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cn_chenfeng

电信专家阚凯力作客新浪访谈录---中国发展3G不能搞大跃进

发表于2004/10/25 9:38:00  1416人阅读

分类: 网络通信

本期嘉宾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电信专家 阚凯力

特约嘉宾主持人
:北京晨报 经济部主任、电信记者 王正鹏

  
10月20日下午,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国内知名电信专家阚凯力作客新浪就当前国内电信业的热点问题与网友深入交流,本次聊天为新浪科技策划通信展专家在线系列之一
。聊天实录如下:

  
讨论3G需要理清三个关系

  王正鹏:各位新浪的网友大家下午好!今天我们很荣幸请到国内著名电信专家阚凯力先生到新浪聊天室,和大家聊今年比较热的一个话题,3G问题。在聊之前我们先请阚老师向网友致辞。

  阚凯力:说不上致辞,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今天非常高兴到新浪嘉宾聊天室和大家一起交流一下有关3G问题。

  王正鹏:王旭东部长有一个讲话,3G没有时间表,3G的测试仍在进行,您认为他的讲话有没有什么战略价值?

  阚凯力:我觉得王旭东部长的讲话,非常概括,而且非常准确的描述了咱们国家关于3G的产业政策,一个我们国家没有3G的时间表。第二个,我们在测试,而且我们国家要看到3G技术的成熟和市场的成熟,我觉得这个抓到问题的要害,而且应该作为我们国家上上3G总的一个方针。

  王正鹏:听说您在2004年对国内3G产业下一步发展有新的见解,能不能向网友介绍一下。

  阚凯力:我觉得现在3G炒得很热,而且什么问题都和3G炒在一起去了。3G这个问题首先因为有三个关系问题没有理顺:第一个,俗称3G业务和3G系统之间的关系。第二个就是政府和企业在3G问题上定位问题。第三个是咱们国家搞不搞3G与咱们国家要不要增发移动牌照这两个问题之间关系。

  王正鹏:这三个关系,我们能感觉到,您认为现在对于3G产业,国内无论是运营商还是设备商都有一些错误的认识。不过我们也能感觉到,最近在北京国际通信展之前,各个运营商、设备商都做好了准备,大家感觉到明年就要发3G牌照了,好像这个已经成为业界的共识了,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阚凯力:还是因为刚才说的三个关系没有理顺,首先说第一个,无限宽带业务和3G技术系统之间的关系,无线宽带业务,实际上咱们国家已经开了,不但已经开了,而且开全了,像联通的CDMA,还有移动的GPRS,实际上3G所能开的业务都开了。像无线上网,而且还是宽带的高速的,甚至于像联通的CDMA1X都有12路的视频了,可以看电视了。这样的话,恐怕3G系统所能提供的业务在咱们国家早就提供了,就是说3G业务,或者无线宽带业务是不是意味着一定要上WCDMA,CDMA2000,或者TDSCDMA,这三个技术标准的技术,上这个系统,而且要做大规模投资,这个问题很关键,我觉得牵扯到第二个关系问题要理顺,就是政府和企业他们之间的定位问题。

  像联通也好,移动也好,他们都已经提供了大量的高端的无线宽带业务,包括上网,包括视频,应该是由这些个企业自己根据业务发展的需要,他来提出申请。比如联通,现在虽然花180个亿整个全国升级,但是因为现在业务太火,所以网络容量已经不够了,需要采用新的技术手段,而且需要新的频率,这个时候,应该由移动运营商联通或者移动去向信息产业部申请,我需要新的频段,我需要新的技术体制,然后由政府来考虑。当然他们移动运营商提出申请的时候,当然他要提出必要性、可行性,甚至进行方案论证,然后政府来审查这些,甚至可以找专家一起来评议,征求社会各方面的意见,然后政府可以决定是不是批给他新的频段。

  企业和政府,在上不上某一个技术这个问题上,应该是企业来采取主动,而不是政府,不管你要不要,我由政府来决定你是不是上一个系统,这个政府和企业,把关系倒置过来了,这个我觉得是一个根本的混淆了这两个关系错误的定位。
王正鹏:根据您的推论,从宏观上说,3G的应用推着技术走,企业推着政府走。

  阚凯力:对,应该是这样,甚至更准确点来讲,就是像王旭东部长讲的,首先要看社会需求,社会需求推着企业走,企业然后再向政府申请,推着政府走。现在好像舆论和媒体,把压力都集中在政府上,为什么中国不上3G,就是因为政府不发放牌照,这个我想根本关系弄反了。

  中国发展3G不能搞大跃进

  王正鹏:政府晚发一年牌照,在前几年看来早几年泡沫。这个情况下我向您做一个小的测试上,在设备商、运营商和政府之间,您排一个优先顺序,谁最渴望3G牌照发放?

  阚凯力:现在从我看,因为牵扯几个方面,恐怕现在最积极的还是设备制造商,尤其是这些跨国的那些公司。我在今年三月份在一次论坛上讲过,请那些跨国的公司都回到自己国家,是北美的公司你回北美,是欧洲的公司你回欧洲,你到那去推3G网络去。只要你们在你们这个欧洲或者北美推得成功,确实需求非常火爆,运营商也可以有相应的经济效益,这个时候不需要你们来动员中国,中国肯定就会自己上。

  二十多年前,像中国当时决策来上程控交换,这个根本就没有西方什么厂商来推中国走,然后中国还是非常有决心来很快的上了程控交换。所以这个实践检验真理,根本不需要你跨国厂商在中国来试图努力去影响中国的产业政策。

  王正鹏:前一段时间,正好您也去美国考察过,平常也关注瑞典、德国的3G的情况,他们的3G建设情况是什么样子?

  阚凯力:总的来讲还是刚起步。普遍的来讲,3G所特有的那种高端业务普遍的需求不足,所以现在说起来,全世界都有共识,3G系统主要的业务还是话音,它的主要收入还是来自话音。

  那么就有一个问题了,在中国我们国家的话音的网络系统,无论是GSM也好,还是CDMA也好,这个容量都是非常充裕的,尤其是联通的CDMA,容量很大,还拼命放号,而且放号往往还遇到很多的困难。所以这种情况下说明我们国家话音网络的容量是绰绰有余。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移动运营商无论是中国移动也好,或者中国联通也好,他们自己考虑要不要上3G,但是据我所听到的,他们在短期之内,或者眼下,尽快上3G恐怕积极性都不高,因为他们通过自己的经营,确实体会到上3G必要性不足。

  所以无论移动上GPRS也好,或者联通上CDMA也好,他们实际上已经在提供了无线宽带的高端的业务和应用,这个本身也是培育市场,这个市场培育起来需要一个过程。

  王正鹏:中国移动在过去两三年创造梦网在亚洲已经是一个模式了。中国的视频、电信业务,这两个公司看起来,现在琢磨运用,在运营商看来至少到2005年,移动运营商他们对所谓的3G牌照骨子里还不是非常感兴趣。

  阚凯力:至少没有感觉到一个强烈的、迫切的社会的需求,所以移动运营商自然在这种情况下,就要考虑大量投资,将来会带来什么样的经济效益,是能够盈利,还是亏损。所以我觉得他们考虑这个问题就要现实得多。

  王正鹏:现在我们听到一个普遍的推论是,2005年发3G牌照,在5.17前发,2006年组网,2008年完毕,这必然成为一个逻辑了,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阚凯力:这个我觉得半年之内,或者一年之内中国就要发3G牌照,这个嚷嚷恐怕至少有四五年了。有人说因为中国2008年要开奥运会,就一定要搞3G,恐怕这个也太昂贵一点了吧,如果没有社会需求,单纯为了显示技术水平,那我相信还不如咱们来个神舟6号呢!那是在咱们国家全国举国上下引为骄傲的,世界上只有三个国家,现在有载人航天技术水平和能力,中国是三者之一。我觉得咱们再搞一搞这个,可能对我们国家其它的产业带动可能会好得多。

  王正鹏:我听出来了,您认为如果按照这样一个逻辑,会产生3G技术一个大跃进。但是最近正好相反,很多国外电信技术商或者其他专家,他们认为如果2005年中国不发3G牌照,就错过3G发展的天赐良机了,很多媒体朋友不了解这个问题,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阚凯力:我觉得这个问题是这样,很难说现在上3G就是一个天赐良机,因为什么?这个良机还不是良机,关键还要看市场需求怎么样。我想起来二十年前,八十年代中期,当时ISDN在全世界电信业也火爆得不得了,所有人都在来炒作ISDN,把它形容为信息高速公路。但实际上当时最大一个问题,就是ISDN当时在八十年代做什么用?谁也解决不了。过了十年以后,英特网普及了,它对于数据业务是一个最广泛的应用,但是十年以后ISDN已经落后了,因为像ADSL、无线局域网等等这些技术都出来了。所以这个当时国际上有一些公司,也是投巨资去搞ISDN,但是恐怕后来都是亏损不得了,而且ISDN根本没有发挥作用。

  王正鹏:技术上狂热容易造成技术上大跃进。

  我不同意现在给固话运营商发移动牌照

  网友:中国现在除了四大运营商,加上铁通等等都拿上3G牌照之后,会不会造成3G大跃进?

  阚凯力:这个是刚才我讲到的三个关心问题,我们国家要搞3G,这是一种技术,和我们国家要不要增发移动通信运营商的数量,要不要增发移动牌照,这是两码事,不要把这个技术问题和牌照问题混为一谈。我们国家现在移动运营商应该说两家,一个是中国移动,另外一个是中国联通,网络有三个,两个公司三道网络。

  另外一个问题,中国电信和网通集团,他们做不做移动通信业务,这个牵扯到一个产业格局,一个产业政策和竞争格局的问题,这个不要和3G这个问题扯在一起,即使中国发展3G这个技术,也不一定就一定要给增发移动通信的牌照。

  同样另一方面,如果政府决定去增发移动通信牌照,也不一定就必须是3G。很简单,像中国联通,它现在是CDMA和GSM两个网,大家形容是左手打右手,确实它的市场定位有点自相矛盾,这两个网络,这两个实力上基本相同,都是以短信为主了。

  那么如果为了加强咱们国家移动通信的竞争,进一步促使移动通信资费的下降,最省事,最便宜的办法,而且不需要国家大规模的投资,怎么办?就是把中国联通这两个网分开,这样的话,中国只有三个移动运营商了,一个是现在中国移动的;另外一个是原来联通的;第三个是联通CDMA,这样形成三足鼎立,互相竞争,本身实际上就增发了一个牌照。

  另外像中国电信,或者网通集团,他们如果实在是想要移动牌照,这个很简单,他们说几年以前,把移动从我们中国移动那边给分出去了,干脆就说分错了,分错了要求国务院,或者国资委重新合并回去,没有必要一定把它和3G扯在一起,更没有必要说再去搞几千亿对3G的投资,这样实际上是劳民伤财的办法,要求再把它合并回来,不就完了吗。

  王正鹏:在移动运营商的格局分布中,假如需要三家,是中国电信跟中国网通一人再得到一张移动牌照,不一定是3G牌照,是搞四个竞争还是三个竞争,怎样设计比较合理?

  阚凯力:我觉得几年以前,移动通信业务从中国电信拆分出去,那是99年、2000年的事,我觉得当时的决策本身就是正确的,因为这样促进了我们国家移动通信业公平竞争,所以随后跟来就是99年、2000年,一直到2001年咱们国家移动通信业务的高速发展,因为联通和中国移动相对来讲可以更好的公平竞争,因为中国移动它也不能够再继续依靠中国电信对固网一个垄断优势,竞争相对来讲比较公平了,而且这个公平促进了发展。

  所以我从根本上,我就不同意现在再给中国的固网运营商再增发移动通信牌照,你干什么就把什么事情做好。比如现在宽带上网,这也是固网运营商一个很大的业务增长点,这个事情其中力量做好,对咱们国家的信息化社会比较好的促进,既有社会效益,又有经济效益。

  网友:如果咱们上3G网,会不会伤害到目前中国正在蓬勃发展的移动通信业,会不会有一种伤害作用?

  阚凯力:要说,我个人认为恐怕伤害是肯定有的,因为什么?要搞3G必然需要大量的几千亿的一个投资,但是经济效益从全世界目前来看,都是很差,而且刚才说的几个方面,现在对3G业务,对3G最不积极的实际上是消费者。

  王正鹏:本末倒置了。

  阚凯力:这样消费者不积极,那么运营商去搞大量投资去上3G,恐怕经济效益很差,经济效益很差,恐怕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移动运营商就要从其他的现在2G的网络和业务,像话音、网信这些方面去找,因为这些是上市公司,所以自然也会对消费者不利。

  所以我觉得从移动运营商现在再去上3G,恐怕确实是对现在咱们国家发展形势很好的移动通信事业,是很不利的。
王正鹏:今天正在咱们聊的时候,北京国际展览中心这设备项目正在忙着布展,大家说如果3G从小的方面说,能不能借着中国发展3G的机会,让华为、中兴、大唐这样优秀的公司,能跟爱立信、西门子这样的公司并肩成为电信巨头,有没有这种可能性出现?

  阚凯力:我觉得首先我们国家是WTO的一个成员,我们国家的技术政策、产业政策不能自己搞保护主义,中国如果上了3G,就只让中国这几家厂商来卖设备,不让外国来卖设备,这个肯定是行不通的。而且甚至于这种保护主义政策,也不利于这几个厂家的健康发展,变成温室里的花朵了。

  现在因为咱们国家是WTO一个成员,所以华为、中兴他们迅速的走向了国际市场,以整个全世界作为他们的市场,我觉得这个是一个正道,光靠着咱们国家政府来搞保护主义,来保护他们的发展,肯定我觉得是对他们健康发展不利。何况3G这个系统本身在目前来看,恐怕经济效益很不好,而且很难迅速发展,在中国很难迅速发展的这么一个技术,所以恐怕这个也不是一个好的办法。

  王正鹏:刚才您讲到了,应该把他们放在狼群中竞争,像华为、中兴这样公司,他们现在在全世界各地抢单、布局他们的生意,这应该是民族产业振兴一个希望。但是大唐是一家比较特殊的公司,这几年来他一直兼顾着TDSCDMA,不过这次展上引人瞩目的现象,国产的军团全面亮相,它的手机、芯片、电信设备全部出来了,大唐做得很苦,但是光明出现了。您咱们看待大唐在过去两年和今后发展。

  阚凯力:我觉得TDSCDMA的技术从两方面看,第一个应该说我们所有中国人都以这个为之自豪,因为中国是在一个主要的国际的电信技术标准上面占据了一席之地,而使它成为一个国际标准,我觉得这个代表了我们国家电信制造业的一个水平,尤其是研发能力的一个水平,我们已经进入了相当于世界杯的决赛了,这个表明我们技术水平的提高。

  但是另一方面,作为大唐一个企业来讲,要不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和资源,人力、物力、财力去把它产业化,这个我觉得大唐首先还要看市场,有没有市场需求。我觉得TDSCDMA这个技术标准它和其它两个WCDMA和CDMA2000实际上一样,如果说3G在近期之内,市场需求不明朗,对TDSCDMA也不例外,所以我觉得大唐全力以赴的,甚至于是破釜沉舟的在推TDSCDMA的产业化,我觉得在经营策略方面也有探讨的余地。

  王正鹏:如果是3G的市场比较明朗,中国的TDSCDMA技术有没有可能成为以中国为中心,辐射中国周边地区性的强势3G标准呢?

  阚凯力:这个可能要看很多的因素,因为像咱们国家,像第一代移动通信,当时我们搞了一套自己的标准,实际上是把美国的频率和欧洲的知识嫁接起来,这样变成中国独一无二的东西。结果遇到很多问题:第一个,无论设备也好,手机也好,都没有规模经济性,只有中国才用。第二个,这个东西到国际上漫游也有很多问题。这样的话,在咱们第二代移动通信的过程中,我们国家就坚定不移的就是采取了世界标准的GSM,1995年左右。所以这个标准一旦采用了,一方面有非常好的、全世界范围之内的规模经济性,另一方面又促进全球漫游,要不然移动品牌叫做全球通呢?因为它确实可以全世界漫游。

  这个规模经济性很大程度上是建筑在全世界普遍采用GSM体制,这样我们中国有后发优势占了很多便宜。同时因为GSM是全世界的最通用标准,所以也对咱们国家无论是手机制造业还是设备制造业,迅速的进入国际市场,创作了非常有利的条件。

  作为TDSCDMA,能不能作为咱们国家一定要采用的技术标准,我记得几天前信息产业部有明确的表态,这个是我们国家所开发的一个技术标准,但并不一定意味着我们国家的移动运营商就一定必须要采用这个技术标准,此外还需要考虑很多其它的因素。
四合二不如干脆四合一

  王正鹏:刚才讲到了市场的管制这一块,有很多网友提问,我们来看看网友的问题。

  网友:请问在国有电信企业的竞争中,国家对其进行非对称管制会碰到哪些困难?

  阚凯力:这个问题,我觉得对企业来讲,没有公平和不公平,首先我们要对消费者公平,政府的目标是促进消费者的利益,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为了这个目的,尤其是在竞争的初期,世界上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是对电信运营商采取不对称管制,对主导的运营商一定要予以限制,而鼓励新兴的一些竞争者,这些运营商来发展。

  咱们国家在这方面还是比较温和的,比如韩国,韩国它非常明确的,你在市场份额中占第一的移动运营商,就很明确,禁止你发展新的用户了。

  王正鹏:它不能超过52%。

  阚凯力:西方国家都有类似的政策,为什么?因为政府的目标是为了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为了保护消费者的利益,而让竞争充分有效,这个最有效能够保护消费者的利益。所以这种不对称管制,在竞争中政府监管完全必要的措施。

  有没有什么困难?应该说在咱们国家遇到一些咱们中国国情所决定特殊困难,首先因为我们这些电信运营商都是国有企业。所以还牵扯到政府除了像信息产业部负责电信监管;另一方面还有国有企业的保值、增值问题,这个当然是由国资委其它这些部门来考虑了。

  但是为了保护国有企业的保值、增值,往往就和促进充分有效的竞争变成一个矛盾。前几个月有一些留言,说要考虑电信运营商4和2,或者说6和3,我对这个评价,我说干脆如果为了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干脆4和1,6和1算了,恢复中国电信的独家垄断,这时候肯定股票会大幅度上涨,又没有竞争了,又没有经营风险了,当官商又可以垄断了。所以我觉得这是国有企业怎么去消化,怎么去逐步解决这个问题,是我们国家电信体制改革,以至整个国民经济体制改革中一个重大问题,要逐步的解决。

  但是,在这个问题上,往往因为国有企业现实存在,所以在政府执行不对称管制上面,也会遇到一些阻力和一些困难。

  CDMA拖了联通的后腿

  王正鹏:您刚才说到的不对称管制,网友又有提问了。

  网友:在移动通信业中它确实有不对称管制,联通和移动价格上有不对称,这种情况在市场上是否需要引进第三个持有牌照的公司来制衡?

  阚凯力:在咱们国家移动市场上我并不认为它形成垄断,但是毫无疑问它是占了我们市场绝大部分的份额,而且毫无疑问是主导运营商。在这个里面,我觉得首先一个问题,联通作为竞争者,是不是很好的发挥的它所应该起的作用,我觉得中国联通自从它上CDMA这个网络以后,实际上它作为竞争者的作用,是削弱了,因为什么?CDMA上来之后,引起了它大规模的亏损,直到今天也是它的GSM网络来挣钱,来补贴CDMA。

  这样的话,变得联通就不能够全力以赴的,像99年、2000年那样和中国移动去竞争,而是需要是让它保持比较高的利润水平,来填它CDMA的窟窿,这个使得我们国家的移动通信领域的竞争不够充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应该强化移动通信的竞争,我觉得一种办法,就是把联通两个网络分成两个不同的移动运营商。这样的话,一方面既充分发挥了国有资产的作用,同时也有利于充分推动有效竞争,这样对消费者肯定是有好处的。

  网友:联通再强大,因为中国移动它占有中国电信原有的优势发展,死死的控制着市场,这种情况下只有两个寡头竞争,是不对称的竞争,确实需要引进一个第三者。假如不引进一个第三者,谁能和中国移动抗衡?

  阚凯力:那就是把联通两个网络分成两个不同的运营商,已经变成三个不同运营商了,这个竞争就比较充分了。而且有一些人可能会担心,说联通分成两个之后,是不是太弱小了,没有办法和移动去竞争,我觉得不必担心这个问题。为什么?想当年99年的时候,联通才占有整个市场用户数量也就是4%、5%左右的市场份量,比今天的无论CDMA,还是GSM,这个市场份额都小得多,而且当时的业务收入,也差得多,而且当时它的网络都没有一个像样的网络。但是它充分发挥了竞争者的作用,尤其在98年成立信产部之后,相对来讲结束了以前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局面,所以联通两年之内就达到了差不多1/3的用户数。

  王正鹏:三分天下。

  阚凯力:对,结果从01年之后开始上CDMA,最近三四年以来,就基本上它的市场份额停步不前,就是因为CDMA拖了整个联通发展的后腿,而且是市场竞争不够充分,不够有效。所以要增加移动运营商,我觉得最好的办法,还是联通一分为二,至于其它的运营商,恐怕都需要国家大规模的投资,对国家不利,同时这样因为成本肯定会大幅度上升,所以对消费者也不是一个最有利的办法。

  王正鹏:如果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各拿到一张牌照。

  网友:固话商如果再拿到移动牌照,凭借着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固网实力,反而会非正常手段打压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您同意吗?

  阚凯力:我同意,因为前几年把移动通信从中国电信拆分出来,就是因为这个现象大规模存在,所以使这个竞争不公平,所以也就不能促进通信的迅速发展。所以这位网友讲的,前车之鉴在几年前就看到了,所以我也不同意固网运营商再发给他移动牌照的原因。

  铁通卫通还没能力拿3G牌照

  王正鹏:像铁通和卫通这样的公司呢?

  阚凯力:这样的公司有市场竞争规律,自己决定它的命运,市场经济就是优胜劣汰,如果铁通和卫通不能够找到它很好的定位,尤其做出错误的投资和市场判断,那恐怕就会被市场所淘汰。我觉得像刚才说的,对我们国家的人民,对消费者要保护,尤其对社会上的弱势群体,比如老弱病残,偏远农村的经济不发达地区的一些老百姓,要能够帮助他发展。对老百姓,对消费者,对中国公民来讲,不存在优胜劣汰问题,你是老弱病残就要被淘汰掉,这肯定是不合理的。

  但是另一方面对于企业,市场经济就是这么无情,就是要优胜劣汰,所以我觉得铁通和卫通他们当务之急就是要找到自己的正确定位。

  至于是不是由他们来做移动通信,我觉得恐怕他们既没有这个实力,也没有这个必要,在目前来讲,他们还是一方面做好自己原来所最专长的那些业务,另一方面来逐步随着技术的发展和市场的发展,来寻找一些新的其它切入点更好一些。
网友:如果跟联通移动,电信网通发的WCDMA,CDMA2000,给铁通给一张,给卫通一张,其它捆绑发,对这种市场设计您怎么看?

  阚凯力:我觉得西方国家,尤其是欧洲,前几年通过大规模拍卖收钱的方式发放3G牌照,这个本身做法证明,效果是非常不好的。尤其是我们国家,这些电信运营商,包括移动运营商,实际上都是国有企业,即使上市了,绝大部分的股份还是在国家,在政府手里。所以这种情况下,这种拍卖甚至收钱的方式没有在中国,所以根本谈不上对他们区别对待。

  而且对于不同的技术体制,采取收取不同的费用,这个本身也不符合WTO基本的原则,这是保护主义的做法,中国政府已经郑重向全世界承诺了,不会这样做,所以我相信这种情况不会发生的。

  网友:阚老师我是您忠实的听众,我想问六大电信运营商哪个希望最大能拿到3G牌照?

  阚凯力:我觉得关键要看他自己是不是觉得对这个业务发展有迫切的需求。说话在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来讲,我看他们现在都没有提出来要上3G的积极性,因为现在他们都提供无线宽带的业务或者说3G的服务,而且都没有面临现在网络容量不足,现有的系统技术能力不足的问题。所以我看他们两个,不会是一马当先去申请3G的牌照。

  至于中国电信和网通集团,他们首先的问题,政府是不是会允许它经营移动通信业务的问题,这个政府并没有定论,所以即使他想要,也不一定要得到。

  至于铁通和卫通,两方面的问题都存在,一个他有没有能力去做3G,何况是市场需求不足,经营起来会非常困难这么一种状况。另外一个即使他想要,政府会不会给他,因为发3G牌照,国际上通行有两种做法,一个叫做拍卖,刚才说在中国肯定不适用。还有一个叫做选美,看你自身条件如何。我看铁通也好,或者卫通也好,恐怕条件都不是很具备。

  王正鹏:前一段时间也有这么一个说法,说中国移动没有固话,把铁通搭给他。联通如果跟网通一起拿到这么一个牌照也行,但后面不太确切,中国移动和铁通如果合在一起,变成一个全能的运营商,这样拿牌照可能性特别大,这个也是前一段时间的传言。

  阚凯力:我觉得首先这种全业务牌照和全业务经营的运营商,这种做法是不是合理,我觉得这本身就需要推敲。因为我们国家几年前把移动通信刚刚从中国电信分出来,而且确实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实践检验真理。现在马上急急忙忙就要否定前一段的改革成果,而且实践所证明了的一些正确的方针和政策,然后又去发全牌照,我觉得这个问题本身就值得探讨。

  王正鹏:这种否定就是一种倒退。
阚凯力:对。

  网友:如果说中国是在2007年左右把3G牌照确实发了下去,大家开始做这个网,据初步估计,最初的投资大概确切的说人民币大概有几千亿?

  阚凯力:今年三月份在开会的时候,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它的测算,是需要五千亿的投资。或者这么说,差不多占我们国家一年GDP总额的5%左右,或者是相当于我们每年的固定资产投资的差不多百分之十几到百分之的二十的样子,所以这个竞争是非常巨大的。

  王正鹏:拿GDP的5%去做一个在国际厂商不是非常看好,或者正在实践中的新产业,风险确实比较高。

  阚凯力:确实风险比较大。所以我觉得重申一开始我讲的三个关系问题,我们国家已经在全国范围开展了无线宽带业务,或者就是3G业务。这样,不要把3G技术或者3G系统,WCDMA,CDMA2000,或者TDSCDMA这三种系统推广和采用,把它和咱们国家搞无线宽带业务或3G业务,不要把技术和业务混为一谈。

  第二个政府和企业的定位要准确,根据市场的需求和业务发展的需要,应该是由移动运营商自己来评估投资和风险,然后由移动运营商自己来向政府申请,而不是政府发一个牌照,不管你需要不需要都强迫你做。

  第三个,不要把3G牌照发放,或者3G这个技术系统的采用,不要和咱们国家是不是增发移动通信牌照的这个问题混为一谈,把这三个问题关系理清楚了之后,我觉得咱们国家对3G的政策问题,就非常明朗了。

  王正鹏:您这三点对于下一步中国发展3G产业也好,或者我们要上发3G的牌照也好,会有一个比较重要的理论上的指导作用。我们今天特别感谢阚老师作客新浪聊天室,回答网友的提问,网友提了数百个问题,有些问题我们合在一起,有些问题由于时间关系不能直接回答感到非常抱歉。再一次感谢阚老师,感谢大家对新浪网的关注,谢谢。

  阚凯力:也非常感谢咱们全体网友的关注,今后我们大家一起来关注3G在中国的这个问题,同时大家一起来积极的推动我们国家移动通信事业的发展。谢谢大家!

  王正鹏:谢谢阚老师。

  本次聊天到此结束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