习惯用法
adapter 配接器 适配器
argument 引数 实叁(实际叁数)
by reference 传址 传叁考、传地址
dereference 提领 反引用、解叁考
functor 仿函数 函子 ??
instance 实体 实例、案例
instantiated 实体化、具现化 实例化
library 程序库
parameter 叁数 叁数、形叁(形式叁数)
reference 不译 引用
type 型别 类型

晚期数本译作,由於我已熟悉绝大多数大陆术语,所以由我亲自转换(仍保留原先10来个坚持)後再交给出版社,同时并请合译者提供意见。出版社协助我校正某些用语或错别字,并条列所有修改意见,再由我确认後实施。这种合作模式的效率非常高,我很满意。与电力社合作的四本译作全是这样的成果。《重构》简体版甚至比《重构》繁体版的出版还快上一个星期(繁体版精装制作所带来的工序增加,是它慢一个星期出版的主要因素。这一点我很能理解)

在这里,我要回答一封读者来信:

传送日期: 2003年7月6日 PM 01:54
侯捷先生:
您好 我很喜欢并尊崇您翻译的书籍
不过我一直觉得没有必要每本书都简繁两个版本,我经常看您的繁体网站
觉得繁体理解上没什麽困难啊
而如果每本书总是两个版本,我觉得有两个不足:
1.浪费您的时间
2.总有一个版本的读者信息获取要比另一版本的滞後
我觉得可以通过下面的方法去掉这个不足:
按您习惯的繁体出版就好了,如果考虑到某些句意简体会和繁体上有较大出入,那就增加一个类似勘误表的东西好了。这样省时省力省时差。:-)

侯捷回覆:
也许您能够顺利阅读繁体字以及台湾术语,但绝大多数大陆朋友没有这个能力或兴趣。
1. 「内码转换」有软件代劳,不会给我添麻烦。「术语转换」则每本书只需花我大约 2~3天的时间,不算浪费我的时间。
2. 繁简两版的出版时间会愈来愈接近,不再有滞後的情况发生。除非因为合作方意想不到的因素。

※关於合译

一旦我决定为某本书找帮手,便就书本之技术方向,从人才名单中选择一位适任者。合译者先将全部内容初译(粗译)一遍(或许经过多次自我检阅 ─ 由合译者自行决定)後交给我,再由我逐字逐句阅读,就其中的技术和文字加以调整和修润。修改幅度可能很大,也可能很小,取决於初译稿品质。

这样做出来的东西,侯氏风格完全主导文字,对合译者不能说很公平。不过,任何产品都需要一个掌舵者、一个负责人,我就是掌舵者和负责人,所以由我说了算。再者,人与事总归是个阶段性成长,我其实希望藉由这样的带领过程,为大陆多少培养一批技术写译人才。带领之後有多少长进,就看各人的态度、领悟、和造化了。

我对合译者只有技术上的要求。然而证诸事实,他们在文字上的表现也都令我满意。正因为他们的高水准演出,才有前述的成果。夥伴们,三年内我们合译了10本很棒的书籍,你们令我骄傲。

有人问我,什麽条件才能成为我的合译者。我的回答是:『顺眼』!品性和态度最重要,才情和学历对我来说不是什麽绝对的吸引力。一个人哪怕才情稍逊,只要稳稳当当做事,平平和和做人,不卑不亢,积极上进,「才有梅花便不同」。

由於许多合译书籍都分别出版了繁体版和简体版,而我又对两岸用语保持一种学习、谨慎小量择优而用的心情(但总尽量加上英文对应),造成大陆读者对简体版某些文字有微词,台湾读者对於繁体版某些文字也有微词。又由於10本书任务繁重,技术层次高,书中出现疏漏错误的情况也有(注2)。凡此种种,两岸读者不约而同地推想:是不是与合译有关」。

容我再说一次:每个文字和文字背後的技术,都是我一一看过、斟酌过的。书中出现的误失,与合译与否无关。合译者如果犯下错误,而我没有看出来,那便表示独译时我也会犯同样的错误。能够三年完成10本高阶技术书籍的翻译,的确是因为合译的缘故,至於书籍风格和书中错误(if any),与 "合译与否" 完全无关。

注2在此我要非常非常感谢多位极为热心的读者(大陆、台湾皆有)。您们把阅读心得和勘误非常耐心地、一条一条地赐教於我,使我有机会(而且大多数时候能够在出版之後很快地)修改我的错误。如果说读者做了什麽事最让我感动,这就是了。这里面有一种互相期许与信任的情谊。你们这样付出,因为知道我会慎重以对。我能够得到你们的信赖,感到非常荣幸。

※关於定价

译本定价由我建议,出版社拍板。着作定价由出版社建议,我决定。此一作法两岸皆同。

※关於用纸

「好马配好鞍」是不变的原则。总不能作者、译者卯足了劲儿提高书籍内容品质,出版社却不在书籍硬体上做任何进步就享受高书价的回报。我合作过的三家大陆出版社,在书籍後制上都很下功夫,很给我面子。我很感谢。

这里我要回答一封读者来信:

传送日期: 2003年8月8日 AM 12:42
我有一本《Interpretation of Dreams》,书的第一页是这样一段话:
The paper of this book is produced from pure wood pulp, without the use of chlorine or any other substance harmful to the environment. The energy used in its production consists almost entirely of hydroelectricity and heat generated from waste material, thereby conserving fossil fuels and contributing little to the greenhouse effect
我看了以後很有感触。虽然纸张比较黄,可看起来很舒服。您的书,就我看过的来说,每一本都是非常的白(经过漂白工艺,污染环境),在阳光下看有点刺眼。撇开环保不说,对眼睛也不太好。当然这个还是出版社的事情,决定权在它。但我想作为一个作者,译者还有有那麽一点责任的。现在环境保护是我们大家的事情,要大家来关心,如果一本书印上上面一段有着同样意思的话,我想与书有关的作者,出版社都会得到大家的尊重吧。

侯捷回覆:
谢谢您对纸张的指教。我对出版社,从来只要求「好书要用好纸」。至於何谓「好纸」,不是指「白色的纸」。再制纸也是很好的,但必须是高级工艺的再制纸,不能是粗劣品。我的要求只有一点:出版社要出版我的书,又采纳比平均值稍高的定价,就要在硬体品质上给读者更好的东西,不能只是多赚钱。我自己并不喜欢太过白色的纸张,我也喜欢稍稍带黄的纸张(但是书店有意见,他们认为这样的纸张稍假时日便泛黄如旧品,卖相不佳,读者不爱)。好的再制纸(完全符合环保要求)很贵,往往是进口品;我很欢迎出版社采用高级工艺的再制纸,但不能容忍任何人以环保为藉口把粗劣纸品用在我的书上。粗劣纸品并不等同於环保。

根据我的理解,纸张的厚薄与颜色,光滑与粗糙,并不一定就和环保扣上 "直接" 而 "想当然耳" 的关系。有些 "再制纸" 为了去除油墨,以及再制过程中对水资源、电资源、自然资源的大量运用,反而成为环保杀手。这和科技水平有关。

我对书籍用纸只有建议权。我的个性不会过份干涉出版社在後制、印刷、销售、广告方面的各种作为(我不认为我有那个权力)。不过我会认真观察;如果出版社不能认同我的理念,或不很搭理我的建议,那麽合作只有一次。

※关於版式

我的书都由我亲手排版,有一致的风格。出版社沿用我提供的现成的 DOC(後制用) 和 PDF(叁考用)即可,省时又省事。我其实不知道 "繁体WORD" 做出来的东西在 "简体WORD" 之中会掉得多严重,给编辑带来多大麻烦。也许将来我应该在我的电脑上装一份简体版 Windows+MSOffice :)

※关於文字改动

大陆文字编辑的基本功底很硬,常能挑出一些我没很注意的文字细节。有些编辑很厉害,连字型(字体)些微变化都可以看出来并来信寻求确认 ─ 简直是鹰眼。

我认为关於文字的修改和风格的形成有两点可以讨论:

1, 编辑必须接受一种观念:行文用字是作者的个人风格。因此编辑不能以自己的意志为意志。说到底,封面上署名的并不是编辑。除非事关正误,否则编辑不应该改动我的用字(注3)。

注3早期我花了很大精神对台湾电脑杂志的编辑沟通这个观念。当时很多编辑为改而改,把文章改成他(她)们想要的样子,专制而不专业。这其实是一个竞力场所:如果编辑的文字实力和技术实力胜过我,我当然心服口服。白先勇或张爱玲的编辑,敢擅改原稿文字吗?我不比名作家,但道理相通。所以,讨论可以,擅改绝对不可以。

2, 一旦编辑的能力得到了作者的信赖,作者自然会慢慢释出修改权给编辑。这需要时间培养互信,需要一个过程。

与大陆各出版社的合作过程中,我一直有很被尊重的感觉。这一点我很感念。

* * * * * * * * * *

说到文字风格,看过论坛一些帖子,说侯捷的书籍充满「台湾味」以及「一塌模糊的术语翻译」。虽然这样的看法和 30 万(人次)简体版读者的数量比起来十分微小,不具代表性,我还是在这儿说几句话:

我以我的家乡为荣,但不太理解为什麽我的计算机书籍扯上「台湾味」。我一没用台湾流行语、二没用台湾俚俗语,三没用注音文,四没用谐音文。我用的是纯正的、精准的中文(汉语)。上述批评,相对於众多内地读者称赞我「在技术书籍中使用了优美的中文」,有着本质上的悖离,使我困惑。地域差异反映於日常文字上一定是有的,只要不妨碍理解,正是多样性的宝贵与可贵。至於术语,我坚持了10来个,其他或因对大陆习惯无法全面熟悉,或因个案尝试,的确可能在我的书中存在极少量不同於一般习惯的用法,为避免失误,我总是尽可能加上英文对照(但难以全面)。一而再三地在这个题目上频繁做文章,发帖人肯定早把「型别」、「引数」倒背如流,肯定比任何其他读者更不存在任何沟通困难才是 :) 

台湾也存在小量读者,对於侯捷繁体版使用「编程」(programming)而不使用「程式设计」、使用「变量」(variable)而不使用「变数」、使用「复用」(reuse)而不使用「重复使用」,使用「高效」(efficient)而不使用「高的效率」┅,非常敏感,非常执着。情况一如小量大陆读者计较侯捷简体版使用「型别」(type)而不使用「类型」、使用「引数」(argument)而不使用「实叁」、使用「提领」(dereference)而不使用「解叁考」┅一样。我尊重各位所持的态度,某些平和的建议对我亦起叁考作用。但斤斤计较於此,我为各位惋惜!不能说您错,也不能说您对 ─ 在意义正确、无损理解的前提下,这些用词无关对错。这样的读书态度,给我的感觉,好像大家同赴音乐厅听演奏,有人关心曲风,有人关心意境,有人关心流畅,有人关心情感,有人关心音符的饱满与张力┅,您关心的却是「第二乐章第一小节滑了一个音」、「第三乐章第二小节的拉弓姿势不甚标准」。真的,我感到很惋惜!

■何必曰利

大陆的「技术书评」论坛上,不时可以看到技术和文字以外的讨论,甚至谈起了金钱。有人直接写信给我,例如这个:

传送日期: 2003年6月7日 AM 2:34
侯先生
您的书最近又在大陆热卖。不但在华中出书也在电力出书口袋一定赚饱了吧。。。

有人当面问我,例如这个:

传送日期:(2001华中科技大学演讲,Q/A 第一个问题)
您有多少财产...(口气不甚友善)

我不太理解这一类读者的心态(也许我不能够称他们为我的读者)。出於善意的关怀令人温暖,无礼轻佻揶揄的询问却让人不舒服。是否这些┅呃┅朋友┅以为他们是书籍作者的衣食父母?您是否也以为您是电脑制造商、皮鞋店老板、面包店司傅、路边摊主人、手表厂厂长、麦当劳店长、┅(生活中的每一个人)的衣食父母?

别把自己提太高了好吗 :)

优雅、礼貌、自重的读者,总是蠃得我的尊敬。我自己也是个礼貌、自重的人。面对偏狭扭曲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我不愿浪费时间在他们身上。尊重与礼貌,是这些年轻人还待学习的课题 ─ 不但需要学习尊重正直的人,也需要学习尊重正直的人的财富(if any)。

三年成果,「30万读者」最是令我心驰神荡,其他是次要。金钱并非不重要,传道还需道粮嘛,但主要就是主要,次要就是次要。主次错位,成功也会失去光泽。

* * * * * * * * * * * * * * *

读过《孟子》,大约都能摇头晃脑地吟出最有名的开篇一段(《孟子-梁惠王章句上》):

孟子见梁惠王。王曰:「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

孟子对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王曰何以利吾国,大夫何以利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

* * * * * * * * * * * * * * *

商业周刊745期有一篇访问,受访者是台湾很有名的元大证卷第二代经营者。访谈中有这样一段文字:"「一个人成功与否,是以他能赚多少钱来衡量。」马维辰从不怀疑这个想法。" 闻此掩卷,长叹不已!如果访谈记录没有失误,那麽,这位多金公子在证严法师、林怀民、朱铭、龙应台等人的面前敢重复一次相同的话否?

■人才 and 人才的土壤

三年大陆阅历带给我一个很大的感触:大陆的技术写译人才非常丰沛。稍加引领琢磨,很可以有所作为。CSDN 文档中心(注4)的数量规模可以让任何一位台湾 programmer 看得目瞪口呆,其中有各式各样的技术创作、心得、翻译(注5),都是无酬发表。台湾的技术写译人才和风气,相较之下十分短缺(这麽说也许不甚公平 ─ 两岸人口基数存在巨大差距。另,在台湾,由於产业结构因素,具备「技术+文字表达」能力的人才都被吸引去做比「技术写译」更具高报酬的工作去了)。

注4大陆称 document 为  "文档",也就是台湾所称的 "文件"。至於大陆所谓的文件,台湾称为 "档案", file。

注5我必须提醒大家一句:任何文字未获原作者同意而翻译後公开传布,是违法的,不应被鼓励。

大陆技术写译人才不缺,缺的是土壤和机会。缺一个开放竞争的环境,缺一个合理的版税率,缺一个长远眼光(培养人才)的出版平台,缺一个乾净清朗的书评空间,缺一个不再互相怀疑为「托」的尊重与信任(注6)。

注6台湾读者不知道什麽是「托」。「托」就是「一搭一唱卖膏药」的那种人。有一点点类似台湾所说的「金光党」。

当然,也有努力耕耘、目光长远的大陆出版人和大陆网络业者。我尊敬你们,祝愿各位成长茁壮,一帆风顺。

台湾 IT 出版界不乏引进大陆译稿的经验,但成果从来未获市场认同。既然有这麽多大陆人才,为什麽没有得到成功?我来下点针砭。台湾出版人着眼於大陆成本便宜,在商言商是正确的,对大陆人才也是提供了一个机会,按说应该可以双蠃。但首先台湾这边需要一个良好的术语转译机制(人才),然後要有技术过关的人协助检阅。如果海峡这边「不做功课、不寻访人才、不重长远,只图便宜」,海峡那边「彼以国士遇我,我以国士报之;彼视我为粪土,我待彼如寇雠」,上下交征利也就不会有好下场。

■寻人启事

藉这个机会,我诚恳希望联络一位未曾谋面的朋友。自从读了您的来信,在我「有苦有甜有伤心有愉快有郁闷有豪情」的半部时光,常有您的声音。您曾经在《你为什麽不生气》一文发表後写了一封信给我对我有很大的触动。尤其其中一句话,帮助我在反省思考的功夫上得到很大长进。许多读友来信都对我很有帮助,您则是在适当情境下给了我一个棒喝,使我非常感激。我们年龄相若,或许想法心境都接近。以您对我的关注,我知道您一定看得到这篇文章,盼与我联络,希望结为朋友。谢谢。(对不起,邇來垃圾郵件猖獗。上述不收件期間,恐郵箱被垃圾信件塞暴,排擠正常郵件。故請讀友勿於上述期間來信来信请避开2003/09/01-2003/09/11之间,谢谢)

-- the end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