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dbigbear

漩涡中心 -亲历交大非典爆发过程

发表于2004/10/31 1:21:00  1238人阅读

    写本文的目的:我并不想把本文写成交大非典爆发过程的备忘录,本文也更多的是记录我自己的感受和行动,所以有的数据和日期并非完全准确。另外,本文只在本blog中发表,请勿转载,否则后果自负,出于信任,不再多言。
    截至4.17 发现首5例高疑,学校作出学生出入校园一律凭本人学生证、交大校徽,无证件者严禁进入校园,这个时候中财的事已经传开了

,不过潜意识中仍觉得这个事离我们还很远,虽然中财就在我们对面。而那五名疑似的是在东校区和南门外的交大嘉苑里。几乎与此同时,听

说了世界卫生组织 16日正式确认,引起非典型肺炎的病原体是冠状病毒的一个变种,以前没有在人体发现过。这意味着科学家朝着控制这种

疾病又前进了一步。这好像是个好消息,但是仅此而已。然后就是专家的处方和12层、16层、24层的口罩几乎满世界的飞,那时已经风传其他*

*学校都给学生发药了,但是我们(同学)好像都没怎么引起重视,没发也就理所当然了。
   第二天,又发现了2名高烧的同学,这时周围的关于非典的消息越来越多了。几乎接踵而来的是各个学院的诸如考试、运动会之类集体活动

的开始延后和推迟,我们定在19日的毕业证照相也推迟了。
   19日,15楼开始每天的定时全楼消毒,其他楼可能也一样。这时的我一直在清华北大的BBS上逛,不时转几篇文章到交大,感觉是,北大清

华中关村那边才是非典的危险地带,谁知一场风暴就在眼前。发药的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每人6瓶医院待煎的中药,热忽忽的,还有每个宿舍一

支体温计。这只体温计就成了此后几天最关注的东西,之前一些同学都有胸闷的感觉,有时想咳嗽也因为紧张怀疑而憋住了,发了体温计之后

,似乎咳嗽就没那么紧张了,胸也感到舒畅多了,偶尔就能听到有的同学不知算不算洒脱的咳嗽声。大家都来量体温。也是这一天有人反映在

对面17楼(因为新修了加大嘉苑,17楼就没人住了,好像是供出租用了)中隔离的一些与发烧的同学曾经密切接触的同学(好像是发现一个发

烧的,就隔离整个班)跳出来打篮球(我没亲见,不过我想可能是住在2层的同学吧,否则还不”粉身碎骨“啊)。之后,我知道的是这个事被

传来传去,变成了交大被隔离的学生痛不欲生,跳楼自杀,流言可畏啊。另外,好像也是这天晚上学校紧急开会作出了放假的1个月(暂定)的

通知。可以想见,这时的情况开始陡转直下了,好像是31个发烧的。隔离当然是一大片了。
    20日,对我来说,这一天是很“难忘”的,也许不能仅仅用紧张来形容吧。早上就听说,对面17楼的兄弟被集体转往市郊大兴分校隔离起

来了,和10多个医生、护士一起。多半是前一天同学的反映引起了学校的注意,a唉,:( , 谁叫他们不安分呢?不过之后的校广播说,这些同

学在那边吃的是免费的“馅饼”,而且都是营养搭配,还真羡慕死我们了呢!:)具体什么时候(好像是19号吧)有人大规模的走我没有在意

,因为自从转战到15楼以后,基本与原来住的19楼“失去联系”,那边现在都住的是MM了,呵呵,而先要走得,当然是她们了(注意,我没有

任何其意思!)毕竟都是女儿家嘛,可以理解的。这天在BBS上看到一张被改得乱七八糟的19楼女生背着背包,推着行李回家的照片,幽默的是

他们每个人都被戴上了防毒面具,多少有点那个意思了。整整一天泡在BBS上关注消息,这时候的我已是很紧张了,不过还不忘关心关心其他同

学,给在北京的其他同学打了几个电话,他们的感受跟我几天前一样。谁知那天晚上,老天却给我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吃完晚饭,照专

家(有网上看的有同学耳边吹的)的吩咐,喝绿茶,吃柑橘....,开始量体温时也没在意,等过了5分钟之后,读数差点吓软我(不是我“很”

胆小,的确是没有心理准备),37.1,在医生的眼中这也许是很正常的,但是这几天以来一直是36度多,早上甚至都在35.8度左右呢,更关键

的是,院里规定说到了37.1就上报,如果被隔离了,虽然每天吃香的喝辣的,但是跟那帮人在一起,说不定就...,想到这里心口就像揣了只小

兔子一样扑扑直跳,嘴里却大后一声36.8,然后赶紧用力把水银注摔下去,之后直到晚上我都感到全身火辣辣的,不知是心里原因还是.....,

到了晚上睡觉时我特意把温度计放到了枕头边。睡在床上,我怎么也睡不着,想到很多事,很多人,现在都忘了,不过记得心里一直是在说“

老天保佑,爷爷保佑”,用被子把身体裹得严严实实的,但是身上却不时一阵一阵的凉气往上冒,然后化成一身的冷汗,整整一个晚上,直到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昏昏然着了,不过记得最后一次量体温是36.1,那时才松了一口气。第二天醒来体温也很正常。另外好像就是在这时,“北

方交大+非典”的google搜索命中项已经不计其数了,重灾区嘛(当然是继中财之后的)!:)
    21日,起床之后才发现,昨晚上就像尿床了一样,床单上是湿了又干了的一大块。这一天在作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是走还是留。BBS上也有

两种说法:回家之后,要么我没事,当然很好;要是我之前被感染了的话,不但到处扩散病毒,而且当时据说四川只有3、5例吧,在四川那样

得环境下,人们当时可能还很少重视个这个病,有的甚至不知道,发烧之类得也许不会重视,后果会更严重,而且,四川的医疗条件也比不上

北京,主要还是生怕挂了“还背上个民族罪人的罪名”,就像实验室一个同志说得,自己挂了不要紧,把老家伙感染了就麻烦了,呵呵;如果

留在交大,“与交大共存亡”(好像有点拔高自己!:)),吃饭的问题很令人担忧,而且据说,发病的高峰期马上就到了,而且要持续四五周

,如果真到了“控制不住”的地步,呵呵,就挂了!当然这里的医疗应该能保障。25号这几天来第一次上网聊天碰到xiaoklong问起时,我把这

番话告诉她时,她被吓跑了。这时,我也call了几个好兄弟,主要还是征求意见了,当然是这样问的:“我们学校是SARS的重灾区,我想过来

逃难啊!”结果我就不详说了,当然有的是干脆的说“p,过来嘛!”,有的是说“你这是在威胁别人的健康.....云云”,逐渐可以理解了!

当天晚上,接到了无数个电话,有家里来得N个,有其他同学来的,在此深深的感谢你们,是你们给了我勇气,呵呵!当然,这时网上多得是什

么做飞机的流程详解,什么订票送票电话咨询。这时“学校共出现发热症状54人,其中送出医院治疗17人,校医院治疗观察37人。重点观测人

员118人”了,同时,“自4月21日起,学校两校区所有教室、公共计算机房、图书馆予以封闭,封闭期暂定为一个月”,“浴室开放时间为周

一、三、五、七的15:30-17:30”。
    22日在紧张中来临了,今天有一个给很多以前曾经何去何从犹豫不定的同学吃了“定心丸”的决定。上午照常去了实验室,这时实验室已

经人丁寥落了,虽然本来就不多,呵呵。到了中午,一个对面宿舍的战友要回家了,当然不能送他了,不过从10点开始,就短信上了,直到他1

5点上飞机之前祝他一路顺风,只听说,到了机场是白花花口罩的海洋,到家的同学也正在网上说,前一两天机场简直成了交大人的机场,我问

他,机场有交大的吗?他说看不出来,看来,交大已经基本空了,稍晚一会儿,我的猜测得到了证实!晚上,8点中BBS上突然冒出一条消息,

说西门不让出人了,由于被之前15楼封楼的传言所困扰,所以没太在意,谁知,到了晚上回宿舍才知道真的封校了,宿舍两个准备第二天走的

同学,这时也是....退票呗,不过,对门的两个就走得正巧了!这时大家的心情,的确是很低落而又想爆发。听说是由于前几天回家的同学中

有的已被感染,听说是到新疆和河南的两个同学,影响很不好,结果是上头下的命令,不过这都是听说的。封校之后的统计是留守的同学只有1

700余人,要知道交大应该有一两万学生吧。
    23日、24日都呆在宿舍里,可能是故意不想多了解网上的传闻吧,不过还是从校广播里听说这几天的情况好像趋于稳定了:确诊了10名同

学,他们都是之前疑似病例;
    25日,心情开始平静了一些,于是一早就去了实验室(其实是宿舍实在太无聊了,业管不了那么多了!:-)),也是这天碰到xiaoklong,

结果把她吓跑了(我想可能是吧:))。这时学校的情况是新增了低热症状5人,不过都不是学生,送出校外治疗的上升到52人,确诊上升到14人

。北京的官方数字是大概每天都有100多人确诊。不过晚上回宿舍时倒被楼管大妈吓了一跳:回到宿舍楼,楼门已经关了,好不容易把楼管阿姨

叫来开门,她对我说,可别不在意,刚才还有一个4层的发烧被转走了。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我被她这番话吓得差点“没站住”,2天之后,BBS

上的消息说,那个4层的哥们儿送医院了。希望不会有事,他还有我们!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