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YJXOnLine

舌战群儒网格版

发表于2004/2/29 13:22:00  2128人阅读

作者:杨霁贤


本文参照《三国演义》第四十三回“诸葛亮舌战群儒 鲁子敬力排众议”虚构而成,如有雷同实属巧合。限于水平,文中牵强之处、错误疏漏之处难免,敬请批评指正。

话说网络三国时代,原有的计算模式已不能满足需要,Matrix  HAN主机早已破旧不堪,仅仅是并行计算名义上的标准。这时出现了魏、蜀、吴三大网络公司,在网格事实上的标准尚未形成之时力推网格计算,以便在未来的竞争中处于有利地位。而其中蜀公司的Matrix SHU主机硬件架构沿袭了Matrix  HAN的哈佛结构体系,以重建“代码之源”为号召,董事长刘玄德,三顾茅庐,请到了昵称“卧龙”、卡拉OK大赛中以一曲“梁父吟”获得民族唱法专业组一等奖的诸葛孔明为副总经理,公司逐渐步入正轨。
某日,魏公司的曹总经理给吴公司的孙总经理发了一封EMAIL,是这么写的:
“近来敝公司的主机收到了Matrix  HAN的并行运算指令,让我们加强网格的计算能力。日前敝公司已收购了刘琮的荆公司。如今敝司想用其中的八十万网格计算单元,与贵公司玩玩网络游戏。”
兹事体大,吴公司免不了与蜀公司议一议。
且说这一日,鲁肃引孔明至幕下。早见张昭、顾雍等管理团队二十余人,峨冠博带,整衣端坐。孔明逐一相见,各问姓名。施礼已毕,坐于客位。张昭等见孔明丰神飘洒,器宇轩昂,料道此人必来游说。
张昭先以言挑之曰:“我只是本公司的一名小职员,早就听说先生在隆中发财的时候,把自己和管仲、乐毅等高手相比较,不知有没有这回事?”孔明说:“兄弟只是小小的比了一比。”张昭说:“近来听说刘董事长三顾先生于草庐之中,终于请到了先生,大家都认为是如鱼得水,即将引起新一轮的市场竞争。这回万一被曹操收购,不知您有什么看法?”
孔明自思张昭乃孙权手下第一个谋士,若不先难倒他,这“联吴抗曹解决方案”如何能卖得动,遂答曰:“我看要取得汉上这个地区的市场,易如反掌。我们刘董事长躬行仁义,不忍心和同宗亲戚抢市场,一直不想做这种事。刘琮这小伙子不懂事,听信佞言,竟然答应了曹操的全面收购解决方案。如今我们把市场定位在江夏,另有我们的意图,这可是我们的机密。”
张昭说:“既然这样说,那是先生言行不一致了。先生自比管、乐: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乐毅扶持微弱之燕,下齐七十余城;此二人者,真济世之才也。先生在草庐之中,喜欢熬个夜,睡个懒觉,那都不妨。如今在刘董事长这里做事,上班就不要再迟到了。且刘董事长未请到先生之前,尚且到处以低价位夺取市场;今日请到先生,网友们都在看着你们:即使未成年网民,都说老刘好比小老虎长了翅膀,眼看着就要重建“代码之源”;程序员们都想跳槽到贵公司:以为拂高天之云翳,仰日月之光辉。为什么先生拿到上岗证后,魏公司的一些市场化举措,你们都没有什么应对措施。新野的市场丢了,就往樊城跑;当阳卖不动了,又到夏口去。连个固定的办公场所都没有:这说明先生到任以后,反不如其初也。管仲、乐毅,都象您这样做事吗?兄弟习惯实话实说,您可不要见怪!”
孔明听罢,哑然而笑曰:“大虾做的事情,菜鸟怎么能理解?譬如人染沈疴,当先用糜粥以饮之,和药以服之;待其腑脏调和,形体渐安,然后用肉食以补之,猛药以治之:则病根尽去,人得全生也。若不待气脉和缓,便投以猛药厚味,欲求安保,诚为难矣。我们老刘,前些日子丢失了汝南的市场以后,在刘表的公司挂职锻炼,网格单元还不到一千,高手也只关、张、赵云等人而已;这正如病危尪羸已极之时也。新野只不过是个小县城,网民很少,我们住的宾馆饭菜又不好吃,老刘只不过当作是扶贫,哪里想在那里长期流动办公——人家老刘可是大城市户口!办公条件虽然差,我们的“博望烧屯”, “白河用水 ”这两款网络游戏仍然获得了不凡的业绩。魏公司在这里几乎没有市场,他们的市场总监夏侯惇、曹仁等人差点引咎辞职。我个人认为,管仲、乐毅在这样的条件下,未必能够做得更好。而刘琮被收购,老刘确不知情——我说玄德哥咱们动手吧他总是说“NO”。 不是我拍马屁,事实摆在眼前:不忍乘乱夺同宗之基业,这真是大仁大义啊。我们退出当阳市场时,老刘见当地有数十万注册网友,等着我们的服务,老刘不忍心不做,但这大大影响了Matrix SHU的运行速度,由于当阳的客户服务投入过大使我们没有争取到江陵的市场。急用户之所急,想用户之所想,建立完善的售后服务体系:这也是大仁大义啊。寡不敌众,胜负乃其常事。昔高皇数败于项羽,而垓下一战成功,此非韩信之良谋乎?夫信久事高皇,未尝累胜。产品的定位,里面有很深的学问。不要象网上那些夸夸其谈的人:坐议立谈,无人可及;临机应变,百无一能。诚为天下笑耳!”这一篇言语,说得张昭并无一言回答。
座上忽一人抗声问曰:“如今曹总经理已部署了上百万网格单元,系统分析员数以千计,已作好了充分的准备来攻击我们江夏的主机,您看怎么办?”孔明视之,乃虞翻也。孔明曰:“曹操从袁绍那里收购的只是一些积压的服务器,从刘表那里兼并的老式工作站,内存严重不足,而且还没有硬盘。就是有几百万也没有什么可怕。”虞翻冷笑曰:“当阳的市场都丢光了,在夏口这么久,一份象样的商业计划书都拿不出,跑到我们这里来找风险投资,却还说不害怕,这不摆明了撒谎嘛!”孔明曰:“老刘目前的硬件配置,怎么比得过曹操,退守夏口,不过是等待机会。你们江东人才济济,而且公司免费提供食宿,更有国际领先的“江东防火墙”和“金陵杀毒王”,却整天想着被收购……”虞翻无言以对。
座间又一人问曰:“孔明欲效仪、秦之舌,游说江东耶?”孔明视之,乃步骘也。
孔明曰:“步子山只知道苏秦、张仪是辩论高手,却不知道苏秦、张仪学的什么专业:苏秦兼六大跨国公司的财务总监,张仪两次出任CFO,都有招商引资的才能,不是等闲之辈。各位仅仅是听到了魏公司一些炒作用的广告词,便害怕市场上的正面交锋,急着商量并购事宜,怎好去讥笑苏秦、张仪呢?”步骘默然无语。
忽一人问曰:“孔明能不能从设计模式的观点来谈一谈 ‘class  CAOCAO’?”孔明视其人,乃薛综也。孔明答曰:“MFC偶就不大熟,如果从标准C++的观点来看,‘class  CAOCAO’的private函数经常跳入Ring 0操作,在很大程度上破坏了封装性,我们的系统已经从架构上屏蔽了这种做法。一般都从‘class HAN’派生。”综曰:“您这话可就不对了:‘class HAN’派生了这么多回,按道理应该非常稳定和实用,可是其成员函数却仍然只是些虚函数。如今已有三分之二的网友习惯从‘class  CAOCAO’派生。你们和他竞争好比以卵击石,不失败才怪。”
孔明大声说道:“你知道多态复继承有多么重要么?我们靠它实现代码可重用,这才是程序员之道。其实‘class  CAOCAO’的设计模式很大程度上参照了‘class HAN’,但却总会跨越地址保护界限去调用其它进程的‘class HAN’的私有成员,不定期地修改其寄存器值,经常将其代码段值和数据段值互换。你还说网友喜欢?”薛综满面羞惭,不能对答。
座上又一人应声问道:“曹操虽借网格计算的名义炒作,可他却是古汉语文学博士。刘总虽说是计算机专业硕士,我们却没有见到他的学历复印件,只是前几年见过他应聘程序员的简历,恐怕只是个编代码卖的,怎么能够与曹操相比!”孔明视之,乃陆绩也。孔明笑曰:“陆先生请先吃几只橘子,听我慢慢讲来:曹操既然是古汉语文学博士,治学态度就应当严谨;可是他只顾市场炒作和煽情,造成理论架构很不合理。刘总堂堂计算机专业大专毕业,专业对口,许都理工大学刘校长亲自颁发的计算机专业名誉硕士学位证书和毕业证,你没见到,并不就等于没有。且高祖起身亭长,而终有天下。编个代码卖,有什么不可以?您这是小孩子的看法,不适合与我们这些高素质的人议论!”陆绩语塞。
座上一人忽曰:“孔明所言,皆强词夺理,均非正论,不必再言。且请问孔明精通哪一门编程语言?”孔明视之,乃严畯也。孔明曰:“老是在争论使用哪一种编程语言上作文章,有借着别人编程语言的名气来抬高自己之嫌。况且老一辈程序员如耕莘伊尹,钓渭子牙,张良、陈平之流,邓禹、耿弇之辈,都有系统重构、持续创新的才能,却没有谁问他们‘精通哪一门编程语言’——他们哪里会象那些菜鸟一样只会使用别人做好的控件,以能够装个驱动程序为荣去骗MM?”严畯低头丧气而不能对。
忽又一人大声曰:“您喜欢讲大话,未必真有实学,恐怕贵网站不一定有多少人气。”孔明答曰:“编程风格有君子小人之别:君子式的编程风格,代码简练,多用函数封装,很轻松就可以实现代码重用。而小人式的编程风格,代码拖沓冗长,只是精于代码排版的缩进缩出,虽然有几千行代码,核心的指令却没有几条。如:‘青春作赋,皓首穷经’这样的语句,编译器很难识别,只有有靠外挂编译器扩展插件才能勉强编译,编译好不容易完成了,运行时又死机,这就是小人式的编程风格。这样的语句即使每天写几万行,又有什么用呢?而我们的语句‘if (年青人作贼){打二十大板;}’,就很容易转换成汇编代码。”程德枢不能对。众人见孔明对答如流,尽皆失色。
于是黄盖与鲁肃引孔明入。至中门,正遇诸葛瑾,孔明施礼。瑾曰:“贤弟既然到了江东,如何不来见我?”孔明曰:“如今小弟我在玄德哥那里做事,大小是个明星,上班时间溜出去买衣服,让人看见了会影响形象,再传出点绯闻就不大好了。大哥的服装生意还好做吧?”瑾曰:“竞争也很激烈。真的怀念大学时讲‘个性解放’,上课时溜出去买衣服的时光。等贤弟见过我们老总后来大哥这里坐,我这里有‘金陵杀毒王’真正的算号器,网上找不到的。”说罢自去。
于是本文也告一段落。


欢迎访问我的主页:http://yjx_online.go.nease.net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