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bolidecaster

Richard Stallman生活中的一天

发表于2003/1/6 15:19:00  905人阅读

 

Richard Stallman生活中的一天

 

作者:Crossroads     译者:马维达

 

我所做的工作:我的工作的总体目标是给予计算机用户以学习、复制、修改和分发他们所使用的软件的自由。换言之,我是一个自由软件运动(Free Software Movement)活动家。

在一个大多数软件都拒绝给予用户自由的世界上,要给予用户以这些自由,我们必须创造另外的自由软件世界。在1984年,我开始了GNU操作系统的开发,希望它能够成为与Unix兼容的、完全自由的软件。1991年,Linus Torvalds编写了一个自由的内核Linux,它填补了GNU中的至关紧要的空白。在今天,GNU/Linux系统的开发仍在继续。

自从198510月以来,我一直是自由软件基金会(Free Software Foundation)的总裁。FSF是一个无需纳税的、以促进软件共享和变更的自由为其宗旨的“慈善团体”。

 

我是怎样获得我目前的职位的:我没有职位。我最后的职位是供职于MIT人工智能实验室,但在19841月我辞了职,以便为开发GNU系统作准备。

MIT辞职是必要的,因为如果我没有辞职,MIT的管理层就会把我的工作转变为私有的软件产品。如果GUN系统不能使用户获得自由的话,对其进行开发就是无益的。

80年代我偶尔从事一些合同工作(教书,以及自由地改进自由软件)来谋生,而在90年代则是从事演讲。但谋生只是我的生活中的次要部分——部分地通过避免奢侈的习惯,我尽可能地使其少占据我的生活。这样,我可以将我的大部分时间花在做值得做的事情上。

 

我怎样安排我的日子:我不喜欢强制性地安排我的时间,所以只是在涉及到其他人时我才这样做。在那些活动分子中间,我做自己平常的工作,其中的很大一部分是每天处理电子邮件所带来的各种问题,但也会撰写文章和致力于Emacs的开发。每当我觉得想做另外的事情时(比如阅读、吃东西、听音乐,或是小睡一会),我就会去做。

 

每天花在工作上的时间(在家里和办公室):从理想来说,我不希望家和办公室是分开的。如果它们必须分开,我就会尽可能地把时间花在办公室里,并只在必要时才回“家”。当然,这是以办公室的舒适为前提的。如果我有一间不合要求的办公室,比如一间小卧室,我就会试着逃之夭夭。

 

我解决问题的策略:如果我不知道怎样处理一个问题,我就会把它放在一边,过后再来解决;在此期间,我可能会想想有什么办法。有那么多的任务要完成,所以我总是可以放下一个,去做另外一个。

 

我怎样减轻压力:一些不同意我的观点的人常常会相当苛刻地、怀有偏见地谈论我。当那使我心烦时,我会大发牢骚,然后阅读其他的邮件,直到我完全平静下来为止。然后我再回去处理问题。

在我的工作中,另外的带来压力的事情是我试图修正一个错误,却接连地失败。发生这样的事情时,有几分钟我会觉得沮丧。然后我会告诉自己不能放弃,我必须解决这个问题。于是我就再回到工作中。

 

我的英雄、导师,或是我所崇敬的人以及为什么:我特别崇敬为自由而工作的人——比如纳尔逊.曼德拉、Aung San Suu Kyi、马丁.路德.金、Daniel EllsbergRalph Nader,以及诺姆.乔姆斯基。我也崇敬那样一些科学家,他们为推进人类的知识和健康而工作,而不是首先考虑利润。

 

我怎样指导其他为我工作的人:我没有对指导进行过研究,所以我只是尽我可能地回答他们的问题。

 

负面的事件是怎样以正面的方式改变我的生活的:1981年,当SymbolicsMIT AI实验室聘走了其他的黑客时,他们摧毁了我的团体,并使我陷入了盲无目的的气馁状态。但是当他们在1982年带着最后通牒回来时,他们给了我还击的机会。我拒绝了他们的最后通牒,并花了两年时间开发了可用以替换他们的产品的软件。《黑客》一书讲述了这个故事。

那样的经验磨砺了我的愤怒,从而使得我能够将它建设性地应用到其他的战斗中,并且它也告诉我,我有力量和耐力去从事像GNU这样的大型项目。

 

如果生活可以重来,我希望改变的事情或决定:Debian GNU/Linux制定它自己的自由软件标准时,我应该更为仔细地考量它们。在过去十年中,我处理了大量的对自由软件的定义的阐释问题,可我没有把结论写下来。我本应该和Debian的领导者一起提出这些,但它没有在我这里发生,直到最近为止。

 

对我来说什么样的价值是最重要的,以及我怎样评价他人:真理、美和公正是最重要的价值。我崇敬致力于这些目标的人;那些其目标仅仅是成功的人所拥有的不过是可怜的野心。

 

在每天的工作中,什么会鼓舞、激励我,或使我兴奋:计算机用户应该拥有协作的自由。这样的自由取决于我们的努力。我们不能够使他们失望。

 

传记:Richard StallmanGUN项目的创始人。该项目于1984年开始,其目标是开发自由操作系统GNU(“GNU’s Not Unix”的首字母缩写),从而给予计算机用户他们几乎已丧失殆尽的自由。GNU是自由软件: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对其进行复制和分发,以及作出或大或小的改动。

今天,GNU系统的基于Linux的各种变种(基于Linus Torvalds开发的Linux内核)已被广泛地使用。据估计,在今天GUNU/Linux系统的用户已超过了17百万。

Richard StallmanGNU C编译器的主要作者。该编译器是可移植的优化编译器,其设计目标是支持不同的架构和多种语言。它现在支持超过30种的不同架构和7种编程语言。

Stallman还编写了GNU符号调试器(GDB)、GNU Emacs,以及许多其他的GUN程序。

Stallman因为在1970年代开发第一个Emacs编辑器而获得了Association for Computing Machinery颁发的1991年度Grace Hopper奖。在1990年,他被授予麦克阿瑟基金会会员资格,在1996年被授予瑞士皇家技术学院荣誉博士头衔。在1998年,他与Linus Torvalds一道获得了电子前线基金会的先驱奖;在1999年,他接受了Yuri Rubinski纪念奖。在2001年,他获得了格拉斯哥大学颁发的第二个荣誉博士头衔,并与TorvaldsKen Sakamura一道获得了Takeda社会/经济改良奖。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