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KBUG

MM,Computer&Me [ 2004整理版 ]

发表于2004/2/27 10:15:00  1247人阅读

分类: 程序人生:清香的米饭

偶然又看到了这篇文章,发现自己马上就要和学生生涯说再见了,颇为感概。
于是找了些图片,修改整理一番,算是这些年学生生涯的一点纪念吧。

MM,Computer&Me [ 200整理版 ]

谨以此文纪念我即将结束的学生生涯。

我到大学前一直生活在这个城市,这是它最古老的一条街,现在这个城市有了高楼有了高速路有了别墅群,而我的回忆却始终缠绕在这条已经沉入水底的街上。在它被淹没的前一个假期,我和mm去了那里拾掇那些记忆碎片。

  要不是重庆直辖,我应该算是个四川人。不过我出生的地方,还是和重庆比较像,依山傍水,不像成都那么的平。和现在比起来,小时候的我身体要好得多。我家住在建筑公司里边,学校离家很近,近得我踩了玻璃也能一只脚蹦回去。家后边是一座山,不是很大,不过在北京,就要用巨字来形容了。我每天的日程就被这样的Environment定了下来:上午上课,中午在学校打乒乓球,下午上完课后便满山跑,直到天黑时外婆叫我回去吃饭;晚上就在宿舍楼前的沙堆上挖陷阱,第二天上学时再装作没有看见,不小心陷进去。那时候似乎乐此不疲,而且越玩越起劲,要外婆到山上把我抓住才肯回家。再后来老妈也加入了进来,不过她抓住我后就拿我练柔道。随着这样的全家健身运动不断的继续,我和家人的身体都得到了很好的锻炼。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小学毕业。考初中那一年,我也没有任何的收敛,所以终于如愿以偿(老爸是这么形容我的)地没有考上最好的那所重点中学。老爸想花高价送我去,可是我死活都不肯,于是把我送到了另一所普通重点的特色班,还顺手把家给Cut&Paste到了学校边上。我悠闲的山水田园生活从此宣告结束。

曾经属于我们的校园,我在这里度过了6个年头;从对面那栋楼一直读到上边这栋楼,从它的一楼一直读到四楼。
而我曾经最向往的机房,就在顶楼的最左边。
在你我相遇的地方,是不是依然人来人往,依然有爱情在游荡呢?

  实验中学是个我永远不会忘记的地方,在那里我念完了初中和高中,遇到了我的最爱——Computer和MM。当时是第一届招收“特色班”,所以去的人不是很多,于是我很轻易的就通过了面试,进入了这个以英语为特色的班级里。班里的规矩的确很特别,有些现在想起来都有些后怕,像听写单词,错一个要Copy100遍,而且还不像大学可以交软盘。现在还记得自己花了一中午Copy那个Secret,下午放学回家老妈问我中午怎么没有回来吃饭,只好苦笑着说“It’s a secret”。不过,人有了期望,再苦的日子都会变得有意思起来。我星期一盼着星期二的听力课——可以看英文电影;星期三下午有体育课——可以打乒乓球;星期四有我最喜欢的计算机课,星期五就盼着周末放假了。搬家以后,我也有了自己的房间。那是一个5平米的小屋,用原来的厨房改的。一张床,一个书桌,墙上是嵌入式的书架,还好有一个大窗户。一幢楼里没有一个认识的人,就只好在自己的小屋里待着,待在屋里就只好在书桌前坐着,坐在书桌前就只好看书了。现在看来,小屋的布置显然是某些人周密考虑后得出的方案。那时候精力很是充沛,把我老爸从图书馆借的“十万个为什么”看了好几遍,还照着里边的配方配火药来做鞭炮玩。家里的书很快我就看得差不多了,老爸就每个月给我一些零用钱买书看。记得初一是10RMB,每学年乘以2。接着迷上了漫画,到高考时差不多买了半书架了,这个爱好一直保留高考结束,高三的每个周末我都会抽半天时间画漫画,现在家里还有不少手稿,至于画的内容,不是苹果就是PLMM了。

  第一次接触到计算机是在初中的计算机课上。很感谢学校那时没有钱去买新机器,让我看到了大名鼎鼎的APPLE2计算机。我们学习的主要课程是BASIC程序设计,当然也包括怎么开关机之类的常识,不过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该先开主机还是先开显示器。第一次上机让我充分体验了支配其他物体的感觉,终于明白了老妈为什么总是爱指使我做这做那的。为了维持这样的快感,我开始很认真的学习BASIC,当时的书店还没有那么多的电脑书可以买,于是我把同学的一本BASIC从头到尾Copy了一遍。那时候英文课还没有开始教单词,我就一个一个字母的背命令,到现在我还有管Input叫i-n-p-u-t的后遗症。那段日子里我就周末写程序,周四上机调程序;其余时间就是紧张的学习。管我们的班主任很严格,而且似乎在严格这点上对我照顾有加,所以我的成绩从33名一路上升并稳定到前10名。老爸问我为什么总进不了前三,其实他要是看看我抽屉里的那些漫画手稿和代码段就知道原因了。

现在我不幸还有着画漫画的爱好,不过改用电脑画罢了,这是自己攒钱买的WACOM。
要是父母知道了,又该说我要如愿以偿的干某事了 -_______-b

  至于认识MM,就是高中时的事情了,顺便提一下,由于我始终保留着对电脑和漫画的爱好,再次如愿以偿的留在了那个普通重点中学里,后来更是由于用心不专,不得不背井离乡到北京一所老是被人以为是民办的重点大学学习计算机。偶尔翻翻小时候的照片,虽然不能用Handsome来形容,但是用Cute是绝对不会过分的。直到现在我都很郁闷,当时自己怎么就死活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并加以充分利用。现在长大了,脸就开始出现资本主义自由化趋势了。严格地说,从小到大,我身边有不少PLMM 。偏偏我对MM是不是很PL不太感兴趣,或者说我对比较可爱的女生更喜欢一些。女生不是因为美丽才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美丽。这句话我是举双手赞成的,如果非要加个期限的话,那就是一万年。

  这样看来喜欢上MM就是很顺理成章的事情了。第一次注意到MM是在英语课上。老师依次问英文名,MM站起来,说“Apple”,后来才知道,因为老师上课讲的全是英文,很多人都没有听明白老师说什么,MM还以为老师问她最爱吃什么呢~Apple就是这种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Girl,一张典型的孩子脸,高兴难过隔条街都可以看出来,经常扎着个马尾巴,整天蹦蹦跳跳的。我的座位正好在她后边,就常常把夹书的小夹子夹在她的头发上,于是她就来回晃着脑袋找头发上的东东,然后装作生气的样子。Apple是语文科代表,每回老师让她清查作业时,我就问她,清不清(亲)我?她就会说:亲,当然要亲了。

  真正打动我的是那次看她送作业,那天她脚受了伤,穿了一件粉色的衣裳,抱着一大堆本子,一蹦一蹦的,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有一种把她搂在怀里的冲动。生活就像电影,一个镜头就决定了一切。要是Cut掉那个画面,我想我和Apple不会有现在。高考阴影下的Love没有那么的Romantic,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也是在讨论数学、分享笔记,互相抽背历史和批改作文。那时候异常认真地整理英文笔记,因为我知道要看的不再只是我一个人,结果很不小心的养成了不记笔记就看不进去书的习惯,我现在很少到图书馆借书,最大的原因就是不能在边上写字。有时候我甚至认为纸版图书最大的价值就在于可以在Margin上写Note。高中时候的书和作业还在我家床底下放着,我想,等到自己年老时,看着那些MM留在自己作文上的字会是多么的感慨。Love其实很简单。

当年就是这个女孩傻乎乎的对英语老师“What's Your name”的提问大声回答到“Apple”。
2月23号,Apple将以实习生物老师和班主任的身份走上讲台。

  高三分科时我选择了理科,其实我各方面都很不错,当然,换个说法就是什么都不突出。文科成绩要比理科好不少,不过为了计算机,什么都不重要了。虽然后来我才知道,当爱好变成了职业,乐趣就变了味道。

  高考结束后,我去了北京,Apple留在了重庆。当时以为自己很坚强,可以不在乎时空的阻隔,现在却很害怕自己有一天会让她难过,虽然大学已经过了四分之三。

  我心中的北京是个很神秘的地方,那里有万里长城和故宫,有毛主席和天安门,有联想和中关村。我当时坚信,北京的纬度比较高,离天空比较近,在那里可以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来。然而北京并不是天堂,接下来的日子里,失望接踵而至。我开始看见一个真实的北京城。一个冷漠的城市,一个本土化的外地人排斥着还没有来得及本土化的外地人的首都。中关村也渐渐褪去了中国高新技术研发中心的外衣,变成了电脑配件的批发市场和盗版光盘的集散地。走到天桥上,就能听见有人亲切地向你问候:“游戏的要?软件的要?毛片的要?”

  如果说对北京的失望是我独有的,那么对大学的失望就是大一新生共享的了。我不知道我是怎么选中我现在的大学的,我想是我老妈、分数和上帝共同制造了这个结果。不可否认的是,就目前的情况看,他们办了件好事情。高中时便听说过很多关于大学的传说,以为上了大学,便是离开笼子的鸟,想怎么飞就怎么飞了。然而上大学的第一周,我没有学飞,而是开始学自行车。当大家在宿舍朗朗上口的背诵学生手册时,我正在操场上望着自行车发呆,从来没有想过要把自己的双脚用两个轮子代替是那么的困难。一时间很同情起汽车来,连双手都变成了轮子是多么的悲哀。在自行车被摔得遍体鳞伤后,我终于学会了骑车。两个月后,我们搬回到主校区,那辆自行车便一直在车棚休息到现在。每回从车棚过,我都要为自己的自行车叹息,好容易学会了奔跑,却天天都在等待。

  大一的课程很基础,和实际应用的技术有天壤之别,尤其是在计算机这样一个日新月异的领域,所以总是忍不住问,我们学的东西有什么用?学校办了个新生交流会,让大二的同学和我们交流经验,结果适得其反,那群所谓的优等生听了我们的问题很是吃惊,“学一样东西需要理由吗?”我想起了原来看见的一句话,“有一种东西,教育无法替代它,世界上到处都是受到教育的废物;才能无法替代它,有才能却失败的蠢才遍地都是。”有些事情只能自己去体会,我花了两年时间,终于知道了答案。走了不少弯路,挂了不少学分,但是却一点都不后悔。

大学的图书馆,想看书和睡觉时我都会选择这里

  一个月后,计算机系科技部纳新,我成了其中一员。当时的科技部主要负责校内外的网页设计工作,于是我开始全面的接触网络。FrontPage是我用的第一个也是最喜爱的网页制作软件,大方、简单,一目了然;它从根本上重铸了我的审美观,让我认识到Simpleness is beauty,甚至影响了我做事情的Style。我毫不掩饰自己对MicroSoft的喜爱,虽然我写的程式80%都在Linux上Running。如果说FrontPage是清妆淡抹的小家碧玉,那么DreamWeaver就是盛装打扮的大家闺秀。把自己的喜好放到一边,DW在很多方面都比FP强大,不过,我到现在都没有用它做过一个完整的网页。喜欢一样东西是不需要理由的,就好像喜欢一个人一样。身边的PLMM也不是没有,更不是没有机会,一个高中时和我一个班,现在又和我一个学校的同学曾不解地问过我,“K(就用K代替吧)mm哪点比不上Apple?” 其实对于我而言,一个人并不孤单,想一个人才会孤单。很快的,我就制作了自己的第一个个人主页。那就是一个黑色的网站,里边偶尔有一两句发亮的文字。人总是很奇怪,大一时没有什么经历却爱装深沉,现在却反而单纯起来。难怪英国人要为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大一新生单独造一个单词。

  大一很快就在新鲜、陌生和失望中过去了。科技部换届后,我开始进入学校BBS管理层,一直到大三上学期。 其间我最大的收获就是知道了有的事情不是像你想象中那么简单。一件事件变成现在的样子一定有它的原因。以前自己很看不惯的事情,到了自己手里时,也不见得做的比别人好多少。最让我难过的一次是大二那年的五一节,因为人数猛增,BBS越来越慢,我们决定换用Leoboard程式。我负责写用户库转换程式,另一位同学开始把原来的Hack加到LB上。两个人忙了整整一个五一假期,等到挂到学校服务器上,却被学校的同学大骂了一通,说我们整天没事靠换论坛来增加自己的经验值,还用了一个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词,“自作多情”。中文就是这么神奇,一个词可以把一个人伤得如此之深。从那以后,学校的论坛程式再也没有改变过。 

几天前,学校BBS发生硬件故障,那些愉快的和不愉快的记忆都随之消失了。

  接着,发生在Fastboard上的事情让我清楚的看到了国人的劣根性。因为要建自己的网站,我开始使用脚本语言编写网站后台程式。我选择了当时被那些学ASP的人称为另类的一种脚本语言,就是现在和ASP.NET,JSP鼎足而立的PHP。Fastboard的前身是开放源代码的PHP论坛WDB,我有幸见过当时发展到鼎盛时期的WDB官方论坛,结果第二天,WDB被人恶意攻击,硬盘损毁,资料丢失。WDB从此消失,变成了商业化的Fastboard。我在FB认识了不少朋友,学到了不少东西,也自己尝试着写了不少的程式。当时的FB技术氛围相当好,可惜好景不长,开发人员的文件上传失误被人利用,源程序流传了出来。之后,因为源程序被人在网上公开传播,FB放弃大陆市场,取消简体中文版本的开发,并关掉了所有的技术版面。现在的Fastboard叫做Celeste,属于一家英国公司。当年第一个放出FB源程序的论坛叫做落伍者,是一个专门提供免费空间攻略和脚本程式的地方,现在每隔几天,落伍者都要承受曾经在它那里受益匪浅的人们的DDOS攻击,可以用奄奄一息来形容了。

  网络把地球变成了村子,又剥去了人的画皮。以前的人说,要研究人性,请到动物园;现在更方便了,连上Internet就可以了。充分了解了国人之后,我放弃了原来一直坚持的Open&Free的原则,转向商业程式开发。我和朋友说,要是你看见我写Open&Free的程式,那只能是在Sf.net上。

多次劫后余生的“Apple online”网站的数据丢了一次,硬盘的数据也丢了一次,居然留了下来 
前几天说给Apple换个Blog,Apple说这是她最喜欢的个人主页,舍不得换。

  国庆节结束时,我完成了自己的第一个商业程式。那是一套可以以浏览方式在线管理网站的内容管理程式。预备年底发布的Enterprise Edition因为学校课程的关系一直没有发布。只发布了一个Free版本,叫做Home Edition,用过那个版本的人应该感谢Apple,Home Edition 是我专门为她写的,作为新年礼物,用来支持她的个人主页。我很少送Apple礼物,所以每次她收到礼物时都异常的高兴。有时我很内疚,本来可以天天陪伴在她身边的,我却选择了离开。大学这几年,我们通过书信、电话和手机联系着,就像是天上风筝,虽然飞得很高,却始终牵挂着地面。记得Apple曾经问过我,要是让我在她和电脑中只选一个我会选谁,我说,当然会选她。结果,我选择了另一个。要是让我重新选择的话,我宁愿和MM在重庆分享那点小幸福。水木年华有首歌叫做《在他乡》,听着让人心碎。Apple说她会等我,我们的将来,会是什么样呢? 

下周我将到北京一家知名网络公司做毕业设计,更希望能留在那里工作,而Apple也将到重庆一所学校实习;
我们在各自的路上越走越远。到了必须选择的那天,我真的可以为了Apple放弃身边的一切么?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