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Ma_Ning

米国只有盟友,没有走狗

发表于2004/12/30 23:28:00  1142人阅读

米国只有盟友,没有走狗

米国将军  by CAT898

尽管我本人正在伊拉克指挥我的部队清剿恐怖分子,但我同时注意到中国朋友十分关注我们所做的一切,不管是喜欢米国还是讨厌米国的人。当我们浴血战斗的时候,我很高兴看到许多中国朋友对米军的支持,这可以让为反恐怖而流尽最后一滴鲜血的灵魂得到安慰,也可以激励米军士兵更好地打击恐怖分子。对此,我表示万分的感谢,向你们致以军礼!

并且,我十分愿意向你们通报在伊拉克清剿恐怖分子的最新情况,如果我的消息有错误之处的话,我要事先说明,那是因为战局还不清晰的情报错误,而不是我有意的误导。在费卢杰的战斗,米军和伊拉克政府军并肩作战,打死了1000多名恐怖分子,俘虏200多人。但我必须指出,战斗还没有结束,在费卢杰仍有小股反美武裝在进行抵抗﹐少数地区的战斗还会很“艰难”。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先生刚刚与我通过电话,他说﹕“我不认为战斗已经结束。因为那样说是不真实的。”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摩苏尔也发生了暴乱。如果暴乱是对费卢杰恐怖组织进行声援的话,那我要告诉诸位,我的军队正在集结,并已经有一部分派往了摩苏尔。请相信我们恢复摩苏尔秩序的决心与能力,此前在萨迈拉(Samarra)、纳杰夫(Najaf)和库法(Kufa)成功恢复秩序的事实表明,这方面的工作正在取得进展。最后,恐怖分子将不会再有藏身之地。

我还注意到,另外一些中国朋友,讨厌米国或者米军的人,指责支持米军行动的人,说他们是米国的走狗。在米国,我们与狗平等相处,我们认为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如果你喜欢布什,你可以用总统的名字来命名你的小狗,事实上已经有人这么做了,而布什总统不会感到任何的不高兴。我相信,如果总统遇到那只和他同名字的小狗,会与小狗合影留念。但是我知道,狗在中国的含义与米国不同,在中国,忠实的狗通常被赋予“无耻”的含义,“走狗”通常是指没有自己人格的,只会服从主人命令的奴才。各种各样反对米国的观点都不会令我本人奇怪,但我要说明的是:

米国只有盟国,没有走狗。

我不讳言,米国曾经有过令人厌恶的蓄奴历史。这是米国的污点,我们从来不想隐瞒。也正是米国人自己,而不是他人,解放了这些奴隶。事实上,早在独立战争还没有结束的时候,米国北方就已经开始了废奴运动,马萨诸塞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在战争结束前就通过立法禁止蓄奴。在米国,之所以能够废除奴隶制度,并使得所有米国人对曾经的这些感觉耻辱,在我看来,那是源于深植于米国人内心中的人性。尽管兽性可以在某一个时期占得上风,而人性最终必将战胜兽性。恐怖分子不仅仅袭击米国人,也袭击欧洲人,不仅袭击非伊斯兰教人,也袭击阿拉伯人,不仅袭击外国人,也袭击本国人。恐怖分子不敢直接面对米军,就在大街上进行爆炸,而死亡的绝大多数都是平民百姓。他们惨忍地将捉住的人质用一把小小的刀子,一下一下地割头。对人质悲惨的嚎叫声,他们无动于衷。我还注意到,恐怖分子在以色列杀死了中国人,在巴基斯坦杀死了中国的工程师,在阿富汗杀死中国工人。只要能制造混乱,他们可以杀死任何人,而不会在事先看清楚是谁才动手。他们是一群没有人性的野兽,他们不配称为“人”。

米国只有盟友,没有走狗。前几天,我的朋友驻韩国部队司令拉波特告诉我,一年时间里,驻韩米军和他们的家属侵犯了韩国法律的事件有1万起之多。他告诉我,这些绝大多数是违犯了韩国的交通方面的法律,比如违章停车。他十分头痛,他不得不为这些不检点的行为,在韩国法庭的判决之后,支付罚金。韩国不是米国的走狗,世界上不会有走狗敢于对自己的主人罚款的,中国也不会有。

我们在日本的驻军,几十年来他们只负责保护这个国家的安全,日米贸易磨擦与他们无关,要求对米国更严厉进行贸易限制的声音也与他们无关。你们没有看到一个例子,军队介入日米政府之争的例子。

在菲律宾,当他们不欢迎米军的时候,我们就收拾行李走人,当他们又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重新回来。这里面,没有人能指责米军高人一等,世人看到的是平等与协商。就象当初米国主动让菲律宾独立一样,米国可以为了陌生人们的自由而战斗流血,米国不会为了奴役他人而征服。米国曾经有过的蓄奴的罪恶,米国不会重犯。

这一切欧洲也可以作证。以推翻萨达姆政权的战争为例,当初我们拯救过法国、德国,把他们从希特勒法西斯统治下拯救出来。我们是传统的盟国,当他们反对推翻萨达姆政权的时候,你能说他们是米国的走狗吗?

在当今世界,反对米国是最安全的。这是基于我们的自由的理念,我们不会仅仅因为反对米国,不支持米国而伤害他,只要这种反对是非暴力的。

这犹如,在米国国内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各种各样的宗教,大家和平相处,可以不是朋友,但互相尊重。如果为了反对米国而使用暴力,犹其是对无辜者使用暴力,就向本拉登干的,用民航客机撞大楼,造成包括中国人在内的,3000多人死亡的悲剧。当你用暴力反对米国的时候,你不能指责米国用暴力进行还击。

用言语来说服别人,而不是用暴力来征服别人。这是米国的信念。

米国只有盟友,没有走狗。还因为走狗不符合米国人平等的理念,如果你看到许多国家与米国走得很近,你可以说是他靠近了米国,你也可以说,是米国靠近了他。这里面,我认为是基于共同的价值观,让米国与他的盟国走到了一起,而非暴力的胁迫。

米国只有盟友,没有走狗。在阿富汗,米军推翻了塔利班政权,选举已经结束。阿富汗人民向我们表明,只要人民得到实施民主的机会,民主适用于世界上任何地方。我们邀请了包括联合国在内的许多机构,世界上许许多多的新闻媒体,他们可以监督选举。至今为止,我没有听到阿富汗选举有任何米国人操纵的报道,包括中国的媒体。因为,米国不需要走狗,需要的是平等的伙伴。我注意到,选举过程中,中国有媒体称“刺刀下的民主”。我要指出,这不是一种专业的新闻水准。米国军队没有威胁任何选民作出违背他们心意的选择,米国军队的刺刀不是用来改变选举,而是用来保护选举的,保护选举不受到恐怖分子的袭击与破坏。如果有机会,我想对那位记者先生说:你的题目应该加上两个字“刺刀保护下的民主”就更准确了。

米国只有盟友,没有走狗。与阿富汗一样,伊拉克刚刚诞生的自由与民主是如此脆弱,恐怖组织在失去了他们往日的辉煌之后,他们图谋将这充满希望的婴儿扼杀在摇篮里。米军此次的行动旨在清除恐怖势力,以保证伊拉克选举的安全进行,这是伊拉克人民第一次自由地选择自己的元首。米国同样希望包括联合国、中国在内的人士,我们欢迎任何人来监督选举。自由的、公正的选举,不管结果如何,米国都将尊重伊拉克人民的选择。伊拉克人民不希望有一个极端激进的政府,而希望有一个尊重所有伊拉克人权利的政府。在谈到伊拉克选举问题的时候, 鲍威尔请求:“联合国应当进一步采取行动,增加在伊拉克筹备选举的联合国工作人员。”

所有指责米国为了伊拉克石油的观点,我想指出,米军根据我的命令正在保护这些石油设施,但米军从没有低让米国以更低的价格得出这些石油,也没有限制这些石油只允许卖给米国。这些石油的利益,中国与米国一样,没有任何差别。

关于伊拉克,我还要告诉中国朋友,目前正在伊拉克进行大约800个经济开发项目,投资额达25亿美元。这使更多的人有工作,有收入,使他们不再那么情愿加入暴乱。在伊拉克取得成功需要有安全保障,需要有政治和经济“成份”,而它们必须“同步”进行。安全保障将使定于一月举行的选举投票如期进行,经济将在安全的环境中蓬勃发展,使恐怖主义分子更难招兵买马。

我还要告诉大家,格鲁吉亚11月4日的最新部署,将使其驻伊拉克军人数从159名增加到850名。这表明格鲁吉亚信守诺言,继续与伊拉克人民及全世界朋友合作,争取在伊拉克实现和平、繁荣和民主。在米军驻欧司令部作出需要评估后,我的同事将提供进一步训练项目,帮助格鲁吉亚顺利完成这次部署。

我还注意到,国务卿鲍威尔先生在前不久的讲话中称:中国与米国的关系正处于30年来最好的时候。米国十分愿意与中国共同合作,打击恐怖势力。

开个玩笑,如果中国政府同意的话,米国与恐怖组织同时在中国募兵,我相信米军一定会募得更多的兵。这个玩笑没有对中国不敬的意思,而是想表明,中国人与米国人一样,心底里闪烁的是人性的光芒。

最后,让上帝保佑米国,保佑中国。如果这么说不合适的话,那就:

让上帝保佑自由!

米国将军/2004年11月14日于伊拉克摩苏尔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即使是一小步
也想与你分享
打开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