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jeanger

畸形博士、畸形教授和畸形大学

发表于2004/9/25 21:41:00  1511人阅读

green271828

  一:畸形博士

  我看笑傲江湖,对华山派印象最深的是三个人:岳不群,武功平庸但言行象
一个谦谦君子,其实做事不择手段。劳得诺,一大把年纪还拜师学艺,虽然武功
稀松平常,却倚老卖老混了个二师兄,实际上比大师兄还有威望,为了偷盗紫霞
秘笈不惜杀死六师弟。令狐冲,华山派大弟子,血性男儿,为了救仪林师妹险些
丧命,同时赢得了武林同行的尊敬。但因狂傲不羁,不合君子剑岳先生的道德尺
度,被逐出师门。

  每次见到两鬓斑白,年过不惑,腹部已经是将军肚隆起,拿着学生证到火车
站买半价车票,挤食堂抢座位的男女博士研究生,我就想起了劳得诺。其实谁都
知道活到老学到老,人不断学习知识。可是这一帮“劳得诺”基本不是来充实自
己的,纯粹是前几年高校和社会对博士的盲目崇拜和人为炒作逼着他们再来读博
士的。说实在的,培养一个四十五岁的博士研究生和培养一个二十五岁的博士研
究生哪个更有利于科技的进步和发展还不能一概而论。关键是:前者哪怕学问做
的很好也与读博士没有关系,读博士有的是为了镀金,还有的学问教学都不错,
可是少了一个博士学位就少了很多照顾和利益。更可笑的是,有些人本身都是博
士导师了,还在念博士,答辩时和自己的学生一起答辩时绝对是一幅搞笑图(笔
者有幸参加过两次这样的论文答辩)。其实这些人要是踏踏实实搞学问,怎么说
都算过得去,无非是年龄大一些,后劲没有了。关键还有一类,当官当的脑袋里
都灌了浆糊,外语连高中水平都没有,可是竟然厚颜无耻的开着高级轿车来搅浑
高学历教育这最后一池净水。他们靠着手中的权力,给博导带来大量的科研经费
作为贿赂,无耻的占有国家培养高层次人才的宝贵指标,把机关的腐烂恶心的习
性带到博士录取的程序中。这些人,读博士期间,学位课程那是绝对不会上的,
毕业要求的论文早就有人替写好。这样的博士,现在在党政机关和各个高校的处
级以上干部中太多了。就是他们,促进了新一轮的文凭大跃进。要是说到硕士大
跃进,那就更热闹了。满街的硕士或者研究生,他们不是MBA就是同等学历,可
叹的是他们除了一个证书,什么都没有拿到。一些党政机关的博士硕士,除了没
有学到什么知识外,就是拿着人民的血汗钱做为学费以获取入学的权力。现在县
级以上的干部有几个不“整”一个硕士学位或者博士学位,他们已经不满足于高
高在上的拥有权力和金钱,又要代表先进的文化了。

  二:畸形教授

  有这样一群教授,多年不能发出一篇象样的文章,也没有能力写什么文章。
讲课水平很低,学生意见很大,但是工资很高。有的业务能力和科研能力还不如
一个普通讲师。像这样的数学教授,没有能力讲授专业课,偶尔讲一门也是一团
糟。只喜欢讲公共高等数学和微积分。人们把前者称为“微积分教授”,后者称
为“一元微积分教授”。这些人教授是如何评上的,这里面门道就多了。最容易
当上教授的是校级领导,别看是“工农兵学院”或者“函授专科”起家,当官玩
弄权术可以令知识分子望尘莫及。总之,他们不用上什么课,不用自己亲自写什
么论文,找几个小喽啰申请一个什么国家级或省级项目,出几本垃圾“专著”,
摇身一变就是教授了。所以评教授最快的方式是当官。还有一些,靠着同学和学
生的关系,花钱买文章或者要文章,再到处拉关系托人,想尽办法“整”了一个
教授。笔者每年都会碰到要文章的朋友,他们为了得到评教授的文章,基本上不
惜血本的。这类教授,要是给新生上课,新生马上就会把大学贬得一文不值,因
为他们见到大学教授就这个水平。当然,多数教授还是靠自己的努力授课和研究
评上的,不过前提是千万不要得罪实权派人物。

  三:畸形大学

  大学是人类知识传授的中心,大学也是对知识质疑和创新的地方。

  可是,作为文化活动中心的大学,还不是研究学问的象牙塔。作为文化活动
中心的大学,正在日益被官本位,权力核心强奸。作为文化活动中心的大学,知
识分子正在争先恐后的挤进官场。作为文化活动中心的大学,正在丧失它的独立
性和创造力。作为大学核心的教师,正在主动沦落为权力的奴隶。

  大学,一个对人类知识继承,质疑,创新的地方,在官僚体系的渗透下也未
能幸免。具有独立思想和人格的知识分子日渐减少,一个又一个有学术前途的人
挤进了领导岗位,走上了通往庸才的不归路。

  八十年代以来,中国的知识分子也曾经觉悟过。他们醉心于学问,流连于学
术交流。他们关心国家前途,热心于政治改革。他们关心百姓疾苦,奔走于惩治
腐败。然而,八十年代末的广场请命未果,也成了当代知识分子价值取向的分水
岭。一些人开始专心于研究学问,接着热情于权力争夺。加上现有的上层建筑机
制的推动,一场轰轰烈烈的权力角逐的喜剧上演了。

  知识分子热心于权力,主要表现在权力能给人带来几乎是无穷无尽的利益,
包括在知识界的学术声誉。曾经有博士感慨道:“现在只有当官的是人,其它的
人都不是人。”

  近年来,一些学校提出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其实正在建设世界一流衙门。从
分配体制到住房,办公室,小汽车,无不围绕权力这个魔棒运转。博士争当科级
干部也不算什么丢人的事情了,在和知识的竞争中,权力大获全胜。一个研究学
问传授知识的地方,竟然和行政权力的划分平行。什么副部级高校,厅级高校,
处级干部,科技干部。他们的隐形收入实在难以估计。以权力为中心的官僚体制,
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每一部分。难怪有人戏言,庙里的方丈也要分处级的和科级的。
这样的大学,每年造出的垃圾论文,除了浪费用人民的血汗钱下发的科研经费和
纸张电脑外,没有一点用途。

(XYS20040919)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