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lemonzhu

前乒乓球世界冠军邓亚萍作客华奥新浪嘉宾聊天室记录(2)

发表于2004/10/31 23:20:00  1716人阅读

分类: 随笔

主持人:我想起一句话,叫“性格决定命运”,还有一个网友问,你现在的身体还好吗?旧伤怎么样了,前一段时间有报道说颈椎病又犯了,希望你能注意身体。


邓亚萍:谢谢。


主持人:现在的身体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邓亚萍:也不是,很多人觉得乒乓球运动员怎么会有伤呢,不可想象,我们的伤病不会一些项目,会断胳膊,断腿这么硬性的伤。对于我们来讲,更多的是软的伤,劳损性的伤更多一点。不管怎么样,我们从事一项运动,十几年,二十几年的时间,每天都是超负荷,大运动量的训练,你身上的零件都是在超负荷的运转,我们是在提前透支自己的身体,因为每个人都是有限的。我们可能看起来二十几岁,三十几岁,实际上这个身体的各个部位零件的磨损性,已经不是二、三十岁的程度了。已经是四五十岁的老化程度了,因为你天天在运转,超符合的运转,这种情况下,伤病一定有,不可能说我不打球了,伤病就好了,劳损性的伤会在你的身体里一直会有。


邓亚萍:我们之间的友谊是非常非常纯洁的,我们的友谊在萨马兰齐主席在中国了解的基础上,特别是对中国人了解的基础上所建立起来的。因为他到中国十多次,从八十年代到现在,这么长时间,他对中国非常非常了解。经常中国的一些球迷,或者是一些体育爱好者给他写信,他也跟我讲过,有一些信,包括咱们的小朋友写信,开始就写萨爷爷,我觉得非常亲切,他能够感受到,中国人对他的那种真诚的这种友谊,中国人这种真诚的民族,这个民族就是非常的真诚,非常友好,他非常喜欢中国,也非常喜欢中国人。我们两个人的友谊之间,是建立在他对中国了解的基础上发展的我们之间很纯洁的友谊。再一个,因为他毕竟是国际奥委会的主席,那个时候他是主席,他肯定从他的眼角里面,要看到这些运动员,最终的是要看到一种体育的精神,最终要看到奥林匹克的精神。这个话并不是我来宣传我自己,而是说很多其他的一些委员,也曾经问过他,为什么你就这么多的运动员,你为什么就偏偏喜欢邓亚萍。他也跟别人讲,因为从我打球的里面,能够感受到这种奥林匹克的精神,这种自强不息,这种拼搏,更快,更高,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我觉得在我们之间,说实在的,我觉得刚才我一直在强调,为什么是纯洁,因为我觉得任何一个人,不管他有在多的职位,再高的地位,最终他希望能找到一份非常真诚的一种友谊,交朋友也是这样,不管你是什么样地位的人,或者是多少多少有名的人,最终他还是要返璞归真,一定要回到最原始,最初的状态,他是一个人的状态。我们两个人交流的话,交往当中,大家都是一个很平等的状态,他是一个人,很自然的,我对你是非常尊重的,因为你是非常让人尊重的。那么他同时也是觉得,我在打球的种种方面,所以我们是在一个非常平等的基础上,能够进行交流,而且没有更多的其他的这种想法。所以我觉得纯洁的友谊是非常非常难得的。


主持人:还有一个网友他问到说,邓亚萍,我知道您做运动员的时候,很喜欢唱歌,以后有没有可能出一张专辑。


邓亚萍:不可能,现在也没有什么时间,从退役以后,就很少有机会再去唱歌了,更多的时间要看书,还要从事于其他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出专辑差得越来越远了。


主持人:还有一个网友,他非常关心你的个人生活,他说现在感情生活怎么样,我们大家非常想知道。


邓亚萍:一切都非常正常,都非常好,我以前讲过,我很崇尚一种成功人的标准,既在事业上非常成功,又在家庭上非常圆满,很美满的一种成功人士,这个才真正是一个人。你不能说人像一个机器一样,只会去工作,不懂得感情,不懂得家庭,不懂得爱情,这是不对的,人也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人不可以说没有感情,这反而让人感觉很怪的一种感受。


主持人:现在你自己的家庭生活是很成功的吗?很多的网友很关心这个问题。


邓亚萍:现在也不能谈到成功,因为人最美满的一种家庭生活应该是有小孩儿以后,而且还亦然是家庭非常和睦,这才是美满的家庭生活。但是目前来讲,在两个人之间的话,还算是很不错的,是这么一个状态,但是你不能谈到家庭。


主持人:在一个发展和上升的阶段。


邓亚萍:对,应该还是很好的。


主持人:今年年初的时候,国家队因为几个队员谈恋爱的问题,比他们调离国家队了,当时社会各界对这个问题也是有很多的议论,你个人觉得国家队限制队员谈恋爱这种方式是否恰当?


邓亚萍:我觉得我可以理解当时教练所做出的决定,因为我是运动员出身,我可以理解教练员的用心良苦。运动员从不会到会,到国家队,我粗粗算了一下,我们大概基本上要从开始打球,到进国家队,一般需要多长时间呢?大概十年以上的时间。或者你拿全国冠军,或者你拿世界冠军,大概都要在15年左右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面,你付出了这么多这么多的代价,你的目的是要为国争光,你的目的是要为要实现个人自我价值。你可能因为年纪轻,有其他的一些来影响你事业的发展,影响你已经投入这么多的一个事业,所以我相信,教练员也不是说,他不是一个人,他是一个人,他有感情,他也有家庭,为什么他会这样去做,我觉得我是可以理解,他认为在运动员这么短暂的运动生涯当中,尽可能的让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这一件事情上。当然了,如果这个事情对他们能有帮助的话,我相信教练不会去做这个决定。就是因为怕有这种行为以后,会影响到他们的打球那种状态,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都解决的很好,所以我觉得,我可以理解教练的这个决定。


主持人:还有一个网友问您,请问在新一代女子乒乓球当中,最看好谁,是不是郭跃,对这些小队员你想说些什么?


邓亚萍:中国乒乓球的人才倍出,出来的人才很多,而且他们的实力,各种情况,条件都非常好。所以我觉得对于中国,真是“乒乓王国”,外国人评价来讲,中国是“乒乓王国”,很多外国人非常羡慕中国的乒乓运动员,有这么好的条件,这么多的高手在这儿共同训练,共同提高。中国乒乓球霸主的地位不会动摇,而且我相信在更多的时间里面,更多的比赛当中会涌现出更多年轻的运动员,我相信这一点。


主持人:有一个问题,我不知道这个问题是否合适要问,因为我们知道,当年好象是因为身高的问题,您曾经被省队拒之门外,现在很显然,你已经用自己的实力证明身高根本不是问题。但是我还是想问,这个问题是不是阻碍了你通向成功的路,让你走了一些弯路呢?


邓亚萍:这个确实是,当时是进省队也好,还是进国家队也好,都遇到这样的问题。我觉得任何事情,困难或者说是障碍,你如果能逾越它以后,就能更加帮助你感悟一些东西。走到今天,因为我渡过了这些难关,能拿到一系成绩,我来说这个话。但是我确实是认为,失败是成功之母,而且特别是遇到困难的时候,你首先自己不能丧失信心,不能丧失坚定的这种信念。你到底对你自己有没有信心和信念能够成为一个优秀的运动员。当时我在十岁的时候,已经遇到这样的问题,到底你是不是还要从事于乒乓球运动,因为大家都不看好你,都认为你不行。


主持人:那个时候是谁让你坚持走下来的?


邓亚萍:那个时候是我父亲,这一点上来讲,他确实给我很正确的教育方法,什么事他不隐瞒我,会告诉我真实情况,会跟我分析,如果你想从事乒乓球的运动,你必须在技术上要解决一些问题,到底你自己是不是真的相信自己能够把这个事情做好。我当时就认为,我觉得从运动成绩上来讲,我不比任何一个人差,为什么其他的人能进省队,我进不去。那个时候就觉得,我一定要证明自己,自己是这块材料,而且能够成为一个优秀的乒乓球运动员,当时有非常坚定的一种信念。当然了,你一旦有这个信念,你一旦做了这个决定以后,再苦再累也是愿意的,因为你自己选择了这个路,没有人逼你选这个路,这种教育方法,对于我来讲,是非常适合的。


主持人:现在日本有一个选手叫福原爱,她的个子也挺小的,现在她的技术不是特别好,但是她的打法上特别的凶,特别狠,有人说他是邓亚萍第二,你对这种说法是怎么看的,你希望有人成为邓亚萍第二,第三吗?


邓亚萍:开始我担当国家队的主力以后日本队曾经称霸在国际乒坛是50年代,日本人曾经辉煌过。但是60年代开始,日本队起来了以后,一直就称霸于世界乒坛,日本队从那个时候就没再有很出色的表现,从我出道以后,日本队很多的队员,甚至更多的是更多的教练,去专门选择一些和我个子差不多的,长得差不多的,专门模仿我的打法,他们也是这样认为,我们日本人个也不高,邓亚萍个也不高,为什么她能打好,我们就打不好,我们就应该向这样的人去学习,他们认为身材上面,很多跟我很相似的地方。这些东西呢,曾经有过,当时我打球那一段就有很多的日本队像这样的队员出来比赛。我到哪儿比赛,很多人就专门摄像,回去研究,学习这样子。任何一个优秀的运动员,你不能一味的模仿别人,你必须要有自己独特的打法,和独特的一种创新的东西。你一味的模仿,你永远是在别人之后,你永远不可能成为很优秀的运动员,或者是成为一个伟大的运动员,你必须要自己在打法上也好,打法上有一定的创新技术也好,你才能够立得住,他们现在老是在讲,有没有人我这种打法的第二也好,第三也好,我觉得应该要有自己的东西,自己独特的风格,独特的打法,这才能真正的成为自己,而不能一味的学习别人,模仿,这样是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运动员。


主持人:你的这番话,会给一些从事其他的行业的人一些启示。现在距离访谈结束还有五分钟的时间,我们还想问每一个坐在这个椅子上的运动员四个问题,在训练当中,与教练员发生矛盾的话,通常会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解决?


邓亚萍:一般来讲呢,我们可能会提前的沟通,或者是说,当然了,因为有的时候呢,跟教练的沟通,有时候不是那么容易,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有一些教练,他的教育方式,教学的方式,更多的是给你灌输他的那一套东西,而是听你的东西稍微少一点的教学的方式。有一些教练呢,可能更多的是他给你画一个大的圈子,大的圈子完了以后,只要不跑出这个大的圈子范围,别出毛病就行了。所以在这样的教练的训练下,可能让自己发挥的余地更大,前者相对的余地就小一点。所以说这个问题的话,我当时在郑州队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些这样子,和教练不同的看法,当然那时候因为年纪也很小,特别是近来,中央电视台也在播《体育人间》,正好这几天在播我的节目,大家看到了以后,就有一些疑惑,和一些不解的地方。为什么你跟教练不和,为什么你又跟教练有一些矛盾的东西,我觉得这都是非常正常的。因为就像拿这个教练来讲,因为我们做这个节目,是一个纪录片,这是一段历史,我们要尊重这个历史。一些人在这之前不知道有这么多教练,运动员的问题,就觉得非常好,其实不是这样。大家的矛盾也好,还是一些其他的问题也好,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想打好球,最终的目的能够成功,最后能够为国争光,目的都是一样的,但是可能各自有各自的看法,各自有不同的观点,特别是像现在,因为大家站在不同的位置,和不同的角度,而且事隔这么多年了以后,大家的这种再去回味,再去看,每个人的角度都不一样,所说出来的一些话也好,可能就会很不一样了。所以这两天的节目也好,还是说我所听到的一些反馈意见,就觉得有点不解,有点非常不明白,为什么你当时是还跟教练有这样的矛盾,我觉得都是非常正常,大家的目的都是非常好的。确实是在节目当中,确实是有一些我所不认可的看法,但是因为他是我的教练,曾经在我成功道路当中,确实是付出很多努力的教练。我尊重他的各自观点和各自看法,我尊重他的这种发表个人想法的权利。但是确确实实我承认,他在我运动生涯当中,特别是在郑州队这一段时间里面,为我付出了非常大的努力。但是也希望能够通过这么多的事情,让大家更能够了解,运动员和教练员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微妙的,因为大家太想把这个事情做好了,因为不同的观点以后,会有不同的意见出来。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也想借着今天这个机会,也想给大家简单的这么谈一谈我的看法,同时我也希望教练能够在今后的工作中也好,还是生活中也好,能够愉快。因为他不管怎么样,对中国的体育,特别是乒乓球运动,奋斗了多年,所以在这里,我也非常感谢他,能够这么多年培养了一批一批的乒乓球的运动员,为河南也好,为郑州也好,为国家也好。因为任何事情,如果你太想做好了以后,你可能会很容易走进到另外一个胡同里面,所以我觉得因为有很多的其中的问题,但是这个事情我相信都过去了,而且过去这么多年了,也没有必要再多说什么了。


主持人:时间的关系,我们剩下的三个问题,就要非常快速的回答。第一次参加奥运会,要打比赛前一天晚上睡得着觉吗?


邓亚萍:迷迷糊糊。


主持人:紧张了吗?


邓亚萍:有的时候主要是在考虑战术,你第二天比赛到底怎么样打,就像过电影一样。


主持人:一定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电影。第三个问题,正式退役以后的第二天,你做了什么?


邓亚萍:我的退役没有说哪一天,到这儿就结束了,一直是退役了以后,虽然是在清华上学,一个星期回到国家队三次训练,慢慢的退出,不是一下子的。


主持人:这个问题在第二天这里就不成立,最后一个问题,请你用一句话,给咱们今年第一次参加奥运会的选手,给他们传授一下自己的经验,或者是有什么话要跟他们讲一下。


邓亚萍:我觉得实现个人目标固然重要,就是实现奥运冠军,实现个人梦想固然重要,但是我相信所有参赛运动员应该胸怀祖国,胸怀人民,这样能够让你更加的放开手脚去拼。


主持人: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到了,不管邓亚萍曾经给大家的印象是什么样的,今天跟她交流,她给我的感觉是非常可爱,非常坦率,也非常真诚的邓亚萍,我们希望你今后的人生和工作的道路上,能成为你标准当中的成功人士,再次感谢你参加我们的节目,谢谢!  


邓亚萍:谢谢! 来源:新浪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