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bgu

大学教育收费的宏观意义

发表于2004/10/8 11:31:00  936人阅读

中国的三农问题,城乡差别问题,让大家头疼不已。其实,这些问题都是一系列的
经济政策造成的,经济学家固然有其问题,但政府如果在执行这些政策的时候慎重
一点,问题就不会发展到这样严重的程度。

其实,这样的问题如果能够看看统计报表,就能早发现,只要及时调整就可以解决


我们来看一下1978年到2001年的国民生产总值最终消费构成:中国城镇人口与农村
人口的比例,我们暂时假定它在这20年间基本未变,为9比4。(在一些文章中经常
引用农业人口9亿,城镇人口4亿。)

在1978年,农村居民消费为1092亿,城镇居民消费为667亿。农村与城镇消费比为
1比0.66(人均消费比为1:1.485);从1985年起,这一比例开始逐年下降,到1994
年下降到1:1(人均消费比1:2.25);到2001年下降到1:1.22(人均消费比1:2.745
)。这种城乡差距的加大过程持续了18年,到去年似乎刚被发现。


这种差距具体是什么政策造成的,我们现在来看看其中之一:


1994年起,(又是1994,这年是中国的灾星年吧?那个分税制也是这年的产物。)
教育家们说,中国政府实行的是9年制义务教育,那么大学收费就是理所当然的。
然后,经济学家就去论证,教育是一种投资,教育的投入产出比如何如何,好!大
学开始收费了。教授工资提高了,校舍漂亮了,教育设施现代化了,似乎皆大欢喜


但是,这样政策的宏观经济学意义是什么,不知道有没有经济学家想过。

中国目前在校大学生是按2002年入校人数275万,学期4年计算,为1100万人,其中
城镇学生录取比例高,我们按农村生与城镇生的录取比例1:2算,那么9亿农民与
4亿城镇人口中,在校农村生与城镇生的比例为4.5:4,即56的农村生与44的城镇
生,这与我们通常感觉到的比例60,40是差不多的。

按1100万人的56计算,大约有农村学生721万。

每个大学生的平均年学费以4000元计算,(师范3000元左右,工科院校6000到7000
元,上海、北京的部分高校达到10000元,取平均数)。另外,每个大学生的月生
活费我们按400元/月计算,大学生年生活费4800元。年度费用为8800元/人。

那么,721万农村学生的年消费额为635亿元。


这个数字是个什么概念呢?

2001年的全部农业税是300亿。农村大学生给农村的负担是农业税给农村负担的2.
11倍。

农业税如果按中央和地方的比例分配,是有一半左右可以留在农村的。

而这635亿是全部要从农村拿出来,交到大城市,并被最终消费掉的。

总理决定免掉农业税,很好!这确实可以按每年减少150亿城乡差别的速度弥补这
个差距,但是,仅大学生消费一项,每年就以635亿的速度扩大这个“差距”。


只要一年学费还在收取,就每年从农村抽入大城市635亿,如果高校继续扩招,数
目还将不止于此。

而且,原来农村学生最后的希望也在被打破,就是研究生和博士生也打算收费了。
本来有免费生,至少学生中的尖子还是有希望让自己读完更高的学位的,而新政策
的出台就彻底结束了他们这种希望。


这对于这些学生的家长是一场灾难。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人年均收入是2400元,人
均储蓄1000多元,如果一对农村夫妇从结婚到40多岁,一共存下4万元的话(往往
是他们准备盖房子的钱),他们的孩子读大学到第二年末就需要借债了。农村,就
算是亲戚也并没有很多的储蓄,一个孩子上大学就能把所有的亲戚的储蓄借光。家
中有两个孩子上大学是不可想象的。所以,如果你去农村,看到一些考上大学但是
因为缴不起放弃了的孩子,那是不奇怪的。那对他们是很残忍的,因为在那样差的
教育条件下,比城里学生低一倍的比例下,考上大学是要比城里学生多付出3-4倍
的努力的。

那么,就算这样的高昂费用,对这些农村在大学读书的学生是什么概念呢:

400元每月。书,不能买课本以外的,吃,不能吃任何贵菜,对于男孩子来说,能
不能把这400元吃到月底都是件很难预料的事情。其他任何多余的东西都不用想。
对家中,他们是所有人的负担,在外面,他们紧衣缩食,蒙受耻笑,这样的心理压
力,没有承受过的人是无法理解的。

“全国较大城市的高校中,存在心理障碍、心理疾病、心理问题的在校大学生的人
数,在20%左右。”


马加爵这样学生的心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即使没有马加爵,也会有其他的
什么“爵”。

“就像很多学生因为家庭条件穷困而产生自卑心理一样,马加爵也被这种情形所改
变。同学们很少见到他打荤菜,他总穿着旧衣裳。”。“2000年9月,马加爵在父
亲马建夫的陪伴下到他亲自挑中的云南大学报到,他也非常喜欢生物技术专业。父
子俩带上了家里的全部积蓄───6000元存款,除了留下回去的车费,马建夫将剩
余的钱都交给儿子。这是他为儿子大学4年提供的最大一笔费用,之后,儿子没有
向他开口要过一分钱,但他断断续续给儿子邮寄了几次生活费。‘我给他的钱总共
不超过1万元。”马建夫说,“他不要钱,说有助学贷款,他还在打零工挣钱。’
”。

如果,他杀的是造成他这种景况的人,我是会同情并呼吁免予他死刑的,因为这个
杀人犯是人为制造的。

这样培养出来的大学生,让他们热爱祖国、热爱党是毫无道理的,因为就是这个党
领导的国家造成他们这样生死两难的境地,有很多贫困生实际是在生死线(物质与
精神)上挣扎。

爱心捐助,是富裕人口用来表现一下自己慈善的机会,装门面是可以的,但离解决
实际问题数量差的太远!

有人会问:不是有困难补助、贷款吗?

是有!

一、94年国务院拨款10亿元开始资助高校困难学生!

二、2002年奖学金为2亿元!

(一等奖年6000元,够学费,不够生活费;够生活费,不够学费。根本不够马加爵
那样完全没有经济支持的贫困生维持起码的生活。)

三、94年开始探索学生贷款到2002年底共签定贷款合同52亿元!


我们就算所有贷款都是1999年到2002年发放的,52亿除以4年是13亿元。

三项合计占635亿的4。

在此之外的那些年轻人到底哪个的罪过在这个物质极大丰富的国家该挨饿?

2002年,出现了一个新名词,叫做“并轨”,在嚷嚷给农民减负的同时,将这一给
农民以农业税两倍的负担——高校收费彻底执行完毕。因为,这一负担落在比例较
小的农民头上,更深重的压迫了农民,使得他们最终将不再有翻身的幻想。

一个很正当的:“非义务教育应该收费”政策的实施,就使得每年从农村输到大城
市721亿元、让城乡差距变本加厉地扩大、使很多正常的高智商的青年面临羞辱的
境地,使得721万人中大多数农民家庭面临困境。


教育收费政策确实是祸国殃民。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