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Kamus

来自LinuxAid的2004年8月盘点

发表于2004/9/23 15:53:00  1735人阅读

原文链接:http://www.linuxaid.com.cn/infos/7/2/728930915.shtml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大概,怀旧已经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主旋律,所以陈奕迅的这首《十年》红遍大江南北,成为n多不太老的老人以及不太年轻的年轻人在回忆初恋情怀以及走亲访友居家旅行时的必备良歌。

  在半老不老的陈奕迅唱红这首歌之前,“十年”这个词一般只用在“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一特定句子中。如今这么一唱,挺好听的一首歌倒是渗透了些咬牙切齿。歌词是不是暗指爱情就是一场战争倒是值得那些吃饱了饭没事干的社会学家好好研究一番。

  只是,十年太长,还是让我们只谈四年吧。四年时间,刚好是一个奥运的轮回,所以我们看到了无数英雄的诞生;也刚好让大学这个大染缸将一个个满脸红润的孩子折磨成在大热天穿着西装拿着简历为找工作而奔波的可怜虫;四年更可以将超白金一代演变成糊不上墙的烂泥。所以说十年可以磨一剑,四年也可以磨一贱。

  一说到这里,Silent不由得想起了Sun。四个Sun组成了一个大的标志,为何不是五个,也不是三个,难道中国人最不喜欢的”4”在老外眼里还成了香饽饽?老外肯定不知道,太阳多了是要被后羿射掉的。科学家已经证明地球正在变暖,一个太阳已经让中国很多城市拉闸限电,何况四个乎。所以,直到和Sun做了多年“朋友”,才明白Silent的眼泪,不是为Sun而流也为别人而流--Sun的陨落从根本上讲就是一场宿命。

  四年前,Sun在Unix类服务器的销售上还算得上一条好汉,基本上有资本与微软叫嚣一下。而当Linux进入发展的快车道,Sun立刻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原来只有Windows一个对手,现在却又冒出来一个Linux。它既不可能象微软反Linux那样对Linux出手毒辣,又不肯放弃自己最心爱的Solaris。所以,四年来,我们看到了一个在Linux与Solaris间摇摆不定的Sun,看到了一个逐渐丢掉Unix类服务器份额的Sun,也几乎看到了一个歇斯底里的Sun。

  三年前,我们看到Sun的销售渐渐显现颓势。当年的3月,IDC数据显示IBM成为世界第一。为此,Sun与IBM还进行了史上最强的一场争夺第一的论战。人病急了就会乱投医,Sun病急了就会想到Linux。在两年前的八月,Sun大声宣布:我们要搞Sun Linux。还没等到一年,在去年的三月,Sun又宣布终止Sun Linux的开发,转而与Red Hat合作。等到了今年四月,Sun却和微软好上了! Sun公司宣布与微软达成协议,并解决了所有棘手的涉及双方的诉讼问题,转眼之间就成了微软的同志加兄弟。真正到了这个八月,Sun向各位再次爆料:正考虑收购全球第二大Linux操作系统供应商Novell!

  在大家惊讶之余,有头脑清醒的专家指出:Novell收购SuSE的2.1亿美元现金中,SUN的对手IBM提供了5千万投资,这使得SUN 收购Novell完全不可能。 更何况要收购谁的话,不会事先就四处宣扬想法。唯一看起来合理的借口就是:这显示SUN正在转变商业模式,以求从IBM、黛尔、惠普手中收复失地。拜托,这世上还有什么商业模式没有被Sun这个具有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以及大无畏开拓精神的公司尝试过?

  所以还是Sun牛,面对大众的疑惑,丢下一句:“我们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SUN现在处于20多年历史上最好的时期,强健的资产平衡表使SUN有能力赔付债务、回购股份、实施收购或其他投资。”全然不顾轰然倒下的人群,扬长而去。那架势,比跑出12秒91的刘翔还要伟岸。

  但具体到SCO,成一贱更是只需要三年。

  就在三年前,打死一万个人,也不会有人想到这个在2001年8月27日从Caldera International改为SCO Group (SCO)的公司能够如此引人注目。当若干年后,我们在为Linux的发展撰写回忆录的时候,一定会这么记录:从2001到2004,Linux界已经逐渐从内部抓生产转变到与SCO展开斗争,这是风云巨变的三年,也是艰苦斗争的三年。

  SCO的总裁兼CEO Darl McBride三年前曾经表示:“把名字从Caldera改为SCO将让我们的市场地位更加稳固。在过去的二十年时间里,SCO就几乎成为可靠,稳定, 低价高效的同义词。而如今,无论是我们提供的Unix还是Linux产品都将使用这个响亮的品牌。”不错,SCO这个名字的确是更响亮了,只是响亮也要分美名远扬抑或臭名昭著。在这一点上SCO倒是已经用实际行动进行了最好的解释。

  关于SCO vs Linux,最能说明问题的还是法院的判决,但最近在法庭上SCO 连吃败仗。一位法官已驳回DaimlerChrysler 被SCO 控告的大部分指控;在7月份做出的一个对个案裁决中,该案的法官指出从1996年的合同无法判断出SCO和Novell两者中谁拥有Unix版权;IBM 在8月也乘机反击,指控SCO 一面指称Linux 侵权,两周前还继续扩散Linux 软件,其中包括该公司指称侵害Unix权利的源代码在内,不啻是自相矛盾。一方面是法官的“冷酷无情”,一方面是IBM们的穷追猛打,万般无奈之下,SCO这个月站出来说:目前,我们不打算针对更多Linux用户进行起诉。这可不是SCO良心发现,而是游泳,自行车再来一个长跑――SCO玩铁人三项还属于初级阶段――力不从心。所以,让我们象嘘奥运会裁判一样,响亮地嘘SCO吧!

  不过花了三年磨成一贱的SCO再力不从心,Linus Torvald也有充分的理由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就像老美总是通过发放错误的信号以及出售大量武器的方法来阻碍俺们的统一大业一样,“总有一些人想利用法律问题来阻碍开源运动的发展。”Linux之父无不担心地表示,“技术上,我没有看到任何挑战,但一些法律纠纷已经对Linux地发展造成了巨大影响”,更何况“这个问题不是目前能解决的,也不是我能控制的”。

  不用感到沮丧。我们又不是不咋不咋就等着对手射错靶看到天上掉下来一块金牌牌的贾战波,Linux发展的运气还有这么好。我们也不是内裤外穿的超人,当然不是什么事情都能控制的。在过去的四年里,有关各种Linux发展的统计数据和预测信息,我们就完全无法控制。

  这一千多天来,围绕着Linux和Windows,始终有两个话题特别引人注目。第一是究竟谁比谁便宜;第二是究竟Linux占了桌面市场多大的份额。如果不是这两个问题的引入,我们说不定到现在还不能深刻体会围绕在Linux的FUD这一说,我们说不定到现在还不知道微软原来花钱养了这么多的枪手――微软真是有钱啊!

  反正第一个问题,不是一道客观题,而是一道主观题:便宜,什么是便宜呢?有什么评判标准呢?反正Linux支持派强调的是无许可证费用这一优势;Windows支持派突出的是总体拥有成本低这一特点。一般来说,碰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总希望能有一个权威说法。可惜的是权威太多,权威又被收买的也不少。所以权威说出来的话也往往前后矛盾。只搞得我们这些普通人一头雾水。以Silent“引以为傲”的“资深”从业经验,在01,02年,Linux支持派略占上风,到了这两年Windows支持派逐渐发力。争论的结果呢?反正一般的客户都强调购买Linux的经济性,只有微软的各级领导干部大会小会地强调总体拥有成本。大家伙儿心里明镜着呢。

  至于第二个问题,典型属于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进行而引发的。前两年也有,但是不多,争论也不激烈。现在不同了。古代讲得中原者得天下,现在好像大家都觉得得桌面者得天下。所以也就对桌面异常关注起来。

  在这个月,一贯与微软关系暧昧的Gartner指出,虽然到2004年底,Linux PC销售量将达到总PC量的5%,但这并不表示有如此多的Linux在桌面上应用。该公司表示,真正使用Linux的桌面PC大约占总量的2%。到2008年,Linux PC的出货量将占PC总出货量的7.5%,但实际使用量仅仅占3.5%。而IDC却在同一个月表示:在2003年,Linux服务器的销售已经超过UNIX服务器,市场占有率达到16%,在2004年第一季度达到17%,成为服务器领域第二大操作系统。IDC还预测,Linux在未来几年内将以每年25%的速度增长,中国的Linux市场更将保持40%。面对这样的预测,Silent只能说,Gartner固然不是什么好Bird,但IDC最好也别是贝利。

  写着写着,LinuxWorld(北京)2004大会就开幕了。写着写着,奥运会就落幕了。写着写着,篇幅就有点长了。写着写着,Silent 就写了四年了。雅典人用神话描绘心中的梦想,Silent用感悟记录时间的碎片。真希望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把十年的时间,变成拥抱的理由。

  嗯,就这么一言为定吧!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