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digital1

中国软件――为什么伤心的总是我

发表于2003/6/20 8:24:00  719人阅读

中国软件――为什么伤心的总是我

(您可以在任何地方转载,修改这篇文章,谢谢――d_jt有感)


1、 市场不是自由竞争是根本所在

市场人员在公司里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因为他掌握着客户,而这些客户并不是因为公司的软件水平高的结果。
一个公司在开始阶段可能老板或市场人员有很多的关系,公司迅速成长。然后这些关系的增长根本跟不上公司的成长,大家可能都知道建立这种关系有多难。然后我们基本可以看到这个公司的前景了。
现在软件公司象狗一样在求别人给项目,哪个作市场人不是五毒俱全,十恶不赦?但是他们的确不愿意那样做。哪个手握权势的人不是心比墨黑?――跟我讨价还价?给项目算是天大的面子了。
有谁说自己有自己独到的技术别人做不来呢?即使最后作不出来能怎样呢?诸多因素造成软件公司的非市场性恶性竞争。
今天我一个朋友说他在写标书,一个很大的项目,我知道这个公司根本没有做这个项目的实力,但是这个项目很可能是他们的,招标书都是他们写的。
不能促进技术进步的竞争最终结果我们只是在低层次上打拼,你比我强不了多少,我也不比你好多少。
没有后果的恶性竞争,也会造成相互压价,给外行一个假相:软件不需要多少成本。是的,给10万有10万的开发方法,100万有100万的开发方法,哪怕给1万也可以做出很花哨的东西。

2、 盗版使通用软件升级出现了问题

不要再说盗版软件促进了中国软件的繁荣,那是虚假的,是以牺牲软件这个未来最大的行业为代价的。学校我们可以赠送,个人我们可以出个人版。
中国人不是不能做操作系统,也不是不能做office,就是各种平台也不算是很难的事情,但是如果某种行为是没有市场的话,注定长不了。
当所有的人都对做这些软件基础失去信心的时候,中国也许就再也不能在软件基础领域作什么了,就像我们能做冰箱,但是压缩机是别人的,我们能做汽车,发动机是别人的,我们能做dvd,芯片是别人的,当然我们会做高技术的“计算机”…….,曾经在在悉尼奥运会转播上,听播音员自豪的说:看,满场闪闪发光的手电筒都是中国制造的。不知道你当时是什么心情?

3、 软件开发团队不合作,藏私,

一个中国人是条龙十个中国人是条虫,这是民族的本性吗?那么这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呢?政治教育是代替不了品德教育的,更代替不了管理教育、合作教育。
在中国当一个公民很辛苦,一旦失业没有社会保障,没有医疗保障,没有孩子上学的保障,特别软件行业,大家都是吃青春饭的,只有很少数能成为不用发愁的佼佼者,大多数都害怕被后来的人代替,一旦公司看到你油水不多了,也就要失业了,而中国的工会在干什么?

4、 官本位在中国根深蒂固,而且没有改革的倾向,

你做的好想做什么?当官吗?我想可能是这样。只有当官才能给你相应的待遇,相应的权利,才能……
我中学一个教学很优秀的老师后来做了主任,不做老师了。
我师兄一个很优秀的导弹设计专家现在天天在喝酒。我,看到他这样再也不想做导弹了,因为我从他身上看到了未来的我,想想当初报效祖国军事事业的雄心,想想现在放弃了我学了接近8年的导弹,真的很悲哀。
技术优秀的人真的适合管理吗?国外技术和管理是分开的,技术好的走技术道路,管理好的走管理道路,都可以实现自己的目标,而社会也才能对技术人才足够的尊敬。
Kent beck,martin fowler等大师现在也还是在做软件,也还没有迹象表明他们要当什么总经理。

5、 社会制度存在问题

当然一直在改革,而且这方面真的不是我应该谈论的了。
从来我都不是一个安分的人,初一的时候就反驳政治老师,当时他气的满脸通红,不过真的我很爱国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