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Jplateau

《火车道》

发表于2004/9/23 19:37:00  1777人阅读

分类: 诗.生活

火车道
    ——纪念“隐隐约约出现平常人诞生的故乡”站点一周年

枕木一根两根三根
就像一个人往前走 一步两步三步
那是在童年的黄昏,一个人顺着火车道往前走
走的天都黑了,火车道建在一条隆起的高地上
两边是麦地,黑忽忽的。
累了,就坐在轨道上,坐不长
胆儿小,回去的时候就是跑着
枕木两根两根的跳,步子抄大点儿我能跳三根
有时更多。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啊?
多久?

火车道和挂在天上的灯火
碎石块铺就的道路、饱满的煤炭、悠长的涵洞 
以及离家门不远的那条弯弯曲曲的
通往山顶的小路,
就像断了线却不愿就此飘远的风筝
偶尔在我眼底。

当我
从川流不息的马路一边像逃命一样到另一边
然后再回来 日复一日
来来回回的时候,它偶尔在我眼底
让我看起来像个别国的间隙。

今天的报纸上说:
一个人猝死在公交车上。

然而一瞬间的死亡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们为生活而生活、为工作而工作、为金钱而金钱
日子是乱闯红灯,是为躲过迎面开来的车辆而心存侥幸;
日子是星期一恐惧症,是我们不懂历史
不懂哲学;;
日子是我们偶尔怀念一下死去多年的母亲。

日子是我在黑暗的角落里赤裸地面对电脑
嚎啕大哭。

翻遍整个城市去寻找熟悉的火车道
我是如此憎恨我 和酸楚的双脚;
黑夜和黑夜里的眼睛也相互憎恨。

除此之外,
那万家灯火温暖平常人入睡的地方也是婴孩出生的地方,
这地方距离喷涌的火山遥远。

天亮以前谁也分不清谁是将军谁是奴隶,
此时众神飞来飞去,忙碌地挑选新鲜的刚刚被斩下来的头颅
然后
逐个辨认
逐个悄然放入就近孕妇的口中,念念有词。

这是什么地方?
是谁让我乔装成一位樵夫靠在一株参天古树上睡着,一只
乖巧的松树顺着我爬到树上,这小家伙还没来得及回头看我一眼
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有醒来,也许是故意的,我在这个老人的梦里继续寻找
火车道,枕木一根两根三根
就像一个人往前走,一步两步三步
突然我的头颅被砍下,一下子我意识到
童年离我不远了,我甚至看到一群孩子在被白雪覆盖着的火车道上
打雪仗,一个粗心的孩子用包裹了石子的雪块用力地砸向我,
血滴顺着脸颊向下无声地滑落在一片白色上边。

Jplateau 2004年9月19日星期日 写于广州同德。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