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Virtual

虚拟空间的陷阱--对微软的檄文

发表于2000/12/26 17:55:00  1029人阅读

虚拟空间的陷阱》
蓝森林 http://www.lslnet.com 2000年5月22日 21:55


作 者: 路东


(原作/迪-克斯莫.译/路东)

[版权说明]本文的观点只限于作者本人,和法国国立师范学院毫无关联。文章受知识产权法保护。允许个人的、非盈利形势的复制、转载,但前提是对全文滴水不漏的转载。而且该人不可以是服务于微软及其子公司的。微软可以向作者申请单行的复印许可证,其价格将有作者单方面制定。如违备此版权条令,将给于一百万法郎的罚款。

[译者按]本文是在法国互联网上流传很广的对微软的檄文,作者是计算机博士,现就职于法国巴黎第七大学计算机系。原文已经被翻译成英语、德语、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可以在http://www.pps.jussieu.fr/~dicosmo/找到。


一、引言


圣诞前期间,我再次被媒界铺天盖地的报道所震惊。“多媒体”、“万维网”、“互联网”这些时髦词汇及其派生物如雨后春笋充人耳目。在这些报纸、杂志和那些即兴“专家”眼里,您如果手里没有一台崭新的、价钱昂贵的、能把您带入那五彩缤纷的虚拟空间的计算机,您就不算是个幸福的人。

我们时刻都在听着一个永恒不变的教导:世界上只有一种计算机,它叫PC,当然一定是安装着Intel芯片的PC,而且世界上只存在一个必不可少的软件-微软生产的Window系列(大家干脆懒得去区分“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这两个截然不同的名词,媒界所说的Window97实际上就是Window95捆绑上word、Excel等办公软件,被称为Office97的东西)。

更令人奇怪的还在后头,今天美国人已经开始从漫长的冬眠里觉醒,意识到这两个超级跨国公司的阴险嘴脸:它们利用自己的垄断地位,扼杀了无数产品性能远远高于自己的公司。而我们法国却厚颜无耻的在向这两个托拉斯献媚争宠。我佩服Ralph Nader(勇敢的站出来保护消费者的利益,令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撤回它们生产的不安全汽车),佩服美国司法部对微软的起诉,更佩服美国民众对此事的强烈反响:美国著名的亲微软的CNN电视台在网上做了民意测验,结果绝大多数网民支持司法部的举动,CNN竟然中止了此项调查,在无数网民的抗议下,不得不公布结果。

但是法国的民众还沉睡在微软那温柔的摇篮里,他们梦见一个仁慈的善者在向所有的学校乡村分发免费的Window95,真心实意的帮助法国弥补技术上的落后;他们微笑着看着天蓝色的屏幕上显示出一条条令人安心的信息,告诉用户某某环节某某过程引起了某某例外,当然这只是您自己的操作不当,不是Window的错误;他们在这美梦里从来不反问一下:一个比几十年前能把人类送上月球又安全送回来时所用的计算机还强劲几倍、几十倍的PC,被安装上微软的Office97以后,为什么不能正确的处理一本只有百来页的资料?


二、中药库和洗脑


我曾经几次有机会体会到法国人昏睡到了何种程度。最可笑的要数那次在火车上的故事。手提式电脑(一种价钱能高过一辆小汽车,可以放在书包里的PC,通常被用来玩扑克)象大哥大一样日益普及,尤其在火车飞机上为多。我的座位旁边是一位非常友好、善良的先生,一看上去就知道他是位年轻有为的工程师。他正在运行那个令人可笑的软件(等会儿我再解释为什么我这么评价这个软件)“Defrag”。屏幕上显示着一个漂亮的矩阵,有很多小方块在闪耀,四处奔跑,硬盘发出叽叽嘎嘎的美妙音响。

我实在忍不住自己的欲望(希望这位先生看到我的文章别记仇),赞美了一番他的机器后我装作傻里傻气的样子问他,这漂亮的软件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我的手提机子里没有?带着近乎怜悯的神情(“这可怜的家伙连这个软件都没有!”)他告诉我,这是一个高明绝顶的程序,能让您的计算机如虎添翼,把您的硬盘重新“安排整齐”。他象背诗一样把微软的说明书讲给我听:当您每次使用硬盘时,磁盘会逐渐“碎裂”开来,电脑的速度就会下降,所以您要时不时的运行一下“Defrag”,让硬盘有条不紊,完好如初。

这时我拿出自己的手提电脑,上面安的是Linux(一个免费的、性能很好的、由网上几千人开发的Unix系统)。我满脸疑惑的告诉他:我这个机器上的硬盘永远是有条不紊,而且越使用,内存就越整齐。我们这位工程师有点尴尬了,他回敬我道:他用的系统是最新版本的Window95,是世界上最大的软件公司的产品。“您一定是在哪个地方搞错了!”他说。

我于是开始给他讲解什么叫磁盘碎裂问题,试图用最简单的比喻让他忘掉一会儿微软对他那些下毒式的宣传灌输。现在我就向各位看客介绍一下我俩当时半个小时的交谈。

你们大概都知道所有数据都存在计算机的硬盘里。这个硬盘就象一个巨大的中药库,有成千上万的小抽屉组成,每一个小抽屉都拥有同样的容量(一般是512个字节)。今天的电脑有几百万这样的抽屉。如果您的某个文件被存放在相邻的一组抽屉里,那么存取的速度就比分放在仓库的四面八方(被称作“磁盘碎裂”)时快得多。这一点也不难理解,您日常生活中就会遇到,比如您存放自己的鞋:它们如果被放在同一个盒子里,找起来就方便。我们都知道一个井井有条的仓库比乱七八糟的杂货铺好。剩下的问题是如何存放这些数据。

现在试想一下您是个国家部长,要把自己几百万份的材料放在一个巨大的、拥有几百万个抽屉的大立柜里,象上面解释的那样,您当然想让每一份材料尽可能的放在相近的一组抽屉里。您特意雇佣女秘书专管此事,有两个应聘者,她们的工作方法截然不同。第一位的作法是这样:当一份资料解决完了以后,她就把文件清除出去,新的文件到来时,她先把它们分成和抽屉大小一致的小块,把它们随意的放在最先能找到的空抽屉里去。您问她这样做岂不有点乱,下次我要想找这个材料不是要费劲?她告诉您,没关系,周末时您可以雇来几个小伙子把大立柜调整齐就是了!第二个女秘书的工作方法是另一个样:她手里时刻有一个表格,知道什么地方有多少空着的抽屉,每当新文件到达时,她先察看一下手头的表格,把新文件放到有足够数量的相邻的抽屉里去。这样大立柜永远是有条不紊。谁也不会怀疑这个部长会雇佣第二个秘书。说到这,我们这位工程师点头同意。

此时就非常容易向他解释了,Window95的作法正象第一个女秘书,她需要几个小伙子来整理部长的大立柜(用“Defrag”)。而Linux的文件管理方式就和那个优秀的女秘书一样,她根本不用去整理什么!火车到站时,这个年轻人很不高兴,人家一直告诉他“Defrag”能“加速电脑的运转”,现在才知道原来正是Window把他的机器减了速度!

事实上,有效的使用内存是一个老问题,很久以前就得到妥善的解决(Unix早在1984年就开始雇佣那个好秘书了)。还有比“Defrag”还可笑、令人厌恶的东西,这里没时间给大家讲那些小故事了。微软有一个叫“ScanDisk”的玩意,是用来修补硬盘的。它给您一大堆难以理解的选择,结果经常是把您的文件系统摧毁得一干二净,本来数据在使用它以前还是可以挽救的。这种事情在Unix系统下不但不会发生,而且该技术在十年前就在大学的计算机课程里讲授了。“Defrag”和比它更可恶的“ScanDisk”的存在就足以让大家把微软的系统扔进垃圾堆去。

可是在微软的洗脑式的宣传教育和我们自己的昏昏沉睡之下,法国正准备把所有银行计算机系统换成微软的产品,更有甚者,要用这些东西教育我们的下一代。

正是用这种规模宏大的商业运作,有些公司成功的把它们致命的缺点说成为技术上的绝活,让所有人坚信不移。很多真正懂技术、能把这些蠢事识破、揭露它们鬼把戏,让那些所谓的“专家”哑口无言的人却沉默了。有一个奇怪的事实:一方面,没有一个严肃的计算机专家愿意在那些被标榜为计算机读物的杂志上发表文章,他们不愿意让自己的名子和那些卖狗皮膏药的人例在一起;另一方面,在毫无科学基础的支持下,在各商业公司的广告赞助下,这些公司更是变本加厉的在这些地方骗人,于是更没有人愿意和他们同流合污,去说几句公道的话。

三、信息税


但是,WinTel(美国媒界对微软和Intel的总称)正在进行的对法国乃至世界计算机行业的垄断已经到了不可以再沉默的时候了,没有任何借口可以允许我们再醉生梦死。这不仅仅是“明明知道有高水平的产品而宁愿去忍受一个劣质的高科技”:当年消声灭迹的Video 2000和Betamax就比现在的VHS(录像机制式)要优良。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自己的政府对它们在信息领域的垄断大开绿灯,而从中受益的只有WinTel。我敢肯定只要稍微有点经济头脑的人就知道我想说什么:几年来这个“独裁者”已经成功的在我们身上收取了“垄断税”:用它们绝对优势的地位高价销售,对消费者进行名副其实的敲诈勒索,因为你们只能从它这里买东西。这笔税收的数额巨大,可恶性在于它是偷偷的流出我们欧共体,不仅不创造任何国家财富,而且起到了摧毁的作用。

下面我们就一起来看这个垄断者是怎么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巩固它们的地位,又是怎么样对大家的日常经济生活造成威胁。在计算机这种特殊的领域,此类毫无道德准则的公司对世界所造成的恶果尤其可怕。我们先看看它们的那些“合法”的、讲道理的行为。


四、软件的独特性


我们每购买一个PC,就等于给微软纳了一次税,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我们应该先知道下面这个基本事实,计算机科技和其它高科技不同一点是:复制软件的成本费用低廉。一个软件的开发可能很耗经费,但一旦制成,它可以被几块钱一张的光盘所复制,或者从收费日益下降的万联网处下载,其渠道及形式和软件本身的功能、质量毫不相关。只有一个东西的成本是不能忽略的,那就是被称为“载体”的东西。例如厚厚几千页的说明书,几十张磁盘(当您不幸,还不具有光盘系统时)。但是本应该想办法降低这笔成本的软件出版社和发行商,却反过来进攻这块阵地。您可能已经注意到了,当您从超级市场买回来附有很多软件的PC时,发现没有一个软件是备好完整的说明书的,充起量只有几页解说词。当然您如果愿意,可以自己掏几十、上百块钱从网上把这几千页纸下载打印出来。我甚至还碰到过一个生产手提电脑的著名日本企业(不点出它的名字了)干脆连光盘也不给您,把所有软件都安进硬盘里去了。我只好自己买几十个磁盘,象玩现代乐一样折腾一整天才把它们备好份。我们现在可以说,复制一个软件的成本费对出版商来说几乎是零。

软件的另一个独特性是它的法律权利。粗想一下,其道理无泄可击:象艺术品一样,软件这个错综复杂的、牵撤到千家万户人日常生活的当今“高科技的结晶”,应该受到法律保护(所有软件工业都自名为“出版社”)。但是您找不到一个法律条文,规定一个软件必须完成某某工作,或拥有某某功能,即便是说明书上白字黑字写清楚的性能它也有权利不保证做到。这种事发生在一本小说或一幅油画作品上还有情可原,对于一个软件就毫无道理了,事实上就是这样:您可以上法庭控告您的下水道工或电工,但您永远没权利去控告微软公司的产品,说它们的东西不遵守生产工序,和说明书吹嘘的功能不符。

更可恶的是,微软对它们的系统给您造成的灾难毫无责任。我们可以再重复说一个例子:如果您儿子因为听了一个摇滚音乐碟子,和您争吵起来,您一怒之下把家里的一个中国明朝的瓷器打碎了,您的确没有任何权利去控告那位歌星。可是如果您存在硬盘里的200M的商业资料被Window95那个臭名昭著的ScanDisk摧毁,您为什么也没有权利去控告微软公司?您完全有能力在任何讲公道的法庭上证明:早在70年代,人类就掌握了必要的技术,并已公布于市,能让您那200M的心血不至于丢失。而使用该技术的AT&T公司的Unix系统的原程序不是被你们微软买下了么?反过来,您完全有理由起诉您的电灯安装公司,他们把电线埋进你家的木制墙柱子里去了(欧洲认为这样安装法是非法行为)。

如果您的软件出自于一个周末抽空在自己家车库里编写程序的工程师之手,这两个独特性还有情可原。事情却发生在这个经费达到天文数字、横跨欧美大陆之超级企业身上。这种“外交豁免权”对那些小型的软件出版商没多大用处。所有大型工业企业可以责令他们完成规定的指令,按劳取酬,按罪惩罚。但这些保障对于一个普通消费者和绝大多数中小企业来说是不可能得到的,微软这种冠冕堂皇的“出版社”可以在几个星期里让您倒闭关门。

和刚才那个火车上遇到的年轻人一样,我们开始感觉到在这花红酒绿的虚拟世界的后面,还着有不可告人的阴暗一面。这个被称为盖世绝伦的慈善公司,这个自许为站在世界科技和自由贸易主义颠峰的软件厂家,和我们的印象中的那个圣诞老人有点不一样了。我们现在只是在微软这颗星球的阴暗面走了一小段,更“精采”的还在后头。


五、硬件生产者落入圈套


微软的垄断地位还帮助它节省了各种商业费用,例如技术谘询、销售和售后服务。您总想:虽然微软没有义务帮你把系统安装好,但为了保住市场,它应该主动帮您这个忙吧?您不必为微软担心,它早就想好对策了,我把Window95的用户协议文本载录出一段:

    6.技术谘询。微软集团及其附属公司没有义务提供任何技术谘询,
      用户可以向计算机生产商请求帮助。

天衣无缝,对不对?它把所有任务都退给计算机生产商,后者虽然和“ScanDisk”、系统崩溃、硬盘摧毁这些悲剧毫无关系,但却不得不在经济上承受其后果。(我可是略知一二:为了在我的那个日本产的手提电脑上安装Window95,我给这个公司打了好几次电话,上面没点它的名,这回也不点了)如果Window95不霸占着垄断地位,电脑厂商难到会同意这样的条款出现?

对于那些销售渠道的商人来说,同样是这样。硬件生产者、机器组装者和卖给我们机器的人都要从自己腰包里掏钱:他们得付劳动力,在您的机器上预安装Window95。我们还能找到更绝的一招:从网上购买Window95。这真是天才想出来的,您交软件钱,交电话通讯费去下载(看看现在的Office所占空间您就知道这是一笔交小的支出),把出版商销售软件的费用降为真正的零法郎零生丁!您还在疑问,为什么美国有些议员建议对电子网络贸易不征税,这就是原因!

总结一下:如果我叫微软,而且只因为我叫微软,我就可以不受任何限制的向您出售任何东西,没有人可以起诉我的软件的质量次劣,正因为这点,我也不必把精力用来改进我的产品,而我的每个软件的消售所需经费却是个零,我的价钱却可以上扬。硬件都在不断的大幅度的降价,而微软的东西只有微弱的下调,新版本出来时还可能涨价。95年的Window95起始价800法郎到了现在成了1270法郎。我做的是彻头彻尾的无本万利的生意。

现在就有一个很有趣的问题,普通百姓对计算机一窍不通,那么这些大企业、国家机构、传播媒界等等人才济济的地方,为什么他们不使用自己的权利,拒绝选择微软的东西呢?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不能一味的怪罪于哪些在报纸、杂志上卖狗皮膏药的骗子们,虽然他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应该打个手电筒在微软这个巨大的商业结构的后面阴暗处好好看一看,就能发现它有许多行为是非法的!遗憾的是在我们法国这么多传播媒体里没有人站出来揭发这些,有的只是不疼不痒的批评文章,根本无法引起国家决策人员的注意,这才是真正的原因。


六、科学傻瓜之国


为了把事情弄清楚,我们现在暂时忘了计算机、软件、硬件这些东西。我们一直被告诉说这些东西是必不可少的,但也是深不可测的。也就是说我们没必要对此事有自己个人的观点,因为有人对你说:“这东西太复杂,听专家的选择吧!”在美国一个有名的杂志【Byte】上,干脆打出这么一句口号:Byte,Because the experts decide!(Byte,因为专家们决定了!)

我们把这些所谓的“专家”先放在一边,来访问一下我描绘出来的“科学傻瓜之国”(您不久就会明白,这根本不是幻想之国,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国家)。这个国家有一个公司,我们就叫他MacroPress吧(以后简称MP)。一点一点的,MP获得了地球上所有印刷厂的控制权。它不负责出版报纸,只管印刷,用它特定的,只有它一个拥有版权的字体。突然有一天,在载歌载舞的欢呼声中,在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下,MP公司宣布:它们发明了一种崭新的字体,能让您的报纸印出来更加现代化,漂亮无比。所有的报纸于是都用这个被称为Klingons的字体印刷(Klingons是电影【Star Trek】中的外星人),以至于每一个读者都得先去买一个MP公司发明的专用放大镜,才能看到新报纸。放大镜在大店小铺里都摆着,销售所需费用却是报纸出版社承担的。百姓们笑逐颜开,奔走相告,人手一镜。在这次巨大的成功的鼓舞下,MP公司开始定期的改变它们的字体,起先是每一年一换,后来每六个月一换。老放大镜看不了新报纸了,您得不断去出钱更换成新的。这时候来了一个聪明的竞争对手,它发现了一个赚钱的好办法:制造出比MP价钱便宜的迷你放大镜,也卖给大家。但是所有商店和MP公司有独营合同,不卖别的东西。更倒霉的是:MP公司正式起诉对方,所加的罪名是对方研究了它的Klingons字体,以用来生产迷你放大镜,结果,是MP打赢了这场官司!


七、...已经离我们不远了


您可能要这么说:谁又不是傻子,怎么会被欺骗到这种程度?可您知道,科学傻瓜之国已经向我们走来。两年以前,我向欧共体科技部申请经费,邀请一个访问学者来我们实验室合作。为此我得填写专门的表格。有人告诉我最好的办法是从网上下载,地址是:www.cordis.lu。从邮局寄过来要好几天。我下载了一份文件叫toto.doc,是用某某版本的Window95中某某版本的Word软件写的,简单说就是用Klingons字体。“没问题!”我心里想,我们实验室正好有个苹果机,上面有一部Word6.0放大镜,是最新版本,又是同一个公司的产品。这句话是那天早上10点钟说出的,令我大惊失措的是:经过十几分钟的转换,苹果机的Word6.0把机器整瘫痪了,我不得不关了机器重来,丢掉了刚才的劳动。

我于是和放大镜展开了一场不屈不挠的战役,最后由我取胜而结束。只剩下看表的力气的我发现这时已经是晚上7点钟了,不去细讲我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我当时只是有个欲望,想把谁拉上法庭理论理论!究竟为了什么?不就是一个极其简单的表格:姓名、年龄等等,只要用一个公用的制式,比如1991年就开始通行的HTTP就可以完成的!两年过去了,www.cordis.lu还毫无变化,网站漂亮了许多,可是所有大家需要的公用文件、表格还是“版权不可侵犯”的Word文本,只能用微软支持下的PC阅读。

所以,我们实验室马上要购买一台高档PC,安装好我们原本并不感兴趣的Window95系统和Office办公软件,就是为了能阅读欧共体的文件。MP的Klingons放大镜又打了个胜仗。

就象放大镜一样,文件的制式随着版本的更新而变换。这样,Word5.0不能阅读Word7.0的文件,更可笑的是苹果机的Word6.0不能阅读PC机的文件。我们就象傻子一样被牢牢的套住了!我们不仅仅要买一次word,每出来一个新的版本就得去买回来,就是为了能痛痛快快够阅读别人的新文件。如果您买了一本word5.0下的西班牙字典,您还得再去买一本回来,因为老字典已经不匹配了,而西班牙语这几个月没有什么变动吧?请注意,这是对您劳动成果的赤裸裸的绑架和要挟:您的数据一旦用它们的word或M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