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chutium

回首来时路——对高雄大学的应用数学系同学的讲稿

发表于2002/4/8 9:10:00  1215人阅读

回首来时路

    我在读大一的时候,「大一英文」里,就选了一篇几乎每一个老师都会教的文章:「If I were a freshman again」。这篇文章其实我也记不得了,反正里面的忠告,大概我都没有好好听就是了。今天我又有一个机会给大一新生说话,心里想到的是这一篇文章,同时也在想,大概你们也会和我当年一样地将它当作耳边风来处理。人类反正总是一再犯同样的错。

    如果我再回到大一,我是不是还会念数学系呢?

    那个时候,理学院还是有志青年的第一选择,只有较没有理想的、想赚钱的才去考医学院和工学院,至于商学院,我们是不会去看的,想想看,他们只读丙种微积分哪!甚至于商学院的女生我们都不那么想去追。至于读商学院的男生,当然清一色都是数学白痴,还有什么好来往的。孔子不是说:无友不如己者……?文学院的女生虽然数学更差,但起码还知道雪莱、济滋和一点存在主义,如果长发飘逸,是马马虎虎可以商量的。数学系的学生虽然在系上被老师当得一塌胡涂,但是走在路上还是很有气势的。

    这是一九六○年代的事。回到公元两千年,好像什么都变了。你们是什么分数进这个系的?

    这话听起来就不顺耳,但是人应该听实话:你们是因为高中的数学好才来念这个系,还是因为高中的数学没有念好才来念这个系?

    数学这一行的确的风光不再。我全没有在这里骗你们永远留在这一行不出来的意思,虽然,我也不劝你去转什么企管,财务,会计或者e-等等的学科。至少,不是现在就去转。

    一个摆明的事是:数学学得愈好,愈只能去教数学。最多是去教较好,较高级的学校而已。如果你真的很棒,在一个好学校做一个好数学教授,日子还是可以很快乐的。但是如果你真的那样棒,数学能念到那样的水平,那么你差不多做任何别的事,成功的机会和速度要比做一个了不起的好数学家要大得多。我随便举一个例子,在十几亿的华人里面,只有两个人做到了美国科学院院士,并且,他们一个是陈省身,一个是丘成桐,都不是台湾培养出来的。他们的年薪当然不错,但也并没有十分地高。华人中名和利比他们好的比比皆是。

    华人里没有其它的大数学家吗?用世俗的眼光来看,是的。因为其它的人,就是没有做到当选为美国科学院的院士或者没有得到什么国际大奖。理由可以有很多,我们在其它的地方也听得到,我们自己也常用类似的理由替自己找借口,但是,大部分的人的解释,就只有这样简单:没有那么好。在台湾念数学真的没有前途吗?那当然也不见得。我就认得一位在台湾私立大学的毕业生,最后一路奋斗,能在哈佛大学做大教授的朋友。何况你们还是国立大学的学生。

    做好数学难不难?当然难。其实做一个诚实的二流数学家都蛮难的。做一个三流的数学家就相对地容易了,只是他们不怎么被二流数学家看得起而已。做一个不怎么诚实的数学家恐怕更难。为什么?因为数学是一门老老实实的行业,俗语说:光棍眼里不揉沙子。数学里面,硬是没有方法灌水。因为灌水绝对瞒不过同行的专家,而数学家的习惯,一向是不肯说别的数学家比自己好。在数学界要出名,只有靠硬功夫一途。口才、仪表、反应的敏捷、对人处事的态度,甚至幽默感都有一点用,但是这不是好数学家以及数学家成名的充分条件,也不是必要条件。搞得太多,有时反而有害。论文多也没有用,好的数学家都不吃这一套。

    我没有向大家泼冷水的意思,但是要做数学家,甚至于应用数学家、统计学家、计量经济学家、或者电脑计算这些以数学为基本工具的学门,想要占一席之地(我不是说做什么长等等),硬功夫是唯一的路。我常听到同事们抱怨现在的助理连程序都写不出来,更别说做一点真正的解析计算。用这样的态度在广义的数学界想出人头地是没有希望的。

    风光不再的艰困学科,由联考的后段同学来读,如果不能有一点想法,是蛮危险的。现在要从数学系(其实任何一个系都一样)毕业并不难,如果你只是想毕业文凭的话,是可以放轻松一点,只要你不是十分的不上道,四年一晃就过了,我们的教育部,现在给大学文凭的态度差不多和「凭身份证领取」一样,有什么可担忧的?但是,想一想罢,你和你的家人,为了护送你进国立大学,这一路上投资了多少?现在可是满街都是大学生的时代,数学系的毕业生,如果补习班都不肯要你去教,数学肯定不是第一流的,你又不会管理,更不懂财务;会计?不会;程序,只会EXCEL,别人会笑一笑:谢谢,再联络;英文?比不上文科的同学;国文,算了罢,大量用手机的结果,恐怕连情书都写不好;声、光、电、磁、氢氧、矽、塑一概最多只知道皮毛,不会超过牛顿杂志的内容。谁要给你工作?

    王尔德说:男女因误会而结合,因了解而分开。国家设立了这么多数学相关科系是一种误会,他们以为科学可以救国,而数学若不是科学之母,至少也是科学的一种。最少最少,数学是一门不怎么花钱的科学。我们设这么多数学相关科系也许是一个错误,因为一个国家并不需要那么多数学家。但这并不一定是无救的错误,因为,即使我们不需要那么多数学家(何况训练一个数学家又谈何容易),但是数学的基本训练,却是极有用的训练。一个人若是数学还学得可以,至少他或她的智商不会太差,逻辑清楚,能够理性地分析出一个问题中的要点,知道什么是真的证明,什么是假的证明。而这是一个象样的知识分子的重要条件。

    那么你们将要学到的数学有没有用?极高的数学有没有用我不清楚,大概「数学愈高深便愈无用」一般而言是不会太错的。至少,从世俗的眼光来看,不会太错。但是你在现在的数学系里反正也不会学到极高深的数学,而那些最浅的、已充分发展的数学,象是微积分、线性代数、微分方程、复变函数这些不止是真的有用,而且还是极为有用。在这里,我是很世俗地说,所谓的「有用」,并不是课本里常见到的「举例应用」的那一种,而是有头路的意思。

    略为高明一点的技术性工作无不需要这些本事,你们如果在将来的工作中善用这些本事,已经和别人大大地存在著「立足点的不平等」了。可是,我在技术性的行业里三十多年,见到的能够善用微积分的人都寥寥可数,因为绝大部分的人,其实都没有善用微积分所给他的技术。这和电脑的发达与否无关。不论电脑如何发达,仍然需要解析的能力。但是绝大部分的人,都到不了「能够善用微积分」的水平。

    不要以为这是因为老师教得不好。你们虽然不幸地到了这个系,但就数学论数学,你们在这里遇到的数学老师可还真是上等的。你们若是学得不好,多半是你们自己的错。但是反过来看,真的学好这些功课也并不那么容易。它们虽然都是已发展成熟的学问,但是它仍然有它的基本难度。这些学问靠偷巧、靠临时背一背是不行的。你必需要下真正的功夫。到了将来在职场上将这些学问活学又活用更难,因为你们到目前为止的读书,都是为考试而读,不是为了有一天真的要用。这些都是工具学科,你要能体会出这些工具是如何设计出来的、可以做那一类的事,换句话说,读这样的书要有整体观。但是过去所有你会在乎的,只是那一个部分是必考的重点,那是读补习班的态度,不是读大学的态度。

    我们才说到工具。真正的高手是不用工具的,他们用人,用懂得用工具的人。次一等的高手懂得看数字。但世上少有真正的高手,连次等的都不多。而且大部分的人在投入职场时,也不可能一开始就有用人的权利,也不见得会立刻看得到有用的数字。你总得先打几个硬仗,才能从小兵一步一步升到将军。而庸手是有工具也不会用、有数字也不会看的,大部分没有头路的人皆是此类。一个人在社会上有一点所谓的成就,其实只要能把握住一点利基,并且能发挥这样的利基便好。你在一个数学系能学到的本事,是永远都不会退流行的。

    那么,你在数学系的四年日子,应该怎么过?如果你是天才,不必问我,我也不敢给天才做建议。如果你不算天才,如果你能把我前面所说的四门课里的两门,念到至少可以去补习班教它的程度,那么,你在数学工具上,就已遥遥地领先很多理工科的大学毕业生。并且这个学问别人抢不走,你终身有用。

    其它的时间,试著去吸收其它的学问。学问可分为两种:一种靠懂,一种靠背。靠背的东西要在年青时学,例如外国语。有的学问是要先背熟了,一背再背,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才自然会懂。例子:极限的定义。需要时时更新的东西,除非你马上要用,不要急著学。我曾懂过七种不同的电脑操作系统,但是客观的环境一改,你马上就得换系统,以前的知识基本上就等于作废。这类的学问是最好用时才去学。同理,少在网络上做言不及义的聊天,没有用的。容易的东西、让你爽的事物、大概都是没有用的。不妨去玩。但玩也要设法玩到差不多是职业的水平和品味。半调子除了做龙套之外,别无用处。

    毕业了要做什么?

    高手不必要念更高的学位,王永庆、张小燕都没有大学文凭,阿扁也没有硕士。我们是普通人,因此人要金装,需要文凭来证明我们其实还不错。

    下面的一段是选自《玩性坚强》一书的十八页,作者是网络名人,笔名「老猫」,在文章里自称「猫」:

    亲爱的朋友,如果你想致富,猫在三十三岁前的建议是:

    找一个有前瞻性的行业,别找夕阳工业,选个有钱又有能力,或者很会找钱但没有能力的老板,让自己摆个忠诚又有能力的样子,给自己装个不贪财又值得信赖的德行,让身边的每个人都说你好,少交掏心挖肺的朋友,想尽方法认识其它更好的老板,经过几次半推半就的跳槽就可以了。

    如果你要念硕士或者更高的学位,那么前面我建议你累积的功夫,可以让你有更大的可能,考进其它的研究所。用四年的时间,睁开眼睛好好看看你下一步要做什么。赶热门也好,不赶热门也好,你要确认的是:这是你的战略,你深思之后的选择。

    从前,大学很少,大学生也很少。毕业生总找得到事,因此,专业不那么重要。大学的教育,虽有一些学科学门上的差别,但基本上是以人格的养成为主要的目标,希望能够培养的是有社会良心的知识分子。后来分工渐细,理工农医文法各司其职,大学渐渐有职业导向的倾向。现在,这么小的台湾,有一百多所大学。大学生的平均市场价值当然也跟著下降,社会和他们自己对大学生的期望,也当然跟著下降。因此多半的顾主,大概也不会期望你们有什么真正的专业。也因为这样的结果,也许大家反而可以忘记一部分对专业的期许,投注应该有的资源在人格的养成上。等到了我这样的年纪,就知道专业只是敲门砖,成功的人都另有成功的特质。

    回首来时,我其实并不曾给大家应有的示范。世事多艰,大学生活,是最后的快乐日子,也是机会。这对于自己觉得不幸考进这个系的同学来说,其实是一生中最好的契机。

    如果你完全不爱解析、计量、科学计算……,那么,赶快转系罢。人生苦短,不要为任何事大大地折腰,这是多元的社会,路不止一条。不管怎么说,兴趣还是重要的成功因素。如果你还算能接受,并且还是觉得科技、管理、财务、工程这一类工作是可以安身立命的,那么,在这个系好好地留下来替自己的下一步做好准备,也许是不错的战略。

    用心地玩,用心预备。只要你将来想要的工作里需要计算、数量、以及逻辑――这是现代里社会里最要紧的三个部分――那么,你应该不会吃亏,不会后悔。

    我今天是来给大家打气的,也是来给大家漏气的。因此大部分都是讲的老实话。老实的话不好听,但是你往往在最关键的时候,才会被人提起。

    电视广告上,女孩的父母对来求婚的男子说:「你连房子都没有,凭什么要我们把女儿嫁给你?」你早晚要面临这样的真实,尤其在面临人生重大的转折时,你需要拿出实证和业绩。在我们的时代,我们也没有房子。但我们可以对女孩的爸爸说:我有本事。本事不是一天就会有的,并且谁也不知道那一天会用到什么本事。本事是信心,学识和勇敢面对。本事是效率:努力地玩,但要玩有深度和难度的事物。努力地积蓄真实的功夫,认识人性和自己。在自己的地位不高的时候不卑,在自己的地位略高的时候不亢。

    我完全没有许给大家一个未来美景的意思。日子只有愈来愈难过,竞争只有愈来愈剧烈,学位只有愈来愈不值钱,求得学位的代价只有愈来愈贵,贫富的差距只有愈来愈大。但是,金字塔的顶端,总是缺人。我们找不到好的合作伙伴,找不到好的总经理,找不到好的部长,好的院长,也找不到好的总统。不止是台湾,全世界都一样。有时间价值的东西,别急著去学。会让你快乐的事物可以做,但要少搞。只是让你轻松的事少做为妙。基础的功夫,一辈子都是你的财富,要现在就努力经营。

    数学系是少数可还以给你一点「永远有用,永远不会被抢走」的基本功夫的地方。它绝对并不容易,但至少基本的部分,也并不高不可攀。

    最后,再引一段老猫的话:

    如果你也是一个不屑的痞子,或立志当一个不同的凡夫俗子,你可以用猫三十三岁以后的法则:

    有个专业,有个了不起的专业,有个别人没有的专业。

    搞好你的英文或者是日文,那表示你可以阅读最新的数据去唬人。

    找个明天的行业,别找今天的,这世界变化得太快,你总是追赶不及。

    少说一点谎话,少做一点假,什么圈子都很小,你的信誉要用一生打造。

    别相信专家说的话,相信自己,如果你懂得去聆听心里声音的话。

    少交朋友,小心朋友,因为那分好与坏,男与女四种,都很麻烦。

    少睡一点觉,多读一点书,没机会看世界,从书里也能体会,网络更直接。

    多用脑去想,用眼去看,用心去体会。

    如果这样做,你可以吃得饱,睡得好,可能发不了财,可是你也不会穷途潦倒。照镜子的时候,偶而还会感到自己顺眼一点,运气来了,搞不好会发得像猪头一样。


注:所有的引文,都来自老猫:〈狂妄与不凡〉一文,载在圆神的《玩性坚强》一书。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