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Kamus

那个下午我在旧居烧信

发表于2004/10/20 14:58:00  1966人阅读

分类: Music

本文来自Google的搜索,是什么怪怪的中国家庭网
或许是我真的比较老,周围的人几乎没有听过达明一派的,呵呵,当然除了偶mm,不过她不喜欢。
嗯,桔子是不是听过?
有达明一派的那些日子,我不得不说那是一段青葱岁月。

本文链接:http://entertain.sinohome.com/music/0402_3913.htm

那个下午我在旧居烧信 

  这段时间做得最多的事叫做怀旧,这不一定是上了年纪的怪癖,也不是中年感叹的情怀,其实在我的接触中,那一批人仅仅是出生在70年代——这意味着他们没来得及进入30岁,算不上壮年,还得被人叫做是小伙子。而所谓的怀旧,则只是对更为青葱的岁月的回顾和幻想,那些真正让你感动的,只能属于你自己。 

  该感谢什么样的记忆为能够听到达明一派?显然是那个双卡录音机的年头,在一张被废弃的桌上,我拾到一盘没有封面的卡带。达明一派88年的精选,有些人生轨迹就这样被悄然地改变了。2001年了,谁还记得达明一派?谁又该记得达明一派?回想在97年的舞台上,黄耀明与一班电子精英重新演绎了横跨70年代到90年代的流行曲,郑重地唱响了大时代的回响。很明显,连达明一派的重组都成为了历史,谁还去遥望自己的一段记忆? 

  只有那首歌还在证明着一切:“从头重拾身边琐碎,从头重拾某印象。”《那个下午我在旧居烧信》,用最伤感的笔触,描写着现实与回忆的冲突,而有无与得失之间的鸿沟,终于在某个时刻被某些东西填平,却又留下无奈的遗憾。达明一派也没有食言,在96年的重组中,在《为人民服务》的全集发行时,他们用伤感而热烈的眼神和声音告诉人们:“我们还在这里!”真的在这里吗?所有的记忆只能在这套5CD装的包中慢慢搜寻了。当黄耀明辞去工作来到刘以达的跟前,一段传奇就这么开始了。在这套CD中,我们可以从最初的达明入手,听听你还爱我吗,听听马路天使,听听石头记,这些从古典跨到电子,从慢到快的曲子,那年少轻狂的急迫感和石头记的迷离飘渺感,看出他们那个时候多么朴实啊。而到了《意难平》和《神经》里面,达明一派将现实和想象结合,将电子和摇滚结合,在讽刺和比喻中针砭时弊,各式各样的曲子都有出现,从拉丁舞曲到民歌小调,从英式摇摆到古典风韵,黄耀明也真正地将自己的声音当作利器使用,切实地和刘以达的曲子和编配结合起来,那是多么成熟的一段历史,是多么出色的音乐!!

  记忆就这样慢慢被收拾起来,而伤感也正是这样慢慢地弥散开来。《马路天使》带来的奔驰感还在心中激荡,正是那些个飞驰的岁月,有风有雨,更重要的是,有一班老友。《皇后大盗》的奇幻故事也让人心酸,而最出名的词句:“共你凄风苦雨,共你披星戴月,共你苍苍千里度一生。共你荒土飞纵,共你风中放逐,杀滚滚彼此珍重过。”成了少年心中最难割舍的眼泪。深爱过的初恋情人啊,你现在在何方?还记得那些誓言和岁月吗?现在只剩屋中的我和CD一同度过。还有那首坚定执著的《上路》,带来了许多人的共鸣。当然,《那个下午我在旧居烧信》是不能不听的,这种遗弃式的忘却方式总是让人伤感。“如风的呼吸记忆于我……”这样的词句太伤感,实在太伤感了。就象泛黄的相片和黑白的电影,在平凡和黯然中触动了心弦,让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让心中平静的水面再次翻动。有的时候,欣赏不仅仅是欣赏,更多的是溶入了回忆。而听歌,不仅仅是感动,而是变做冲动,我应该说谁可怜呢? 

  总是我这种不好的习惯,让回忆和娱乐夹杂,在自己无数次地要和过去断绝关系的时刻,总有一些美好或者苦涩的东西把我又带回到现实里面。达明一派于我来说,可能不仅仅是一个象征,一个偶像,一个组合,几盘磁带和CD,有的时候,他们更想一幅照片,贴在心头,当你不经意地翻开记忆,才发觉自己曾有过这样的甜美,有过这样或那样的疯狂,有这些幼稚的错误,想起来都那么有趣。在我一个人的时候,我才会明白,为什么我的朋友喜欢在自己生日放几十遍的《今天应该很高兴》,那种疏离和沧桑的感觉真是令人难过。当过去的美好和幸福在你面前只剩下空虚和无法把握的时候,你才知道有多需要和多喜欢这样的过去。可如今,却是什么也找不回了。在达明的歌中,他还拥有照片,可有的时候,我们只在心里有那么一组图画,而现实中,却是一片的空旷。 

  这样的下午,我又拿着达明一派的歌词重新回忆里面的字句。在我把抽屉里的那些信件分类清理的时候,我总会在脑里想起达明这首歌。“茫茫如水一般的日子淌过,如风的呼吸记忆于我,面对旧时看岁月燃烧。”我只烧过一次信,一样的满怀惆怅。在火光中,记忆如凤凰一样的重生,我想,如果给我一次机会将记忆烧掉重来,我会拥有什么样的达明一派呢?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