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kingofark

详解<K's 50 PV> (上篇)

发表于2001/11/9 16:07:00  1512人阅读

分类: 原创文档

 

Explanatory Notes On <K's 50 PV>

详解<K's 50 PV > Revision 1.0

[上篇]

by  Kingofark 

[]<K's 50 PV>是《Kingofark's 50 Points of View About Learning C++ And Programmingkingofark关于学习C++和编程的50个观点)》的简称;<K's 35 MPV>是《Kingofark's 35 More Points of View About Learning C++ And Programmingkingofark关于学习C++和编程的另外35个观点)》的简称。

 

条款1. C++当成一门新的语言学习(和C没啥关系!真的。); 

[解说]

这一条源于我在《程序员》杂志2001年第4期上看到的《将标准C++视为一个新语言》一文,作者是C++的设计者Bjarne Stroustrup。这篇文章还可以在Bjarne Stroustrup的个人网页上找到。

这篇及时到来的文章很好的调整了我的思维,让我有幸在初学C++时就得以拨乱反正的重新审视了C++这门语言和自己对C++的学习,同时也使我就此开始了<K's 50 PV>的撰写。

其实要对本条款给出一个理由很简单,我只引用Bjarne Stroustrup在此文中的一句话就可以了:

“把标准C++拿来当作一个美化后的C或美化后的C with classes来耍弄,只是浪费了标准C++所提供的美好机会。” 

[kingofark的收获]

经常拜读大师们的articles,追随大师们的先进思路,千万别让自己活在与大师们不同的时间里。 

[参考]

<K's 50 PV>条款2829 

 

条款2. 看《Thinking In C++》,不要看《C++变成死相》;

[解说]

于此,我不再多说——因为争议太多罢。这里我向大家推荐我在《kingofark的“五评计划”》系列文章里面关于此书的一些讨论。(在撰写本文时,《kingofark的“五评计划”》已经在撰写中,相信很快能与大家见面。) 

[kingofark的收获]

明白了“阴沟里也能翻船”的道理。 

[参考]

<K's 50 PV>条款192122 

 

条款3. 看《The C++ Programming Language》和《Inside The C++ Object Model,不要因为他们很难而我们自己是初学者所以就不看; 

[解说]

关于这两本书,大家也可以参考我的拙作《kingofark的“五评计划”》系列文章里面关于C++书籍的一些讨论。(在撰写本文时,《kingofark的“五评计划”》已经在撰写中,相信很快能与大家见面。)

不错,这两本书的确不太容易下咽,但是大家应该(也早就应该已经)认识到:钻研精神是一个程序员必备的素质。

这也是为什么我在好几个条款里说明同一个问题的原因。 

[kingofark的收获]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参考]

<K's 50 PV>条款19212230<K's 35 MPV>条款26

 

条款4. 不要被VCBCBBCMCTC等词汇所迷惑——他们都是集成开发环境,而我们要学的是一门语言;

[解说]

VC:         Microsoft Visual C++

BCB:       Borland C++ Builder

BC:         Borland C++

MC:         Microsoft C++

TC:         Turbo C(有时也指Turbo C++

WC:        Watcom C++

各种简化了的、混杂了的口头称谓容易使初学者感到迷惑,这很正常。不过,其实只要稍加留意,这些迷惑完全可以被消除。

大家可以注意以下几点:

(1)      由于C++语言(其它语言也是一样)几乎总是要以某个集成开发环境为载体、平台,才能被真正的“使用”,因此人们在口头上容易用一个集成开发环境的名字来意指一门语言(比如VCBCTC等);

(2)      程序设计语言需要一种载体来被运用,这就好像汉语、英语一定要被人用嘴说出来、用笔写出来才能发挥作用一样;

(3)      编译器(或解释器)有时也被集成开发环境的名称所指代(比如“你用VC编译过吗?”实际上应该是“你用VCC++编译器编译过吗?”);

(4)      只要多了解各种词汇的详细信息(一般是其英文全称),就可以很容易的发现一些你本来就该弄清楚的事情;

(5)      在口头上,也请你在不影响正常表达的情况下,尽量说得准确些,不要迷惑更多更新的初学者。 

[kingofark的收获]

“我再也不学VC这门语言了。” 

[参考]

<K's 50 PV>条款693941 

 

条款5. 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看上去很简单的小编程问题——他们往往并不那么简单,或者可以引伸出很多知识点;

[解说]

这是kingofark我的亲身体会。

我早年学过BASIC,后来学C的时候,手里攥着一本教材,对其中的习题很不屑。有这样一道题:

“编写一个程序,在屏幕上打印

*

* * *

* * * * *

* * * * * * *

要求使用本章学过的循环语句。”

其实我当时的眼光在扫到那个弱智的三角形图案时就跳到下一道题去了,全没有注意到题目最后的要求,于是脑海里很不屑的闪现出这样的一段代码:

printf(“    */n”);

printf(“   * * */n”);

printf(“  * * * * */n”);

printf(“ * * * * * * */n”);

……

几个星期之后,我在翻书时很偶然的瞥见了这道题的后半部分要求,心里生疑;“这么简单的打印问题干嘛用循环?”于是重新审题。这一次,我的脑子里再也没有闪出东西——唔,除了问号以外——于是忍不住开始编写程序。结果“不编不知道,一编死翘翘”,在经过了半天的捉摸之后,才终于有了一个正确的答案。从此明白了:哦,要先在草稿纸上设计一下,不能光凭脑子想;哦,打印一个三角形还可以用这么巧妙的循环;哦,……

“但这完全是你自己没有认真看题造成的吧!?”你可能会抱怨我说跑题了,“这跟本条款有何干?”

好吧,如果上面的故事算是跑题的话,那么现在题跑完了。

在经过了那段学习打印“*”的初期,书上的习题也越来越不容易,其中有这么一道:

“编写一个程序,要求输入任意十进制数,在屏幕上显示相对应的十六进制数。”

“很简单嘛,”我又想着(嗯?我怎么会说“又”这个字?),脑子里闪现构思若干:定义一个int decimal_val,由用户赋值后,再通过相应的计算转成十六进制就可以了嘛。”

三下五除二,程序出来了,得意洋洋,忍不住叫父亲来看。早年做过计算机工作者的父亲看了我运行程序演示,对我说:“输入的数值太有限了,只能转换int级的数值。”

“那简单!”我更得意了,“把int改为long int,不,改为long long int,……呃?”问题忽然严重了:习题要求能转换“任意十进制数”,但即使是long long long long int,也还是有限的。怎么办?

父亲只说:“是不是可以考虑用char数组来接收用户的输入,这样可以支持任意长的输入,就是转换十六进制的方法要重新设计了。”

一个星期之后(噢,是的,那时我很笨),我终于可以在朋友面前炫耀我的“超级转换程序”了。 

[kingofark的收获]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参考]

<K's 50 PV>条款353747<K's 35 MPV>条款13 

 

条款6. 会用Visual C++,并不说明你会C++ 

[解说]

Visual C++这个集成开发环境的确为我们提供了很多的东西,包括巨大的MFCMicrosoft Foundation Class),可爱的按钮啦,很“专业”的帮助窗口啦,让人很有成就感的about窗口啦,等等。然而,特定程序的核心算法还是需要我们自己来提供,适合特定程序的类还是需要我们自己来派生和管理,大部分特定程序的数据结构还是需要我们自己来实现——只不过我们是在VC的帮助下做其中一些事情罢了。

很多人都曾向我声称他“会”VC了。但除了书上的例子,他们什么都做不出来。

之所以称VC为“集成开发环境”,就是因为其本身是作为承载C++的一种“环境”而存在的,C++才是我们所要关注的主体。

有了球场边球迷们的欢呼、喝彩和助威,足球运动才越发体现出其无比的魅力。然而我们踢的仍然是足球,不是场边的球迷。VCC++之关系亦包含有相似的道理。 

[kingofark的收获]

一脚出去,不要踢错了对象。 

[参考]

<K's 50 PV>条款9243941<K's 35 MPV>条款4 

 

 条款7. class并不难,templateSTLgeneric programming也不过如此——难的是长期坚持实践和不遗余力的博览群书; 

[解说]

哈哈,这句话的的确确是我鼓励初学者的话。毕竟从技术上讲,STL和范型技术的的确确不能像著名主持人崔永元给自传起名字那样被概括为“不过如此”。

我认为,长期坚持实践和不遗余力的博览群书,是一个程序员的根本治学之道。虽然谁都知道这是一个多少有些完美的期望,但它毕竟是期望而不是奢望——总可能实现罢。

 

[kingofark的收获]

应该仔细研读和体会U2乐队的一首名曲《I’m still haven’t found what I’m looking for》的歌词,这样,在人生的任何一个高度上驻足思考时,都不至于忘记了自己所追寻的一切。

 

条款8. 如果不是天才的话,想学编程就不要想玩游戏——你以为你做到了,其实你的C++水平并没有和你通关的能力一起变高——其实可以时刻记住:学C++是为了编游戏的; 

[解说]

只说三点:

(1)       www.1cplusplusstreet.com上面就有很多利用编写游戏来学习C++的有趣内容,相当的好;

(2)       很多著名的游戏也都是有源代码可看的;

(3)       Open Source的资源也是大家学习的好地方。 

[kingofark的收获]

过分热衷于电子游戏的人大约有两种“通关方法”: 

(1)       酷爱游戏—>玩游戏—>还想玩游戏—>还想玩游戏—>还想玩游戏—>成为超超超……(汗)级玩家;

(2)      酷爱游戏—>玩游戏—>改游戏—>对游戏的制作产生好奇—>钻研游戏的开发知识—>成为有潜力/有实力的业余/专业游戏开发者。 

[参考]

<K's 50 PV>条款18

 

条款9. Visual C++的书,是学不了C++语言的; 

[解说]

一句话:集成开发环境是掌握在厂商手里的;语言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kingofark的收获]

“哦,你看了很多VC的书?挺好挺好。对了,顺便问一下,你会用C++吗?” 

[参考]

<K's 50 PV>条款6243941<K's 35 MPV>条款4 

 

条款10. 浮躁的人容易说:XX语言不行了,应该学YY;——是你自己不行了吧!?

条款11. 浮躁的人容易问:我到底该学什么;——别问,学就对了;

条款12. 浮躁的人容易问:XX有钱途吗;——建议你去抢银行;

条款13. 浮躁的人容易说:我要中文版!我英文不行!——不行?学呀!

条款14. 浮躁的人容易问:XXYY哪个好;——告诉你吧,都好——只要你学就行;

条款15. 浮躁的人分两种:a)只观望而不学的人;b)只学而不坚持的人;

条款49. 请不要做浮躁的人; 

[解说]

写下这样的条款,一定不免招致异议者的不屑一顾甚或是口水,但我在论坛上看到的确是事实:“XX语言不行了,应该学YY!”、“我到底该学什么?”、“XX有钱途吗?”、“我要中文版!我英文不行!”、“XXYY哪个好?”……这样的“问”、“话”见得多了,我不禁想起鲁迅先生在《〈呐喊〉自序》中的一段文字: 

——“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醒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者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 

我想,我不仅愿意做那个大嚷起来的人,而且还要说:“或许我们的铁屋子至少还有窗和门罢。” 

[kingofark的收获]

以平和的心态做学问。 

[参考]

<K's 35 MPV>条款15-23 

 

条款16. 把时髦的技术挂在嘴边,还不如把过时的技术记在心里;

[解说]

这里还是强调了一个人学习要踏实的道理。

总听到很多人不屑的说某某技术已经过时,学了也没用之类的话。其中屡被攻击的对象比如dos啦,mode 13h啦,win3.1啦,VGA啦,甚至是win95PascalCC++等等。这些人是浮躁的(见<K's 50 PV>条款10),一味追求“新”技术,殊不知“新”技术、“新”理论无不是在传承着前人智慧点点滴滴的精华。

我最熟悉的一个例子就是那本Michael Abrash著的《Michael Abrash’s Graphics Programming Black Book Special Edition》。这本堪称图形程序设计领域经典之作的宏篇巨著中充满了对VGA286mode X256色等的讨论和研究。

“啊哈,你说的这些可是真的过时了,”我开始听到有人在说了。

过时了吗?我的回答既是肯定的又是否定的。

的确,随着计算机技术的飞速发展,可能不会再需要用到mode X来编写图形程序了;是的,256色已经不堪入目了;不错,win3.1已成昨日黄花。但是,各位眼光颇“高”的朋友啊,千万不要忘记学习的真正目的。

小时候我常为学业而困扰,成绩也不佳。每逢考试分数不理想,总是怀着沉重的心情跺回家,对未来的学习也产生了绝望的忧虑。每一次,父亲总是轻轻的拍拍我的头,轻声说道:“没关系,以后努力就行了。学习本身就是就是一种磨练,学习的目的就是磨练你的意志。通过学习的过程来经受各种各样的考验,自己才会慢慢变得能够克服生活中遇到的各种各样的事情。考试也是一种磨练,没什么好担心的,别怕。”

Michael Abrash’s Graphics Programming Black Book Special Edition》蕴含了作者Michael Abrash浸淫图形程序开发领域数十年的经验积累,其博大精深的优化理念才是赢得读者、专家们撕声喝彩的真正原因(熟悉Quake这个电子游戏的朋友们也一定知道Michael Abrash对其的贡献)。试问当今各路英雄高手,谁敢站出来不屑的说:“我不需要优化技术?”

不需要吗?需要吗?不需要吗?需要吗?不需要吗?……

唔,我想这个问题的答案大家心里都明白。 

[kingofark的收获]

即使是粪便也不是全没有价值的,更何况一堆夹杂着钻石的黄金。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