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isomis

软件生态危机

发表于2003/9/30 0:23:00  539人阅读

 软件生态危机——微软操作系统垄断造成的软件生态种群过于单一潜伏着极大的危机

    在自然界任何一种生态系中,品种过于单一的危害性都很大。最典型的例子莫过18世纪爱尔兰由于单一种植马铃薯而酿成的“爱尔兰大饥荒”。马铃薯祖宗生长在包括智利和秘鲁在内的部分南美地区。西班牙的航海者把马铃薯带到了欧洲,这种作物在爱尔兰贫瘠土地上生长很好,营养丰富,爱尔兰人很爱吃,于是他们大量地种植。逐渐地,马铃薯成了爱尔兰主要的粮食作物。1845年多雨的夏季里,爱尔兰的马铃薯染上了枯萎病。这种病会使马铃薯腐烂,不能食用。感染枯萎病的种子在第二年再使用时,枯萎病的病况会变得更为严重。1848年和1849年,枯萎病再度发生。爱尔兰人走投无路,他们饿死的饿死,逃荒的逃荒。粮食作物品种过于单一酿成了小小爱尔兰100万人饿死,150多万人背井离乡的可怕灾难。

    人类忽视生态系中品种不能过于单一的规律而自讨苦吃的例子很多。八十年代初期,广东省委、省政府提出10年绿化广东的号召。当时深圳有160万亩林业用地、50万亩荒山。要在10年内全面绿化,任务非常艰巨。为了完成任务,深圳决定采取飞机播种的方式造林,树种以松树为主。这种“取巧”的造林方式其直接后果就是导致大面积单一树种的松树林在深圳扎根。据统计,当时深圳松林面积达100万亩,占了全市林业面积的70%。可谁也没想到,深圳林业也从此埋下祸根。

  到1986年,深圳开始发生空前的松毛虫病,虫口密度相当大,松毛虫所到之处松树树叶被吃得精光,松树成批枯死、病死,全市100万亩松林岌岌可危。为了消灭松毛虫,深圳林业部门动用了化学、生物甚至人工捉虫等种种办法。而此时,一种比松毛虫危害更大的松突园蚧的出现更令深圳大面积松林雪上加霜。到了1988年下半年,松线虫也从香港传入,松树一旦感染立即死亡,根本找不到防治的有效办法。直到这时,许多人才想起很早就有专家对树种单一性提出过异议。最终的调查研究结果显示,专家的异议是有道理的:造成深圳森林病虫害的主要原因就是森林树种过于单一,森林里的生物种类更加单一,虫害缺乏天敌。加之没有其他树种的隔离,虫害一旦发生立即造成蔓延态势……

恶果既已造成。惟一的出路就是采取最原始的办法——砍树。将树砍倒之后立即销毁,然后在原地种上其他树种。于是,从80年代中后期开始的深圳植树造林的工作又多了一项成批砍伐销毁松林的任务。100万亩松林最后忍痛砍伐只剩下7万亩。

大量灾难的发生,使人们明白了,自然生态系统中,品种过于单一往往潜伏着极大的危机。而后,人们将对自然生态系统研究总结出来的学识应用于产生于物质世界的文化和思想领域。发现文化和思想领域也不能过于单一,不能“只有一家,别无它店”,哪怕这一家是被当时人们普遍认为正确无误的一家。所谓的统一思想,都是危机四伏的。所以现在很多的文化界、思想界的有识之士疾呼,文化生态、思想生态中不能“品种过于单一”。

软件,这一自然界发展的必然产物,软件生存过程和软件生存环境所组成的软件生态体系,一样逃不出自然规律的如来佛掌,品种不能过于单一。

微软的操作系统占全世界计算机操作系统市场的92%,这是绝对的品种单一现象。或许有人会反驳,目前软件种类成千上万、丰富多彩,怎么能说是品种单一呢?要明白,目前全世界的软件绝大多数是建立在微软操作系统WINDOWS上的应用软件。比之于生物生态,就犹如世界上的哺乳动物92%为大象,而以大象为专一寄主的蛔虫、虱子、跳蚤、螨虫、皮癣等寄生生物种类成千上万、丰富多彩。大象身体寄生生态系与哺乳动物生态系是两个不同的生态概念,大象身体寄生生态系与生物生态系更是不同的生态概念。当世界上的哺乳动物92%为大象,而猪、牛、马、羊、狗、猫、老鼠、蝙蝠、鲸鱼,还有人等等其它哺乳动物只占全部哺乳动物总个体数量的8%时,灾难将必然发生。当灾难发生时,种类繁多的大象专一性寄生物的灾难也一并发生。古人云:皮将不存,毛焉附之。

实际上,以微软操作系统垄断造成的软件生态种群过于单一而酿就的危机,自然之神天天都以某种形式告警我们,只不过极大的灾难发生的契机未到罢了。计算机病毒目前的猖獗,究其原因,完全可以归结到WINDOWS的市场过高的占有率。目前的计算机病毒对人类的危害,只还是一些虾兵蟹将玩的小花样,病毒还没有被敌对组织大规模利用起来。一旦计算机病毒成为民族、国家生存对抗的武器,微软操作系统垄断造成的软件生态种群过于单一的危机必将毁灭性地危害赖以生存而且缺乏抵抗能力的国家软件生态群落。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