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ghj1976

评论:软件创业再度面临生死劫

发表于2000/12/30 12:09:00  1913人阅读

  “给你二十万元,三年之内你能够赚回多少钱?”——问题摆在面前的时候,大部分人不会说我三年就会把这些赔光,可是事实总是那么无情。

  中国软件业最近一次高潮并不是发生在即将过去的2000年,而是1年前的“红色正版风暴”。今年的无论是“I软件”还是“金山.NET”,终究给人一种概念炒作的嫌疑。今年中国软件业不管是思路还是发展方向,都齐刷刷的转向了Internet,仿佛没有Internet作为支撑,软件业的发展就失去了方向。对于软件业来讲,Internet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Internet绝对是万万不能的。

  Internet风暴、Linux的风光一时、全民皆Oicq,都让我们迷茫:中国的程序员啊,我们到底该做什么?就在我们迷茫的时候,一个东方的软件帝国,在铁路和高速公路都没修起来的时候,却修了一条让我们羡慕不已的信息高速公路,它就是印度。1999年度(1999年4月到2000年3月),印度软件业产值约56亿美元(约合476亿元人民币),出口39亿美元(约合331.5亿人民币)。(以上数据来自《程序员》杂志)而同期中国软件业的规模为176亿元人民币,就是这些被我们称为:“写的程序拖沓杂乱”的印度程序员们,正在让比尔.盖茨惊呼。中国软件业何处去?中国软件该如何创业?

  机遇

  然而,不管怎么说,Internet时代的来临、电子商务的兴起,必将引起了IT产业的重大变革。软件业正处在变革的核心。从计算模式、技术构架,开发管理、市场服务等各个方位软件产业将要发生革命性的变化。在Internet时代,软件将不再是某一类产品的总称,而将成为通过网络为用户提供服务的整个过程。在这种趋势影响下,软件业的各个环节将受到深刻的影响,从以软件厂商为主导的产品中心转向以客户需求为主导的服务中心。这种转变将提高用户的使用效率、大大增强个性化服务,从而用户的满意度。同时软件厂商也必须从观念上和行动上适应这种改变。中国软件产业正处在发展的起始阶段,变革正是我们的机遇。

  Internet时代软件的最重要的改变是用户个性化的需求能够得到更好的满足。网络是每个应用者的网络,每个用户对网络拥有前所未有的掌握控制的权利,就像手持遥控器的电视观众一样,每个用户可以完全自由地选择自己的产品提供商和服务商。计算平台将完全对用户屏蔽,软件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已经不再是提供什么样的产品,而是如何满足各种用户个性化的需要。而个性化正是服务业务成功的关键。

  环境

  在我国,软件行业一直是很艰难的,最初遇到的是盗版问题,目前除了盗版之外,还有网上免费软件、大公司为了争夺市场的低价位软件,还有一些直接捆绑在系统中的软件,因此对于很多个人要想靠制作软件创业已经非常困难了。

  随着低价软件的思想越来越深入人心,现在软件的销售价格不断下滑,而产品开发、宣传等费用却在升级,没有足够的市场份额,软件企业很难利用产品自身的收入实现滚动式发展。很多企业在这样的环境下只能寻求外来投资或者注资,用低价格抢占市场份额,而后寻求更多的投资。自然码的开发者周志农认为,这样建立起来的经济只能是虚假的泡沫经济,一个产业如果自身不能实现真正的赢利,虽然初期看起来似乎非常繁荣,但是却隐藏着极大的后患。如果有关方面仍然鼓励这样的市场行为,并且不加以正确引导的话,软件行业也将会在不久的将来看到软件业的“经济危机”。

  在1999年金山的“红色正版风暴”刚刚刮起的时候,实达铭泰公司的总经理何恩培就预言:“这次的价格战将极大地提高市场准入的门槛。”同时他认为这样的价格战的负面影响就是让一些小的但是有创意的公司更难进入市场。但是,从中国用户的购买能力来讲,软件开发者们希望的售价是远远超出了经济承受能力,这样价格的软件只能给盗版留出发展空间。

  自身问题

  另外一方面,中国的程序员始终没有形成真正的团队作战精神,也许是因为中国人太崇拜英雄,所以,每个成名的程序员身上都有一圈耀眼的光环。于是,我们的程序员就会在一切可能的地方展现自己的聪明,一段时间以来,在我国软件人才中盛行“个人英雄”式、“单打”式等不规范软件开发方式,致使中国软件人才队伍的整体素质欠佳,参与团队规模开发的人不多,直接影响了中国软件产业的发展。过分地依靠个人无法形成产业规模,而没有规模就谈不上产业化了。与国外相比,国内的软件研发过程,个人色彩比较浓。软件管理是我们的一个弱项。

  世界公认中国人适合做软件开发,并且开发水平高,“因为中国人逻辑思维强,能吃苦耐劳”。据称,在美国硅谷软件开发人员中,华人和印度人占了大多数。东方通科技公司董事长张齐春认为,如今软件开发、特别是大型基础软件的开发是高度集中的团队行为,要有团队精神。一人单打独斗的“个人英雄”时代已经过去。但是,“我们很多人才在软件开发中,既不做整体设计计划,也不写文档,只会写程序,而规范性的整体开发思路没有。”这样开发出的软件程序往往与个人“捆绑”,既没有通用思路,也很难协同开发正规产品,更不用说是大型基础软件。有时,一个人的离去,可能牵动整个软件产品的开发,甚至导致产品的早期“流产”。

  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是我们的程序员缺乏客户服务意识。我们软件开发的时候没有仔细研究过用户的习惯,没有考虑过用户使用起来怎样更方便——仿佛不能顺利使用自己开发的软件仅仅是用户水平太低或者太笨,这种情况不但是程序员身上有,连很多做售后服务的人员身上都有。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产品的连续性很差。现在最孚盛名的一种网络通讯软件的每一次升级都会丢失老版本的大部分历史记录。像类似这样问题其实真正说明,我们的开发者在设计新的软件的时候对用户的需要考虑得很少。

  2000年的中国软件业

  2000年,国务院发布了《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其中涉及软件业的投/融资、税收、产业技术、出口、收入分配、人才等相关政策与规定,优惠程度前所未有。政策出台后软件产业的结构调整将加快,运营环境将更好,上市公司多方受益。同时投融资政策、税收政策出口政策都有较大的优惠,总的来看,新政策的针对性非常强,长期以来困扰我国软件业的一些痼疾可望得到解决。但我们出手已晚。

  在今年,Linux神话走完了自兴盛到中落的一个循环,不知道下次奋起的契机到底是什么。到了12月,Linux的老大Redhat也开始裁员、缩减,尽管它的帐面上还有2亿多美元,但是依然做好了过冬的准备。随后又继续爆出,Linux跟奔腾IV不兼容的问题。国内的几个Linux厂商除了炒作一把概念并宣称自己已经成为国家的指定操作系统后,就没有再看见后续动作。

  正是为了贯彻与Internet结合的思路,今年面向个人用户的国内的最大的几个应用软件厂商,如金山、铭泰都讲软件与Internet的结合产品作为主要开发对象,8月8日,金山在北京正式发布了中国软件.NET战略和iWPS.net。

  3月22日,铭泰在北京香格里拉饭店召开了“i软件”运动的新闻发布会,正式提出的i软件的概念,两个月后,其首批“i软件”产品东方三王iSHOP《东方购物王》、iBID《东方拍卖王》、iPAGE《东方网页王》在5月底同时上市,一上市即形成了I软件的购买热潮,半个月的时间售出近十五万套。8月12日,北京实达铭泰公司宣布《东方虹》网络平台软件在全国各地同时上市。

  同类的软件是这样流行,连四通利方公司也推出新浪 2000 上网平台。这些软件都提供了网民在上网过程中所需要的各种功能,如邮件收/发与管理、下载、浏览、搜索、聊天等,其智能化特点表现在主动式、交互性、个性化三个方面,使用户能够轻松畅游网络,个性化、高效高质量地获取网络资源。

  但是到了6月一个更可怕的猛兽来了,它就是微软的.NET。9月,微软CEO鲍尔默来华念.NET的经。再后来的Comdex上,.NET的几个产品开始慢慢揭示出它的真面目。但愿这个.NET不是另一个维纳斯。

  杀毒软件是通用软件中唯一可以免遭盗版侵蚀的市场,今年中国的市场依然热销。不过真的像1998年王江民预测的那样:今后病毒会减少,但是黑客软件会增多,整个杀毒软件的发展趋势将是转向“防黑”。今年果然如此,2月份,一群美国黑客攻击了美国5大网站,一时风声鹤唳。黑客攻击事件连续不断,最后连微软也落入“黑手”。黑客攻击与被黑竟然成为国内的一些网站公司、的灵感,他们居然玩起了“我被黑了,我光荣”的游戏。因此,国内的杀毒软件厂商也趁势而炒。今年,杀毒软件市场依旧是KV300与瑞星的稳坐前两把交椅,PC-CILLIN也风风火火。但是整个杀毒软件行业的明星却是今年很晚才登场的金山毒霸。这个小毒霸尚在襁褓中的时候,同行们都已经非常紧张了,生怕这个小家伙成了杀毒软件行业的哪吒。结果哪吒是降生了,但是却放了一个臭蛋,居然带有病毒的尸体,一时间,满怀希望和戒备之心的各色人等一律满地找眼镜。

  在其他软件行业,像财务软件、管理软件、教育软件行业今年无不被网站的大潮压得严严实实,不过他们却悄悄地挣了不少钱。因为据估计今年中国软件业的增长速度依然保持在30%以上,尽管人人知道这个数据比印度稍嫌脸红,但是这个数据至少比中国网络业的裁员数据好看。

  中国软件创业的反思

  2001年,中国互联网将完全走出“泡沫经济”的阴影,将踏踏实实地生存下去。同样,中国软件业也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实现自己的超越。中国的软件业需要重新创业。但是再新的形势下如何创业呢?我们还需要为这个产业的氛围和环境做写什么呢?为此我们采访了一些业内知名人士,他们对这个问题进行纵谈。

  杨元庆(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软件业是知识经济时代的朝阳产业,如何吸引并留住优秀的人才,对软件中至关重要。Internet和电子商务的发展,为国内软件产业带来了巨大的发展机会,软件业从产品到服务的转变将是必然的发展趋势。面对Internet带来的变革,中国软件产业正处在发展的起始阶段,变革正是我们的机遇。软件企业首先必须及时观念更新,调整自己的业务模式和核心竞争力。与此同时,用户对软件的观念也需要变革,要认识到服务的价值,从购买有形的产品到购买服务。这将会是一个长期的、渐进的过程。

  雁鸣(美国硅谷某公司研究人员):软件业有戏没戏,命运目前还在我们手中。就看政府、业界、及各从业者加上媒体如何做了。现在正是检讨、吸取教训和奋起的好时刻。Linux确实给了中国一个实破口。不要看世界上Linux公司不景气,就以为没有前途。举例说,如果真把Windows的盗版使用迫绝了,看看人们是去买正版Windows还是用Linux?挑战微软的最有效武器就是反盗版。到时,金山、实达、桑夏、冲浪、蓝点、……都活了,就有动力了。

  周志农(自然码汉字输入法发明人):软件创业想要成功,必须在软件的功能和质量上下功夫,让用户有离不开的感觉。仅仅依靠免费或者低价的方法短期占有市场份额并不能长期保持企业的发展,反而无法取得正常的市场回报。此外,业界同仁一起维护一个健康的竞争环境也很重要,软件企业不要盲目跟风将产品价格降低到到不能赢利的地步。进行恶性竞争的后果只能使软件企业都无法正常发展。我们应该及早看到只有真正地在产品上下功夫,满足用户的需求,制定一个合理的价格,才是长期发展的基础。

  丁磊(网易CEO):中国可以在未来软件业发展上的有些重要改进,而不是放在一些模糊的体制上,也包括游戏产业的发展。中国的软件业已经不能在靠等待了。国家必须出鼓励政策,否则没有人原因去开发了。

  王文京(用友软件总裁):软件业的创业关键在企业自身,也在创业环境。应该说这两年软件业的创业环境已经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改善:国家连续颁布了2个积极扶持软件产业发展的政策文件(1999年的中关村文件和今年的国务院18号文件),极大地改善了软件产业的政策环境(其中尤以税收政策最为明显);风险投资近年来已经开始介入软件行业,很大程度上改善了软件创业的资金/金融环境。目前仍然存在的创业环境方面的问题主要是:金融环境——创业版应该加快开通、政策与法律环境——股票期权制度及相关政策法律必须尽快制定并实施、市场秩序环境、人才与教育环境、法律环境。

  高春辉(北京天下网创始人):目前国内的软件产业链存在脱节现象,如果这个问题不能够解决的话,我觉得软件产业很难振兴。

  荷马(上海某网络公司职员):中国从来不是个重研发、重创新的国家,认为给开发人员高工资是不值得的,大力投入开发也是不值得的,因为看不到直接的效益。说到最后可能又是体制问题。

  王东临(中关村IT专业人士协会副理事长):建设一个好的IT创业环境,第一需要有合理的政策,真正重视软件,政府自身用正版软件;第二要与硅谷充分、良好的沟通,真正做到一个脉搏跳动;第三要有良好战略,例如,盗版一时消灭不了,就做盗版少的国际市场和专业市场,而不是空等着老百姓觉悟。

  猛小蛇(著名IT撰稿人):中国软件业一直没要死不活,我觉得最根本的还是资本问题。现在没有几个人对通用软件有信心,而行业软件活得就要滋润得多,不存在太多的市场推广问题。而像金山这样的通用软件公司却不同,必须要炒作,没有知名度,老百姓不会来买呀。

  陈威(福州某IT媒体主编):中国软件业的发展,关键还是在体制上。我亲眼看到,许多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的软件项目,在报批国家火炬计划的时候居然也能通过。说实话,这些软件项目其实只有一两个开发人员而已,所谓的软件其实也只有一个连DEMO都称不上的东西。是否让市场来选择,让中国的软件业走上真正的发展之路,还是否坚持就有的体制,让软件业埋没在官僚的文件夹里,何去何从,我们已经到了选择的关键时刻,我们已经失去太多的时间和机遇了。

  事实上,对于软件创业环境的谈论从来没有停止过。不过,好像这些争论和建议,并没有改变IT企业三年一个生死劫的事实。无论投资多少的新兴软件企业,三年之后能够只是奄奄一息,就已经是很好的结局,难怪一位在IT媒体工作了许多年的朋友说:中国现有的创业环境中,能够存活三年的软件企业的故事,都可以写成精彩的历史。但是我们希望在新的世纪里,我们不会用更多的时间再来讨论这个问题,而是将主要的精力用在市场、开发和服务上。在Internet上,完成我们的跳跃。望着印度软件的腾飞,我们应该产生一种恐惧感,因为这个领域作为今后人类的发展方向之一,要是落在一个有扩张性的邻居手里,而我们还在自我感觉良好,这是一个可怕的事情。(杜红超何青青)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