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liurendonews

《知识英雄》:教授CEO

发表于2002/4/20 14:59:00  1414人阅读

陈纯教授

1992年底,一向温文、敦厚的陈纯给路甬祥校长写了封难得直白、激烈的信,“如果路校长也不加理会,我就离开浙江大学出国去。”
这封信写得很艰难,越写,陈纯觉得自己越委屈。1991年,作为浙大第一个计算机博士,意气风发的浙大计算机系副教授陈纯带着几年苦心研发的技术,和一家企业在杭州高新区注册了一家公司。陈纯兼职做这家公司的副总兼总工程师。
陈纯的技术是用计算机完成丝绸花样设计、分色处理及制版,该技术当时在国际上居领先水平。改革开放之后,中国丝绸业从瑞士、意大利等地进口了很多精细印花机,但前期的设计、分色及制版还完全是手工,不但粗糙,工期也慢,不能满足为国外公司来样加工或仿制国外设计的要求。
所以,陈纯的系统一做出来,丝绸印染厂的老板们就排队来买。后来中国纺织业的印花传统工艺得到成功的改造,迅速进入现代化,其源头就是陈纯提供的这项技术。一年下来,这个公司仅利税就给杭州市交了200多万。1992年,珠海在全国率先重奖科技人员,杭州市也重奖了陈纯。奖了几万块钱,并上了报。浙江评科技新星,陈纯排在最前面,全国评首届跨世纪人才总共42名,计算机领域选出了3人,陈纯是其中之一,在人民大会堂受到李岚清副总理的接见。
陈纯这边什么都有了,学校那边的议论也开始有了。议论的核心是说陈纯“在外面做得那么好,在学校应该做得更好。应该为学校争取更多的科研经费。”一年多时间,陈纯已经从公司利润中为学校争取了50万科研经费,“我就做了一年多一点时间,应该说,已经做得不错了,况且学校的教学一点也没拉下。”但议论不会满足于这50万,否则就不叫议论了。在当时,学校和公司没有任何产权关系,或者说,没有讲清楚。第一年就出现这种状况,以后呢?陈纯越想越想不清楚。
陈纯将这封信递上去之后,路甬祥很快在信上作了批示:“人才难得,要想办法留下来。”有路甬祥这句话,不用想什么办法,陈纯就留下来了。尽管开公司很赚钱,这场风波之后,陈纯决定不干了,回浙大继续教书。

第二个王选
1986年,陈纯研制“丝绸花样设计、分色处理及制版”系统最艰苦的时候,他总让自己想想多年之前,他在海岛上当农民,冬天站在冰冻的海滩上搬海土的情景。更艰苦的是划船到另外一个海岛上砍柴,一去就是几个星期,每天用竹杠挑着砍来的柴爬山越岭。就是在那个时候,陈纯学会了先盛半碗饭,赶快吃完,再去盛满下一碗的抢饭方法。
有了过去吃过的苦垫底,陈纯对骑自行车去工厂做实验,通宵达旦修改程序,一整天凝思苦想没有任何进展甚至倒退到前一个起点等等这些事情也就释然了。“再苦,也没有当农民苦。”
在当时,要做出“丝绸花样设计、分色处理及制版”系统最大的难度在于当时的计算机以及外设都非常简陋。仅仅为了节约内存,陈纯就要费很多脑筋,花很多功夫,现在看来是无用功的劳作,在当时是成败关键。没有现成的外设,连扫描仪都没有,陈纯要做任何事情,都要自己设计,并做很多接口。在当时将印花制版机、扫描输入光鼓、计算机等联结起来,需要图形学、人工智能、计算机软硬件等多方面的知识。将这么大的一个工程从头做到尾,对陈纯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陈纯在实验室里一蹲就是三年时间,这个系统终于做了出来,而且很稳定,但硬件不是很完善,不过已经是当时最好的系统了,当年(1989年)获得浙江省科技进步奖。凭这个项目,陈纯在35岁被聘为副教授。
国家科委对这个项目很重视,说这是第二个王选。王选的成功让每个知识分子羡慕,陈纯也动了一边做公司,一边做学校成果转化的心思。没想到双赢的事情竟然这样难,没想到竟然引起纷扰。“我不太想处理这些事情,我本希望齐心协力地做一件事情。既然事实已经证明不能齐心协力做,那就不做了。”此时,陈纯所在的公司经营状况很好,也已经有了很多客户,但陈纯放弃了,他回到了浙大,继续教书育人。这个选择和他的经历有关,陈纯来自一个偏僻的渔港,小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上大学,找个地方好好看看书,更多的奢望不多。

《渔光曲》·陈景润·中关村
1976年,陈纯作为浙江省第一届上山下乡知青积极分子代表大会的代表,坐上了从宁波开往杭州的火车,这是陈纯第一次做火车,当他在火车上看到钱江大桥的时候,他说:“杭州真好,我要争取常来杭州。”
1955年12月,陈纯出生在浙东象山石浦镇,石浦是一个渔港,早年著名的电影《渔光曲》就是以石浦为背景而拍摄的,现在石浦的海边还立着聂耳的塑像。小时候,陈纯了解外面的世界,除了读书,就是看电影。石浦驻军很多,部队操场上老放电影,每周陈纯有三场电影可看。1973年,在石浦镇上读完高中,陈纯下乡当了农民。陈纯认为,自己比较幸运,因为他下乡的公社离家不远,而比他大两三岁的知青都去了遥远的云南或者黑龙江。
在乡下三年,陈纯成为一个很好的受人欢迎的农民。他办夜校,帮助农家孩子读书。硬碰硬的农活,他干得也很卖力,尤其是技巧性的活,插秧、割稻之类的都干得比其他人好。
1978年,陈纯参加高考。因为看书多的缘故,陈纯的语文考得非常好,有道试题,因为答得太出色了,被阅卷老师多加了10分,但陈纯最终还是选择了厦门大学数学系,因为当时最出名的陈景润就是厦大数学系毕业的。
1980年,陈纯在图书馆看到一本讲计算机编程的书,书名为“The Art Of Computer Programming”,他很感兴趣,他想转系。但按当时的规定却不能转,如果想从事自己喜欢的计算机编程,只有一条路好走,就是考研。陈纯决定以考研的方式“转轨”之时,他连数据库、操作系统等计算机基础课程都没碰过,但他还是决定要考。从大三下半年开始,陈纯开始自学计算机的各种课程。
1982年春季,浙江大学计算机系只招了四名研究生,其中三名是浙大本科生,只有陈纯一人是从外校考进浙大的。陈纯入学的成绩最好,学得也最好,1984年,陈纯硕士毕业留校当老师。
在1984年的时候,陈纯就知道中关村了,他很多同学在中科院、北航工作,另外,他也有项目和京海合作,所以,对京海印象较深,但陈纯没想过要下海经商,他还是喜欢看书,而且,想出国读书。陈纯出国的时间很短,他又回到了浙大。1976年,陈纯想常到杭州看看,到1986年,他已经爱上杭州了,所以,要读博士的时候,他一度想到北京中科院,后来因为离不开杭州,就继续在浙大读了博士。

浙大怎么办
社会上出现了很多知识英雄,个人为社会创造的财富开始和个人的财富成正比,再后来,社会上衡量一个高校,也将这个高校有多少个上市公司当成一个重要的指标。就在这个时候,我回到了学校。
——陈纯
回到浙大,陈纯依然钟情于自己的电脑印花技术,他和当时的计算机系主任、后来的浙大校长潘云鹤合作,进一步发展完善了这项技术,到1995年这项技术日趋完善,和国外同类产品不相上下,甚至更好。但陈纯再没劲头开公司将这项技术变成财富。1994年,陈纯被评为教授,1995年成为博士生导师。很长一段时间,陈纯是系里最年轻的教授。1996年初,陈纯去了加拿大作高级访问教授。1997年,陈纯返回浙大出任计算机系主任。浙大计算机系是浙大最大的一个系,每年约招收本科生700人、研究生260人、博士生80人。
陈纯返回系里教书,系里的老师则开始尝试出去办公司,有的干脆辞职到外面干,有的在校内做,两头兼顾。他们干得都很不错,他们说陈纯“不该出去的时候,出去了;不该回来的时候,回来了。”随遇而安已经很知足的陈纯对此总是一笑置之。
浙大现任校长潘云鹤是浙大计算机系出身,浙大计算机应用学科历来被认为是全国一流,其计算机图形学和计算机辅助设计实验室,是这个领域内全国唯一的国家重点实验室。但计算机方面,北大有方正和青鸟两个上市公司,清华也有紫光和同方两个上市公司。浙大有海纳一个上市公司,但海纳主营不是做计算机的。浙大怎么办?怎样加快计算机学科的成果转化,成为建设“天堂硅谷”的主力军?潘云鹤、陈纯等认为浙大应向青鸟学习,做出一家计算机的上市公司。
潘云鹤一向反对用学校的钱即教育经费办公司,这就决定了这个公司不可能从头做起,只能由资源重组而来。
以浙大为背景的计算机公司本来就有一些,只是散落在各处,形不成规模,浙大在这些公司里面拥有股份。浙大方面由这些公司为主要出资者,注册成立浙大网新控股有限公司。但浙大本体不是网新控股的直接股东,直接股东仍然是浙大占股份的那些公司。比如,浙大原来就在浙大海纳占股份,海纳注资网新控股,海纳就此成为网新控股的股东,浙大只有间接控制权。
网新控股还从浙大之外引入了若干股东,网新控股的注册资本为2.4亿人民币。2001年6月20日,网新控股投资2.1亿人民币,受让绍兴天羽持有的天然科技法人股6730.52万股,受让天声信息持有的天然科技法人股中的1000万股。受让后,浙大网新持有天然科技7730.52万股,占总股本的22.63%,成为天然科技第一大股东。网新控股天然科技之后,将天然科技改名为浙大网新。借壳上市成功。
在北大清华系的上市公司中,大多学校都是直接股东,并处于控股地位,公司直接受学校控制。学校不是公司,没有体制优势,也没有管理公司的经验,所以,被董事会派来当浙大网新CEO的陈纯一再强调 “网新模式”的优越性,“我们在学校和上市公司之间多加了一个网新控股作为缓冲,学校不直接控制上市公司,上市公司按照上市公司的规律运行。”

网新
面对公司重组中的种种挑战,陈纯在一次会议上讲了一个笑话:我读研究生的时候,学生食堂里粉蒸肉最好卖,一毛五一份很便宜,大家争着买。一次,一个同学很高兴自己买到了最后一块粉蒸肉,但这块粉蒸肉一碰到青菜汤,蒸粉一下就化掉了,肉看起来很小。同学找食堂师傅论理,“这个什么啊?”师傅:“粉蒸肉嘛!”同学:“我原来这么大一块,怎么这么小了啊?”师傅不耐烦:“原来!原来,原来还是一头猪呢!”
讲完这个故事,陈纯接着说:网新是组合而来的,每个人都能讲出很多个以前,但我们只能锁定在现在,锁定在同一个坐标系下,这样我们才会齐心协力,才能把这个平台建大,才能将一件事情做成。
天然科技原来的主业是羽绒,网新入主后,于2001年7月4日召开董事会,审议、通过了修改公司章程、剥离羽绒资产、纳入信息产业优质资产、变更公事董事等一系列决议。
将羽绒业务以现金方式全部卖掉后,公司开始购买、增资、受让、组建IT业务:一、投资9500万元受让浙江快威科技有限公司95%的股权;二、增资1.2亿元人民币至北京晓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占其80%股份。晓通为国内最大的网络产品分销商之一,一年营业额达10亿。三、投资6650万元重组图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图灵是联想产品的最大代理商之一,目前在浙江省具有垄断地位,2000年销售额达5.1亿元。四、增资2600万元至海纳快威科技,占该公司98.23%股份。五、出资1039万元受让浙江宇通的94.4%股权,宇通主要从事电信业务以及IP网络业务的基本系统、增值系统、通讯设备的开发、生产、销售和服务。六、出资900万元和浙江快威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投资组建浙江浙大网新电子信息有限公司, 占90%股份,主要从事电力自动化系统产品的开发和销售。七、增资1650万元至喜思软件有限公司,占该公司总股本的55%,主要从事软件出口。
《知识经济》:为什么会选你当上市公司的CEO?
陈纯:开始,我不愿当,驾驭那么多资金,我觉得自己不是很适合,但大家都认为我合适,我就试试。网新现在主要的任务是重组,重组需要比较公正的人,需要比较能够团结人的人。我从小生活在贫瘠的环境下,靠不断学习,一路走来,比较能接受别人的意见。
《知识经济》:如果可以重来,你愿意做科学家,还是做企业家?
陈纯:做科学家。
《知识经济》:为什么不喜欢当企业家呢?
陈纯:主要是学校这块儿有很多事可以做,我喜欢做培养人的工作。
我也曾经想过去当企业家,终究不是太适合,这里有很多性格因素,我不太喜欢交际应酬,有空,我宁愿打打网球。我喜欢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想好了就去做。还有我这个年纪已经不适合去当企业家了,年青人更适合。是真的老了,现在经常要干到很晚,我已经很难坚持,以前不一样,二十年前,我可以在实验室里面24小时全天候。我现在也有好的想法,但很难下决心,吃苦去做。如果大家公认我来做CEO好的话,那么我们一起做,我当然还是想把企业办好。但最终还是需要职业经理人来做企业。
《知识经济》:你没感受过当企业家的乐趣?
陈纯:我没有权力欲,不喜欢一个人说了算,这跟学校的环境有关。学校的民主气氛比社会浓。我理解的CEO,是在一段间内,大家认为你比较优秀,大家让你做的,给你权力。但给你权力不是让你自以为是的,大家都非常聪明的,你自以为是,就妨碍了大家发挥的空间。
《知识经济》:CEO思维和教师思维冲突了,不一致了,怎么办?
陈纯:这是个问题。企业考核看利润,利润决定个人利益。我碰到这种问题,坚持从长远看,从发展看。我只说大道理,更细的经营我不说,由他们自己去做。大家都是有聪明才智的人。
《知识经济》:你个人在网新有股份吗?
陈纯:没有。这就是直接上市和借壳上市的区别。我们希望今后,我们控股的公司上市时,能够持有股份。
《知识经济》:网新董事会中,直接来自浙大的人占了三名,浙大在公司中处于什么位置?
陈纯:学校不仅不能直接对上市公司下命令,也不能对控股公司直接下命令。北大可以对方正下命令,浙大可以对海纳下命令,方正和海纳都是校办企业,网新不是。不是我们有多高明,是我们做得迟,看得多,所以能更市场化。

软件工厂
2005年,杭州,绿草坪上非常漂亮的幢幢小楼,楼前停满了车子,这些漂亮的小楼和汽车属于网新软件工厂和它的员工。光算工资,一个软件开发人员每年约十万,他们一共有一万多人,工资加在一起就是十几个亿。这是陈纯现在时刻揣在怀里的梦想。
陈纯已经有好几年没有直接写程序了,但他依然相信程序能够创造价值。浙大网新现在的业务分为:软件、分销、集成、投资管理四块,陈纯亲自负责目前营业额相对较小的软件业务。陈纯现在仍任浙大软件与网络学院院长、计算机系系主任和浙大软件研究所所长。在他看来,只有搞软件,才能让他将校内和公司的事情统一起来,只有搞软件才够劲。“国外资本不会看重分销,他们只会看重我们的编程能力。”
陈纯很喜欢他的师兄潘云鹤给网新定的目标:打造中国软件与网络业航母。陈纯现在当CEO,就是要和北大、清华的计算机相关学科公司比一比,“浙大的计算机应用学科是很强的,有很大的优势。”
陈纯将自己的软件梦想分为两个部分,一是“软件教育”,一是“软件工厂”。“软件教育”在浙大搞。“在中国西部,将家里的5间瓦房全部抵押,也交不起接受软件教育一年的学费,在江浙不存在这个问题,一年2万的学费,大多家庭都交得起,也愿意交。他们明白,学出来以后,一年能赚到5万到6万。”“软件工厂”在网新搞,网新软件工厂的“工人”,就是浙大培养出来的程序员。
“软件工厂”主要业务是为国外加工软件,做软件出口。“从电器、电机到电脑制造,中国的制造业将是未来中国的强项,软件也一样,软件加工出口将是中国另外又一个制造业。”
“大约在六、七年之前,我们和印度没多大差别,但是,现在差距已经拉得很大了。现在印度每年软件出口60多亿美元,爱尔兰80多亿美元,中国只有两三亿美元。”“中国不缺人才,中国的成本也够低,我们现在就缺经验,我们刚开始。”另外,“软件之于中国,还具有更深刻的意义,软件强了,会对航空、航天,对雷达、导弹等最核心领域的技术有很大的提升作用。软件业的发展,与国家利益紧扣在一起。”

网新历程
浙江浙大网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交所,证券代码600797)是一家通过创新性的整合,不断提供切合实际的IT全面解决方案的高科技软件产业公司。
2001年6月20日,浙江浙大网新信息控股有限公司受让占浙江天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2.63%股权的法人股,以第一大股东的身份入主天然科技。2001年9月10日,天然科技正式更名为浙江浙大网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控股浙江浙大网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浙江浙大网新信息控股有限公司是由浙江大学计算机应用与软件工程技术中心、浙大海纳等公司在2001年6月初发起组建的,浙大计算机学科的带头人潘云鹤院士为董事长。
浙江大学的计算机应用技术研究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的声誉,尤其是在四校合并之后,其综合实力进一步增强。浙江大学计算机学科目前拥有院士2名,教授31名,每年招收约700名本科生、260名硕士生、60名博士生。整个学科每年的科研经费达3000万元,在科研成果产业化方面也取得了不少成就,培育了大批的优质资源。在基于宽带网的视频会议、网络电话应用开发方面,在嵌入式系统方面、在以计算机辅助设计、计算机辅助制造为基础的产品技术创新体系研究方面,都有着丰硕的成果积累。
在浙大网新进驻之前,天然科技已经与浙大方面共同组建了浙大金网网络科技投资有限公司,通过金网公司转投资了多家网络、软件、有线、宽带企业,其中包括中国互联网萌芽期即已起步的中国黄页(迪佛海博),从事宽带内容服务的中广金网等。与此同时,天然科技与国内最大的网络产品分销商北京晓通电子公司联合组建了北京晓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通过整体收购晓通网络的分销体系及各种相关资源,成为中国最大的网络产品分销商。
目前,浙大网新直接控股、间接控股的IT企业已经接近20家。作为优质资产注入浙大网新的浙大快威科技、浙大图灵信息、浙大网新快威、北京晓通网络等多家公司的计算机及网络产品销售近期都有持续、稳定的成长。

采访手记
陈纯坚持采访在会议室进行,不在他宽敞的办公室进行,大约是因为会议室显得更为平等,而办公室则有主客之分。
陈纯还是老师,不像CEO,他说话慢条斯理,目光中透着温和,不用强,不支配人。他认真思考他关心的事情,不关心的事情,他不浪费时间。他对他现在已经达到的高度比较满意,他对未来的要求并不高,至少在采访中,他没有表现出强烈的企图心。他喜欢看书、教书、打网球、在家吃饭,这些他都早已经达到。陈纯有理想,但不过于执着,所以,他注定是一个幸福的人。
陈纯和东软总裁刘积仁同一年成为全国“跨世纪优秀人才计划”首批入选专家,刘积仁后来专心致志办企业,不怕学界看不起,不管他们将刘积仁划成什么身份,苦学财务,再没写过一篇论文。
和刘积仁相比,陈纯更像王选一些。陈纯深居简出,不太喜欢应酬,他可以腾出一个上午与记者沟通,脑力激荡,争论软件业出口的前途,等等,可以在采访之前熟悉记者以前写的书,他将此看作一个作业,但除了IT,他不知道或者说不愿意展开其他的话题。没有寒暄,没有穿靴戴帽,这是一次单纯的采访。
采访陈纯前一天晚上,我在杭州采访了马云,强烈的对比使我明白什么叫作商人,什么叫作学者。
网新杭州总部座落在杭州最好的写字楼浙江世界贸易中心C座12层,是花1680多万买下的,这可是一笔划算的买卖,置业不到半年已增值约30%。离浙大不远。房子是新的,计算机是新的,人是新的,一切都是新的。总部只是管理中心和财务中心,人不多,很安静,像大学里的系办。陈纯坐在这里指挥网新,和他坐在系办指挥教学,一样安静从容。

简历
陈纯,男,1955年12月出生,博士学历,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浙江大学软件与网络学院院长、计算机系系主任、软件研究所所长;兼任中国计算机学会常务理事、浙江省计算机学会常务副理事长、全国高校计算机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等职。
陈纯多年来从事人工智能计算机图形图像处理、CAD/CAM、嵌入式系统等领域的科学研究工作,作为项目负责人或主要研制者,先后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和省部级攻关等项目20多项。已通过科技成果鉴定的项目有11项,其中1项为国际领先,4项为国际先进,2项为国内首创,4项为国内领先。作为第一获奖者曾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次,省部级科技奖2次,发表论文100余篇。
由他首创的纺织智能CAD/CAM系统,已在国内轻纺行业全面推广、广泛应用,并出口国外,取得重大经济和社会效益。曾获得中国青年科技奖、浙江省十佳科技新星、浙江省优秀教师等多项荣誉。陈纯是国家教委“跨世纪优秀人才计划”首批入选专家、浙江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浙江省高校中青年学科带头人。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