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huangxufeng

暖暖的薰衣茶

发表于2004/7/9 23:21:00  593人阅读

认识这种植物的名字是因为那场感动万千少女的言情剧,我是没有种感动的资格的,但我记住了这个名字,只是暗暗的,因为它听上去挺小资的,而我是无法做到小资的。

 

真正与这种植物亲近是在豆豆坊里,尝试与一个朋友感受小资,第一次踏进了那个灯光暧昧的咖啡馆,唯一令人称道的是那个闪亮的长长的大大的彩色鱼缸,弯成一个很有意味的椭圆形,里面有无数形态优美的小鱼,煞是可爱,它们不倦地以顺时针方向游动,象在迷宫一样,极个别是慵懒地泊在布满黑色小卵石的池底。我们就坐在靠在鱼缸边上的椅子里。我们心情极好,诉说着各自的爱情和生活,或得或失,或浅或深,或远或近,或实或虚。小小的红蜡烛摇曳地煨着透明茶壶里的我向往的这种草的花,它们饱满了,渐渐沉在茶壶底,将自己静静地释放在那慢慢热起来的矿泉水里,洁净的矿泉水由无色变成淡暗的黄再变成接近红的暗黄。其实我从来不喜欢喝茶的,因为喝茶使神经衰弱的我神经更加脆弱敏感,但我喜欢美丽的紫色小花,小资就小资那么一回吧。

 

朋友受不了它浓烈的滋味,拼命在往茶里加方糖,我则大口大口地吞下那种独特的滋味,我从没尝试过的滋味。我们高谈阔论,都不是淑女,所以有点破坏那里的静谧与暧昧,但真的不败兴,在那种看不清对方的脸的环境,一切都很暧昧,容易有种黑暗的美感,但我们不需要。

 

那天的鱼干真耐吃,还吃了一点鸡爪子,矿泉水加了一次又一次,茶水渐淡,谈兴渐淡,也许是有点想家了。奇怪的感觉,天天腻在家里却烦这个家,溜出来却不到两个小时就莫明其妙的惦念起来。也许是那薰衣茶给了我极大的出逃的满足,但它的罄香却使人更想家。

 

小城给我浮躁的感觉,一直无法安静我的内心,正如岁月没治好的神经衰弱,正如我一直恐惧尖锐的硬物磨擦声响一样。这种小花的馨香象儿时的一个美梦,它指引走进一种宁静的幻象中,现实是喧哗的,只有幻象才能做到宁静,才能从麻木自己的内心中走出来。喝一口,真切感受到自己给内心的温暖,感觉一切都柔软起来,坚硬的心才得到片刻的舒展。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