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bjbs_270

SSL原理解密

发表于2004/10/2 14:09:00  942人阅读

分类: PHP技术文章

SSL原理解密

 
作者: 范晓明
加入时间: 2003-12-21
浏览次数: 293

RSA公钥加密在计算机产业中被广泛使用在认证和加密。可以从RSA Data Security Inc.获得的RSA公钥加密许可证。公钥加密是使用一对非对称的密码加密或解密的方法。每一对密码由公钥和私钥组成。公钥被广泛发布。私钥是隐密的,不公开。用公钥加密的数据只能够被私钥解密。反过来,使用私钥加密的数据只能用公钥解密。这个非对称的特性使得公钥加密很有用。

使用公钥加密法认证

认证是一个身份认证的过程。在下列例子中包括甲和乙,公钥加密会非常轻松地校验身份。符号{数据} key意味着"数据"已经使用密码加密或解密。假如甲想校验乙的身份。乙有一对密码,一个是公开的,另一个是私有的。乙透露给甲他的公钥。甲产生一个随机信息发送给乙。 甲——〉乙:random-message

乙使用他的私钥加密消息,返回甲加密后的消息。 乙——〉甲:{random-message}乙的私钥

甲收到这个消息然后使用乙的以前公开过的公钥解密。他比较解密后的消息与他原先发给乙的消息。如果它们完全一致,就会知道在与乙说话。任意一个中间人不会知道乙的私钥,也不能正确加密甲检查的随机消息。

除非你清楚知道你加密的消息。用私钥加密消息,然后发送给其他人不是一个好主意。因为加密值可能被用来对付你,需要注意的是:因为只有你才有私钥,所以只有你才能加密消息。所以,代替加密甲发来的原始消息,乙创建了一个信息段并且加密。信息段取自随机消息(random-message)并具有以下有用的特性:

1. 这个信息段难以还原。任何人即使伪装成乙,也不能从信息段中得到原始消息;

2. 假冒者将发现不同的消息计算出相同的信息段值;

3. 使用信息段,乙能够保护自己。他计算甲发出的随机信息段,并且加密结果,并发送加密信息段返回甲。甲能够计算出相同的信息段并且解密乙的消息认证乙。

这个技术仅仅描绘了数字签名。通过加密甲产生的随机消息,乙已经在甲产生的消息签名。因此我们的认证协议还需要一次加密。一些消息由乙产生:

甲——〉乙:你好,你是乙么?

乙——〉甲:甲,我是乙

{信息段[甲,我是乙] } 乙的私钥

当你使用这个协议,乙知道他发送给乙的消息,他不介意在上面签名。他先发送不加密的信息,"甲,我是乙。",然后发送信息段加密的消息版本。甲可以非常方便地校验乙就是乙,同时,乙还没有在他不想要的信息上签名。

提交公钥

那么,乙怎样以可信的方式提交他的公钥呢?看看认证协议如下所示:

甲——〉乙:你好

乙——〉甲:嗨,我是乙,乙的公钥

甲——〉乙:prove it

乙——〉甲:甲,我是乙 {信息段[甲,我是乙] } 乙的私钥

在这个协议下,任何人都能够成为"乙"。所有你所要的只是公钥和私钥。你发送给甲说你就是乙,这样你的公钥就代替了乙的密码。然后,你发送用你的私钥加密的消息,证明你的身份。甲却不能发觉你并不是乙。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标准组织已经发明了证书。一个证书有以下的内容:

* 证书的发行者姓名

* 发行证书的组织

* 标题的公钥

* 邮戳

证书使用发行者的私钥加密。每一个人都知道证书发行者的公钥(这样,每个证书的发行者拥有一个证书)。证书是一个把公钥与姓名绑定的协议。通过使用证书技术,每一个人都可以检查乙的证书,判断是否被假冒。假设乙控制好他的私钥,并且他确实是得到证书的乙,就万事大吉了。

这些是修订后的协议:

甲——〉乙:你好

乙——〉甲:嗨,我是乙,乙的校验

甲——〉乙:prove it

乙——〉甲:甲,我是乙 {信息段[甲, 我是乙] } 乙的私钥

现在当甲收到乙的第一个消息,他能检查证书,签名(如上所述,使用信息段和公钥解密),然后检查标题(乙的姓名),确定是乙。他就能相信公钥就是乙的公钥和要求乙证明自己的身份。乙通过上面的过程,制作一个信息段,用一个签名版本答复甲。甲可以校验乙的信息段通过使用从证书上得到的公钥并检查结果。

如果一个黑客,叫H

甲——〉H:你好

H——〉不能建立一个令甲相信的从乙的消息。

交换密码(secret)

一旦甲已经验证乙后,他可以发送给乙一个只有乙可以解密、阅读的消息:

甲——〉乙:{secret}乙的公钥

唯一找到密码的方法只有使用乙的私钥解码上述的信息。交换密码是另一个有效使用密码加密的方法。即使在甲和乙之间的通讯被侦听,只有乙才能得到密码。

使用密码作为另一个secret-key增强了网络的安全性,但是这次这是一个对称的加密算法(例如DES、RC4、IDE甲)。因为甲在发送给乙之前产生了密码,所以甲知道密码。乙知道密码因为乙有私钥,能够解密甲的信息。但他们都知道密码,他们都能够初始化一个对称密码算法,而且开始发送加密后的信息。这儿是修定后的协议:

甲——〉乙:你好

乙——〉甲:嗨,我是乙,乙的校验

甲——〉乙:prove it

乙——〉甲:甲,我是乙 {信息段[甲,我是乙] }乙的私钥

甲——〉乙:ok 乙,here is a secret {secret}乙的公钥

乙——〉甲:{some message}secret-key

黑客窃听

那么如果有一个恶意的黑客H在甲和乙中间,虽然不能发现甲和乙已经交换的密码,但能干扰他们的交谈。他可以放过大部分信息,选择破坏一定的信息(这是非常简单的,因为他知道甲和乙通话采用的协议)。

甲——〉H:你好

H——〉乙:你好

乙——〉H:嗨,我是乙,乙的校验

H——〉甲:嗨,我是乙,乙的校验

甲——〉H:prove it

H——〉乙:prove it

乙——〉H:甲,我是乙 {信息段[甲,我是乙] }乙的私钥

H——〉甲:甲,我是乙 {信息段[甲,我是乙] }乙的私钥

甲——〉H:ok 乙,here is a secret {secret} 乙的公钥

H——〉乙:ok 乙,here is a secret {secret} 乙的公钥

乙——〉H:{some message}secret-key

H——〉甲:Garble[{some message}secret-key ]

H忽略一些数据不修改,直到甲和乙交换密码。然后H干扰乙给甲的信息。在这一点上,甲相信乙,所以他可能相信已经被干扰的消息并且尽力解密。

需要注意的是,H不知道密码,他所能做的就是毁坏使用秘钥加密后的数据。基于协议,H可能不能产生一个有效的消息。但下一次呢?

为了阻止这种破坏,甲和乙在他们的协议中产生一个校验码消息(message authentication code)。一个校验码消息(MAC)是一部分由密码和一些传输消息产生的数据。信息段算法描述的上述特性正是它们抵御H的功能:

MAC= Digest[some message,secret ]

因为H不知道密码,他不能得出正确的值。即使H随机干扰消息,只要数据量大,他成功的机会微乎其微。例如,使用HD5(一个RSA发明的好的加密算法),甲和乙能够发送128位MAC值和他们的消息。H猜测正确的MAC的几率将近1/18,446,744,073,709,551,616约等于零。

这是又一次修改后的协议:

甲——〉乙:你好

乙——〉甲:嗨,我是乙,乙的校验

甲——〉乙:prove it

乙——〉甲:嗨,我是乙,乙的校验

甲,我是乙

{信息段[甲,我是乙] } 乙的私钥

ok 乙,here is a secret {secret} 乙的公钥

{some message,MAC}secret-key

现在H已经无技可施了。他干扰了得到的所有消息,但MAC计算机能够发现他。甲和乙能够发现伪造的MAC值并且停止交谈。H不再能与乙通讯。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