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jeanger

读研时期的爱情(六)

发表于2004/10/14 23:28:00  833人阅读

余薇住在齐小琴的斜对面寝室,尽管是同系学生,见面却很少打招呼。

齐小琴认为余薇太肤浅,居然还有那么多撒不啦叽的男生围着她转;余薇认为齐小琴性格怪癖,有BT倾向。总之,两个人是互不欣赏。

其实在5栋,人和人之间差不多都处在这总互不欣赏的状态,能找两个腥腥相惜的人几乎不大可能。

和余薇住同一个宿舍的还有另外三个女生,学数学的陈珊,学外语的李晓和同班的研究文艺学方向的张晶。

女生宿舍的关系是相当微妙的,你想啊,天下的高手都云集到了一起,当然会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明争暗斗,不同的是,你看不到刀光剑影,其实紧张气氛是丝毫不差的。

余薇在研一的时候,还是经常去图书馆的,“美女”嘛,一般都喜欢往人多的地方跑,倒不一定是为了看书。到研二交男朋友后,便很少去了。所以说,一个女人的学术生涯,往往终止于此。

余薇在男生中应该算很有人缘的那种。开始的时候,有什么事情要跑腿帮忙的话,被叫到的男生总是跑得很欢,一脸的荣幸。后来,大多数人便渐渐失去了热情(主要是因为觉得看不到希望),好在余薇还有一套杀手锏比较厉害,那就是娇嗔。几声娇嗔过后,周围的狼们就软塌塌的趴在地上了,还是一样任她宰割。

对于这种事情,余薇的经验是,男人嘛,怎么利用都不过分,当然了,能够让他们心甘情愿,也的确需要一定的技巧。比如,时而给他们一点若有若无的希望,要再不济的话,就来上几声娇嗔。

死在余薇手下的苍蝇不在少数,化院的小实就是其中一个。

小实是我们5栋著名的“数据库服务器”,存储着5栋所有女生的相关资料和信息,数据资料大到女生的学历家庭背景小到三围数据,都相当详实。有一年IDC中心进行数据库产品的性能评测的时候,有沙大的IT人士建议,能否把小实这种“东西”也作为产品报上去,后来中心的人说,我们只测机器和软件,不测活物,沙大人只得十分遗憾地作罢!

总之,读者不要认为5栋的人都是凡人,其实个个身怀绝技。当然,看你的欣赏角度了。

:)

 

小实的“牺牲”不怪别人,只能怪他对形式缺乏分析。

象余薇这样的女生,心里都有着一架天平,学历(专业)+外貌+年龄+身份。。。。。。往天平上一放,结果就出来了。专业也是她们考虑的因素,这几年化学专业的研究生不好分配,人所共知,这个因素余薇当然也会考虑。

再说相貌,小实虽然说不够帅气,但也算高大威猛,打水,搬东西等这些力气活还是不在话下的。问题是一个公认的“美女”,她在找男友这件事情上是存在压力的(这一点其它人往往不能理解,所以常常搞得我们的美女们很恼火!)。你想阿,这么多人盯着他,总不能叫大家大跌眼镜吧,换句话说是绝不能叫大家笑话。人嘛,都不是为面子而活着么?所以说光是高大威猛还不行,还得帅!这样走在沙大校园彼此才能够挣足面子。

如果小实明白这些,他就不会选择余薇下手,而和她永远保持那种纯洁的“友谊”。

我们知道,男女生之间的“友谊”这件美丽的外套下面,往往掩盖着的就是彼此锋利的白牙!

等小实还没把他那口锋利的狼牙露出来的时候,余薇就象小鹿一样的逃开了。所以小实只能咂咂嘴巴,直接转向下一个猎物了。这猎物不是别人,正是和余薇住同一宿舍的张晶。

5栋,有些人,有些事,你想不佩服还真的不行。

有一次,他们几个人在黄二宿舍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黄二问小实,你求爱失败,怎么能够做到一点都不痛苦呢?

小实反问道,我干嘛要痛苦啊?婚姻这种事情说穿了就是寻找一个人生的合作伙伴,既然她没有合作的诚意(或者说现在合作的条件还不成熟),那就算了呗!

黄二瞪大了眼睛,经典啊,兄弟!

尽管在爱情问题上,黄二也高明不到哪里去,甚至可以说也是个混蛋,但他估计自己是没办法修炼到小实的境界了。

小实转向张晶表白的事情一度搞得张晶很尴尬,好在余薇平时大大咧咧的,也并不怎么在意,她越是不在意,张晶便越是觉得不舒服,总觉得好像是捡了人家剩下的。特别是大家又住在一起,话题偶尔还会扯上去,一谈到小实这个人,气氛便无端的微妙起来。

后来,张晶便干脆换了一间宿舍。尽管如此,在和小实交往的过程中,张晶觉得自己在余薇面前始终还是抬不起头来,所以最后还是不得不拒绝了小实。这可是关系到面子问题的大事情,不能不考虑的。

好在我们的小实心理承受能力超乎寻常,除了经济上有点损失外,基本上能做到毫发无伤。

良好的合作诚意还是能够打动人的,这不,我们的小实现在就挽着一个女生走在沙大的校园里,恩爱得很!

有个叫方方的作家说过,做人这种动物的唯一好处是他(她)们长了一张会说话的嘴,能够把庸俗的东西说得高尚,能够把丑恶的东西说得美丽无比,总之,能够把事情说成是他(她)们心里想象的样子。

比如,心里明明想找个条件好的有钱的帅哥或美女,却非要说自己在追求崇高的爱情。明明是因为彼此寂寞难耐等一些生理上的需要,非要扯到精神的层面上去。这年头,能够活着就不容易了,谁又有暇关心那些精神上的东西呢?

在阿淘看来,其实5栋还是有些明白事理的人的,尽管大多数人生活在无知和愚昧当中。当然,没人会承认自己是无知的,相反,他们认为自己聪明得很,其实这也是无知的一种表现形式了。

黄二说,其实,如果把人这种东西看透了,你便觉得做人也无趣了!所以人哪,还是无知愚昧一点好。你想啊,一个人,连无知和愚昧都能忍受,这世上还有什么他(她)不能忍受的呢?

其实,常感到痛苦和憋屈的,也就是一些个活明白了的人啊!

这年头,大伙儿都在忙碌,即便无所事事的人也要装得忙碌无比的样子。走起路来行色匆匆,仿佛千斤的担子压在身上。

5栋,尽管大多数人都过着混吃等死的日子,但忙忙碌碌的姿态还是做得十分到位的。

比如学外语的李晓她们,读研三年了,差不多就做了三年的教学工作。大学里英语老师缺乏,她们当然明白自己的价值,饶是如此,她们几个人还常常为一门课该给谁带争得面红耳赤的,再就是向成教学院负责安排课的老师露出谄媚的笑脸,背后再恨恨地骂上几句,“老色鬼!”

还有黄二他们学计算机的,差不多也是这样。总之,一旦有机会,就在外面疯狂带课,毁人不倦。

5栋人在外面带起课来是不拘一格的。如,研究政治的可能去教英语,研究数据库和网络方向的跑去带广告学,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课程,大家接下来就不会放手。

总之,这世上就没有我们不敢接或带不了的课程。大家都这么想,反正天下的害虫多得很,也不在乎多我一个!

这种事情学校领导是鼓励和赞同的,同学们,教学实践这个环节一定要重视啊!实际上就是提醒大家,在出去骗人之前,一定要进行一些必要的训练。除此以外,还至少可以赚点小钱花花嘛,美其名曰做一些社会工作!

我们前面说过,研究生的学习生活是轻松而散漫的。导师和研究生之间的关系就是牧羊人和羊之间的关系。把你往山上一丢,他就去忙他自己的了,是胖是瘦全得靠你自己觅食。牧羊人最后的工作就是等到三年后,把分给自己的那几只羊归拢来清点一下,通过写篇论文来测试一下各人的肥瘦,然后打上个学校的标签,管你是歪胳膊劣枣,一脚踢向市场,一个字,卖!
  

沙湖大学每年也会申请一些研究课题。比如黄二他们学院,申请的研究课题是开发操作系统,物电学院申请的课题是开发CPU。其实申请研究项目的核心工作就在申请本身,谁又在乎你是否研究呢?等到科研成果或项目验收的时候,几杯黄汤下去,老家伙们就扛不住了。不签字通过,我们就用酒灌死他!验收专家组的成员们,本来就是些老的连路都走不稳的人,当然怕死了。

遇到一些喜欢较真的主儿,就胡乱弄几块电路板,插上些类似于芯片的东西,总之能把电脑当着他的面启动就行,就算研究成果合格。

在我们这个国家,你在大街上随便拉个人想骗骗他并不容易,但如果想骗专家,却要容易的多。因为你年轻的时候,在专业上可能知道得很多很深,但你屁都不是;等有一天你老得什么都不知道了,你便成了专家,这个世界就是这样。

导师们也心知肚明,不在乎研究什么,关键是能把研究经费搞到手。谁搞的经费多,谁就是牛人。

阿淘,老丁,还有小凡都忙着办离校手续了,宿舍里经常就只有黄二一个人。他们偶尔喝得醉醺醺的回来,黄二就忙着打水拿脸盆伺候他们呕吐。

阿淘一边吐,一边还念着一首酸诗。

。。。。。。。。。

当那个空酒瓶子倒下的时候

  我也跪在了大地上

  唉,吐了一地的爱情、梦想和辛酸

  它们看上去那样肮脏

  不堪一击

  它们原是多么美丽

  莫不是我看错了生活

  我跪在地上,满脸泪光

  噢,兄弟,让我吐

  让我把残剩的一切思想都吐掉

。。。。。。。。

黄二一边用拖把拖地,一边骂道,你们他妈哪里还有思想吐出来,尽是些垃圾!

小凡躺在床上,嘴里叽里咕噜说胡话,嘿嘿,tmd,居然就这样毕业了。

老丁还比较清醒,踉踉跄跄就出了校门,打的到他女朋友哪里去了。见此情景,黄二恨恨地骂道,禽兽啊,准是想借着酒劲占便宜去了! 

在这个毕业的季节,校园里也变得热闹起来。有人伤感,有人哭泣。大学真是一个奇怪的东西,你把最宝贵的青春(4年甚至7年)交给它,却不知道最后能够换回点什么。

因为毕业,人们之间的关系都无端的变得亲密起来,几年都没说几句话的同学一夜之间变成了生死之交的兄弟。

 

6月25日,毕业研究生生开始办理离校手续。黄二的宿舍也走得空荡荡的。看着满地的纸屑和垃圾,黄二座在床边开始发呆。一个声音突然在他耳边轰然作响,你到底要干什么?你究竟要怎样?

看到阿淘和小凡他们,黄二已经看到了2年后的自己,任何人都无法逃脱生活的安排。黄二突然想起了自己家的那条叫阿黄的狗,阿黄的良心和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促使它最终选择了悒郁而终,而黄二呢,还不得不厚颜无耻的苟活在这个世上,象这个城市里的大多数男人一样,娶妻,结婚,生子,赚票子……,干许许多多臭烘烘的事情。

就像王小波曾经说过的那样,生活会不可避免的变得庸俗起来。这样说,显得我格调不高,但是对这一切,我的确毫无办法,真的!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