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andymei

"陷阱"技术探秘----动态汉化Windows技术的分析

发表于2000/8/20 2:07:00  715人阅读

"陷阱"技术探秘----动态汉化Windows技术的分析

摘 要: 四通利方(RichWin),中文之星(CStar)是大家广为熟知的汉化Windows产品,
"陷阱”技术即动态修改Windows代码,一直是其对外宣称的过人技术,它究竟是如
何实现的,这自然是核心机密。本文试图解开这个秘密,并同时介躓indows的模块
调用机制与重定位概念,并给出了采用"陷阱"技术动态修改Windows代码的示例源程
序。

一、发现了什么?
作者多年来一直从事Windows下的软件开发工作,经历
了Windows2.0、3.0、3.1,直至WindowsNT,95的成长过程,也遍历
了长青窗口、长城窗口、DBWin、CStar、RichWin等多个Windows汉化
产品。从现在看来,影响最大也最为成功的,当推四通利方
的RichWin,此外,中文之星CStar与RichWin师出一门,其核心技术
自然也差不许多。其对外宣传采用独特的“陷阱”技术动态
修改Windows代码,一直是作者感兴趣的地方。

EXEHDR是MicrosoftVisualC++开发工具中很有用的一个程
序,它可以检查NE(New_Executable)格式文件,用它来分析RichWin
的WSENGINE.DLL或CStar的CHINESE.DLL就会发现与众不同的两点:
( 以CStar 1.20 为 例)
C:/CSTAR>exehdr chinese.dll /v
..................................
6 type offset target
BASE060aseg 2 offset 0000
PTR 047eimp GDI.GETCHARABCWIDTHS
PTR 059bimp GDI.ENUMFONTFAMILIES
PTR 0451imp DISPLAY.14( EXTTEXTOUT )
PTR 0415imp KEYBOARD.4( TOASCII )
PTR 04baimp KEYBOARD.5( ANSITOOEM )
PTR 04c9imp KEYBOARD.6( OEMTOANSI )
PTR 04d8imp KEYBOARD.134( ANSITOOEMBUFF)
PTR 05f5imp USER.430( LSTRCMP )
PTR 04e7imp KEYBOARD.135( OEMTOANSIBUFF)
PTR 0514imp USER.431( ANSIUPPER)
PTR 0523imp USER.432( ANSILOWER )
PTR 05aaimp GDI.56( CREATEFONT)
PTR 056eimp USER.433( ISCHARALPHA )
PTR 05b9imp GDI.57( CREATEFONTINDIRECT )
PTR 057dimp USER.434( ISCHARALPHANUMERIC )
PTR 049cimp USER.179( GETSYSTEMMETRICS )
PTR 0550imp USER.435( ISCHARUPPER)
PTR 055fimp USER.436( ISCHARLOWER)
PTR 0532imp USER.437( ANSIUPPERBUFF)
PTR 0541imp USER.438( ANSILOWERBUFF)
PTR 05c8imp GDI.69( DELETEOBJECT )
PTR 058cimp GDI.70( ENUMFONTS )
PTR 04abimp KERNEL.ISDBCSLEADBYTE
PTR 05d7imp GDI.82( GETOBJECT)
PTR 048dimp KERNEL.74 ( OPENFILE )
PTR 0460imp GDI.91( GETTEXTEXTENT)
PTR 05e6imp GDI.92( GETTEXTFACE)
PTR 046fimp GDI.350 ( GETCHARWIDTH )
PTR 0442imp GDI.351 ( EXTTEXTOUT )
PTR 0604imp USER.471( LSTRCMPI )
PTR 04f6imp USER.472( ANSINEXT )
PTR 0505imp USER.473( ANSIPREV )
PTR 0424imp USER.108( GETMESSAGE )
PTR 0433imp USER.109( PEEKMESSAGE)
35 relocations

*******扩号内为作者加上的对应WindowsAPI函数
第一,在数据段中,发现了重定位信息。
第二,这些重定位信息提示的函数,全都与文字显示
输出和键盘,字符串有关。也就是说汉化Windows,必须修改这些函数。
在这非常特殊的地方,隐藏着什么呢?无庸致疑,这与众不同的两点,对打开“陷阱”技术之门而言,不是金钥匙,也是敲门砖。

二、Windows的模块调用机制与重定位概念
为了深入探究“陷阱”技术,我们先来介绍Windows的模块调用机制。Windows的运行分实模式(RealMode),标准模式(StandMode)和增强模式(386EnhancedMode)三种,虽然这几种模式各不相同,但其核心模块的调用关系却是完全一致的。
主要的三个模块,有如下的关系:

KERNEL是Windows系统内核,它不依赖其它模块。

GDI是Windows图形设备接口模块,它依赖于KERNEL模块。

USER是Windows用户接口服务模块,它依赖于KERNEL,GDI模块及设备驱动程序等所有模块。
这三个模块,实际上就是Windows的三个动态连接库,在系统的存在形式如下,KERNEL有三种不同形式,Kernel.exe(实模式),Krnl286.exe(标准模式),Krnl386.
exe(386增强模式);GDI模块是Gdi.exe;USER模块是User.exe,虽然文件名都以EXE为扩展名,但它们实际都是动态连接库。

同时,几乎所有的API函数都隐藏在这三个模块中。用EXEHDR对这三个模块分析,就可列出一大堆你所熟悉的WindowsAPI函数。

以GDI模块为例,

C:/WINDOWS/SYSTEM>exehdr gdi.exe
Exports:
ord seg offset name
............
351 1923eEXTTEXTOUT exported, shared data
56 319e1CREATEFONT exported, shared data
............

至此,你已能从Windows纷繁复杂的系统中,理出一些头续来。下面,再引入一个重要概念——重定位。
一个Windows执行程序对调用API函数,或对其它动态库的调用,在程序装入内存前,都是一些不能定位的动态连接,当程序调入内存时,这些远调用都需要重新定位,重新定位的依据就是重定位表。在Windows执行程序(包括动态库)的每个段后面,通常都跟有这样一个重定位表。重定位包含调用函数所在模块,函数序列号,以及定位在模块中的位置。

例如,用EXEHDR/v分析CHINESE.DLL得到

6 type offset target
..........
PTR 0442imp GDI.351
..........

就表明,在本段的0442H偏移处,调用了GDI的第351号函数。如果在0442H处是0000:FFFF,则表示,本段内仅此一处调用了GDI.351函数,否则,表明了本段内还有一处调用此函数,调用的位置就是0442H处所指向的内容,实际上重定位表只含有引用位置的链表的链头。那么,GDI.351是一个什么函数呢?还是用EXEHDR对GDI.EXE作一分析,就可得出,在GDI的出口(Export)函数中,第351号是ExtTextOut。
这样,我们在EXEHDR这一简单而非常有用的工具帮助下,已经在Windows的浩瀚海洋中畅游了一会,下面就来掀开“陷阱”技术的神秘面纱。

三、动态汉化Windows原理
我们知道,传统的汉化Windows的方法,是要直接修改Windows的显示、输入、打印等模块代码,或用DDK直接开发“中文设备”驱动模块,这样不仅工作量浩大,而且,系统的完备性很难保证,性能上也有很多限制(早期的长青窗口就是这样),这样,只有从内核上修改Windows核心代码才是最彻底的办法。
从Windows的模块调用机制,我们可以看到,Windows实际上是由包括在KERNEL,GDI,USER等几个模块中的众多函数支撑的。那么,修改其中涉及语言文字处理的函数,使之能适应中文需要,不就能达到汉化目的了吗?因而,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在自己的模块中重新编写涉及文字显示,输入的多个函数,然后,将Windows中对这些函数的引用,改向到自己的这些模块中来。

修改哪些函数才能完成汉化,这需要深入分析Windows的内部结构,但CHINESE.DLL已明确无误地告诉了我们,在其数据段的重定位表中列出的引用函数,正是CStar修改了的Windows函数!

为了验证这一思路,我们利用RichWin作一核实。

用EXEHDR分析GDI.EXE,得出ExtTextOut函数在GDI的第一代码段6139H偏移处(不同版本的Windows其所在代码段和偏移可能不一样)。然后,用HelpWalk(也是MicrosoftVisualC++开发工具中的一个)检查GDI的Code1段,6139H处前5个字节是B8FF054555,经过运行RichWin4.3forInternet后,再查看同样的地方,已改为EA08088F3D,其实反汇编就知道,这5个字节就是代表Jmp3D8F:0808,而句柄为0x3D8F的模块,用HelpWalk能观察到正是RichWin的WSENGINE.DLL的第一代码段(模块名为TEXTMAN)。而偏移0808H处B8B73D45558BEC1E,正是一个函数起始的地方,这实际上就是RichWin所重改写的ExtTextOut函数。退出RichWin后,再用HelpWalk观察GDI的Code1代码段,一切又恢复正常!这与前面的分析结论完全吻合!那么,下一个关键点就是如何动态修改Windows的函数代码,也就是汉化Windows的核心——“陷阱”技术。

四、“陷阱”技术
讨论“陷阱”技术,还要回到前面的两个发现。发现之二,已能解释为修改的Windows函数,而发现之一,却仍是一个迷。
数据段存放的是变量及常量等内容,如果这里面包含有重定位信息,那么,必定要在变量说明中将函数指针赋给一个FARPROC类型的变量,于是,在变量说明中写下:
FARPROCFarProcFunc=ExtTextOut;
果然,我自己程序的数据段中也有了重定位信息。这样,当程序调入内存中时,变量FarProcFunc已是函数ExtTextOut的地址了。

要直接修改代码段的内容,还遇到一个难题,就是代码段是不可改写的。这时,需要用到一个未公开的Windows函数AllocCStoDSAlias取得与代码段有相同基址的可写数据段别名,其函数声明为
WORDFARPASCALAllocCStoDSAlias(WORDcode_sel);
参数是代码段的句柄,返回值是可写数据段别名句柄。

Windows中函数地址是32位,高字是其模块的内存句柄,低字是函数在模块内的偏移。将得到的可写数据段别名句柄锁定,再将函数偏移处的5个字节保留下来,然后将其改为转向替代函数(用EAJmp)

*(lpStr+wOffset)=0xEA;
*(lpStr+wOffset+1)=lpFarProcReplace;

反汇编即是JmplpFarProcReplace,最后,内存解锁。
这就是我们为Windows设的“陷阱”,当所有对此函数的调用都无条件地转到我们规定的替代函数处。当程序结束之前,将保留的5字节内容再置回来,否则,系统会崩溃。

下面给出作者编写的使Windows的ExtTextOut函数落入自己函数“陷阱”的源程序。

//源程序 relocate.c
#include
#include

BOOL WINAPI MyExtTextOut(HDC hDC, int x,
int y, UINT nInt1, const RECT
FAR* lpRect,LPCSTR lpStr, UINT nInt2, int FAR* lpInt);
WORD FAR PASCAL AllocCStoDSAlias(WORD code_sel);

typedef struct tagFUNC
{
FARPROC lpFarProcReplace;//替代函数地址
FARPROC lpFarProcWindows;//Windows函数地址
BYTEbOld;//保存原函数第一字节
LONGlOld;//保存原函数接后的四字节长值
}FUNC;

FUNCFunc={MyExtTextOut,ExtTextOut};

//Windows主函数
int PASCAL WinMain(HINSTANCE
hInstance,HINSTANCE hPrevInstance,
LPSTR lpCmdLine,int nCmdShow)
{
HANDLE hMemCode;//代码段句柄
WORD hMemData;//相同基址的可写数据段别名
WORD wOffset; //函数偏移
LPSTRlpStr;
LPLONG lpLong;
char lpNotice[96];


hMemCode=HIWORD((LONG) Func.lpFarProcWindows );
wOffset=LOWORD((LONG) Func.lpFarProcWindows );

wsprintf(lpNotice,"函数所在模块句柄 0x%4xH,偏移 0x%4xH",
hMemCode,wOffset);
MessageBox(NULL,lpNotice,"提示",MB_OK);

//取与代码段有相同基址的可写数据段别名
hMemData=AllocCStoDSAlias(hMemCode);

lpStr=GlobalLock(hMemData);

lpLong=(lpStr+wOffset+1 );
//保存原函数要替换的头几个字节
Func.bOld=*(lpStr+wOffset);
Func.lOld=*lpLong;

*(lpStr+wOffset)=0xEA;
*lpLong=Func.lpFarProcReplace;
GlobalUnlock(hMemData);

MessageBox(NULL,"改为自己的函数","提示",MB_OK);

//将保留的内容改回来
hMemData=AllocCStoDSAlias(hMemCode);
lpStr=GlobalLock(hMemData);
lpLong=(lpStr+wOffset+1 );
*(lpStr+wOffset)=Func.bOld;
*lpLong=Func.lOld;
GlobalUnlock(hMemData);

MessageBox(NULL,"改回原Windows函数","提示",MB_OK);
return 1;
}

//自己的替代函数
BOOL WINAPI MyExtTextOut(HDC hDC, int x, int y, UINT nInt1,
const RECT FAR* lpRect, LPCSTR lpStr, UINT nInt2, int FAR* lpInt)
{
BYTE NameDot[96]={
0x09, 0x00, 0xfd, 0x08, 0x09, 0x08, 0x09, 0x10, 0x09, 0x20,
0x79, 0x40, 0x41, 0x04, 0x47, 0xfe, 0x41, 0x40, 0x79, 0x40,
0x09, 0x20, 0x09, 0x20, 0x09, 0x10, 0x09, 0x4e, 0x51, 0x84,
0x21, 0x00, 0x02, 0x00, 0x01, 0x04, 0xff, 0xfe, 0x00, 0x00,
0x1f, 0xf0, 0x10, 0x10, 0x10, 0x10, 0x1f, 0xf0, 0x00, 0x00,
0x7f, 0xfc, 0x40, 0x04, 0x4f, 0xe4, 0x48, 0x24, 0x48, 0x24,
0x4f, 0xe4, 0x40, 0x0c, 0x10, 0x80, 0x10, 0xfc, 0x10, 0x88,
0x11, 0x50, 0x56, 0x20, 0x54, 0xd8, 0x57, 0x06, 0x54, 0x20,
0x55, 0xfc, 0x54, 0x20, 0x55, 0xfc, 0x5c, 0x20, 0x67, 0xfe,
0x00, 0x20, 0x00, 0x20, 0x00, 0x20
};

HBITMAP hBitmap,hOldBitmap;
HDC hMemDC;
BYTE far *lpDot;
int i;

for ( i=0;i<3;i++ )
{
lpDot=(LPSTR)NameDot+i*32;
hMemDC=CreateCompatibleDC(hDC);
hBitmap=CreateBitmap(16,16,1,1,lpDot);
SetBitmapBits(hBitmap,32L,lpDot);
hOldBitmap=SelectObject(hMemDC,hBitmap);
BitBlt(hDC,x+i*16,y,16,16,hMemDC,0,0,SRCCOPY);
DeleteDC(hMemDC);
DeleteObject(hBitmap);
}

return TRUE;
}

//模块定义文件relocate.def
NAMERELOCATE
EXETYPE WINDOWS
CODEPRELOAD MOVEABLE DISCARDABLE
DATAPRELOAD MOVEABLE MULTIPLE
HEAPSIZE1024
EXPORTS

五、结束语
本文从原理上分析了称为“陷阱”技术的汉化Windows方法。要彻底汉化Windows还要涉及显示,键盘输入等诸多内容,决非一日之功。但作为对“陷阱”技术的分析,本文介绍了将任一Windows函数调用改向到自己指定函数处的通用方法,这种方法可以拓展到其它应用中,如多语种显示,不同内码制式的切换显示等。
参考文献:
AndrewSchulmanDavidMaxeyMattPietrek,《未公开的Windows核心技术》,清华大学出版社,1993年。

王志东,“Windows中文环境”,《Windows软件的应用与开发》,1993.5。
(作者地址:山东潍坊华光科技股份公司研究开发中心 张高峰 邮编261041 ) "陷阱"技术探秘----动态汉化Windows技术的分析

华光科技股份公司研究开发中心 张高峰

摘 要: 四通利方(RichWin),中文之星(CStar)是大家广为熟知的汉化Windows产品,
"陷阱”技术即动态修改Windows代码,一直是其对外宣称的过人技术,它究竟是如
何实现的,这自然是核心机密。本文试图解开这个秘密,并同时介绍Windows的模块
调用机制与重定位概念,并给出了采用"陷阱"技术动态修改Windows代码的示例源程
序。
关键词:汉化Windows重定位技术

一、发现了什么?
作者多年来一直从事Windows下的软件开发工作,经历
了Windows2.0、3.0、3.1,直至WindowsNT,95的成长过程,也遍历
了长青窗口、长城窗口、DBWin、CStar、RichWin等多个Windows汉化
产品。从现在看来,影响最大也最为成功的,当推四通利方
的RichWin,此外,中文之星CStar与RichWin师出一门,其核心技术
自然也差不许多。其对外宣传采用独特的“陷阱”技术动态
修改Windows代码,一直是作者感兴趣的地方。

EXEHDR是MicrosoftVisualC++开发工具中很有用的一个程
序,它可以检查NE(New_Executable)格式文件,用它来分析RichWin
的WSENGINE.DLL或CStar的CHINESE.DLL就会发现与众不同的两点:
( 以CStar 1.20 为 例)
C:/CSTAR>exehdr chinese.dll /v
..................................
6 type offset target
BASE060aseg 2 offset 0000
PTR 047eimp GDI.GETCHARABCWIDTHS
PTR 059bimp GDI.ENUMFONTFAMILIES
PTR 0451imp DISPLAY.14( EXTTEXTOUT )
PTR 0415imp KEYBOARD.4( TOASCII )
PTR 04baimp KEYBOARD.5( ANSITOOEM )
PTR 04c9imp KEYBOARD.6( OEMTOANSI )
PTR 04d8imp KEYBOARD.134( ANSITOOEMBUFF)
PTR 05f5imp USER.430( LSTRCMP )
PTR 04e7imp KEYBOARD.135( OEMTOANSIBUFF)
PTR 0514imp USER.431( ANSIUPPER)
PTR 0523imp USER.432( ANSILOWER )
PTR 05aaimp GDI.56( CREATEFONT)
PTR 056eimp USER.433( ISCHARALPHA )
PTR 05b9imp GDI.57( CREATEFONTINDIRECT )
PTR 057dimp USER.434( ISCHARALPHANUMERIC )
PTR 049cimp USER.179( GETSYSTEMMETRICS )
PTR 0550imp USER.435( ISCHARUPPER)
PTR 055fimp USER.436( ISCHARLOWER)
PTR 0532imp USER.437( ANSIUPPERBUFF)
PTR 0541imp USER.438( ANSILOWERBUFF)
PTR 05c8imp GDI.69( DELETEOBJECT )
PTR 058cimp GDI.70( ENUMFONTS )
PTR 04abimp KERNEL.ISDBCSLEADBYTE
PTR 05d7imp GDI.82( GETOBJECT)
PTR 048dimp KERNEL.74 ( OPENFILE )
PTR 0460imp GDI.91( GETTEXTEXTENT)
PTR 05e6imp GDI.92( GETTEXTFACE)
PTR 046fimp GDI.350 ( GETCHARWIDTH )
PTR 0442imp GDI.351 ( EXTTEXTOUT )
PTR 0604imp USER.471( LSTRCMPI )
PTR 04f6imp USER.472( ANSINEXT )
PTR 0505imp USER.473( ANSIPREV )
PTR 0424imp USER.108( GETMESSAGE )
PTR 0433imp USER.109( PEEKMESSAGE)
35 relocations

*******扩号内为作者加上的对应WindowsAPI函数
第一,在数据段中,发现了重定位信息。
第二,这些重定位信息提示的函数,全都与文字显示
输出和键盘,字符串有关。也就是说汉化Windows,必须修改这些函数。
在这非常特殊的地方,隐藏着什么呢?无庸致疑,这与众不同的两点,对打开“陷阱”技术之门而言,不是金钥匙,也是敲门砖。

二、Windows的模块调用机制与重定位概念
为了深入探究“陷阱”技术,我们先来介绍Windows的模块调用机制。Windows的运行分实模式(RealMode),标准模式(StandMode)和增强模式(386EnhancedMode)三种,虽然这几种模式各不相同,但其核心模块的调用关系却是完全一致的。
主要的三个模块,有如下的关系:

KERNEL是Windows系统内核,它不依赖其它模块。

GDI是Windows图形设备接口模块,它依赖于KERNEL模块。

USER是Windows用户接口服务模块,它依赖于KERNEL,GDI模块及设备驱动程序等所有模块。
这三个模块,实际上就是Windows的三个动态连接库,在系统的存在形式如下,KERNEL有三种不同形式,Kernel.exe(实模式),Krnl286.exe(标准模式),Krnl386.
exe(386增强模式);GDI模块是Gdi.exe;USER模块是User.exe,虽然文件名都以EXE为扩展名,但它们实际都是动态连接库。

同时,几乎所有的API函数都隐藏在这三个模块中。用EXEHDR对这三个模块分析,就可列出一大堆你所熟悉的WindowsAPI函数。

以GDI模块为例,

C:/WINDOWS/SYSTEM>exehdr gdi.exe
Exports:
ord seg offset name
............
351 1923eEXTTEXTOUT exported, shared data
56 319e1CREATEFONT exported, shared data
............

至此,你已能从Windows纷繁复杂的系统中,理出一些头续来。下面,再引入一个重要概念——重定位。
一个Windows执行程序对调用API函数,或对其它动态库的调用,在程序装入内存前,都是一些不能定位的动态连接,当程序调入内存时,这些远调用都需要重新定位,重新定位的依据就是重定位表。在Windows执行程序(包括动态库)的每个段后面,通常都跟有这样一个重定位表。重定位包含调用函数所在模块,函数序列号,以及定位在模块中的位置。

例如,用EXEHDR/v分析CHINESE.DLL得到

6 type offset target
..........
PTR 0442imp GDI.351
..........

就表明,在本段的0442H偏移处,调用了GDI的第351号函数。如果在0442H处是0000:FFFF,则表示,本段内仅此一处调用了GDI.351函数,否则,表明了本段内还有一处调用此函数,调用的位置就是0442H处所指向的内容,实际上重定位表只含有引用位置的链表的链头。那么,GDI.351是一个什么函数呢?还是用EXEHDR对GDI.EXE作一分析,就可得出,在GDI的出口(Export)函数中,第351号是ExtTextOut。
这样,我们在EXEHDR这一简单而非常有用的工具帮助下,已经在Windows的浩瀚海洋中畅游了一会,下面就来掀开“陷阱”技术的神秘面纱。

三、动态汉化Windows原理
我们知道,传统的汉化Windows的方法,是要直接修改Windows的显示、输入、打印等模块代码,或用DDK直接开发“中文设备”驱动模块,这样不仅工作量浩大,而且,系统的完备性很难保证,性能上也有很多限制(早期的长青窗口就是这样),这样,只有从内核上修改Windows核心代码才是最彻底的办法。
从Windows的模块调用机制,我们可以看到,Windows实际上是由包括在KERNEL,GDI,USER等几个模块中的众多函数支撑的。那么,修改其中涉及语言文字处理的函数,使之能适应中文需要,不就能达到汉化目的了吗?因而,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在自己的模块中重新编写涉及文字显示,输入的多个函数,然后,将Windows中对这些函数的引用,改向到自己的这些模块中来。

修改哪些函数才能完成汉化,这需要深入分析Windows的内部结构,但CHINESE.DLL已明确无误地告诉了我们,在其数据段的重定位表中列出的引用函数,正是CStar修改了的Windows函数!

为了验证这一思路,我们利用RichWin作一核实。

用EXEHDR分析GDI.EXE,得出ExtTextOut函数在GDI的第一代码段6139H偏移处(不同版本的Windows其所在代码段和偏移可能不一样)。然后,用HelpWalk(也是MicrosoftVisualC++开发工具中的一个)检查GDI的Code1段,6139H处前5个字节是B8FF054555,经过运行RichWin4.3forInternet后,再查看同样的地方,已改为EA08088F3D,其实反汇编就知道,这5个字节就是代表Jmp3D8F:0808,而句柄为0x3D8F的模块,用HelpWalk能观察到正是RichWin的WSENGINE.DLL的第一代码段(模块名为TEXTMAN)。而偏移0808H处B8B73D45558BEC1E,正是一个函数起始的地方,这实际上就是RichWin所重改写的ExtTextOut函数。退出RichWin后,再用HelpWalk观察GDI的Code1代码段,一切又恢复正常!这与前面的分析结论完全吻合!那么,下一个关键点就是如何动态修改Windows的函数代码,也就是汉化Windows的核心——“陷阱”技术。

四、“陷阱”技术
讨论“陷阱”技术,还要回到前面的两个发现。发现之二,已能解释为修改的Windows函数,而发现之一,却仍是一个迷。
数据段存放的是变量及常量等内容,如果这里面包含有重定位信息,那么,必定要在变量说明中将函数指针赋给一个FARPROC类型的变量,于是,在变量说明中写下:
FARPROCFarProcFunc=ExtTextOut;
果然,我自己程序的数据段中也有了重定位信息。这样,当程序调入内存中时,变量FarProcFunc已是函数ExtTextOut的地址了。

要直接修改代码段的内容,还遇到一个难题,就是代码段是不可改写的。这时,需要用到一个未公开的Windows函数AllocCStoDSAlias取得与代码段有相同基址的可写数据段别名,其函数声明为
WORDFARPASCALAllocCStoDSAlias(WORDcode_sel);
参数是代码段的句柄,返回值是可写数据段别名句柄。

Windows中函数地址是32位,高字是其模块的内存句柄,低字是函数在模块内的偏移。将得到的可写数据段别名句柄锁定,再将函数偏移处的5个字节保留下来,然后将其改为转向替代函数(用EAJmp)

*(lpStr+wOffset)=0xEA;
*(lpStr+wOffset+1)=lpFarProcReplace;

反汇编即是JmplpFarProcReplace,最后,内存解锁。
这就是我们为Windows设的“陷阱”,当所有对此函数的调用都无条件地转到我们规定的替代函数处。当程序结束之前,将保留的5字节内容再置回来,否则,系统会崩溃。

下面给出作者编写的使Windows的ExtTextOut函数落入自己函数“陷阱”的源程序。

//源程序 relocate.c
#include
#include

BOOL WINAPI MyExtTextOut(HDC hDC, int x,
int y, UINT nInt1, const RECT
FAR* lpRect,LPCSTR lpStr, UINT nInt2, int FAR* lpInt);
WORD FAR PASCAL AllocCStoDSAlias(WORD code_sel);

typedef struct tagFUNC
{
FARPROC lpFarProcReplace;//替代函数地址
FARPROC lpFarProcWindows;//Windows函数地址
BYTEbOld;//保存原函数第一字节
LONGlOld;//保存原函数接后的四字节长值
}FUNC;

FUNCFunc={MyExtTextOut,ExtTextOut};

//Windows主函数
int PASCAL WinMain(HINSTANCE
hInstance,HINSTANCE hPrevInstance,
LPSTR lpCmdLine,int nCmdShow)
{
HANDLE hMemCode;//代码段句柄
WORD hMemData;//相同基址的可写数据段别名
WORD wOffset; //函数偏移
LPSTRlpStr;
LPLONG lpLong;
char lpNotice[96];


hMemCode=HIWORD((LONG) Func.lpFarProcWindows );
wOffset=LOWORD((LONG) Func.lpFarProcWindows );

wsprintf(lpNotice,"函数所在模块句柄 0x%4xH,偏移 0x%4xH",
hMemCode,wOffset);
MessageBox(NULL,lpNotice,"提示",MB_OK);

//取与代码段有相同基址的可写数据段别名
hMemData=AllocCStoDSAlias(hMemCode);

lpStr=GlobalLock(hMemData);

lpLong=(lpStr+wOffset+1 );
//保存原函数要替换的头几个字节
Func.bOld=*(lpStr+wOffset);
Func.lOld=*lpLong;

*(lpStr+wOffset)=0xEA;
*lpLong=Func.lpFarProcReplace;
GlobalUnlock(hMemData);

MessageBox(NULL,"改为自己的函数","提示",MB_OK);

//将保留的内容改回来
hMemData=AllocCStoDSAlias(hMemCode);
lpStr=GlobalLock(hMemData);
lpLong=(lpStr+wOffset+1 );
*(lpStr+wOffset)=Func.bOld;
*lpLong=Func.lOld;
GlobalUnlock(hMemData);

MessageBox(NULL,"改回原Windows函数","提示",MB_OK);
return 1;
}

//自己的替代函数
BOOL WINAPI MyExtTextOut(HDC hDC, int x, int y, UINT nInt1,
const RECT FAR* lpRect, LPCSTR lpStr, UINT nInt2, int FAR* lpInt)
{
BYTE NameDot[96]={
0x09, 0x00, 0xfd, 0x08, 0x09, 0x08, 0x09, 0x10, 0x09, 0x20,
0x79, 0x40, 0x41, 0x04, 0x47, 0xfe, 0x41, 0x40, 0x79, 0x40,
0x09, 0x20, 0x09, 0x20, 0x09, 0x10, 0x09, 0x4e, 0x51, 0x84,
0x21, 0x00, 0x02, 0x00, 0x01, 0x04, 0xff, 0xfe, 0x00, 0x00,
0x1f, 0xf0, 0x10, 0x10, 0x10, 0x10, 0x1f, 0xf0, 0x00, 0x00,
0x7f, 0xfc, 0x40, 0x04, 0x4f, 0xe4, 0x48, 0x24, 0x48, 0x24,
0x4f, 0xe4, 0x40, 0x0c, 0x10, 0x80, 0x10, 0xfc, 0x10, 0x88,
0x11, 0x50, 0x56, 0x20, 0x54, 0xd8, 0x57, 0x06, 0x54, 0x20,
0x55, 0xfc, 0x54, 0x20, 0x55, 0xfc, 0x5c, 0x20, 0x67, 0xfe,
0x00, 0x20, 0x00, 0x20, 0x00, 0x20
};

HBITMAP hBitmap,hOldBitmap;
HDC hMemDC;
BYTE far *lpDot;
int i;

for ( i=0;i<3;i++ )
{
lpDot=(LPSTR)NameDot+i*32;
hMemDC=CreateCompatibleDC(hDC);
hBitmap=CreateBitmap(16,16,1,1,lpDot);
SetBitmapBits(hBitmap,32L,lpDot);
hOldBitmap=SelectObject(hMemDC,hBitmap);
BitBlt(hDC,x+i*16,y,16,16,hMemDC,0,0,SRCCOPY);
DeleteDC(hMemDC);
DeleteObject(hBitmap);
}

return TRUE;
}

//模块定义文件relocate.def
NAMERELOCATE
EXETYPE WINDOWS
CODEPRELOAD MOVEABLE DISCARDABLE
DATAPRELOAD MOVEABLE MULTIPLE
HEAPSIZE1024
EXPORTS

五、结束语
本文从原理上分析了称为“陷阱”技术的汉化Windows方法。要彻底汉化Windows还要涉及显示,键盘输入等诸多内容,决非一日之功。但作为对“陷阱”技术的分析,本文介绍了将任一Windows函数调用改向到自己指定函数处的通用方法,这种方法可以拓展到其它应用中,如多语种显示,不同内码制式的切换显示等。
参考文献:
AndrewSchulmanDavidMaxeyMattPietrek,《未公开的Windows核心技术》,清华大学出版社,1993年。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