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illfe

是的,从今夜起我只属于你

发表于2004/9/23 9:44:00  675人阅读

是的,从今夜起我只属于你

从和他认识起,我的心就一直痛苦与幸福并存著,不知道是该庆幸自己证明自己还活著,还是该觉得遇上他是我今生最不幸的事呢.

   我是瓶子,一只有点多愁善感又性格复杂多变的瓶子,可能是因为我是AB血型的,所以我拥有两面性格,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就是,我不懂说不,我怕伤害别人,凡是别人要求的事,我都会尽量去做.

   或许正因为这样,所以我才让他轻易地踏进我的国度.在我还不及思考的时候,他就像千军乱马闯进了我的世界,把我这本不平静的心扰得昏天暗地.

   我的生活开始失重,从他第一次请我喝咖啡之后,我认识了他,他是蠍子,专制,热情,霸道,是他的,不能让别人占有丝毫;得不到的,也休想让别人得到最完整.他留给我第一印象就是老练,世故,精干,热衷于追求完美,再有就是有一股可以杀死无数未成年少女的成熟男人味道,因为他的“完美”,让我没有借口找出讨厌他的理由.我想从第一次开始,我就已经成为他手心中的猎物了.因为我的幼稚,我的天真,也因为他的寂寞无情.

   我都不知道我们是如何开始谈情说爱的,在同一家公司上班的朝夕相处,慢慢地让我对于这个大我七岁的男人产生了感觉.他有时发的消息让我脸红心跳,我在看你!!本来很自然的我却突然变得拘束起来.我想他应该有点喜欢我了,但我始终不敢承认.因为他对我说过,千万不要爱上我这样喜欢飘泊的男人.飘泊不定的男人没有安全感,飘泊不定的男人没有责任感,可我居然还是爱上了这个天生喜欢飘荡不喜欢束缚的男人,而且不可自拔,无可救药.

   如果有的事情没有发生过,我想我还是能在他扫荡一遍之后仍然拒绝他入住我的心,可是他抢走我最珍贵的东西.我不得不面对这个抢走我爱情种子的情场高手.这个冷酷的杀手,抓住我的害怕别人伤心的弱点,轻易地骗走了我的感情.

   当我可以直面我的伤痛与他对戏的时候,我已经下了决心背水一战,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抱定这有去无回的情怀我要挑战这位情场杀手.我要用我温情去感动这个红尘浪子,用我挚热的爱去融化这只绝情毒蠍.

   既然他非要让我的爱轰轰烈烈,让我即使死也要死在他手上,那么我就拿出我所有的力气,我所有的恨,所有的爱,索性全都给了他.我想我这样就算仍然得不到他的最爱,那么也让我自己死得甘心.至少我曾经努力过了,结果怎么样,不是我能决定的事.开始的时候我还想奢望他能回报什么,甚至收集那么一点点感动以备加足动力,可到最后哪一次不是让自己弄得很伤心,只好把曾经的座右铭拿来激励自己:不到最后我决不退出!找出书中的箴言来平息自己的怨气.我要学会像一只永远也赶不走的蝴蝶,为了他的心上人能存活最后几秒可以向世上比他强几百倍甚至千倍的敌人挑战也毫不退缩.于是我也要向世人大声宣布,你这只毒蠍,我吃定了!

   不管你对我的承诺有多少,只要你放下你高举的毒器,别再一个劲地刺伤我,我可以不在乎别人眼里我可以算得上什么,一只扑火的飞蛾也好,一个痴情的深宫怨妇也好,甚至只是一个白痴傻瓜都好.

   我以为这样下去,我可以掩饰得很好,每个晚上我痛数伤痕,让眼泪治疗伤口,每个白天我温情相对,让爱意写满整个眼里.渐渐地,我开始发现这个男人除了他的沉默冷淡之外,除了他无数伤人的言语之外,除了他把失约当吃饭一样平常之外, 也并不那么可怕了,甚至还点可爱,想到这我还真想打自己一下,怎么可以说对手可爱呢,可我毕竟还是说了.我已经习惯了和他言语征战撕杀,也习惯了给他倒茶送药,习惯了和他冷淡不说一句,也习惯了默默对他行注视礼,习惯……原来爱他已经成为习惯,这可怕的习惯让我一败涂地,我甘心投降,但这个情场杀手也未必会放过我,在我的桌上时而又神出鬼没留上一张“爱你”的字条,倒是让我心又死不彻底.有时被他激怒的时候,我真想跳起来给他几耳光,可有时被他感动得又想亲他几下.真是一会天堂,一会地狱的感觉呀,如此夸张,如此泾渭分明.我已经弄不懂当时要自己拼命爱他的初衷了,只知道现在的我已经无法自拔了,等著这只无情毒蠍把我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得超生,至少也好过时生时死,生生死死地来回折腾.救命呀!!

其实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在他的身上我找不到一丝一毫,我劝自己何苦来著,天使却流著眼泪笑我,为什么爱他,却又想改变他,那又为何要爱他.仿佛一个圆圈,我在绕著这个圈在行走著,一圈一圈,慢慢忍受慢慢接受.

终于了这只毒蠍放下了他高举的毒针,我以为我的苦肉计有效了,但这只毒蠍才不会让我的阴谋得逞,他得意地告诉我,“好了,我现在已经赶走了你身边所有人,连过路者都没有放过,我的箴言就是,宁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人.哈哈~~~”他像一个得胜的将军,我是他战胜得来的俘虏, “我现在放心了,就算我不要你了,也不会再有人会敢要你了,今生你就等著做我的奴隶吧.”

这只该死的蠍子居然无视我眼中的敌意,还挑舋我……我是瓶子,我要自由,还我自由.他立即换了一个面孔,温情地说,难道这样不好吗?你的生命中就只有我了,难道结婚不是你一直以来的愿望吗?

!!!!”天知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三年了我都不知道呢!”我死不承认,这个杀手可不放过我的一时思索,扛上我, “是吗?今晚我就让你知道!”然后用一种迷死人的声音温柔地说,从今晚起,你只属于我.

                                                                                                                                                         2002/11/4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