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kingofark
博客专家

The Dearbookian #20040422 The Humane Interface, The Inhumane Translation [评《人本界面》]

发表于2004/4/22 23:51:00  2126人阅读

The Dearbookian #20040422
The Humane Interface, The Inhumane Translation

本文所提到的书是:

The Humane Interface
by Jef Raskin
影印版:机械工业出版社
中文版:《人本界面》,机械工业出版社,史元春 译

这本书我先买的影印版,后来看到中文版页边标注了原书页码,又保持并翻译了索引,感动地认为本书编辑是认真负责紧把关的,译本会比较让人放心。于是买了译本,以便作为阅读影印版时的参考。

为什么kingofark认为《人本界面》应该叫做“人笨皆免”呢?

人笨皆免——不懂勿译。且待笔者累述。


[1].中文版P.31的3.1

开头引用了一句Shakespeare的话:

玫瑰不叫玫瑰,也依然芳香如故。——William Shakespeare

而影印版(P.33)中相同的位置是:

The world is divided into people who think that they're right. -- Diedre McGrath

中文版误植?费解!

查了一下原文Index,William Shakespeare只在原文的P.xiii出现过。


[2].中文版P.28的2.3.6的第3段

影印版P.31的2.3.6第3段:

In current desktop-based systems, you must always navigate to the task. This is the same as the worst case for an interface that always returns you to what you were last doing, because in the case of wishing to return to the task from which you left off, you have to do no work at all.

中文版译文为:

在目前基于桌面的系统中,你必须总是驾御着任务。这就和那种总是把你送回你上次操作的地方的界面的最糟糕的情况一样,因为在希望回到你离开的任务的情况下,你根本就是什么也不做。

笔者的理解为(若有错误,请大家指正:fangzhou@broadview.com.cn 非常感谢!):

在现今基于桌面的系统当中,你必须总是自行转到(导航至)须要处理的任务那里。如果界面总是能够回复到上次的操作状态,那么你无须做任何事情,界面就能够回复到上次处理的任务那里,这是最好的情形。而在现今基于桌面的系统当中的情形,等同于上述界面中最糟糕的情形。

是的,这段话的原文并不好理解,所以在没有完全弄懂的情况下进行翻译,必然得不到好结果。

事实上我是在随意翻阅译本的时候看到这段话的。因为已经在影印版中看过这一章,所以随意翻阅了一下,看到上述那样一段话,着实令人费解。结合自己阅读记忆中对上下文的理解,怎么也弄不明白这段译文的含义何在。对照原文一看……alas!

Jef Raskin(Macintosh之父)这部交互设计佳作的译本,无法令我满意!

我手中的这个译本,忽然不再具有可信度。我不会再参考。

22.40元人民币(译本8折的价格),换回一次失望。

要说译者能力有限吧,如果翻译的时候能够及时询问作者,那也是值得称赞的。毕竟再好的译者,能力也不可能无限。

退一步想,即使有点懒不去问作者吧,那向其他高人求助也是蛮好样儿的。

再退一步想,即使没有高人可以求助吧,那跟技术编辑讨论一下也许还有希望搞个半清楚也是不错的。

又退一步想,即使没有技术编辑吧,那跟文字编辑商量一下,换个圆滑的说法蒙混过去(这也是一门艺术,好像过去中国的高水平配音,为了对口形,意思都可以变,但却又不影响整个故事情节。佩服!),至少让读者读过去没有印象也罢,不至于莫名其妙。

还退一步想,即使文字编辑也没帮上忙吧,那就在译稿里面做个译注,留出原文,表示这段话译者确实不理解,请读者明察,要说这也是可以的,好歹给读者个说法。

继续退一步想,即使忘了做译注吧,那就减免一点,只在译序里面表明“时间和能力有限,错误和不妥之处敬请不吝指出”,并留下联系方式(一般是email,传统的寄信地址也仍然好用),那也是可以接受的。大不了读者来信提建议、意见、批评,坦诚而及时地回几封信还可以得到一小部分读者的原谅。

其实说起来,想到这里也就算了。可对于《人本界面》的情况,我还不得不再退一步,因为这个译本里面的“译者序”虽然的确提到了“由于时间和能力有限,恐难呈献给读者一本精品译著,错误和不妥之处敬请不吝指出”(很好!Good!),但是却没有留下联系方式(隐士?!)。好在译者之一很义气,“多人做事一人当”,给读者留下了唯一一个可以追踪的方向:XX大学XXX系。读者只需要多打几通电话,多上网查几次,也就有可能找到当事人了。

译者不留联系方式,似乎是国内不少译者的“老传统”了。这让我联想起我很喜欢的一部日本动画片《千と千尋の神隠し》,有译为《千与千寻》,也有译为《神隐少女》。

我们不妨将那些不留联系方式的译者称为“神隐译者”吧。至于(很不幸地)读到这些“神隐译作”的读者,不妨叫做“呻吟读者”。

好书须多看,看 The Humane Interface;
问题要曝光,曝 The Inhumane Translation 的光。


-- K ][ N G of A R K (tm)
-- Apr.22nd,2004
--
fangzhou@broadview.com.cn


P.S. kingofark也是编辑。日后要是您发现kingofark也“人笨”了,欢迎您向他提出建议、意见、批评,并可以适当地予以唾弃。所谓不怕犯错,就怕不改。

0 0

我的热门文章

相关博文

img
取 消
img即使是一小步
也想与你分享
打开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