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luoboqingcai

黑客营传奇系列故事五 - 十面埋伏

发表于2004/12/29 7:11:00  1949人阅读

导语

  虽然我们从来不去寻求,但仍然很难避免各种黑客的纷扰和侵袭,这是真实的网络,一个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铁与学的斗争的网络。黑客营中这样的敌我战斗就正在上演继续着……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结果,也没有人能够真正看清楚未来,虽然我们已经沦落大如此近距离的沟通都要依赖网络,但是有一点我们必须铭记:平静的背后往往隐藏着更大的阴谋。

  前几期的黑客战书引起了大家极高的兴趣,人脑中思维的变换其实是最神奇的,灵活的思维往往是防御和被入侵的关键,本期的黑客营黑客战书为了更加增强真实的网络互动性,特别将战书的题目修改成网络互动方式,请大家访问http://www完成这一次全新的黑客战书,感谢**朋友为我们提供的黑客战书。此外我们也希望读者能够给我提供更多的如Flash、Html等互动方式的黑客战书迷题。迷题请发邮件到:sars@vip.3smail.com

  此外应读者的要求,我们本期黑客营传奇再一次突出了故事性与技术性,并降低了技术的难度,希望各位黑客营的新手朋友更容易理解。

  引子

  黑客,这就是我的生活!我第一次自觉地对命运发出如此任性的选择。这一次的任性是由于我早已暗自许配的爱人离我而去,我的怒火如正午的阳光那样――热辣,并且势不可挡……

  拌马绳

  听雨走到冰箱前,从冷冻柜中取出了一盆冰块,昏昏沉沉的走进洗手间,他将冰块一下全部倾倒在乘满水的水池中,将头猛的扎进了这盆冰水混杂的池中。冰凉刺骨的水刺激着他头上每一个细胞,片刻的清醒之后大脑中仍然是一片麻木,这一切太突然了。

  他若有所思的会到电脑前,胡乱拨打着电脑前的算盘。那是一把墨黑色的算盘,听雨的最爱。听雨像来不懈于使用Windows系统中的计算机,对于他来说,那是对智商的一种侮辱,于是所有的计算工作都是由他桌前这把最爱的算盘来完成。噼噼啪啪的声音让他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只知道自己在想……

  “给我一个QQ聊天记录查看器!”

  “你要那个干什么?”

  “看一个人的聊天记录。”

  “谁的?”

  “留香客栈,雪柔!”

  “什么!你黑了她?为什么?”

  “你紧张什么?!你为什么要紧张?你怕我知道什么?你曾经说会永远爱我,但是你赋予我的爱却是一个谎言,一个残忍的血淋淋的谎言!我的命运,我一生中最重要的开始已经毁在了你的手中,我绝对不会让它就这么轻易结束,这么轻易挥之而去的,听雨……你欠我的!欠我一辈子!”

  “我想……”

  鹿采薇显然没有给听雨一个能够思考的时间,她挂断了电话。“你知道背判黑客营和留香客栈的人在一起是什么后果吗?”QQ上鹿采薇质问到听雨。听雨紧锁眉头盯着与鹿采薇的QQ对话框,他现在只想知道雪柔如何了。“你用什么兵器黑的雪柔?为什么她的防火墙不管用?”听雨希望鹿采薇能够告诉他。“你想知道?就是你当年教我的隐秘隧道,呵呵,拜你所赐,我鹿采薇就是用这个有Tunnel功能的木马黑掉她的。”鹿采薇希望自己的回答能够让听雨的心更痛,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能够刺痛听雨的心的呢?她竟然是用听雨传授给她的木马灭掉了自己的心爱之人……

  Tunnel又被称作为隐秘隧道技术,这是一个技术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让无数网侠惨死在他的刀下。因为Tunnel太隐蔽了。当然一台被植了Tunnel木马的服务器被黑客们控制后,Tunnel会迅速的将HTTP的端口和自己帮定起来。于是在神不知鬼不觉之间,所有传输给WWW80端口的服务程序的数据信息都会同时被Tunnel所获取。于是鹿采薇就利用Tunnel技术成功的欺骗过了留香客栈的防火墙,在那些傻傻的防火墙看来,鹿采薇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浏览留香客栈网页的网络过客,因为那些经过伪装的指令请求的都是80端口。

  听雨越来越责备自己,因为他知道Tunnel太危险太隐蔽了,在雪柔被植入Tunnel木马后,鹿采薇完全可以向80发送如同浏览网页一样的正常信息,这些完全符合HTTP协议的正常数据请求可以轻易的欺骗过防火墙,不过看似真长的信息背后却隐藏着特殊的请求信息。当WWW服务接收到了这个请求的同时Tunnel也会同样的获得这个请求,不过WWW服务会认为请求的这个页面不存在,而返回一个Http404的错误应答。不过躲在WWW后面的Tunnel就不会这样看了,这些看似没有用的数据就是鹿采薇下达给它的入侵指令,它会迅速的将自己的信息回馈给鹿采薇,告诉她自己已经潜入了雪柔的电脑中,然后等待着鹿采薇下达任何她想要的指令。而那个傻傻的防火墙,永远不会察觉这些在自己眼皮底下发生的事情……

  一个真正的男人应该立刻的采取行动了,听雨犹豫着,他责怪自己这样犹犹豫豫,剥夺了自己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和瞬间,他终于拿起了电话。“雪柔,告诉何大夫,用Sniffer监听,看一看留香客栈和你的电脑……”。听雨说完就挂断了,人永远无法知道自己该要什么,因为人只能活一次,既不能拿它跟前世相比,也不能再来生加以修正。

  听雨不知道自己所做的这一切是对是错,他左手拨着桌子上的算盘,右手在键盘上对鹿采薇说:让这一切都结束了吧……

  盗亦盗

  听雨他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境,一段感情对于一个黑客来说是永远是略带残酷的,特别是这样一段感情。他伤感看着屏幕,视线再一次落在雪柔的照片上,他知道,他爱这个女孩儿,雪柔的脸上好像永远带着一丝忧伤,眼眸中似乎总包含一股随时都会涌出的泪水。他知道自己爱这个女孩儿,决然不是那种对鹿采薇一样的怜爱……

  沙哑的门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维,他站起来,不自觉的按下了门上的开关,夜色已经很深了,他不知道谁还会这么晚来,但是他仍然不自觉的按下了开关。一阵急促的上楼声,两分钟后,门几乎是被撞击一样的推开了,鹿采薇,她来了。她斜挎着一个淡桔色的肩包,长长的背带,他感觉她比上次见到时要显得优雅了许多。她手里握着一本厚厚的书,是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胸前挂着一个iPod。她没有他所想的那种愤怒的表情,反而显得很开心,好像她这是偶然的路过他这里,然后突发奇想的来拜访一样。

  “我想吃KFC”她似乎在命令一样的对他说。

  “这么晚了,哪里去给你买?”

  “我想吃!KFC在24点才关门,我想吃!”虽然是一个霸道且无理的要求,不过他很喜欢,他喜欢她这种如同妹妹一样的撒娇和霸道。

  “好罢,我去给你买,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把你的iPod和书包给我。”他接过她的书包搭在肩上将iPod装在兜里,拿起了门口衣架上的风衣走出了门,脸上带着无奈的苦笑。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永远也无法拒约她任何一个霸道且没有道理的要求,或许她前世,也许今生就是他的妹妹吧。哥哥永远会宠信着自己的这个妹妹。

  他想,她无非是想给自己的电脑安个木马,或者看看他的QQ。无所谓,安木马,回去他会杀毒,然后重新作防火墙,禁止所有的程序的出口,杀死不明的进程,封锁不明的端口,实在不行就恢复系统。和雪柔聊天的QQ记录早就清理了,密码也没有记录,他没有什么担心的,作为黑客营一等一的黑客高手的确没有什么好怕的,更何况他相信她总不会为了这个毁了自己的数据吧。更何况他要走了她的书包,她没有任何的工具,所以他放心,他放心的走出了家门。

  他出门后,她慢慢的合上了门,脸上带着一丝顽皮的笑容,这已经是她最狡猾的表情了。她飞快的窜到他的电脑面前,QQ已经关了,不过无所谓,她本来也不是为这个来的。她翻开了那本厚厚的《哈姆雷特》,书里面竟然是空的,圆形的空洞里面嵌着两张光盘。她取出一张,熟练的塞到了电脑的刻录机中,在E盘的Program Files目录中,找到了QQ的目录,然后将QQ的目录和“我的文档”一起托进了Nero刻录程序中,烧录这张盘只用了短短的5分钟。

  她看到了桌子一角雪柔的照片,她从口袋里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水笔,在照片上画了个鬼脸,然后将像框倒扣在桌面上。她笑了笑,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她迅速的打开他的Foxmail5.0,在“帐户”菜单下新建了一个新的帐户,完成帐户后,她选中这个新建的帐户,然后点下“工具”菜单中的“地址薄”命令,打开了“地址薄”的窗口。她翻看着地址薄中的公共联系人信息,她想找到雪柔新换的邮箱,找到它,删除它,不过似乎一无所获。

  她没有放弃,她坚信他一定是将邮件地址放在了个人地址薄中,她点击他的帐户,发现加了口令保护。不过这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她在来之前就做好了准备。她打开了Windows的“资源管理器”,找到了他的Foxmail的安装目录,D:/Program Files/Foxmail,她打开了目录中的mail文件夹,找到了那个名为“TingYu”的文件夹目录,她去了目录中的“account.stg”文件,将它改名为“account.stg.bak”。随后她又新建了一个名为caiwei的帐户,将D:/Program Files/Foxmail/mail/caiwei/的目录下的account.stg文件复制到了TingYu的目录中,然后再一次打开Foxmail,再点击“地址薄”,她终于的得到了他所有的私人联系地址,雪柔新换的三个邮箱地址也果然列在其中。她迅速将所有的地址导出成一个TXT的文本,然后关闭上了Foxmail。

  她似乎显得有些亢奋,竟然得意的打开了他的WinAMP听起了MP3。这个Foxmail的漏洞她已经在家里演练了十几遍了,不过直到现在她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她迅速删除了自己的复制的那个account.stg文件,将原来的account.stg.bak改回到了account.stg,然后将TXT文件迅速的刻到了光盘中,重新夹回了那本厚厚的《哈姆雷特》中。

  她坐在电脑前思考了一分钟,感觉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了。她关掉了他的杀毒软件和防火墙,在网上下载了一个木马安装到了计算机中。她得意的随着MP3的曲调哼着歌,她知道,木马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回来之后他就可以快速的杀掉,当然他会始终认为她仍然是那个傻傻的小丫头,不把这个放在心上。

  门铃响了,他回来了。

  “给,你的KFC。”听雨紧张的想自己的里屋张望,鹿采薇从听雨的身上取下了自己肩包,突然紧紧的抱住了听雨,眼泪再也克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听雨不知所措。采薇笑了笑,用手抹去了眼泪,轻轻的吻了听雨的脸颊一下,接过了听雨手中的KFC飞快的跑下了楼。

  “你的iPod……”他反应过来时鹿采薇的脚步声已经消失了。

  不归路

  雪柔躺在沙发上,看着头顶上的吊灯,何人斯终于帮她处理完了所有的麻烦,静女坊里残存着何人斯留下的淡淡烟味。雪柔不喜欢何人斯身上那种味道,一种浓浓的让人作呕的香烟焦油味,因为这个原因,雪柔甚至不愿意去看何人斯在如何修理电脑,这个可是多少江湖网侠期盼的难得机会。何人斯总说她不懂得香烟所制造的梦境和美妙,他说那虚幻的世界让人感觉空凌缥缈,不过这些从他嘴里吐出来的形容词给雪柔的感觉更像在形容毒品,让雪柔更多了一份灵魂上的厌恶。

  雪柔很想知道此时此刻听雨在干什么?不知不觉间,她竟然睡着了。醒来时已是下午2点20了,雪柔翻起身来走到卧室,何人斯的烟味已经散尽了。她坐在电脑前,打开QQ,听雨不在线,也没有他的留言。没有听雨她甚至不知道打开QQ干甚么,关闭QQ后,雪柔打开了自己的邮箱,雪柔启动了Outlook Express,在她给听雨的私人信箱中收到了一封听雨的来信:

  柔,是我,听雨,还好吗?想你,真的,今天上午4点我在博物馆广场前的KFC等你,希望你来。

  听雨

  雪柔看了看表,快三点钟了,透过电脑屏幕的反光,她看到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急忙奔向洗手间,她已经快又两周没有见到听雨了……

  秋天的第一场雨下的错乱而霪靡,雪柔打着听雨送给她的Snoopy雨伞站在KFC前等待着听雨的出现,虽然天下着阴冷的小雨但是雪柔仍然穿上了听雨最喜欢的那条裙子,突然雪柔的眼睛被蒙住了。“听雨,别闹了。”雪柔一边笑着一边转过身来,一个陌生的女孩儿站在她的面前,“对不起,您是不是认错人了?”雪柔不解的问道。

  “雪柔,听雨他不会来了,我是鹿采薇,黑客营的,也是听雨的女朋友。”雪柔吃惊的看着眼见这个陌生的女孩儿,雪柔感觉眼前这个女孩儿似乎能将自己看穿一样。

  “别伤心,留香客栈好玩吗?”这个叫做鹿采薇的女孩儿嘴角略带微笑的说,听到这句话雪柔打了一个冷颤,雨伞从手中滑落在地上………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即使是一小步
也想与你分享
打开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