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luoboqingcai

黑客营传奇故事三 - QQ下的阴谋

发表于2004/12/29 7:10:00  1956人阅读

导语

  黑客本身有时就是欲望与私欲的代名词。欲望这个原本就带有贬义的词汇,没有模棱两可语焉不详的安全地带可以栖身,从这个词诞生之日起,它就象征着极端的成功和溃败。它同时塑造着最血腥的性案和最动人的恋情,同时造就着最辉煌的物质世界和最为玄妙的精神疆域。欲望在每一个黑客的心中时时刻刻的激荡着,把我们带向咫尺而遥远的网络,而我们就在欲望中不断的进化着自己的行为、技术、灵魂、生命和一切……

  引子

  仇恨像发了芽的种子,在我心中迅速的滋长膨胀,像一根中了魔法的藤蔓,让我执著而直接将所有的怨恨抛向雪柔。我曾经因为爱情甜蜜而感动,我天真的认为自己终于悟到了同听雨之间那种密码一样的恋爱语言,然而最终的悲剧才刚刚开始……

  长门怨

  (李绅、李白等都曾写过此题的诗,长门指冷宫。珊瑚枕上千行泪,不是思君是恨君。)

  二十日,夜,黑客营――鹿鸣阁中

  鹿采薇端坐于电脑前,目光呆涩的看着前方的屏幕,窗外雨声淫靡,暗然的泪水顺着脸上的轮廓滑落于键盘之上,碎开……

  鹿采薇:

  我曾一厢情愿的认为自己是他一生中拥有的最甜蜜的礼物。然而,今天,我却无时无刻在体验到爱情所给我带来的折磨与屈辱,他和她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是最后一个知道他已经不在爱我的人哪?而最让我无法想象的是,为什么他偏偏爱上的是她。我的心好痛,我真的无法承受这样痛……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究竟在QQ中谈了什么?我好难受……

  静女坊,雪柔斜靠在沙发的靠背上,她亲眼看到了留香客栈的覆灭,看到了自己辛苦创建的论坛被删除,所有的数据顷刻间消失。

  雪柔:

  我就这样看着,网页一个个的无法打开了,FTP也无法登陆了,3389远程登陆的密码也被人修改,留香客栈似乎陷入了一场浩劫一样的混乱。我不知掉,我真的不知道,我的电脑突然一下在就完全静止了。我点击鼠标、键盘,所有的都没有反应,重起后电脑黑屏了,提示我无法找到系统。我想我大概也被人黑了,我决定格式化硬盘重新安装操作系统……

  鹿采薇:

  雪柔已经格式化了操作系统,原先通过MS04011溢出然后安装进入的木马不管用了。我没有想到她这么快就装好了系统,只用了短短的四十多分钟。我想在通过漏洞进入她的系统,不过好像已经无效了,她一定打了补丁。

  雪柔: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被人黑掉的,不过刚才回春手何人斯嘱咐我说安装好系统好要打上补丁,这是头紧的大事情。何人斯精通各种电脑的维护,他的话我信,这一次我安装好系统后第一步做得就是打补丁。

  鹿采薇:

  看来漏洞已经无法攻破雪柔的机器了。我想我应该换一个QQ号码了,你或许已经想到了,骗!这是我现在能够唯一利用的手段了,或许不是那么光采,不过大姐说,最阴毒的手段往往也是最致命的,虽然她没有回答我对谁来说是最致命的。我翻出了一个多年未用的QQ号码,登陆,改名,搜寻雪柔,申请加好友,请求留言:为什么留香客栈不能访问了。五分钟之后她加了我。

  雪柔:

  在上线时,留香客栈已经大乱,客栈的兄弟和姐妹们使劲的问我怎么留香客栈进不去了,我连回答的勇气都没有了,我们竟然被黑客攻击了。电话铃响,我想是雷轨打来的,我不想接,我的心如乱麻,胡乱的扶这身边的古筝琴弦,然而琴音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让我更加的意乱神迷,网上一个小妹发来一个屏幕保护说希望我看看,可是此时我哪有心思看这些,我回绝了。还好她善解人意,说知道留香客栈出了事情,知道我心烦,我的心的确够烦了……

  QQ又响了,刚才的那个小妹说我的系统有漏洞,怎么还有漏洞,为什么Windows漏洞这么多?她发给了我一个补丁包,说是MS04023的,我下意识的点了否,不是我不信任她,只不过在此时此刻,我已经对一切都产生了怀疑。

  鹿采薇:

  记得在很早很早以前,大姐对我说,如果你想利用欺骗让一个人中木马,必须先了解这个人,而和她聊天是最佳的途径。我和雪柔只聊了短短的三四句,我看出来了,她对留香客栈被黑显得很烦心,我将经过我修改的木马和一个屏幕保护用WinRar捆绑起来,然后发给了她,希望她接收点击,不过她拒绝了,看得出来她够烦的。我思索片刻,知道了下一部应该如何做了,漏洞想必已经成为了雪柔的硬伤,而补丁我想她或许会接收的,她还是没有接收……

  难道我真的失去了攻陷雪柔的机会了吗?不,这绝对不是黑客营的风格,越得不到的东西对我来说诱惑越大,特别是看到桌边听雨的照片。听雨,你知道吗?我有一种想永远爱你的强烈愿望,我希望我能够取回我那些最为真挚的回忆,离开那些回忆,我感到呼吸困难。但是你无情的剥夺了我的记忆,让我在本就已模糊的世界里彻底的迷失了前进的方向,让我富有真情的灵魂残疾,彻底的丧失掉了爱上一个人的能力。我想到了网页木马,这虽然不是黑客营一等一的好兵器,不过大姐说,对付一些功夫不到家的人,效果奇好,我就用它了!

  将进酒

  (李白诗,劝人喝酒的诗,唐代李贺也曾写过将近酒,一次名隐喻欺骗劝慰别人执行自己的木马)

  鹿采薇:

  其实网页木马的原理非常简单,它的使用效果如同3721或者某些语音聊天的网络安装一样,只要我将配置好的木马改名上传到网站上,然后将木马隐藏到正常的网页之中,欺骗雪柔打开网页就可以了……

  雪柔:

  不知道那个小妹是不是真的很关心我,她说如果我不相信她可以去一个网络安全网站检测下载,小妹发来了网站的地址,我点击进去,发现链接地址指向的微软的网页,大概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吧。网站点开后,弹出了一个对话框,提示我应该下载这个安全补丁,看来小妹说的是真的,下载吧!

  鹿采薇:

  听雨常常说美丽的女孩儿总会很傻,那究竟是我太聪明了哪?还是雪柔比我美丽哪?我不想知道答案,反正我的木马的客户端有反映了,上面提示,雪柔的机器已经中了我的木马。虽然我给雪柔的仅仅只是一个网页,不过那个网页却可以在雪柔点击确认后,让她的机器自动将木马下载回来,并执行。其实网页背后真正的木马还是我刚才的那个传统的客户端控制服务端的EXE木马,只不过这一次我用WinRAR捆绑了一个Windows补丁,以假乱真……

  雪柔:

  我的操作系统刚刚重新做完,太多的软件需要重新安装了,除了一些常用的如WinRAR、FlashGet等在C盘以外的其它盘有保留外,别的软件看来都需要我重新下载了。先把那些大的软件下载回来吧,还有什么Office的补丁。电话又开始响个不停了,肯定又是雷轨,现在正在下载软件,去接他电话吧……

  鹿采薇:

  我捆绑的木马很小,40多K,只简单的上传下载和远程执行的能力,不过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一旦雪柔中了这个木马之后,我就可以将更大的木马植入她的电脑了。总不能开始就个她传送一个几兆的木马吧,太容易引起怀疑了。现在好了,我可以随便给她上传我自己的木马了,现在就送她一个灰鸽子木马吧。

  灰鸽子能够更好的控制她的机器了,我用灰鸽子打开了她的麦克风,什么?她在和谁说话?声音似乎很远。还好她装有摄像头,灰鸽子也能够打开,她好像去讲电话了,还是什么别的,总之她现在并不在电脑前。我的抓屏显示她的FlashGet在下载一些常用的软件,正好我利用这个机会下载我需要的东西……

  不过现在对我最重要还是有关听雨和他的一切,我太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了。我开始下载她的QQ目录,特别是包含雪柔号码的那个目录,我期待着这里面有我想知道的一切,可是我又对即将发生的一切如此的恐惧……

  长相思

  (白居易诗)

  鹿采薇:

  没有想到雪柔那里的VDSL速度如此的快,她肯定没有想到这网速竟然便宜了我。这个QQ目录没有想到竟然下载如此快,如此的容易,以至于我根本不用冒险去将它压缩后在下载。目录现在就在我的硬盘之中,我急切的想知道她和听雨的秘密。现在,我只需要将“QQ登陆器”这款软件添加进我下载回来的QQ目录就可以真相大白了。我竟然发现自己的手开始不知不觉的颤抖起来,到底怎么了?我不应该如此紧张的。

  通过QQ登陆器,我登陆上了雪柔的QQ,由于为了防止雪柔的QQ自动提示有人在另一个地方登陆了她的QQ,这个QQ登陆器必须离线登陆,不过还好,我可以用天网之类的防火墙屏蔽掉它和网络的联系,这样即便不下线我也可以不漏痕迹的离线登陆雪柔的QQ,上线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只关心听雨,只关心她和听雨的聊天记录。

  我点开好友管理器,在里面果然看到了听雨的号码,我强忍自己那些乱糟糟的幻想,不断的劝慰自己,对,或许他们什么都没有,只不过是普通的朋友,可是那张照片……我的脑子太乱了,我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想象,我似乎能够预感我看到什么。

  [雪柔]雨,你喜欢巴黎吗?

  [听雨]喜欢。

  [雪柔]我也喜欢,我常常对着阳光幻想走在巴黎蒙帕纳斯大街上的情景,坐在丁香圆咖啡馆看着路上各色游人,你知道吗,你最爱的海明威就是在这个咖啡馆写完《太阳照样升起》的,而我爱的费茨杰拉德也非常忠爱这里。等我们迟暮之年的时候,等我们白发苍苍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够陪我在那里度过苍老的的余生……

  [听雨]我愿意……

  ……

  不知怎么了,我的眼睛模糊了,不知道怎么了,我总感觉有泪水在眼中涌出,感觉心像是背负沉重的东西一样,跳不动了。

  我再一次毁了雪柔的系统,不,我要让她自己毁灭自己。我要修改她C系统盘下的Boot.ini文件。我要将她系统的默认启动顺序大乱,让她以为我破坏了她的系统,让她自己格式化掉自己的一切,包括我那些痛苦的记忆。

  洗兵马

  (杜甫诗)

  雪柔:

  我真没有想到,电话是听雨打来的,他说他怀疑灭掉留香客栈的可能是黑客营的人,因为他听说大姐和雷轨有宿仇,不过他最后告诉我他也不敢肯定,但这已经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和他的感情。电脑的速度好像很慢,我的内存还是太小了,重新启动一下吧。

  什么!系统竟然提示无法找到硬盘。究竟是怎么了?难道我的系统又被攻击了?不会!我刚刚做完的系统,而且打了所有我应该打的系统补丁。到底怎么了?我的硬盘坏了吗?我再一次重起电脑,但是仍然是无法找到系统的提示。何人斯,这是我现在能够想到的唯一的名字。

  何人斯:

  雪柔怀疑自己的硬盘坏了,由于来的匆忙,没有带自带系统的紧急恢复盘,不过还好雪柔这里有Windows 2000的安装盘。Windows 2000能够顺利的进入格式化的步骤,我将C盘格式化后发现没有任何问题,看来上了敌人的当了,我想我大概知道“他”用的手段了。不过算了,反正已经重新安装系统了,就重新再做一个干净的吧。

  重做操作系统对我来说轻车熟路,30分钟全部解决。听了雪柔讲述的全部过程,我知道问题就出在那个所谓的小妹给她的网址上。系统做完后,我打好补丁,装上了杀毒软件杀毒。杀毒这个闲暇的时段正好看看那个可疑小妹到底给了雪柔一个什么样的网址。我迅速安装好了QQ,还好雪柔的QQ目录在D盘,保留着聊天记录。

  怎么不是微软的?我点击网站地址,网站提示无法显示此页,呵呵,狡猾的小东西,看来她已经删除了骗雪柔上当的网页。不过无所谓了,至少手段我已经全部了然于心中了。杀毒软件提示没有插出任何病毒,看来这次可以继续放心的进行下面的项目了,清除硬盘垃圾后,系统提示重新启动,我想再启动应该很快了,这次要好好的嘱咐一下雪柔了。她太善良、太天真了,天真的以为自己看到的就是所有的真相,其实真相的背后往往隐藏着更大的阴谋。

  系统重启……什么!怎么回事?电脑再一次提示无法找到系统!!!

  鹿采薇:

  哈哈哈哈,雪柔竟然找来了何人斯,大名鼎鼎的江湖名医,不过我今天也让这个江湖名医出出丑。其实雪柔存在其它硬盘中的备份软件,如FlashGet等等都已经被我替换成了合并木马的了,连她的VDSL拨号软件都不例外。何人斯当然不会猜想到,此时的我已经再一次看到进入到了雪柔的电脑中。

  不过我当然不能小看了何人斯的技术,他毕竟是一顶一的好手,连黑客营中的一些问题也要靠他来解决。看来该我收尾的时候了。最后一次了,一不做二不休,我要删掉她所有值得回忆的和那些令我痛苦万分的东西。我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

  我再一次替换掉雪柔的Boot.ini文件,不过这一次我留下了硬盘炸弹……

  我心怦怦跳的看着显示器上的一切,夜如此的静,何人斯、雪柔虽与我相隔万里,但是今夜的全部仍然让我感到有一股冷腥,一股肃杀威严。仿佛在提醒我人生的危险与恐怖。

  我摸了摸脸上仍然未干的泪水,一切都结束了吗?在屏幕上,我轻轻的用泪水画了一个叉,那是雪柔的方向,带着敬意、畏惧和全部的仇恨……

  何人斯:

  她一定是把木马捆在备份文件中了,这一点我怎么没有想到……

  早知道应该看一下这些备份软件的大小,和正常的对比一下……

  罢了,这个狠毒的家伙,我这次全部都格式化了它!看“他”还能怎样!不过看着雪柔那一张单纯、焦急,却又令人望去颇感温暖的脸,我并不在意在静女坊停留多少时间。江湖险恶,人心叵测,实难揣度。但经历了一晚的血腥、恐怖与惊栗后,能够用这样的角度欣赏这样美丽的面孔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雪柔:

  我的脊背上感到有阵阵寒意,我惟有向天祈祷,请它向我保证,明日的一切将如我所希望的那样发生……

  可天是黑色的,像一个人沉着脸,天上只有一些隐约的星星。

  今夜雾很浓,似永远不散。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