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NOldkiller

永远的一课

发表于2004/7/4 14:57:00  694人阅读

分类: 引文

面对困难,许多人戴了放大镜,但和困难拼搏一番,你会觉得,困难不过如此。
那天的风雪真暴,外面像是有无数发疯的怪兽在呼啸厮打。雪恶狠狠地寻找袭击的对象,风呜咽着四处搜索。
  大家都在喊冷,读书的心思似乎已被冻住了。一屋的跺脚声。
  鼻头红红的欧阳老师挤进教室时,等待了许久的风席卷而入,墙壁上的《中学生守则》一鼓一顿,开玩笑似的卷向空中,又一个跟头栽了下来。
  往日很温和的欧阳老师一反常态:满脸的严肃庄重甚至冷酷,一如室外的天气。
  乱哄哄的教室静了下来,我们惊异地望着欧阳老师。
  “请同学们穿上胶鞋,我们到操场上去。”
  几十双眼睛在问。
  “因为我们要在操场上立正五分钟。”
  即使欧阳老师下了“不上这堂课,永远别上我的课”的恐吓之词,还是有几个娇滴滴的女生和几个很横的男生没有出教室。
  操场在学校的东北角,北边是空旷的菜园,再北是一口大塘。
  那天,操场、菜园和水塘被雪连成了一个整体。
  矮了许多的篮球架被雪团打得“啪啪”作响,卷地而起的雪粒雪团呛得人睁不开眼张不开口。脸上像有无数把细窄的刀在拉在划,厚实的衣服像铁块冰块,脚像是踩在带冰碴的水里。
  我们挤在教室的屋檐下,不肯迈向操场半步。
  欧阳老师没有说什么,面对我们站定,脱下羽绒衣,线衣脱到一半,风雪帮他完成了另一半。“在操场上去,站好!”欧阳老师脸色苍白,一字一顿地对我们说。
  谁也没有吭声,我们老老实实地到操场排好了三列纵队。
  瘦削的欧阳老师只穿一件白衬褂,衬褂紧裹着的他更显单薄。
  后来,我们规规矩矩地在操场站了五分多钟。
  在教室时,同学们都以为自己敌不过那场风雪,事实上,叫他们站半个小时,他们顶得住,叫他们只穿一件衬衫,他们也顶得住。
温馨提示:正如生命中的许多伤痛一样,其实并不如自己想像的那么严重。如果不把它当回事,它是不会很痛的。你觉得痛,那是因为你自以为伤口在痛,害怕伤口的痛。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