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SnowFalcon

哲学札记:Matrix 与 理性的虚妄

发表于2003/5/25 3:06:00  2987人阅读

                                        从题外到题内
   Matrix又一次印证的一句非常"庸俗"的名言"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几个看了这个片子的朋友与我一起聊天,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论,"平行Matrix","Matrix in Matrix","我们也许就生存在Matrix中间"。至于讨论的过程其实无关紧要,倒是谁也无法说服谁的讨论的结果让我产生了书写这片札记的冲动。
   我的这些朋友都非常希望说服对方,但是其最终的结果都是:经过自己非常严密的逻辑推导的观点,到了别人那里立刻成为了愚蠢的笑料。这让我想起Matrix1中觉醒的Morpheus与尚未觉醒的Neo之间的讨论,以及在Matrix2中绝望了的NEO与依旧相信预言的Morpheus。其实比较一下他们直接并没有本质的不同。这种"鸡同鸭讲"仅仅是一种巧合么?如果不是那么Matrix又告诉了我们什么呢?

                                   客观存在还是主观的信仰
     先让我们走出Matrix的世界,回到现实中来考察一下"科学与宗教"的问题。
这两个东西几百年来一直掐架,不是你"烧死"我,就是我"枪毙"你。中国古代有个和尚,靠一段二十字的顺口溜赢得了禅宗正统传人的地位。而在一些武侠小说和电影中,这位仁兄还是一位身负绝世武功的佛门好汉。通过打打杀杀的大肆渲染,这篇顺口溜也变得尽人皆知:
    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不要把这二十个字当成简单的语言游戏,善于发挥的人,可以从中发现极其深厚的哲理。我们要谈论事实,必须对经验世界进行切分,将一个本来混混沌沌的宇宙,切分成一个一个的“物”,或者一件一件的“事”,然后我们才能分门别类,用语词或者其他记号给他们贴上标签。但这种切分本身有什么依据,是否可靠?没有任何理论能够反过来予以证明。事实可以被描述,世界可以被指称,这是一切科学理论所必须依赖的一个最基本的假设前提。而“本来无一物”的意思,就是根本不承认这种切分,认为世界就应该是浑然一体的,任何描述、指称,都不过是假相而已。碰到这样的仁兄,再伟大的科学家、再严密的科学理论也是白搭。你绝不可能说服他,更不可能驳倒他。你充其量只能指出,跟这种人已经无话可说。而这句话也未必有多大效力,对方大可以效仿其祖师爷,对着光秃秃的石壁一坐就是几个年头。对于足下是否有话对他说,该仁兄显然未必在乎。

       东方的和尚向我们充分展示了“无欲则刚”的道理。这位光头先生之所以能够金刚不坏,让一切科学理论无所用于其身,是因为他可以屏息自己的一切求真意志,而且非常耐得住寂寞。而在更早之前的古希腊,则有另外一位仁兄,虽然做不到后一点,但他同样成功地将一切科学论拒之门外。这位兄台名叫普罗泰戈拉,有人认为他是经济学的鼻祖,当然这并不是他牛逼的主要原因。更多的人知道他,是因为他是古希腊最著名的职业诡辩家。此公大开学馆教人讲歪理,结果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从而搞得四海扬名。该仁兄有一句名言,叫做“人是万物的尺度”,就是说,万事万物对于一个人来说不同于另一个人。
   这就否定了一切科学理论的另一个基本假设——科学所谈到的事实,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应该是一致的。鉴于普罗泰戈拉狼藉的名声,这很容易被人看成诡辩家的伎俩。遗憾的是,这句话不可能被驳倒。认为一些基本事实对于众人都具有普遍性,在黑话里就是所谓的“主体间无关性”,这个东西是一切公共话语体系的基石,但它本身无法得到证明,而只能是一个假设。从上面的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 一切理论都有其假设前提,这不是理论本身的局限,而是语言的局限。理论必然存在于某种语言之中,但离开假设,语言本身将变为不可能。科学与宗教都是谈论事实的,但如果我们抛开一切假设,则事实本身就将无法加以任何谈论。
   以上种种假设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它的成立与否,只是我们的一种信念,一种选择。它是不可能在现实中进行验证的,这些假设本身永无对错可言,无论正过来说还是反过来说都是如此。但关键在于你永远只能执其一端,必须在正反两个方向上选择一个。否则的话,就变成自相矛盾了。这一类假设,可称之为“先验假设”。必须指出的是,“先验”的意思是脱离于经验,与经验无关,而绝非“不证自明”之类的先天性正确。任何一个先验命题,其“正确”程度与其否命题是平等的。用黑话来说,这个就叫做“二律背反”。先验假设对于理论来说是必要的,因为离开这些假设,我们彼此之间就无话可说,世界也没有任何确定性可言。所以,先验假设是一切理论成为可能的基石。但另一方面,先验假设本身没有任何反驳能力,它不能规定或禁止任何东西。我们不能用“世界是可以指称的”来反驳“本来无一物”,而和尚兄也不能倒过来反驳我们。(同样有人会用科学反驳了地心说,来反驳基督教的"先验假设"这也是做不到的。至于为何,跨过一小段我们就回来继续探讨。)进一步说,先验假设只能为理论划定边界,对于边界之外的东西,我们承认那已经超出了我们所能谈论的范围;而在边界之内,我们不允许对这一假设提出怀疑。但先验假设本身不可以作为演绎推理的起点,单凭一组先验假设,不可以用来解释世界。由此我们就可以认为科学与宗教一样都是不过是一种信仰。并不存在那个是客观存在或者真理,只不过科学的假设科学显然赢得了最大的信任份额。

                                    真理的追问与理性的虚妄

     好让我们再次回到Matrix的世界,让我们看看从"先验假设"的角度看看他到底说了事么。我认为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告诉了一句话"无知面前,人人平等".  如果再Matrix1中把Neo和还生活在Matrix里面的人进行比较在Matrix2中把Neo和Morpheus比较。我们就会发现他们仅仅是两种不同"先验假设"所导致的不同的世界观。但是没有哪一种"先验假设"更加正确 ,他们的正确程度是相同的。如果从Zion和Matrix的缔造者的角度来看,就知道其实Neo并不比Morpheus或者生活在Matrix当中的任何一个人更加高明。 如果从整部片子象征意义上来说Matrix的世界可以看成我们的一种信仰。Zion又是另外一种信仰。而Zion和Matrix的自造者可以看成人类的无知。其实Matrix中Neo对真实的怀疑不如说是在对他原来信仰的怀疑。无论是Matrix还是Zion都是一样的。人类不过是在无知的阴影下从一种信仰跳跃到另外一种信仰。因此Matrix的存在是无法证明也无法证伪的命题。对于这个古老的问题,神学家们并没有给我们正确答案,上千年的争论也没有结果。因此,宗教和世俗哲学、科学只能在两条不同的轨道上运行。对于无法证明也无法证伪的东东,只能凭信仰,信则有(存在于你的信仰体系中),不信则无。你如果相信Matrix,相信我们都是电脑游戏中的角色,相信相对论不过是游戏设计者的设定程序,恭喜你,你又创造了一种一神论宗教。世俗哲学、科学的态度则是:除非必要,勿增实体。这就是奥卡姆剃刀。能够自恰的哲学体系就没有必要增加Matix、上帝之类的累赘了。相对论适用于我们观察到的宇宙空间,我们就可以说相对论普遍适用,至于它是不是在Matrix空间适用,根本是伪问题,因为Matrix本身是不是存在就是一个毫无意义的问题。

   讨论到此,Matrix中还剩下free mind.没有进入我们的话题。从这片文章的角度来说free mind代表了什么呢?我认为free mind即代表了人类对真理的追问-即人类的理性。正是这种对真理的追问,才驱使我们从一种信仰跳跃到另外一种信仰。我们可以回味一下Matrix1中Neo不断的反问自己"Who am I","Why am I here".这难道不是从古希腊
至今人类一直在追寻的问题么?在无知的阴影之下不正是这种不断的反问才导致了人类思想的进步么?
   然而free mind 即凸现了Neo们的伟大,同时也显示他们悲剧性的一面。那就是理性的虚妄.记得Matrix1中那个叛徒Cypher他宁愿相信Matrix的世界在那里好吃好喝,也不愿意回到Zion 当然最后他还是被干掉了。这让我想到宗教的虔诚,可以令慈祥的大娘在布鲁诺的脚下添一把柴火。Neo与Cypher,Neo与Smith乃至最后Neo与Morpheus的观念对立,都是由于我们过于相信于我们的理性。当我们信仰一种假设的时候,我们便认为遵循这种假设的理论便是真理。其他的无非都是异端邪说。在我们现实中,我们用科学对宗教的讨伐其实与基督教的对异教徒的讨伐没有任何区别。我们认为科学反驳了地心说,从而就能根本的动摇基督教的先验假设。我们认为即使那些生活在愚昧原始宗教下的非洲部落也一定遵循我们的科学理论和价值观。这便是理性的虚妄。科学反驳了地心说并不能推倒出神学的荒谬。因为一旦这样做了,那么科学本身也就没有立足之地。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某个病人的癌症死了,科学无法救活他。但是法轮功却说,他是有业。科学无法驱除他的业,所以科学是虚假的。从这个观点上说Neo和Morpheus,他们无非又是在上演一出十字军东征的闹剧。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