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hbolive

在情敌人生尽头,接受这特别托孤之请[Z]

发表于2004/11/3 21:33:00  675人阅读

        2004年3月16日,沈阳一所部队医院收治了一位绝症患者。主治医生夏欣然在为她治疗的过程中,竟惊闻这个生命进入倒计时的女人是自己丈夫的初恋情人;而她的孩子,竟是她与丈夫的私生女!而这位女子之所以选择这家医院,竟是奔波万里来托孤的!夏欣然的心中涌动着惊涛骇浪:是与丈夫离婚,唾弃他的背叛,还是宽容丈夫,收养这个私生女?最终,她的选择无愧于天地良心……



旧情复燃,诞下一个爱的结晶

莫莉1968年出生于沈阳市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她5岁时母亲便因病去世了。一年后在政府机关工作的父亲再婚,继母从不过问她。1987年,她考入辽宁大学中文系。也就在这一年,她的父亲去世了。

大三的时候,莫莉与同班男生杨晓林深深相爱了。1991年7月大学毕业时,杨晓林不顾父母的强烈反对,毅然和莫莉双双南下广州。

然而,几个月过去,杨晓林却一直未找到称心的工作。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做售楼小姐的莫莉,也基本上没有什么收入。为了生活,莫莉在工作之余还揽了一份每月收入800元的家教。这使杨晓林更加愧疚。1992年春节前夕,杨晓林偷偷地给家里打了电话。周末,杨晓林的母亲飞抵广州,接他回了沈阳。杨晓林甚至都没有勇气和莫莉当面告别,只是留下一页写满了“对不起”和沾着泪水的信笺。

杨晓林的不辞而别,令莫莉痛不欲生。

1996年秋天,从痛苦中挣扎出来的莫莉经过一番打拼已经做到公司部门经理,在一次朋友聚会上她结识了一个小自己3岁的做电子生意的小老板。这个有着一双和杨晓林一样神采飞扬的眼睛的他对莫莉一见钟情。在小老板凌厉的爱情攻势下,莫莉最终接受了他的求爱,1996年末,两个人结了婚。

结婚之后,莫莉辞去了原来的工作,一心一意帮助丈夫打理生意。他们的生意迅速红火起来。

但是,莫莉的丈夫在腰包鼓起来之后偷偷地在外面包养了个小姐。莫莉伤心地离开丈夫的公司,回到了原来的公司。

1998年5月,杨晓林来广州开会。6年前,他背弃爱情,逃回沈阳。虽然在父母的安排下,他顺利进入市政府机关,并在4年前与一个温婉善良的女军医喜结良缘,还有了一个2岁的儿子。但在他的心底,他一刻也没有忘记自己的初恋情人——莫莉。从大学里与莫莉最要好的同学章惠口中,他知道一些莫莉的近况。6年来,他无时无刻不想拿起电话亲口对莫莉说声对不起。但是,深深的愧疚让他无数次拿起电话又放下。

重新踏上这片土地,杨晓林不能控制自己对莫莉的思念。第二天,他就来到位于白云山公园附近的莫莉所在的房地产公司,并让公司的保安将莫莉叫了下来。

那该是石破天惊的相见。他们都在那一刹那知道了什么叫时光倒流,明白了原来在他们各自的心底那爱还依然存在。于是,激情重新燃烧,他们重新互相拥有。

杨晓林走后的一个多月,莫莉发觉自己怀孕了。她几乎没有犹豫便和丈夫离了婚,并在1999年3月生下了一个有着一双漂亮眼睛的女儿。她给女儿取名阳阳。

莫莉独自一人带着孩子,虽然备感生活的艰辛,但看着自己与杨晓林爱情的结晶在一天天地长大,她的心里便充满了感激、安慰和幸福。只是,阳阳3岁时,有一天从幼儿园回来,固执地向她要爸爸,莫莉才感到生活的缺憾。那一刻,她真想拿起电话告诉杨晓林,他有个女儿,现在女儿要爸爸。但是,她知道,她不能破坏杨晓林的生活,更不能伤害杨晓林的妻子。

为了安慰女儿幼小的心灵,她拿出一直珍藏着的与杨晓林的影集,告诉女儿,爸爸现在出国去了,要很久才会回来。天真的阳阳就将爸爸的照片放在自己的小书包里,骄傲地向小朋友展示她的爸爸。

生命倒计时,第三者住进情人妻子的医院

2004年春节,莫莉带着女儿去香港玩了一周,回来后便感觉疲劳,还伴着低烧、腹泻。开始她没有在意,一个月后,吃了许多药,却丝毫不见好转,同时还伴有右肋部间歇性隐痛。2月23日,她来到广州军区总医院检查。确诊为肝癌,最多只能活3个月时间。

莫莉回到家,上网查询有关“肝癌”常识,发现竟是被称为“癌中之王”的一种最凶险的癌症,一经发现就是晚期,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此刻,她想到的唯一一个问题是,女儿阳阳怎么办?

莫莉想到一旦自己死去,幼小的女儿将无所依靠,她就痛苦得撕心裂肺。阳阳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安慰她说:“妈妈,我们把爸爸叫回来吧。爸爸回来了,妈妈就不要这样累了。”女儿的话,让莫莉心中闪过一线希望,把孩子还给杨晓林。毕竟这是他的亲骨肉,她相信,杨晓林会爱阳阳。但是,杨晓林的妻子会接受这个孩子吗?

思虑再三,莫莉拿起电话,打给大学同学章惠。

章惠是莫莉和杨晓林的同班同学,大学毕业后在沈阳一家出版社工作。在大学里她和莫莉是最好的朋友。两年前,章惠来广州旅游,看到了3岁的阳阳。莫莉告诉她,这是和杨晓林重逢时有的孩子,只是,杨晓林不知道。当时,章惠就哭了,骂她痴,骂她傻,骂杨晓林混蛋,居然辜负这样爱他的女人。

莫莉在电话里将自己的病情和要将孩子还给杨晓林的想法都告诉了章惠。两个好朋友当即在电话里哭成一团。章惠表示她会收养阳阳。但莫莉不愿拖累好朋友,坚持自己的意见,只是担心杨晓林的妻子不会接受。章惠对杨晓林的妻子夏欣然非常熟悉,她告诉莫莉,杨晓林的妻子出身于军医世家,现在是沈阳一所部队医院的内科大夫,心地很善良,相信她一定会善待阳阳。

章惠的话让莫莉心里有了底。于是,她立刻辞职并很快处理了在广州的房产。2004年3月13日,莫莉带着女儿飞回了已离开13年的故乡沈阳。

回来后,莫莉仍然顾虑重重,她担心夏欣然不能原谅杨晓林和自己。章惠想了个办法,说:“你反正要住院治疗,不如你直接住到夏欣然的医院里,这样你就可以观察一下夏欣然的为人,也能让孩子和她逐渐熟悉起来。”莫莉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便同意了。

3月16日,章惠给夏欣然打电话,说自己有个朋友得了重病,想到她那里住院。夏欣然听说是章惠的朋友,很爽快地答应给予安排。

在医院内科,莫莉见到了杨晓林的妻子夏欣然。夏欣然个子不高,也不特别漂亮,但修养气质很好,给人一种亲切随和的感觉。夏欣然很热情地接待了她们,当她看了莫莉的检查报告后,神色立刻凝重起来,简单安慰了莫莉几句,便和章惠为她办理了住院手续。

刚住进医院的那几天,莫莉的精神状态还不错,章惠天天都来给她送饭,并有意带上阳阳。夏欣然很喜欢乖巧伶俐的阳阳。阳阳也和夏欣然很投缘,缠着让夏欣然教她做医生,好给妈妈治病。夏欣然听了,越发喜欢,便说自己和丈夫都特别喜欢女孩,却偏偏生了个儿子。章惠就半真半假地说:“你这么喜欢她,我做主,把她送给你当女儿吧。”夏欣然非常高兴:“太好了,等莫莉的病好了,咱就举行个仪式,我认阳阳做干女儿。”

由于莫莉的癌症发生了转移,已经不能手术。夏欣然为她做了常规的化疗。一次,夏欣然和章惠说起莫莉的病,不禁摇头叹息,接着,两人又说到阳阳的可怜。章惠便说:“莫莉的父母已经不在了,她又离了婚,一旦莫莉有那一天的时候,这孩子真的没处可去啊。”夏欣然随口说:“那孩子的爸爸呢?他有抚养孩子的义务啊。”章惠不答,只盯着夏欣然看,弄得夏欣然莫名其妙。

有一天,章惠带阳阳来到医院,面有难色地对夏欣然说:“我晚上有个很重要的聚会,可巧我爱人出差了,你能不能帮我带一晚阳阳?”夏欣然一口应承下来:“正好晓林也出差了,晚上阳阳就和我一起睡,你放心吧。”

第二天,章惠去接阳阳时,见阳阳正和夏欣然的儿子一起玩,章惠趁机说起莫莉走后阳阳的归宿。夏欣然说:“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孩子,要是莫莉信得过我,我就收养她。你不知道,我儿子一早就偷偷跟我说,不让阳阳走呢。你看,这两个孩子玩得多开心呀。”

4月26日,杨晓林出差回来。临睡前,夏欣然无意中说起莫莉的病情。杨晓林听了,心一下子揪紧了:“莫莉?章惠的朋友?得了癌症?你怎么不早说,这个莫莉是我们的大学同学。”说着,他立刻匆匆赶往医院。夏欣然以为丈夫是同学情深,也没在意。

病房里只有章惠正对着昏睡的莫莉默默地垂泪。杨晓林来到莫莉的病床前,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莫莉此时几乎只剩下了一把骨头,几缕乌黑的长发散落在洁白的床单上,衬得她那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令人不忍卒睹。杨晓林心如刀绞。他喃喃地问章惠:“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两人来到医院的花园里,章惠将一切告诉了杨晓林。杨晓林听了肝肠寸断。回到病房,杨晓林忍不住又轻声哭泣起来。哭声惊醒了莫莉,她睁开眼睛,杨晓林将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手掌中。两个人相对无言,泪流满面。章惠见了,悄悄地退了出去。

杨晓林说:“莫莉,你不该不告诉我阳阳的事,不该一个人承担了这么多,你放心,我一定要想办法治好你的病。我还会照顾好我们的阳阳。”

收养你的孩子,善良女军医泪洒爱的篇章

第二天一早,杨晓林迫不及待地赶到章惠家。见到阳阳的那一刻,他震惊了,这是个综合了他和莫莉优点的女孩儿,特别是那双眼睛,简直就是从他的脸上拓下来的。阳阳一见他,愣了一下,小声问:“你是不是爸爸?是不是你知道妈妈病了就回来了?”杨晓林一下子把阳阳抱在怀里:“我是爸爸,爸爸对不起你和妈妈,现在爸爸回来了,爸爸要和阳阳在一起,永远不再分离。”

趁阳阳吃饭的时候,章惠对杨晓林说:“莫莉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她最不放心的就是欣然能不能接受阳阳。但是,你怎么和欣然说这件事呢?”杨晓林一时没有主意,但他态度坚决地说:“阳阳是我的女儿,我会负起责任来。我想欣然会接受并善待阳阳。否则,我就和她离婚,带着阳阳过。”

回到家里,杨晓林问妻子莫莉的病情。夏欣然说:“看她的情形,或许还有一个月吧。”杨晓林红了眼睛半天无语。他又说起阳阳,夏欣然说:“难道这孩子的爸爸也不在了?要是这样,阳阳就太可怜了。到时候要是真的没人要,我们就收养她吧。”杨晓林一下子感动得泪流满面。为掩饰自己的失态,他就说莫莉很可怜,父母双亡,在她最后的日子里,他想帮着章惠照顾她,夏欣然疑惑地望着他。女人特有的敏感让她隐隐有种不安。

5月1日上午,章惠带阳阳来到病房,悄悄地把杨晓林见了阳阳的经过和他们的想法告诉了莫莉,莫莉默默地流下泪来,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一阵剧痛袭来,就又昏迷过去。

夏欣然接到章惠的电话,急忙赶来组织抢救,折腾了1个多小时,莫莉才清醒过来。当夏欣然从病房里出来,看见闻讯赶来的丈夫抱着阳阳焦急地站在门口,听到阳阳喊着“妈妈,爸爸来看你了”时,她像遭了雷击一样,呆住了。她看着那紧紧贴在一起的两张脸,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

章惠忙拉住夏欣然的手,将她带到医院附近的一家咖啡屋。看着夏欣然依然一副震惊而茫然的样子,章惠叹了口气缓缓地说:“这些天,我一直想和你说,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开口。”章惠将莫莉与杨晓林之间的一切都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夏欣然。“你们结婚的时候,我还问过他,是否把他和莫莉的事告诉了你。但是,他说你很单纯,他不想让已经过去的事给你带来阴影。”说到这里,章惠已是泣不成声:“欣然,我们都知道这件事对你是个巨大的伤害。如果你不能原谅,那么,我们也不会怪你。我来收养阳阳,并且远离你们的生活。”

此刻,夏欣然也是泪流满面。怨恨、委屈、伤心和对莫莉不幸命运的同情及对阳阳即将失去母亲的怜悯,让她百感交集。她只说了声“我还约了个病人,得先回去了”便撇下章惠匆匆离去。

夏欣然回到医院后就将莫莉的病交代给了值班医生,以母亲家里有事为由带着儿子回了娘家。因为莫莉的病情日趋严重,杨晓林不敢离开,第二天晚上才去了岳母家。岳母一见他,就悄悄地告诉他,欣然回来就一直关在屋子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杨晓林要和妻子谈谈,但夏欣然说什么也不开门。

而此刻,杨晓林已是心力交瘁。万般无奈之下,他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岳母。岳母一时很生气:“我女儿对你一心一意,把孩子也抚养得很好。你怎能这样伤害她呢?”杨晓林低下头:“对不起,妈妈!我今天鼓足勇气说这件事,是真心地希望你们能原谅我,并且能看到我真心的补偿。不过,现在最难过的人是欣然,她不理我,只有您帮忙了。”岳母沉思着,没有说话。

当晚,夏母和女儿进行了一次严肃的谈话,夏母说:“你是医生,挽救生命是你的天职。现在一个生命在等着你救治,一个生命在等着你抚养,你怎么能在这时候离开呢?要知道,任何恩怨在生命面前都是无足轻重的。”母亲又苦口婆心地劝她:“这件事既然已经发生了,你有两种选择:一是离婚;如果你不想离婚,那就最好原谅他们。他们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但从他们的感情经历来看,对你是没有恶意的,也情有可原。你现在原谅他们,也许最终帮助的是你自己。想想看,如果你始终因为不原谅,而让自己陷入无尽的痛苦与煎熬中,并把怨恨加在晓林身上,只会最终毁掉你自己的幸福。”

母亲的话,让夏欣然想了很多。一方面,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莫莉明知道杨晓林已经有了家庭,怎么还和他重燃旧情呢?晓林又怎么这样不负责任呢?但同时,她也不得不承认,母亲的话很有道理。莫莉因为爱生下了阳阳,并且含辛茹苦地养了5年,没有打扰我们的生活,这是她对晓林也是对我的家庭的一种爱与尊重啊。如今,这个善良的女人就要死了,为了不让她的女儿成为孤儿,她才来找我。我也是母亲,将心比心,我还有什么不能原谅呢?还有什么可以计较的呢?

夏欣然辗转反侧。她突然非常惦念莫莉的病情,便悄悄起身打电话向值班医生询问。医生告诉她,5月2日晚,莫莉发生血性腹水,已作止血处理,并采用腹部加压包扎。夏欣然知道莫莉的病情又加重了,不由得焦虑万分。

5月3日早晨,夏欣然直接去了章惠的家,接出阳阳,又买了一束鲜花。然后,带着阳阳来到医院。见到妻子带着阳阳进来,正在给莫莉擦脸的杨晓林,不由得一愣,夏欣然接过他手中的毛巾说:“我来,你歇一会儿吧。”

两天不见,莫莉更虚弱了,瘦得只剩下一层薄薄的皮包着骨头,原本一双大大的眼睛也缩进塌陷的眼眶里。她努力地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三个人,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她把手伸出来,夏欣然不易察觉地犹豫了一下,然后一把握住。莫莉艰难地说:“小夏,对不起。”夏欣然说:“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你放心养病吧,我和晓林会照顾好阳阳。”莫莉听了,含着泪欣慰地笑了。

当晚,夏欣然把阳阳带回自己的家里。夏欣然7岁的儿子小雨见到阳阳很高兴,拿出自己的玩具与她一起玩。临睡前,夏欣然为阳阳洗澡、剪指甲。在为阳阳剪指甲的时候,乖巧的阳阳说:“阿姨,你的手真轻,像妈妈一样。”欣然的眼泪立刻下来了:“以后,你就把我当你的妈妈,把这里当你的家好吗?”阳阳高兴地说:“好哇好哇,我就可以天天和哥哥玩啦。”

这时,杨晓林从医院回来,目睹眼前的一切,不由得眼眶湿润了。他满怀深情地看着妻子,发觉灯光下的她是那么美,那么动人。他第一次意识到,这个娴静温雅的女人是他生命中的无价之宝。

为了挽救和延续莫莉的生命,杨晓林、夏欣然和章惠请来了中国医科大学最著名的专家教授,对莫莉进行诊治,并用上了2000多元一支的进口治癌药。杨晓林从网上看到有专家建议肝癌晚期做肝脏移植的报道,立刻和北京的几大肿瘤医院专家联系,进行论证,并做了配型检验,准备捐献自己的一部分肝脏救莫莉。

但是,莫莉的病情依然急剧恶化。为了减轻她的痛苦,夏欣然只好给她使用大剂量的杜冷丁。

5月15日之后,莫莉就经常陷入昏迷,且清醒的时间一次比一次短。5月27日下午,莫莉从整整两天的昏迷中苏醒过来,她让杨晓林将床摇高,好使自己坐起来,并说想看看孩子。当病房里只剩下夏欣然和莫莉的时候,夏欣然拉着莫莉的手说:“姐,你放心吧,我会把阳阳当成自己的女儿,让她活得健康快乐。你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莫莉摇了摇头,说:“把阳阳交给你,我很放心。”当杨晓林带着阳阳回到病房时,莫莉艰难地握住女儿的手,将女儿的手交到了夏欣然的手中。

当晚10点,莫莉含着欣慰的笑陷入昏迷,再也没有醒来。5月29日,杨晓林、夏欣然、章惠和在沈阳的同学在沈阳文官屯殡仪馆为莫莉举行了告别仪式。

7月27日,杨晓林和夏欣然办理了收养阳阳的手续,并为已改名杨阳的女儿在一所部队幼儿园的学前班办理了上学手续。(知音)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