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kukei

我们背叛了什么

发表于2004/10/9 10:40:00  767人阅读

分类: 共享


昨天应朋友之约去看一部电影《西点揭秘》,不知何时也有一部北大揭秘,让国人能象个人似的去思考,而不是被当作傻瓜似的欣赏某些人幼稚滑稽、欲盖弥彰的表演。
片子结束前主人公的一句话让我回味无穷“我现在终于明白了比被强奸更痛苦的事是什么,那就是背叛。”换句话说就是比被某种意志强加于身上还有更痛苦的事---发现自己曾信仰的东西背弃了自己。当刘先生还把自由作为是北大的传统时,一个宵小上告了他;当那名女生踏进北大时,她不会想到她会死,更想不到她的死因会成为北大的一块难堪的遮羞布;当中国的农民为解放贡献了一切的时候,他们想不到世世代代还得束缚在这块并不属于自己并不能带来等价收益的土地上。
如果说自由是一种叛逆,选择是一种自由,我们似乎都会被斥之为机会主义者,实际上一直以来的反右也是这么做的。事实上我们的选择从不自由,我想我这一代人还对老一辈的信仰坚守不已的没几个,当然不排除一些精英,先进典型或如思想进步的学代表们的点缀,总之,我进的学校从没有一丝一毫游离于政治之外的。我不能理解唱首歌犯了什么错,如果你非要认为那是叛国的话;我不理解我答辩的论文会让一位老教授咆哮着异端,如果你不让我这样写为何又非要告诉我是事求事呢?我不能理解有两千万人不想和你在一起干嘛要强拉着,如果你非要认为他们是给脸不要脸的叛民;我不能理解为什么要教育孩子们做颗国家机器上的螺丝钉,不要去做不安份的什么诗人和学者。我不知道我还信仰什么,唯一记得的是我们要建设一个富强、民主、文明的新中国,我知道我一直没有背叛这一希望或是理想,那是谁背叛了它?
影片中主人公接受案子时,将军问他是一个士兵还是一个警察。在这一问的前提下是我们都不得不在这一现实社会里承认的职业道德之间或是与一般道德规范的冲突。如韦伯所言,现代经济社会失去了客观的道德标准,道德在发达的科技理性下不再具有理性基础,价值是形而上的东西,只有手段才是理性的过程,每个人以私利为目的而孤立,价值是中立的,依此而成的科层架构形成了以群体利益为界定的区域道德。韦伯是深刻而悲观的,但我们确实找不到道德普遍性的客观基础,包括哈贝马斯的理性批判,正如以前探讨的对话的可能,理性的沟通离不开严密的假定,好比我们不能期望我们可以如经济学中般完全理性的预期到合作下的一般道德规范的限定,那更多会成为一种加以利用的自负。道德于我更多的是属于先验的,或者说是一种直觉,如哈贝马斯而言是先于语言判断而存在着的一种情境。
事实上导演最想表述的东西在主人公在案子水落石出后对将军的斥责。作为一名士兵他没有这一权利对一位要提拔他的上司说这种话,甚至应该钦佩将军顾全大局,牺牲小我,维护了军队国家尊严的崇高的爱国主义精神。作为一名警察,他也没资格没理由说将军是凶手。“但你在她残遭蹂躏后让她把一切都忘掉的时候就已杀死了她!”他是站在一个人的角度讲述着一个杀“人”的故事,这里再次看到西方的人文主义精神,没有任何超出人道的非人道的理由是正当的和不可质疑的。
而这样的杀人过程在维护稳定团结,国家和民族的尊严的借口下时常在发生。为了校园的安定,为了伟大的大后方的三线工程,为了提高觉悟,为了方便群众,为了国际名声,为了祖宗留下来的宝贝,为了他老人家,为了一口气,为了不让愚民瞎操心,为了不为了什么。。。
背叛是相互的,在将军背叛了他的女儿背叛了主人公对他伟大人格的信仰后,作为他的小兵的主人公也选择了背叛他。当他看着将军的背影离自己而去,此时国旗徐徐升起,在他向这自由民主的国家精神的象征物庄严的敬了个军礼时也许他已经知道是谁在背叛,而自己又背叛了什么。
那么是谁背叛了我们,而我们,又背叛了什么?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