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colayungnew

可口又可乐的鬼马小精灵杨若兮

发表于2004/10/26 9:41:00  1120人阅读

可口又可乐的鬼马小精灵杨若兮
 
yrx
    一看见杨若兮,我就立刻想起了《诗经》中称赞美女的两句: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不过她可没有淑女的稳重劲儿,风风火火地进门后,一鞠躬向我问了好,就跑前跑后地端咖啡、拿蛋糕,搞得比星巴克里所有的店员都忙。那些小伙子服务生都盯着她看:“咦,今天有个眼熟的漂亮美眉来帮忙呀!”终于等她坐稳,正式开始对她的采访,我才发现自己遇到了一个多么合作的采访对象,只要你问一句,她就会滔滔不绝地把自己的一切和盘托出,而且讲述得声情并茂、妙语连珠。
    
    从芭蕾舞转行去拍戏
    “我拍戏其实挺偶然的。那是1996年底,何群导演要拍一个电影,需要找一个十六七岁看上去像学生的女孩子,就到我们学校来挑演员。那天早上我因为赶着上课,脸都没洗,头随便一梳就出去了。结果回宿舍时屋里没人,我又没带钥匙,就坐在传达室里和老大爷聊天。后来进来两个人在屋里抽烟,因为传达室很小,我就对他们说,你们要不然把烟掐了,要不然到外面抽去。他们一听,呦,这小丫头还挺厉害,就和我随便聊了两句。原来是电影的副导演和制片人。他们还说要给我拍照,吓我一跳。那时候受爸妈的教育,认为这都是骗人的,我可不干。后来得知全班女生都拍了,我放心了,就也拍了。没过几天,有人呼我让我回电话,我一看:何群。不认识,宿舍电话又不能打外线,就没回。直到两个小时后和同学出去,看见公用电话,就顺手回了一个。结果电话那头何群说:‘哎哟,你可回电话了。我自从呼了你就没敢离开地儿,我还从来没这么等过演员的电话呢。’之后,我就去拍了何群导演的《男孩女孩》。这个片子得了华表奖金奖,我也认识了在剧中扮演我同学父亲的张国立。说实话,如果说第一次见这种大明星就如何如何聊得来那也是吹牛,当时都是规规矩矩叫‘老师’的。之后因为《男孩女孩》领奖是我和张国立一起去的,又都是四川人,就多聊了些。等到张国立拍《康熙微服私访》第一部时就找了我。”大家更多知道杨若兮还是因为《财神到》这部戏,小燕子赵薇引起的换角风波更是一时被“炒”得沸沸扬扬。“本来张国立是找我演宝妹的,邓婕也极力推荐我。但因为从收视率的角度考虑,投资公司希望让赵薇来演。我觉得这也挺正常的,那正是小燕子最火的时候呀。这事儿就过去了,他们的戏也开拍了。不过我和张国立夫妇俩关系一直特好,一次张国立还打电话对我说:‘小丫头你也太不自觉了,也不来探个班?’我就去了,还在他们那儿吃了一顿盒饭。后来赵薇不演了,剧组又找我。当时我们团里不同意我请假,因为我已经拍了《男孩女孩》、《姐妹》,不能老这样请假,这样会影响其他人。所以我要么选择转业去拍电视剧,要么继续留在团里老老实实跳舞。我爸妈最开始不同意我转业,一方面怕我拍完《财神到》没人再找我怎么办,另一方面也认为部队歌舞团比较安稳。我是那种天天坐地铁、吃快餐就能很开心的人,但是必须让自己断了后路,才可能尽全力去做事情。拍《财神到》的时候,外界倒真没怎么影响我,我最大的压力来自张国立和邓婕,因为他们对我那么好,邓婕更手把手地教我怎样演好这个角色,我不想让他们失望。在剧组里,大家都把我当小孩儿,叫我小丫头、小屁孩儿,张国立更是完全像管小孩一样,对我连哄带骂。他觉得我很透明、很单纯。”确实,杨若兮就像电影《CASPER》中那个透明的鬼马小精灵一样,人小鬼大,古灵精怪。说到对何群和张国立夫妇的感情,一直神采飞扬的她表情忽然凝重了起来:“没有何群、张国立提拔我,就没有我现在的成绩。所以只要是他们的戏,任何条件我都会答应。”不过,她的这种小大人状态维持不了多久,就立刻给我大讲特讲姐姐、姐夫(杨若兮这么称呼张国立和邓婕)如何为她炖红烧肉,又如何对他们家的狗“点点”说“小姨又来跟你抢肥肉吃喽”。
    
    我的爱情鸟还没来到
    北京刚刚开始放映杨若兮的又一个电视剧《尚方宝剑》。在这个戏里,她一改往日形象,不仅要和李雪健大演感情戏,而且还是第一次扮演一个成熟稳重、不苟言笑、一往情深的大家闺秀格格。她对心爱的人一往情深,不要名分,甚至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这个看上去没心没肺、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小丫头自己到底有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感情经历呢?“有过一次初恋,不过谈不上什么刻骨铭心。是和我的同班同学,那时学校管得严,交往半年了连手都没牵过。我们就像是小孩一样,也不谈什么人生理想,一天就是吃吃玩玩,逛逛商场、吃个麦当劳就高兴坏了。我们经常通宵打游戏机,他也不让着我,吵架了还互相砸东西。但稍微成熟点了,觉得没话说了,就挺平静地分手了。后来再没谈过恋爱。”“你这么漂亮可爱,追你的人是不是很多呀?”“真奇怪,没有人追我。剧组里和我搭戏的也都是老同志。“我特羡慕张国立和邓婕的感情。一次拍戏,邓婕穿的是那种清朝的盆底鞋,上楼梯挺困难的,张国立就特自然地把手递过去让她扶着。也许他们两口子不觉得有什么,可我们旁边的人都感动得不行。他们也有闹别扭的时候,特好玩。之后姐夫会端着一碗面来找我:‘去,给你姐送碗面去,多说点好听的,就说这面是我煮的。’他们都老夫老妻了,姐夫有时还会像对待小孩一样拍拍姐姐的头。我要是能找这样一个男朋友就好了。”
    
    简单而快乐的生活
    别看这小丫头一脸的无忧无虑,可原来学芭蕾舞时也是吃过大苦头的。“那时候老师是打人的,用竹棍子打,在谁身上打断了谁就负责再找一根给老师。后来换成了乒乓球拍,这下打不断了,可是太疼了!而且不许哭,谁哭就把谁轰出去。我们还经常称体重,那时候正是爱吃的年龄呀,看见桌子都恨不得咬上一口,可是为了保持体型,什么也不让吃。老师还总让我们‘交待问题’,毕业时一人一沓厚厚的检查。你都想不到我们这些女孩子后来聚在一起,一谈学校生活就一起大哭,现在心态平和多了。不过以后我要有了孩子也让他过集体生活,特锻炼人。正是因为有了这段同龄人少有的经历,我现在才能这么独立。”正说着,杨若兮看见我拿着的一篇有关她的报道上写着“杨若兮把自己比作是水……”大叫起来:“天哪!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要是让我的那些哥们儿们看见非笑话死我了!”正说着,杨若兮的一个死党霍思燕(在电视剧《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中扮演大雪)走了进来,不出杨若兮所料,不屑一顾地说:“她是水做的?还不如说她是汤做的呢!要是水,也得是可口可乐!”


若兮档案:
 
  生日:12月26日

  身高:163cm

  体重:48 kg

  血型:O型

  星座:魔蝎

  喜爱食物:西瓜、草莓

  喜爱颜色:浅蓝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