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inparadise2004

罪己书

发表于2004/10/21 9:05:00  773人阅读

文人,是不能停止喜欢别人的。
    在英国朋友口里,听到这句予我的话,顿感遇上知音。
    她说得不错。文人,确实不能停止喜欢别人。
    只是,与其说是喜欢别人,不如说是迷恋喜欢一个人时候的那种感觉。时而因为她一个微笑而痴颠,间或又因为她几个字眼儿,心里是极度下坠的失落感觉。有够刺激的。
    而为了写不同的爱情故事,予人不同的感动,也还要喜欢上不同的人。揣测,与她在一起,会发生什么样的风花雪月。
    爱情无法定义。每一个人,都拥有自己的独一无二的爱情,或轰轰烈烈,或平平淡淡。这是为什么,爱情是永垂不朽,为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于文人,需要在脑海里幻想出这样那样甚至不伦不类的爱情,才能完美自己笔下的文字。最终,却迷失了自己,无法清楚仅属于自己的那份情感,是什么样。
    于是也无法知晓到底谁,才能让自己的生命,完美,无缺。
    这是文人的悲哀。我想,同时也是宿命。
    即使现在我顶多不过半个文人。
    冷暖,自知。

    也因为如此,我说过,自己最喜欢的人,其实只是在心中的幻觉,一个影子。
    每遇上一个有点好感的女孩,便把她重叠在那幻觉之中。不断的喜欢上别人,不断的重叠。再因为了解透彻,而放弃。再寻找。
    文人没有归宿感。
    没有归宿的感觉,那是什么样的空虚。于是抽烟。短暂的麻木去自己的多愁善感。欺骗自己。自己的生活如此充实。
    喜欢苏,是因为想给自己寻找一个归宿。不想自己滥情。幻想她的那种娴静,确实能够抚去我心中汹涌澎湃的躁动。
    这,我决不否认。
    纵使我明白,自己喜欢的那个苏其实从未真实存在。只是想有一个人能够为自己所想念,不论她是谁,自己有没有别人想象中的喜欢她。
    以她的名字拼音作密码,买个象征她的布娃娃放在床头,在自己的手机绳上搞搞爱的宣言,电脑桌面用她的相片,都不过是迫使自己以为她便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就像当年X拼命灌输于我们X功有多坏一样。心灵暗示。如此而已。
    明知所有都是假,却要坚持,这又是一种悲哀吧。
    这样,好累。真的。

    零四年夏天的最后一场雨,抹去了在我心中,苏的影子。
    这不是瞬间的决定。是想了很久。或者说,是拖了很久才做的决定。
    以为幻觉能够予自己比较安稳的感觉,不容易在夜里不自主的抽烟。但原来其实,要不就没事儿,一旦寂寞起来,嘻嘻,那可是海浪样,连绵不决生生不息的伤感。人,也愈发消沉。
    后来,选择了你。

    “我觉得是因为你还没有找到喜欢的人,潜意识在拿我做替身。”
    你是这么和我说的。
    尝试和你解释,我是想清楚了你不是替身,才会在临走前几天,明知对彼此都不公平,却仍旧对你有所表示的。却觉得自己无论怎么解释都像是在撒谎。文字,可以把死人写活,把绝望润色作凄美。太假。所以我不打算和你说太多,解释太多,只想用静默的眼神,往后自己的举作,证明予你看,让你去感觉。
    我是矛盾的。我不知道隔了个太平洋的距离,是否依旧能像就在你身边一样,拥有那么近的距离,在你需要我的时候,让你感觉我在你身边。我更矛盾,如果你拒绝了我,你我,以后还是否能像现在一样,暧昧得,心灵悸动不已。
    河童骂我神经病,想那么多作什么,想做,就去做。我想,也是,过分的顾虑,最终牺牲了自己。始终,还是要为自己,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不留遗憾。

    “如果我占有了天空和满天的繁星,如果我占有了世界和它无量的财富,我仍有更多的要求。但是,只要我有了她,即使在这个时间上我只有一块立锥之地,我也会心满意足。”
    曾经你就让我有过这样的感觉,不知你记得与否。我想,现在的你,也可以。
    没有信心的,其实不是你。是我。
    我早就不知道怎么谈恋爱,如何承担一份真实存在的感情了。
    我觉得我很勇敢,居然豁了出去。那么,你又想这么多,作什么。
    男和女的爱恋,本如天空之中风与云的相遇。永远的,是生活里,最自然,最飘逸的瞬间。

    本来想自己亲手,一字一句用自己那么秀丽的字,写下这篇文字。这样才够诚意。
    但,请你相信,真的,我只是懒得没救,懒得抄。

    我真的很喜欢你的那个答案。
    “为什么那么多人想拍拖?”
    “因为需要人陪。”

    有些事情有些人,错过了,注定永远要失去。
    不要失去你。不要看见你的小脑袋靠在另一个人的肩头。不相信除了长得更好看一点点外还有人能在其他方面比我优秀。不相信你会和我说你对我没有感觉。我不要自己故作伟大的放弃自己所想。我从来不相信男女间会有单纯的友情。我不允许你再和我说我们更适合做朋友。不要怪我来狠的我发觉不让自己没有退路我就不会去争取。我拒绝自己再像过去两年间那样游离自己的感情。我厌恶再和自己的床谈恋爱。我抗拒自己作为文字工作者的狗屁宿命。我要一个真实存在值得我想念值得我付出的女孩子。我要,你。
    这是我的任性。难得我任性。

    喜欢就是喜欢,哪那么多罗里八嗦乱七八糟错综复杂的。

    “相信我予的爱。”
     这话儿,是结语。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