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gigix
博客专家

品味经典——书评《人工智能哲学》

发表于2003/5/3 22:17:00  3455人阅读

分类: 剃刀书评

品味经典

——书评《人工智能哲学》

撰文/剃刀

每个领域都会有一些被称为“经典”的东西。它们常常是一个短小精悍的句子,在背后蕴涵着丰富的意味,并一针见血地指出该领域某一方面的本质。这些经典的句子被传诵得如此之广泛如此之频繁,以至于它们本身已经成为了一种亚文化的关键性语汇,任何归属于(或有意归属于)这个亚文化群体的人都无法不将它们挂在嘴边。在软件行业里,一个著名的经典就是Fred Brooks的“没有银弹”。作为一个软件从业者,你有必要牢记“没有银弹”这句话和它的含义,否则将很容易被人贬为“不专业”[1]。这就是经典的力量。

计算机领域还有另一个可能比“没有银弹”更著名的经典,那就是阿兰·图灵提出的“图灵检验”。但是,很多人仅仅是知道“图灵检验”这样一个词而已;对于图灵检验的内容、图灵提出这一检验(以及数字计算机结构)的那篇文章,真正清楚的人似乎并不太多。至少,我会偶尔责备自己:每天使用计算机工作,却还没有拜读过图灵的文章,似乎有点数典忘宗的味道。直到最近,这本《人工智能哲学》才部分弥补了我的遗憾。

《人工智能哲学》(Philosophy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原著是牛津大学出版社1990年出版的,由15篇文章组成。文章作者多是人工智能(AI)思想界的著名人物,而这15篇文章在AI发展史上则具有里程碑式的地位。文章写作时间起于1950年,止于1990年,它们是AI思想近半个世纪发展历程的记录。

这本论文集中时间最早(同时名气也最大)的一篇就是阿兰·图灵的“计算机器与智能”(第2章)。这是一篇公认的划时代之作,它提出了图灵机的理论模型,为现代计算机的出现奠定了理论基础。但是这篇文章的价值不仅仅体现在计算机领域:文中还提出了著名的图灵检验准则。在AI思想界,“图灵检验”已成为最重要的智能机标准,并且也几乎是判断“智能存在与否”唯一可操作的标准。今天,重读这篇半个多世纪以前的文章,不但丝毫没有过时之感,反觉清新宜人,不禁对大师顿生钦佩。

AI史上可与图灵检验相提并论的另一个标准是哲学家约翰·塞尔在“心灵、大脑与程序”(第3章)中提出的思想实验:塞尔被关在一间充满中文字条的屋子里,通过在窗口传递中文字条与外界发生联系,并靠一本英文指令书将各种中文字条配对。由于他可以正确回答屋外中国人的提问,因此屋外人认为他懂中文;但在塞尔本人看来,自己仍然对中文一窍不通。围绕着“中文屋”问题的争论与反诘,也是本书中一个精彩的亮点。

在探索AI本质之外,本书收录的其他文章也对AI的各个方面作了哲学意义上的思辩。丹尼特的“认知之轮”、海斯的“朴素物理学宣言”、麦克德莫特的“纯粹理性批判”、斯洛曼的“动机、机制和情感”、德雷福斯的“造就心灵还是建立大脑模型”等文章涉及了认知、常识、理性思维、行为模式等诸多范畴。这些文章不但对AI领域有着指导性意义,并且也能让读者从一个全新的角度观察自己、认识自己,并获得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的哲学思考体验。

原著主编兼作者玛格丽特·博登是英国科学院院士、英国苏塞克斯大学认知科学学院创始人及院长,历任英国心理学会哲学、历史分会主席及英国皇家哲学学会理事等职务,著有《人工智能史》一书。作为AI领域的权威人士,她独具慧眼地从浩瀚的文献中挑选出这些代表性作品,并为本书撰写了长达20多页的导言。导言对书中每篇文章一一作了介绍,前后贯穿,兼之文笔优雅,对于读者的阅读将大有裨益。而在中译本方面,不论是两位译者的译笔,还是上海译文出版社的编辑制作,都堪称精品。

在我看来,这本《人工智能哲学》除了阅读时的震撼人心之外,还具有另一个不容忽视的价值:用来装点书架。在我的房间里,篮球、Reebok的运动鞋和周杰伦的CD是我所归属的一个亚文化群体的语汇,而笔记本电脑、烟灰缸、《程序员》杂志和满满的书架则是我所归属的另一个亚文化群体的语汇——在这样一个意在彰显程序员文化的书架上,还能有比这本《人工智能哲学》更合适的装饰品吗?



[1] 去年,国内一位记者不顾“没有银弹”的经典,竟然主张将硬件领域的“摩尔定律”生搬硬套到软件领域,结果自然是被读者网友骂了个狗血淋头。由此可见“专业精神”的重要性。

0 0

我的热门文章

相关博文

img
取 消
img即使是一小步
也想与你分享
打开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