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Orchid

[转]伸手摘星,未必如愿,但不会弄脏你的手……

发表于2004/8/4 15:12:00  2053人阅读

分类: 文学

伸手摘星,未必如愿,但不会弄脏你的手……

  毕业之前,她还是没有答应何韵汉的追求。同窗四年,他们之间只有淡淡的友谊,以及他对她浓浓的单恋。
  这四年来,无论他对她做了多少一般女孩子会感动流出浪漫眼泪的事,付出多少真心,她始终无动于衷。约过的会,说过的话,给过的承诺,对她而言,都是那么单薄而没有意义。他连她的手都没有牵过,却已经觉得一颗真心在她面前生生死死几百回。
  单恋没有成功,算不算失恋呢?不算吧!连恋爱都没有正式展开,怎么能算失恋呢?他安慰自己。
  出国留学时,他仍坚持把厚厚的毕业纪念册装进行李箱,为的是每天能看到她的照片,照片的下方有她的名字“郑心云”三个字,以及亲笔题的人生座右铭:“伸手摘星,未必如愿,但不会弄脏你的手。”
  远处伦敦深造工业设计,他成为一个寂寞的留学生,课后唯一的休闲活动是看天空的云,初到伦敦,还不太适应阴沉的天气,倒是变化多端的云,了解他的乡愁。伦敦天空的云,就像他念念不忘故乡的“云”,原来,心中藏着一个人,可以天涯海角带着她走。
后来从同班同学阿方那里辗转知道,他的“云”并没有留在故乡。郑心云申请到澳洲的学校,也出国读书去了,改行读资讯管理。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没有埋怨她的不辞而别,仿佛他早已习惯这一切,在她的心目中,他从来不是什么必须有所交代的人物,他从来没有恨过她,所以才能随时随地重新爱她。
  E-mail发出几天,不指望有所回应的他,竟然很意外地收到她的回信。短短几行字,道出留学生的辛酸。
  我发觉自己的适应力很差,几个月了,还是天天想回家,但想到花了那么多钱,半途而废实在对不起我的单亲妈妈……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觉得她把他当作了朋友。一个最一般的朋友,无须处处提防着他,是因为人在异乡抵抗力变得比较差,还是她刻意降低她的门槛?他心中十分了然。但是,强烈的必须爱她的欲望,让他暂时忘记君子和小人的差别,“乘虚而入,又何妨?”他志得意满。重披战袍,向爱的路上出发。从每天发出一封E-mail给她,到每晚打电话安慰她,一切的进度都称得上十分顺利,为了支付庞大的越洋电话费,甚至瞒着指导教授偷偷地非法打了两个零工。
  那年,接近圣诞节之前的某个夜里,每晚在越洋电话中哭个不停的她,终于破涕为笑。
  “谢谢你!”她首次向他道谢,“这些日子来,要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撑下去。”
善于等待的男人,不会轻易错过这个时机,“其实,我一直都是这样用心的对你,我相信,你一定知道吧!”
  “我……”她停顿了几秒,“我只是害怕,恐惧……”
他明白她的想法,E-mail往返中,她多次提及幼年不愉快的成长经验,让她对于幸福的担心多于期待。
  “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向你证明,幸福没有那么困难,好吗?”
她知道自己逃不过了,“好吧!让我们试试看。”挂上电话,他在下雪的街上狂奔,不能自已的大喊。
  冰天雪地的世界里,只有他和她初生的爱情还醒着,还活着,还跳跃着。


  学校放了一个星期的圣诞假期,他有两份研究报告必须在假期中赶完。但是,并没有打消他的念头。虽然,还不知道如何同时克服学业和金钱的困难,伦敦往返墨尔本的机票,已经在手上。为了给她十足的惊喜,他从网上选了一家民宿,正好在她的学生公寓的对街。如果,网页上的地图画得精确的话,他甚至可以望见她房间的灯火,即使身处不同房间,他也能陪着她睡去,陪着她醒来。从画面上看来,梦想和现实的距离,并不像飞机的航程那般遥远。747载满他对爱的信仰与期待,飞抵她只身求学的地方。但是从现实生活中来判断,两颗心距离,并不一定会因为形体的接近或分开而有所改变。
  黄昏的时候,他住进民宿。隔着一条街,他望见她的宿舍。斜斜的视线,穿过街道,落在她的窗台前,史努比的吊饰,让他更加肯定心爱的人就住在里面。然而,疲倦的身体和雀跃的心,却无法将屋内的温暖唤醒。她的房间里,一直没有灯光。电话,无人接听。午夜,他一边在笔记本电脑前赶作业,一边留意着她的窗台,时差,只是令他无眠的一个理由而已。另一个让他睡不着的理由,是兴奋,也是担心。
  她,究竟去哪里?
  熬到清晨,他将电脑关机,她的门窗依然紧闭。
  房东太太准备了简单的早餐,土司面包、咖啡、牛奶、水煮蛋。毫无胃口的他,为了打发时间,慢条斯理地吃着食不知味的早餐。拖到十点,才去她的学生公寓叫门。按电铃的时候,他天真的想象出来开门的会是她,诚如他给她惊喜般地,也加赠一个惊喜给他。可惜,没有回应。一切多安静得让他害怕。
  回到民宿,他几乎足不出户,甚至忘了用餐的时间。他在笔记本电脑前赶作业的同时,必须分心地留意她的窗台。因为精神不支而睡在键盘上,被笔记本电脑的声音吵醒,已经是第三天的中午了。
有点神经质的房东太太 。已经七十多岁了,居然认真的对他说:“我正打算叫救护车。”原先以为自己并不以为意的他,在这句话里听到了不为人知的苍凉,痛哭失声。
这样呀。“年轻人,你的眼里,尽是忧伤。”房东太太的言语,像诗句般,抚慰了他的辛酸。他向她说明了此行的目的,她的眼睛里泛着泪光。
  “为了爱,浪费生命,是年轻人的特权。”她说,“可惜,青春和爱情都是天底下最容易消逝的东西。”
  她与学生宿舍的房东认识,答应帮他打听郑心云的去处。对方回复得很简单——和同学度假了,圣诞节当天会回来。
  “起码,你可以跟她欢度圣诞夜。”房东太太建议,成为他唯一的希望。


  圣诞夜的白天特别冗长,何韵汉多么盼望心云能够提前回来,哪怕只有提前一个小时也好。
  每条街上飘扬着圣诞的音乐,每棵树上闪烁着愉快的灯光,每颗心上填满着有情人的盼望。
  只有,他,依然落单。
  随着时间的一分一秒*近,他的希望一点一滴幻灭,她不但没有提前回来,也没有准时回来。窗台前的影像依然幽暗,宣告她甚至可能不会回来的预感。
  该感谢她吗?
  两份报告已经赶完了,没有爱的人生幸亏有功课填满。而没有爱,也不必赶功课的圣诞夜晚,竟如此漫长。
  天快亮的时候,守在窗台的何韵汉,终于看见了一辆从远而近驶来,停滞不前在学生宿舍门口,  几位同学哗啦啦地下车,七嘴巴舌之间流露着圣诞节庆的余欢。
  他清楚看见最后一个下车的郑心云,一片等待的辛酸和一般浪漫的温暖,同时化成两行热泪,涌出他的眼眶。模糊中,浮出一个画面——郑心云和充当司机的男伴在街头吻别。虽然,他只是在她的额头轻轻一吻,却足以让他的心在瞬间破碎瓦解。
  他用眼泪目送她上楼。守侯的几天,终于看到窗台内的灯光被点燃。几天前,他以为那盏灯亮起的时候,就是他们在异国重逢的一刻,他会轻唤她的名字,等待她回眸时惊喜雀跃的眼神。而此刻,  灯光亮起了,他却只能选择沉默。
  生命不能彩排,爱情也无法重来,必须由两个人共同演出的剧情,没有按照他的脚本走。是默契不够?还是他和她本来就不该同台?他终于知道自己是多余的,这不是他该来的地方。
  在墨尔本待了几天,夜夜失眠的他,在心碎的夜里睡得特别沉。哀莫大于心死。心死了,躯壳也失去了活力。数不清睡了多久,梦中有人不断敲打他。寤寐之间,他意识到是自己的拳头。等到七分清醒,又听见到敲门的声音。再睁开眼时,郑心云已经站在他的眼前。
  一分他自己预期中的惊喜,变成两分意外的尴尬。“房东说,有朋友来找我,而且等了几天了,  我想到可能是你。”她猜中了。谜底对她而言,已经没有意义。
  “临时决定的。学校突然宣布放假,我没地方去,正巧看到机票打折的广告,我想来观光,顺便看你。”他说谎,不是为了自己的面子,而不想让她有太多心理负担。
  她主动说要陪他半天,市区观光。他却偷偷改了返程的时间,决定提早飞回伦敦,当天晚上的班机。
  “既然来不及市区观光,至少让我送你去机场。”半天市区观光,浓缩成机场送行。她,也松了一口气。
  他要进关了,忍不住问:“他,对你好不好?”
  “你看到了!”她早该想到的,圣诞夜临别一吻,尽收他的眼底。“也许你不相信,这两天才熟的。北京来的,算是学长。”
  “他什么地方吸引你?”
  “他说,要摘星星给我。”她红了眼眶,“他对我很好,我知道,你也对我很好。但是,我不能只是爱你们的好。男人对我越好,我就越想逃。我连自己都搞不清楚,为什么老是觉得能够给我幸福的男人,都不可靠?
  认识这么多年,她第一次伏在他的肩上哭,他,也跟着哭。她,为自己虚无的幸福感而哭。他,为了帮不上她的忙而哭。
  “放心去爱!好好爱他,我祝福你们!别想那么多,人生嘛!就是这样,当下快乐最重要。”
转身离去的他,从此没有回头,宁愿把泪落在她看不见的爱情尽头,也不要她在记忆中残留他的软弱。
  带着答案,尽管是心碎的答案,飞向夜的星空,他又回到孤独的旅程。失去,也是一中笃定。就算拥有的时光,是那么短暂;能够无怨无悔地为一个人付出,就是幸福。
他认为;这就是爱的觉悟,千山万水终不悔。

  这年的伦敦的春天来得迟。
  若不是几位中国同学的提醒,每天把自己埋在图书馆的韵汉,很难察觉农历新年过了,元宵节也随着日历翻飞。
  无牵无挂的日子,是他人生新体验,这么许多年以来,他的心里一直有朵云,自从她飘走了,他的心和生命,都空了。
  没有爱情以后,他只能专心读书。省下越洋电话的费用,打工挣来的钱,正转移到另一个值得投资的目标,不是女孩,而是一套精密的电脑绘图仪器。有计划继续深造博士学位的他,在指导教授的建议之下,决定填购一套设备,不必每天在研究室和同学排队抢机器。
  愚人节当天,他的电脑里出现一封署名为“郑心云”的E-mail,主旨是:“还是你的心最真!”,他以为这只是愚人节的玩笑。打开电子邮件信,他才确定并非恶作剧。毕竟,爱情已经开过太太多的玩 笑了,希望爱情这次会放过他。
  说来不怕你见笑,我失恋了!
  是对方主动提出的,不过这次角色互换,他嫌我对他太好。
  也许是我不过成熟,还不懂得如何拿捏分寸,对他付出太多,成为他的压力。
  我愈来愈不知道,承诺的意义,一个答应为我摘星的男人,最后还是轻易离开了我。
  难怪,我妈说,男人真的不可靠!
  你,例外吗?
  天啊!他不知道该感谢、还是抱怨。爱神没有放弃他。又是一次乘人之危、乘虚而入吗?他无暇多做思考。天下有什么事,会比失而复得的感情更值得珍惜、更需要把握?
  他开始写E-mail给她。等到时机成熟以后,也开始打电话。远距离的爱情,对他而言,从来不是问题。只因为“天下最远的距离,是我站在你面前,而你不知道我爱你”。对他而言,只要你知道:  我爱你!这就够了,够近了。
  学期结束前夕,,当他正在计算着回台北的机票钱,以及购买绘图仪器的预算时,无意间看到一则分类广告,标题是“摘一颗星,送给你心爱的人”
  一家民间机构和天文科学单位合作,义卖陨石,所得将捐给艾滋病防治中心。。每一个礼盒的代价很高,折合美金大约三万元。他们会替买主刻上情人的名字,一句祝福的话,并做好防止辐射的处理,让爱永恒。
  考虑了几天,他决定暂缓购买绘图仪器,取消暑假回台北的行程,将省下来的钱,为她摘一颗星。除了刻上她名字,同时也将她最喜欢的座右铭“伸手摘星,未必如愿,但不会弄脏你的手”一起刻在上面。
  为了制造惊喜的效果,当然必须瞒着她。
  毫不知情的她,为了他不能依约回到台北相聚,而发了好大的脾气,久久不能释怀。忍着满腹委屈的他,拐弯抹角地在电话中向她提议:“你没到过伦敦,要不要趁着暑假顺便过来,我带你四处玩玩。”
  “顺道?你有没有搞错?从墨尔本回台北,再到伦敦,很顺喔?她气急败坏地挖苦他。
  他无言。心中无奈地默默低语:“等你收到这颗星星,就知道怎么一回事了?”
  天不从人愿的是,她也取消了回台北的行程,再度不告而别,跟一群朋友到南非旅行。整个暑假,她都没有收到这份礼物,惊喜和感动,也有保存期限的啊!过期以后,开始都变了调,也走了味。
  旧事重演。南非旅行途中,她又和同行的男性朋友交往甚密,把远在伦敦的他,忘得一干二静。
  开学前,她在电话中向他告白:“是我对不起你。”
  他想起墨尔本的圣诞夜。一直努力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却仍逃不开失去她的命运。如果说爱情苍凉是一种宿命,也许他会比较自在。
  多么希望那盒寄送星星的包裹遗失在某一架飞机的货舱里,他已经不想、也不能再面对惊喜变成尴尬的人生。
  郑心云收到那盒礼物,已经是一年以后的事了。学成归国的她,爱一家美商公司上班,忙得连约会的时候都没有。经过母亲安排的相亲,即将嫁给一位在科学园区工作的电子新贵。准备出阁的前几天,正在收拾家中的细软,母亲突然想到她人在国外时,曾替她签收了这份国际快递包裹,初看之下以为是一课普通的石头,完全不能意会它曾经属于天上一颗星星的一部分。
  读完礼盒中的证书及说明证件,她望着那颗星星,很久,很久说不出话来。一个女人,在人生中能够被一个男人深深爱过,是一种怎样的幸福呢?或者说,一个女人,在一生错过一个深深爱她的男人,是一种怎样的遗憾?
  就要披上嫁衣的她,体会过这种幸福,也明了了这份遗憾。
  “伸手摘星,未必如愿,但不会弄脏你的手”此刻的她,终于明白:他才是世界上最亮的一颗星。
  很多爱情,都需要一双慧眼,才能看出她如星星般闪耀的光芒。否则,在不懂珍惜的人眼底,都只是一颗普通的石头。
  远在伦敦的韵汉,好长一段时间,不敢看云,也不敢看星星。世间上,最美好的爱恋。是为了一个人付出的勇敢,即使因此被伤的体无完肤,也无悔无怨。关于“刹那即永恒”的传说,也许每个人都听得太多遍。只有自己经历过了,才知道:爱情里所谓的“永远”,竟是无言。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