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grhunter
博客专家

文件共享的新面孔——《纽约时报》专访BitTorrent之父

发表于2004/3/15 13:00:00  1448人阅读

在一家命定的.com公司经历了荣耀的开始后,一个名叫Bram Cohen年轻程序员最终对失败感到厌倦了。

“我确信我最终想要为这样一个项目工作,它应该是人们真正想用、真正能用并且真正有趣的,”他回忆说。

3年后,28岁的Cohen先生就揭开了互联网文件共享的下一个浪潮的面纱。如果Napster开启了第一代文件共享,而像Kazaa那样的服务作为第二代的代表,那么Cohen先生开发的系统,即著名的BitTorrent,就有充分的理由作为第三代的开始。确定一个准确的数字很困难,但BitTorrent软件看来已经被下载了不止1000万次。

作为文件共享的早期形式,在来自音乐产业的法律压力下,看来已经渐趋衰落,像BitTorrent这样的新技术正在让共享和分发巨大的视频文件变得空前简单。一个suprnova.org这样的单独的网站,很平常地就可以提供数以百计的电视节目、最新电影和有版权的软件程序。这引起了尤其是电影产业的关注。

Cohen先生到底创造了什么,尽管看起来一切都跟他没关系。在他开发这一系统的时候,他说,普遍存在的版权侵犯并不是他要考虑的。

相反,一个问题引起了他的兴趣,这是一个很多互联网用户经常遇到,并且做合法的在线音乐销售的朋友感受最深的问题:文件下载过程中让人难以忍受的等待。

“很明显他们的问题是缺乏所需的带宽,”Cohen先生在西雅图毗邻他住所的一家墨西哥餐厅接受采访时说。“在我看来非常清楚,并不是没有带宽,只是它没有被充分利用。所有的上行容量没有被人们利用。”

这是理解BitTorrent的要点。在老的文件共享系统之下,比如Napster和Kazaa,实际上只有少量用户在向世界共享文件。大部分用户只是简单的下载,用虚拟空间的说法就是,攫取(leech)。

BitTorrent使用被称为《圣经》“金箴”的原理:你上载有多快,就允许你下载有多快。BitTorrent把文件切分成很多小块,一个用户一旦下载了一块,立刻就可以上载这一块给其他用户。这样几乎所有分享同一文件的人都在同时上载和下载同一文件的某一部分(除非他们的下载已经完成)。

实际意义在于,BitTorrent系统让向大量用户分发非常大的文件变得很容易,而对文件原始“播种人”的带宽需求则降到最低限度。这是因为每个想要这个文件的人都在与其他人分享,而不是从一个中心来源下载。一个叫做eDonkey的文件共享网络使用的也是类似的系统。

对Cohen来说,BitTorrent只是一种脑力训练而非赚钱手段。不同于其他许多文件共享程序,BitTorrent不但免费而且开源,这意味着那些拥有足够技术知识的人可以把Cohen先生的代码整合进他们自己的程序中。

在写这个软件的时候,“我暂时靠储蓄生活,然后靠信用卡生活,你知道,用零开户费的信用卡去付清前一张卡,”Cohen先生说。

BitTorrent的第一个可用版本于2002年10月发布,但是这个系统还需要大量的调试。不过Cohen先生很幸运,那时候他住在湾区,他的项目引起了自由软件企业家John Gilmore的注意,他也是Sun微系统公司最早的员工之一。在Cohen先生完成这个系统过程中,Gilmore先生帮他解决了一部分生活费。

“此事对我之所以重要,部分原因是它让人们用有限的带宽提供非常受欢迎的文件变成可能,”Gilmore先生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它意味着如果你是一个小的软件开发者,你可以提供一个程序包,如果这个程序包能让数百万人需要它,他们可以以自动的方式彼此间获取它。”

BitTorrent真正开始起飞是在2003年上半年,那时候它被用于分发一个新版Linux,日本动画迷则开始依赖它共享卡通。

很难计算BitTorrent的使用总量,但高速网络协会,Internet2骨干网络基础设施负责人Steven C. Corbato说,他是5月份注意到BitTorrent的,“2003年5月15日左右我们开始观察BitTorrent流量的增长,到10月它已经占据了10%以上的流量,”他说。

1月26日那周,据Corbato所说的最新的可靠信息,显示在Internet2 Abilene骨干的全部数据流量中,BitTorrent产生的流量占9.3%,而这一骨干连接着超过200个全国最大的研究大学,此外还有实验室和州教育网络。可以形成对照的是,没有别的文件共享系统有超过1%流量的记录,尽管Corbato先生表示,他的网络可能被其他服务低估了使用价值。

无论如何,仅仅几个月前,这一成功还不能为Cohen带来美元。

“这个过去的9月,我已经,好像,没钱了,”他回忆道,“我只是勉强糊口,只好重操信用卡的旧业。”

但Cohen先生不知道,BitTorrent可以被拿来找工作。他突然从位于华盛顿州贝尔维尤附近的Valve软件公司的总经理Gabe Newell那里听说,Valve正在开发一种据游戏专家说将极具震撼力的视频游戏——《半条命2》,它也创建了一种名为Steam的在线分发网络。由于Cohen在此领域的专长,Valve给了他一份工作。他于10月搬到西雅图并开始上班。

“我们在这期间四处寻找那个做了这件最有意思的事情的人,Bram对BitTorrent的改进实在太出色了,”Newell先生说。“嵌入BitTorrent中的这种分布式发行方式,在某种程度上正好是媒体公司需要为他们自己的创建的。”

自始至终,Cohen先生都在他的网站bitconjurer.org上接受来自BitTorrent用户的捐赠,但数额微乎其微。在10月份,Cohen的父亲要求他直接了当地多要一点。现在,Cohen先生说,他每天能收到不到100美元。

“随着工作和捐赠的收入,在几个月中我的生活方式就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Cohen先生说,“这太棒了。”

根据Pew Internet and American Life Project的调查资料,作为音乐产业法律攻势的一种明显的结果,文件共享正在退潮。去年5月,据报道有29%的美国成年互联网用户在使用文件共享,在11月和12月的调查中,这一数字已经下降到14%。尽管如此,BitTorrent的忠实度——不管是动画迷、Linux用户、搭免费车的人,还是电影盗版者——看起来还在增长。这部分得益于Cohen先生。

“按照产生的冲击看,我想Bram会跟Shawn Fanning差不多,”Steve Hormell说,他是一个音乐交换网站etree.org的共同创始人,这个网站出现在文件共享现象之前,参考了最初的Napster服务。“它只是一点形式上的变换,而且我看不出这种社区有什么充分的特征。你要想获得就得先给予。倒退15年,整个互联网就是这样,直到官司跟着来了。”

电影产业感到不开心一点都不奇怪。“BitTorrent毫无疑问已经出现在我们的雷达屏幕上,”美国电影协会互联网执行主管Tom Temple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一年前这个协会第一次对这一技术有所察觉,BitTorrent浪潮的盛行提示了这个组织,去年11月,他们向BitTorrent网站操作者发出侵权通知。

“我们对几个BitTorrent链接的网站展开了调查,在不远的将来,它们可能招致民事或刑事诉讼。”Temple先生说。

对上述说法,Cohen先生指出,BitTorrent的用户并非匿名,他们的数字互联网地址(IP)很容易被注意的人查到。“像Suprnova这样的网站居然还呆在那儿,这让我很吃惊,因为这让他们很容易被起诉,”他说。将BitTorrent用于非法交易,他补充说,是“非常愚蠢的,因为它不是匿名,而且它也不能做成匿名,因为这与整个结构根本对立。”

就是说,Cohen跟这笔烂账无关。

“我不想趾高气扬地站在那告诉别人不要做,因为教训人们不是我的职责,”他说。“我只是带着某种兴趣看待此事。”

 

(洪波原作。经作者同意转载。)

0 0

我的热门文章

相关博文

img
取 消
img即使是一小步
也想与你分享
打开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