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collide

IP分片重组的分析和常见碎片攻击 v0.2

发表于2004/9/29 21:15:00  2974人阅读

分类: Linux 内核研究

标题:IP分片重组的分析和常见碎片攻击 v0.2
作者:yawl@nsfocus.com
主页: www.nsfocus.com
时间:v0.1:2000/07;      v0.2:2000/09

一前言

本文对linux的IP组装算法进行了分析,因为IP碎片经常用于DOS等攻击,在文章后面我结合
了一些攻击方法进行了更进一步的说明。内核主要参考版本是2.2.16,另外简要的介绍了
2.4.0-test3中的一些变化.
这篇文章基于我今年7月的一份笔记,但增加了许多新的内容。其实本来这月的月刊投稿准备
写一些netfilter的东西,但工作太紧,只好写自己比较熟悉的题材了:-)。成文比较仓促
,如果出现了什么问题,欢迎指正。


二目录

1-概述
2-关键数据结构
3-重要函数说明
4-2.4系列的变化
5-常见碎片攻击


1. 概述

在linux源代码中,ip分片重组的全部程序几乎都在都在/net/ipv4/ip_fragment.c
文件中。其对外提供一个函数接口ip_defrag()。其函数原型如下:

	struct sk_buff *ip_defrag(struct sk_buff *skb)

众所周知,网络数据报在linux的网络堆栈中是以sk_buff的结构传送的,ip_defrag()的
功能就是接受分片的数据包(sk_buff),并试图进行组合,当完整的包组合好时,将新的
sk_buff返还,否则返回一个空指针。

此函数在其他文件中的调用如下:

ip层接收主函数为ip_rcv()(/net/ipv4/ip_input.c),任何IP包都需经过此函数处理。
如果此包是发往本机,则调用ip_local_deliver()函数(/net/ipv4/ip_input.c)进行
处理,一般的系统碎片只有在到达最终目的的时候才进行重组(尽管在传输过程中可
能被进一步分成更小的片)。在ip_local_deliver()中我们可发现如下代码:

if (sysctl_ip_always_defrag == 0 &&           /*编译时未设置提前组装*/
(iph->frag_off & htons(IP_MF|IP_OFFSET))) {   /*判断是否是分片包*/
		skb = ip_defrag(skb);         /*条件满足,进行组装*/  
		if (!skb)                     /*若组装好则进行下一步处理,出错
			return 0;             或仍未组装完返回*/
		iph = skb->nh.iph;            /*重新定位ip头的指针*/
}

iph->frag_off只有在设置MF(more fragment)或offset!=0才意味着是分片包,因此
此处的检验理所当然,但为什么判断sysctl_ip_always_defrag == 0呢?
在看ip_rcv()时我们应该已经注意到在刚进行了版本号,长度,校验和等判断后,有如下
一段代码:

if (sysctl_ip_always_defrag != 0 &&
            iph->frag_off & htons(IP_MF|IP_OFFSET)) {
		skb = ip_defrag(skb);
		if (!skb)
			return 0;
		iph = skb->nh.iph;
		ip_send_check(iph);
}

即如果sysctl_ip_always_defrag==1的话,ip_defrag()的调用位置将有变化,对任何
进来的IP分片都要进行重组,可以想像,如果此机器作路由器的话,将对所有的分片
组装好后,才会进行转发。此举一般是没有必要的。这个值可以通过sysctl命令动态
设置,用sysctl -a可以看到在一般的系统中,此值被设为0:

#sysctl -a
......
net.ipv4.ip_always_defrag = 0
......


2. 关键数据结构(2.2系列)

每一个分片用ipfrag结构表示:

/* Describe an IP fragment. */
struct ipfrag {
	int		offset;		/* offset of fragment in IP datagram	*/
	int		end;		/* last byte of data in datagram	*/
	int		len;		/* length of this fragment		*/
	struct sk_buff	*skb;		/* complete received fragment		*/
	unsigned char	*ptr;		/* pointer into real fragment data	*/
	struct ipfrag	*next;		/* linked list pointers			*/
	struct ipfrag	*prev;
};

这些分片形成一个双向链表(在linux内核中,若需要使用链表,除非有特殊需要,否则推荐
双向链表,见document/CodingStyle),表示一个未组装完的分片队列(属于一个ip包)。
这个链表的头指针要放在ipq结构中:

/* Describe an entry in the "incomplete datagrams" queue. */
struct ipq {
	struct iphdr	*iph;		/* pointer to IP header			*/
	struct ipq	*next;		/* linked list pointers			*/
	struct ipfrag	*fragments;	/* linked list of received fragments	*/
	int		len;		/* total length of original datagram	*/
	short		ihlen;		/* length of the IP header		*/	
	struct timer_list timer;	/* when will this queue expire?		*/
	struct ipq	**pprev;
	struct device	*dev;		/* Device - for icmp replies */
};

注意每个ipq保留了一个定时器(即struct timer_list timer;)。

ipq也会形成一个链表,它们是内核当前未组装完的所有IP包。为了便于查找,保留了一个
hash表:
#define IPQ_HASHSZ	64
struct ipq *ipq_hash[IPQ_HASHSZ];
#define ipqhashfn(id, saddr, daddr, prot) /
	((((id) >> 1) ^ (saddr) ^ (daddr) ^ (prot)) & (IPQ_HASHSZ - 1))

	--------_____________	
	|   1  |	     |	
	--------        -----------      ------------	    ------------
Hash表	|   2  |	|  ipq1	   |---->|  ipfrag1  |----->| ipfrag2  |------>.......	
	--------	------------     -------------      ------------
     	......		     |
     	--------	     //
	|  63  |	------------	 -------------	    -----------
	--------	|  ipq2	   |---->|  ipfrag1  |----->| ipfrag2 |------>.......	
			------------     -------------      -----------
			     |
     			     //
			------------	 -------------	    -----------
			|  ipq3    |---->|  ipfrag1  |----->| ipfrag2 |------>.......	
			------------     -------------      -----------
     			     |
     			     //
    			  ........

每个IP包用如下四元组表示:(id,saddr,daddr,protocol),四个值都相同的碎片保留在一个IPQ中,
即可组装成一个完整的IP包。
    				             		
此结构在2.4内核中有了改动,具体将在下文中声明。


3. 重要函数说明(2.2系列)

3.1 ip_defrag()
ip_defrag()是整个流程的入口,下面我们首先对ip_defrag()作一定的说明。

(1)为了防止因保留分片而造成内存消耗过大,linux设置了界限来防止这种情况,如果超过了
内存使用的上限,则清空内存中最老的队列(ipq).所用内存的大小保存在变量ip_frag_mem中,
当然,对它的读写都应是“原子”操作(atomic_sub,atomic_add,atomic_read,etc)。
其定义在文件ip_fragment.c前部:

atomic_t ip_frag_mem = ATOMIC_INIT(0);		/* Memory used for fragments */

if (atomic_read(&ip_frag_mem) > sysctl_ipfrag_high_thresh)
		ip_evictor();
		
ip_evicator的具体操作将在下文中描述。		

(2)以id, saddr, daddr, protocol为标志检索是否已经建立了相应的ipq,若发现,则返回
ipq的指针,并重置定时器。

qp = ip_find(iph, skb->dst);

(3)此时有一个if/else对,其作用是:
如果ipq已经存在,则证明已经有同一个包的其他分片到达。检查此片是不是第一个分片(因为
分片到达顺序可能错乱),若是,将ip头信息和头长度保留在ipq结构中();
if (offset == 0) {
/* Fragmented frame replaced by unfragmented copy? */
if ((flags & IP_MF) == 0)
	goto out_freequeue;
qp->ihlen = ihl;
memcpy(qp->iph, iph, (ihl + 8));
}

如果不存在,当然要建立一个了:
qp = ip_create(skb, iph);
if (!qp)
	goto out_freeskb;
	
ip_create便是分配出一块内存,初始化这个ipq,并在hash表中登记。

到此为止ipq已经肯定存在了,不管是已经存在的,还是我们刚才生成的。

(4)对包的长度进行检测,如果超过了ip包的最大范围,则报警,并丢弃此包。jolt2
便是利用这点将window系统打瘫的。由于linux做了这种检查,所以基本免受其害。

(5)调节end值(数据的结尾位置),如果是最后一个包,则最终整个ip包的长度便可以知
道了,为了组装时方便,将其记录到ipq中。
/* Determine the position of this fragment. */
end = offset + ntohs(iph->tot_len) - ihl;

/* Is this the final fragment? */
if ((flags & IP_MF) == 0)
		qp->len = end;
		
(6)接下来很长一段代码(line481-line586)便是定位这份分片在整个数据包中的位置。
如果分片之间有重合(恶意攻击和其他异常),则能归并便归并。这个问题我们将在后面
(常见碎片攻击中)详谈。

(7)此时我们已经知道这个分片的具体位置了。我们要生成一份新的ipfrag结构,并将其放到
我们刚才找到的正确位置上去。
tfp = ip_frag_create(offset, end, skb, ptr);
if (!tfp)
	goto out_freeskb;
	
/* Insert this fragment in the chain of fragments. */
tfp->prev = prev;
tfp->next = next;
if (prev != NULL)
	prev->next = tfp;
else
	qp->fragments = tfp;

if (next != NULL)
	next->prev = tfp;

(8)ip_done函数检查是否所有的分片已经到齐,如果到齐,则将其组装成一个新的sk_buff
(调用ip_glue),并最终返回到调用ip_defrag的地方。

if (ip_done(qp)) {       /*全部到齐了么?*/
	/* Glue together the fragments. */
 	skb = ip_glue(qp);
	/* Free the queue entry. */
out_freequeue:
	ip_free(qp);    /*原有的ipq结构已经不需要了,释放。*/
out_skb:
	return skb;     /*组装完成,可以返回了*/
}

如果没有到齐,则返回NULL.

至此全部组装过程结束。

3.2 ip_evictor()
当分片所用的内存超过一定的上限时(sysctl_ipfrag_high_thresh)会调用ip_evicator以释放内存。
ip_evicator会找寻可清空的IPQ,并将其清空,直到到达到可用的下限(sysctl_ipfrag_low_thresh)
。

这个值在ip_fragment.c中按如下定义:
int sysctl_ipfrag_high_thresh = 256*1024;
int sysctl_ipfrag_low_thresh = 192*1024;

同样,用sysctl -a可可看到这两参数,同时可以动态修改。
#sysctl -a
......
net.ipv4.ipfrag_low_thresh = 196608
net.ipv4.ipfrag_high_thresh = 262144
......

理论上ip_evicator应该采用LRU算法,将最古老的IPQ清除。但目前linux(包括2.4.0)没有实现此功能
,只是将hash表按次序清空,这样的好处是简单易行。

3.3 ip_glue()
ip_glue()函数将负责将一个所有分片已经到齐的的IP包组合好。当这一步进行时,所有的分片已经
按顺序排好,并解决了所有的重叠问题。因此其流程相应很简单。
首先生成一个足够大的(足以容纳所有的分片包长度的总和)新的skbuff:
skb = dev_alloc_skb(len);
if (!skb)
	goto out_nomem;
调整一些必要的指针后,就在一个while循环中依次将原有分片的内容用memcoy拷贝到新的skbuff中。
再进行一些指针调整后,过程结束,将新的skbuff返回。

3.4 ip_expire()
前面已经提到,每个ipq保留了一个定时器,当一定时间以后组装还没有完成,将清空此队列。
定时器的值保留在sysctl_ipfrag_time中:
int sysctl_ipfrag_time = IP_FRAG_TIME;
(在/include/net/ip.h中有#define IP_FRAG_TIME	(30 * HZ) )
此值也可以用sysctl设置。
定时器的具体实现机制的没有分析。	

4. 2.4系列的变化

其实如果仔细看一下,2.4的分片组装代码的流程与2.2系列基本相同,不同的是将函数的分工变化了。
由于原ipfrag结构保留的结构均可在skbuff中得到,在2.4中将此结构取消了,并对ipq结构做了一些
修改。其他主要变化有:
1)ip_defrag分成了ip_defrag和ip_frag_queue两部分。
2)ip_glue换名成ip_frag_reasm,流程基本未动。
3)现在ipq中用meat保留现有的分片长度的累加值(已经解决重叠),如果此值到达总长度,则意味
着所有的分片到达,因此取消了ip_done函数,不必每次遍历一次链表,因此在效率上有了较大的提高
,抗小碎片攻击的能力得到加强。


5.常见碎片攻击

IP碎片经常被用来作DOS攻击,典型的例子便是teardrop和jolt2,其原理都是利用发送异常的分片,
如果操作系统的内核在处理分片重组时没有考虑到所有的异常情况,将可能引向异常的流程,造成
拒绝服务(DOS)。

我们首先要仔细考虑一下linux在处理分片重叠时的办法。
代码主要在ip_defrag中,首先要遍历链表,定位此分片的位置,具体就是给prev和next两指针赋上
正确数值。然后处理与前面的重合,代码如下:

/* We found where to put this one.  Check for overlap with
* preceding fragment, and, if needed, align things so that
* any overlaps are eliminated.
*/
if ((prev != NULL) && (offset < prev->end)) {
	i = prev->end - offset;
	offset += i;	/* ptr into datagram */
	ptr += i;	/* ptr into fragment data */
}

注意此处offset已经乘了8,即以byte为单位了。
举个形象一点的例子,如果有这样两个分片:

offset1=0            end1=256
-------------------------
| 	Frag1(先到)     |<---------prev
-------------------------

    offset2=64		                 end2=640	
     ------------------------------------------
     |     Frag2(后到)                      |
     ------------------------------------------
     
处理后变为:

offset1=0            end1=256
-------------------------
| 	Frag1(先到)     |<---------prev
-------------------------

   		 offset2=256		    end2=640	
                        -----------------------
                        |   Frag2(后到)     |
                        -----------------------
紧接着做与后面分片重叠的处理,代码如下:
	/* Look for overlap with succeeding segments.
	* If we can merge fragments, do it.
	*/
	for (tmp = next; tmp != NULL; tmp = tfp) {
		tfp = tmp->next;
		if (tmp->offset >= end)
			break;		/* no overlaps at all	*/

		i = end - next->offset;	/* overlap is 'i' bytes */
		tmp->len -= i;		/* so reduce size of	*/
		tmp->offset += i;	/* next fragment	*/
		tmp->ptr += i;

		/* If we get a frag size of <= 0, remove it and the packet
		 * that it goes with.
		 */
		if (tmp->len <= 0) {
			if (tmp->prev != NULL)
				tmp->prev->next = tmp->next;
			else
				qp->fragments = tmp->next;

			if (tmp->next != NULL)
				tmp->next->prev = tmp->prev;
			
			/* We have killed the original next frame. */
			next = tfp;

			frag_kfree_skb(tmp->skb);
			frag_kfree_s(tmp, sizeof(struct ipfrag));
		}
	}
	
其中if (tmp->len <= 0)判断后面的是为了处理teardrop攻击的,将在后面描述。

我们继续用图表示,如果有这样两个分片:

		offset1=128            			end1=960
	       -----------------------------------
   next------->|            Frag1(先到)     		    |
   (tmp)       -----------------------------------

    
    offset2=64		end2=320	
     -------------------------
     |     Frag2(后到)     |
     -------------------------
     
处理后将变为:

			offset1=320    			end1=960
			     ----------------------
   		next------->|              Frag1(先到)	    |
   		(tmp)	     ----------------------

    offset2=64		end2=320	
     -------------------------
     |     Frag2(后到)     |
     -------------------------
     

更复杂的情况不再一一列举,下面我们便可看一下具体利用分片的攻击办法:

(1)Teardrop(CERT CA-97.29,bugtraq id 124)
许多老系统在处理分片组装时存在漏洞,发送异常的分片包会使系统运行异常,teardrop
便是一个经典的利用这个漏洞的攻击程序。其原理如下(以linux为例):
发送两个分片IP包,其中第二个IP包完全与第一在位置上重合。如下图:

<-      len1           ->
-------------------------
| 	Frag1           |
-------------------------
offset1                end1

     <-  len2   ->		
     -------------
     |  Frag2    |
     -------------
     offset2    end2

在linux(2.0内核)中有以下处理:
当发现有位置重合时(offset2<end1),将offset向后调到end1(offset2=end1), 然后更
改len2的值:
len2=end2-offset2;
注意此时len2变成了一个小于零的值,在以后处理时若不加注意便会出现系统崩溃的问题。
但具体到什么地方出现问题没有追踪过,毕竟这已经是陈年旧事了。
新的版本检查了这个值的大小,如果出现小于零的情况,则把这个分片丢掉。

(2)Jolt2(MS00-029)
jolt2是2000年五月份出现的新的利用分片进行的攻击程序,几乎可以造成当前所有的windows
平台(95,98,NT,2000)死机。原理是发送许多相同的分片包,且这些包的offset值
(8190*8=65520 bytes)与总长度(48 bytes)之和超出了单个IP包的长度限制(65536 bytes)。
如下图:

0                       65535
------------......-------------
|    Max normal Fragment      |
------------......-------------
			
			65520	      65568(>65535)
			----------------
			|Jolt2 Fragment|
			----------------   
在linux中这种几乎马上就会被丢掉,在ip_defrag中有:
/* Attempt to construct an oversize packet. */
if((ntohs(iph->tot_len) + ((int) offset)) > 65535)
		goto out_oversize;
尽管在后面(out_oversize出)对报警信息已经做了net_ratelimit()处理,但在遭受攻击时
每5秒便打印一条信息还是很繁人,可以更改net_ratelimit()的间隔时间和干脆关掉此条警告。

对windows系统便不知道它是怎么处理的了,一打的话CPU便会达到100%。2000的SP1号称已解决
了此问题,但没有试过。		

(3)bugtraq id 376 Linux IP Fragment Overlap Vulnerability
此种攻击对2.0.33内核有效,其实此攻击事实上并不是分片组装算法的问题,而是在在实现上
出现了小的纰漏,在ip_glue中有:

	if(len>65535)
	{
		printk("Oversized IP packet from %s./n", in_ntoa(qp->iph->saddr));
		ip_statistics.IpReasmFails++;
		ip_free(qp);
		return NULL;
	}
	
问题出现在printk上,如果对方一直用超大碎片(len>65535),内核将会无节制的调用printk
报警。而printk这种操作是相当耗费资源的,因此造成DOS。
在2.0.34版中改成了:
NETDEBUG(printk("Oversized IP packet from %s./n", in_ntoa(qp->iph->saddr)));
而/include/net/sock.h中:
#if 1
#define NETDEBUG(x)	do { } while (0)
#else
#define NETDEBUG(x)	do { x; } while (0)
#endif
即只有在调试是才打开此功能,正常时不作任何事。

而后来的版本中加入了net_ratelimit()函数,限制成最多5秒钟发出一次内核警告:
if (net_ratelimit())
		printk(KERN_INFO
			"Oversized IP packet from %d.%d.%d.%d./n",
			NIPQUAD(qp->iph->saddr));
这个问题不光在分片组装时用到,所有的网络部分的代码在打印调试信息时都要考虑大量日
志造成拒绝服务的问题。目前的比较好且通用解决办法便是通过net_ratelimit()函数。			

(4)bugtraq id 543 Linux IPChains Fragment Overlap Vulnerability
ipchains在处理分片包,只处理第一个(offset==0&&MF=1),因为只有这个包有TCP,UDP的
头信息,其他后续的分片不作防火墙规则匹配,直接通过。假如防火墙之后的系统的IP分
片组装类似如下做法:若有重叠,后来的包覆盖前面来的包。这样的话攻击者可以首先造
一个可以通过防火墙规则的合法分片(如一个可访问的端口 ),再造一个与之重叠的分片,
改掉前一个片中的信息(如一个不可访问的端口),这样最终的结果便是突破了防火墙的
检测。
但此种方法只是理论上的,要依靠防火墙后面的主机的分片组装算法的具体实现。反正如
果后面也是一台linux的话便无效,因为在处理重叠的时候linux不允许改变位置在自己之
前的片的内容(详见上面的讨论)。
此方法在2.2.11以后的内核版本中更难实施,在ipchains处理分片时会检查分片的长度,
如果过小则返回FW_BLOCK,即丢弃。 


(5)其他
碎片攻击不光会攻击操作系统,由于许多网络工具,如防火墙,入侵检测系统(IDS)也在
内部作了分片组装,如果处理不当,也同样会遭受攻击,如著名的checkpoint的防火墙
FW-1某些版本(最新的已经改正了)便同样会受到碎片DOS攻击(可详见nsfocus第12期月
刊《了解Check Point FW-1状态表》).
碎片也可以用来逃避IDS检测,许多网络入侵检测系统的机理是单IP包检测,没有处理分片
,即使是象ISS这样的公司也是在最新的5.0版本中才实现了组装功能,更不用说snort了,
其IP组装插件经常造成core dump,因此大多数人都将此功能关闭了。


参考资料:
1.linux2.0.33,2.0.34,2.2.16,2.4.0-test3的源代码。
2.securityfocus的漏洞资料。
3.bugtraq上的一些邮件,数目众多,恕不一一列举。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