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aawolf

Tech Ed游记(一)

发表于2004/9/18 15:45:00  3022人阅读

出发

2004917日,星期五,阴。早晨出家门的时候,风挺大,幸好穿得比较多。我是第一次参加Tech Ed,总会有一些神圣感。今年已经参加过微软的开发者日和MDC,所以对微软举办展会的能力还是相当认可的,所以也没做什么准备,坐车直奔国际会议中心去了。

下了车往里边走,当初开发者日的时候,路标一直从展览馆正门摆到北展剧场,可这次,直到到了会议中心门前,才看到Tech Ed的醒目标志。往里边走,进入展厅后,微软的各种Logo立刻让人目不暇接,我立刻用门票换了胸卡和资料。胸卡放在一个盒子里,而盒子可以挂在脖子上,刚开始觉得有些好笑,但是后来才觉得方便,因为盒子里有一本会议指南,后来的时候我最常翻看的也是这本小册子,微软毕竟经验丰富嘛。不过,会议的资料没有给我们袋子,用手捧着实在有点费劲。

开始前

830,时间还早,上了二楼,我并没有急于去主会场,去赞助商的展台转了一下,DELL、思科、用友、ASUS、神达,还有好多不太知名的厂商。连微软亚洲研究院、MVP计划,都有自己的展台,不知道是不是微软没有把展台卖出去:)以往经验,厂商展台会有些好玩的小东东,不过我倒是兴趣不大,只是在ASUS那里留了个地址,要了个纸袋装资料。

因为专业的关系,我直奔Windows Mobile专区,没想到遇到了好多老朋友、新朋友,大家都是同行,也都能聊到一起。还抓住了神达的技术人员,为我的手机解决了一个技术问题。所以我都没来得及去Tablet PC的展台要份资料。

时间到了9点的时候,我就进了主会场。在主题演讲开始之前,动手实验室和交流区都不开放,只好坐等大会开始。大会开始前的资料片还是蛮有趣的,陈永正亲自披挂上阵,拿着多普达的Pocket PC Phone,演绎自己一天的故事。在专业人士眼里看来,陈CEO的秀多少作得有点假。比如用手机查询目前的道路状况啦、午饭时间和朋友交换联系方式了,最搞笑的还是陈CEO回家后玩X-BOX的场面。当然,我不是说在技术上或者情节上有什么纰漏,只是感觉怪怪的。不过从一个侧面也可以看出陈永正加盟微软后的强势宣传,从开发者日上的破墙而出,到Tech Ed上的“触电”,也可以看出陈CEO与其前任风格上的不同。

主题演讲

930Tech Ed正式开始,总之主题演讲比较乏味,没有MDC上张亚勤博士演讲那么精彩。而且今年Tech Ed的主题也比较老套“集成,创新”。感觉主题演讲就是几个商务人士围绕这个话题进行的命题作文。我趁机下楼享受了一下星巴克的凉茶,不过,感觉上星巴克的摊子像卖大碗茶的。又去微软商店的摊子看了一下,没有传说中的微软硬件,只有Tech Ed的扑克牌、衣服和去年Tech Ed的背包什么的。在China-pub拿了本书,就回来了。

我回来的时候,是一个某工商局的CIO在讲他们建设局域网的事情。因为其他分会场的讲座要开始了,听众已经开始大面积退席了。一会儿还要发布ISA,我觉得,这就是微软的不对了,在开发者日上发布BizTalk,也就罢了,大家为了几场免费讲座还是可以忍的,但是在大家掏钱来听讲的大会上,无休止地介绍合作伙伴和自己的产品,就有点不厚道了。

中间还出了一个花絮,好象是在介绍某个商务应用的时候,幻灯片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等得不耐烦了吗?”我们还以为Tech Ed 会给我们点惊喜,比如“三分种后,Lippman上场!”结果,台上的人又自顾自地说下去。看着退场的人流,好象真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Lippman来了

不管怎么说,时间接近11点的时候,主题演讲终于结束了。剩下来的人应该都是C++程序员了,因为下面就是今天的重头戏——Lippman的演讲了。我还特意拿了本《Inside C++ Object Model,准备找他签名。在我的学习经历中,Lippman的《C++ Primer》对我影响至深,所以,我对他的仰慕超过了对C++他爸(那老哥的名字我实在不会拼)。之所以没拿《C++ Primer》是因为太沉了。

讲座开始前,大家在猜哪个是Lippman,我见过的他的照片至少是10年前的了,那时候的Lippman还是长发披肩,一副朋克的样子。而他真正站到台上时,才知道,夕日的长发帅哥已经把头发剪短了(说他帅哥显然有些恭维了,个人认为微软那群人里Don Box最帅)。当翻译介绍Lippman的简介时,Lippman就在翻译身边低着头,转呀转的,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当他离开讲台时,竟然发现他穿了双球鞋,让同样喜欢穿球鞋的我生出莫名的感动。看来微软的休闲真的是名不虚传呀,By the way,出席主题演讲的微软高层管理者和商务人士穿的都是很整齐的,不过在一堆程序员里显得有些异类。

废话少说,讲演开始,Lippman对大家的掌声只是挥了挥手,没有太多的表情。但开始说起他设计C++.net时,他的思维立刻活跃起来。几次翻译没等他说完就开始翻译时,他总是一耸肩,很顽皮地向翻译做一个请的手势,而且经常在讲台上转呀转得,活象一只猴子。(难道他也属猴的?)

说重点吧,Lippman设计C++.net的想法有三种:第一种,什么都不动,用.net直接来实现C++;第二种,用类库的方式来实现C++.net;第三种,增加新的关键字和Token(这个词怎么翻译?)。

对于第一种方案,Lippman说,C++其实不是支持面向对象的,因为动态的对象必须用指针和引用的方式可以访问(应该是动态分配的,原翻译如此),所以不好,当然理由还有一大堆,我没记住而已。

对于第二种方案,Lippman大叔开始给我们上C++历史课了,他说在Bell实验室做Cfort的时候,许多问题都是用库的方式解决的。但他不想再用类库的方式来解决了。

于是,唯一的选择只有第三种了。Lippman说,在设计C++.net的过程中,还要不断说服C++他爸(人家可是ISO C++的头儿,实力派人物)。

于是,最后LippmanC++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V ^ v = gcnew V;

好象是这么写,我没记太清楚。用^来代替*,用%来替代&,用gcnew来取代new,不过应该是没有delete了。:)

Lippman的演讲没有给你详细解释C++.net怎么用,但的确是把你带到了一个语言设计者的高度,让你领略他思维中的高度,尽管在场大多数人都有点晕高。但是,能够站在大师的角度来想问题,即使想不明白为什么,也能开阔自己的思路。确实,我没想过往C++里加关键字(谁的鸡蛋?)。

中心思想就是这些,在演讲快结束的时候,一个小MM举着个牌子,给讲台上的人看。她路过我们身边时,我看着牌子上写着“五分钟”、“三分钟”,后来还有个牌子,是“二分钟”、“时间到”。为什么主题演讲的时候不举牌子?晕倒……

后来到了提问环节,我举手比较快,抓到了第一个问问题的机会,主要问题有两个“什么时候可以用C++.NET来开发Windows Mobile程序”,“您认为Managed C++是一种新的语言吗?Unmanaged C++已死,您同意吗?”“许多人认为Native C++的未来在EmbededMobile方面,您认为C++的机会大吗?”

Lippman 第一个问题非常好回答“Beta 2的时候就会加进来。”第二个问题,他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他很直接的承认Managed C++是新的语言,老的C++已经死了(C++他爸听这话肯定不高兴)。而第三个问题,他回答得更绝,他反问,你认为.net能做心脏手术中的RTOS吗?回答显然是否定的,在.net能做这些之前,C++肯定会活着。他的回答立刻引起了一片掌声,很多人都是发自内心的。

我注意到两个细节,Lippman的幻灯片里,在C++的后面打了个笑脸,他肯定也有一份浓得化解不开的C++情节。第二点,Lippman从来不说“Yes,But……”他同意时就说“Yes”,反之就说“No”,一副率真坦诚的样子,有一说一,这才是程序员的本色。

后边的几个问题也都很有水平,当一个人问到C++.net是否打算支持AOP的时候,Lippman丝毫没犹豫,就说“No”,然后解释说AOP只是一种设想,还不能把它当作成熟的技术。最后一个哥们是用英语提问的,离得比较远,没怎么听清楚,但Lippman显然谈到了兴头上,详详细细地说了三点。还有一个兄弟,问了C++.net是否打算支持运行期生成一个类,(类似于Poyth?)。不过Lippman说“是”,然后说微软正在做这个工作,把文件转换成类。他说的是Avlon吗?

然后,我因为提问,得到了一本Lippman签名的书,我又请他在我带去的书上签了名,Lucky!不过我想我的问题应该也没给中国程序员丢脸吧?让我佩服的是,Lippman对所有要求签名的人都有求必应,嘴里回答着问题(真佩服那哥们一直在用英语提问,问一些关于垃圾回收的问题),手上为每个人签名,不但写下自己的全名,还很认真的在下边写上“Beging 2004”,我没写错,Lippman老大的汉语拼音还是要学学的:)

一位大师级的人物还能保持如此率真自然的天性,真的让人十分惊奇。离开会场,没人会知道他是微软超重量级的架构师。但大师之所以成为大师,也是因为他能够保持自己的那份自然恬淡的心情吧?想想国内的程序人,总在为自己创业、公司上市的事情操心,有谁关心过C++的明天会是什么样子?

总得来说,Lippman的演讲和他本人,是今天最大的亮点。他也是程序人夜空中闪耀的星座。我们这些当fans的,没有理由不把最热烈的掌声给他。比起那些演义明星和体育明星来,他们这些其貌不扬的程序人才是人类未来的开拓者。

吃过午饭,在一楼又碰到了Lippman,身边有几个Fans围着,估计老大还没吃饭呢,就没好意思打扰。

动手实验室

下午,我去了动手实验室,因为专业的关系我一头扎进了Mobile开发的实验室。讲师是微软的MVP和微软讲师,水平都很高,准备的动手实验也很不错。我看过Paul Yao当年Embeded大会时的动手实验室资料,这次的实验并不逊色。

因为一直在Pocket PC上开发的关系,我并没有在Smartphone上写过东西。这次也正好玩玩,毕竟微软提供免费的开发环境和智能手机呀。过程没什么好说的,总之学了不少的东西。看来动手实验还是很有用的。

下午犯困……

1518,因为要听Web Service的演讲,没写完程序就出来了。照着书本敲程序很累的。和MVP打了个招呼,很和善的人。当我到了第三分会场时,演讲已经开始了。组织者可能没考虑到大家对Web Service的热情,许多人都站在那里听讲。演讲的主要内容是WSE 2.0,微软新推出的一个东东。懂的人其实很少,只是其他会场的课主要是系统管理和商务方面的,所以开发人员都跑到这里来了。

我站着听了一半,才坐下。讲师有点太想把概念讲清楚,讲得底下人昏昏欲睡。本来嘛,最近微软在这方面推出的新技术实在是有点多,Web Service.NET Remoting,加上以前的MSMQ之类,如今又有了WSE 2.0。开发者不晕倒才怪。其实呢,对于新技术来说,讲师应该多给几个例子。至于那些概念,如果开发中真正用到,自然会慢慢理清,而现在讲了,将来不用,也会很快忘掉。

听完Web Service的讲座,对着日程表发愁,不是因为好讲座太多了,而是没什么可听的。不知道该听听Smart Client,还是SQL Server 2005的商务智能。心想,就我这点SQL底子,还是算了。于是就去了智能客户端的讲座。

开始不知道讲师是谁,就先来了段劲歌热舞,一个胖胖的仁兄在大屏幕上很有节奏的蹦跳着,看场景应该是美国的Tech EdPDC之类的,场面很火。那老兄上来第一句话就是“I love this Company!”然后列举了所有微软的产品,每喊一个下面的人都跟着喊。可倒最后,我也不知道那老兄是谁。

时间回到现场,讲师也带着我们喊“我爱开心”,然后介绍自己就是开心就好,呵呵,博客堂的堂主亲自现身,自然赢得了一片掌声,现在博客堂在.NET开发者眼中的地位比起当年西夏一品堂来也不逊色。(CSDN是丐帮?)

开心堂主还是能够给大家带来开心的,三个关于C/SB/S的问题,送出了两样礼物。最后一个问题是“你关心智能客户端的技术吗?”底下一片笑声,不关心还过来干什么?于是礼物就没有送出去。

不过真正开始讲课后,气氛逐渐沉闷下来。问题和上一场讲座一样,太多讲述概念,鲜有示例。整个讲座根本就没有任何示例,尽管智能客户端中技术很多,上午主题演讲时也已经作为一个主题讲了。本来应该静下心来分析几个示例,可惜,这方面比较欠缺。

多次听微软的培训课程,感觉曹严明和张炜在把握示例与概念的分寸上都是比较好的。尤其是曹严明在小班讲课时,的确能够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起来。而且他讲课会出很多意外,最常见的是Power Point总是自动翻页,在开发者日上,后台聊天的声音都传过来了,弄得曹老师很尴尬。不过,他的确是位好讲师。

明天继续

一天的讲座结束,据说晚上还有晚会,不过因为路比较远,还是要趁早跑路。因为主题演讲结束比较晚,所以错过了两个关于C#的演讲,是今天比较遗憾的事情。Lippman演讲结束时,第一个C#的演讲已经开始了,而吃完饭第二个也已经进行到一半了,所以只好去动手实验室。

明天上午还是要听Lippman的演讲,要错过崔海的第一堂关于Windows Mobile的课,不过那堂课是介绍一些基本知识的,我想不听问题也不大。希望明天我选的讲演能给我一些惊喜。

我明天也会继续写我的游记。

 

                                                      Aawolf

                                                                      On 2004-9-17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