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lurex

我,一个随机活着的傻瓜

发表于2008/10/1 16:16:00  170人阅读

最近觉得,日记的价值略等于遗言。
  
  老头子3年前出车祸,颅出血,三次手术终于才把命给保住了,住院的2个月,天天朝5楼脑外科跑,没多久就知道了一点事实:现在出车祸的人如此之多!车祸中颅出血的如此之多!
  
  颅出血是如何治疗的?要看出血部位,如果是在后脑脑干,那是管理呼吸功能的,呼吸都不能够了,一般送医院就直接挂掉;病房是给幸存者准备的,因此老头子的舍友们基本都前脑、侧脑出血,老头子兼而有之,第一次手术不太成功,是因为前脑后来又出血了,颅压升高,所以又有了后两次,手术内容是把受伤部位切除掉,减轻压力,脑为身之主宰,所以切除的是几下抉择选其影响轻者,和老头子一样,他的几个病友几乎都是切除了前脑部分脑页。。
  
  这部分的功能是管一些复杂和高级的功能的,当时医生说人的性格可能会变,但据我观察,动这样手术的有年轻力壮的外来打工小伙,有50岁买菜大妈,加上我老头, 没人性格不变,他们从手术后命捡回来了,代价也显现出来,有破口大骂片刻不得宁静的,有长吁短叹的、有寻死觅活的。。。。对这些非常态,我本以为,是遭此大难后一些情绪的释放,但时间长了,凭对老头子熟悉,发现他很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我并不想讨论一个脑缺失的医学问题,我只是对这看似悠长的人生有那么一丝怀疑:换了是我,在余下的岁月里,我还是以前的我吗?若是生命在一个出乎意料的时刻嘎然而止,如果灵魂可以继续思索,那对自己有遗憾吗、对亲人朋友有遗憾吗,对这个人间有遗憾吗?
  
  生命是否要有那么一个意义,我不知道,回看人生,记忆中从童年一路走来,懵懵懂懂,期望着明天是更好的一天,“来,爷爷抱”、“希望同学们都向XX学习”……旧日似乎总那么温暖:“你是XXX家儿子吧,快进去吧”,电影院检票的人都能认识逃票的我。。“我们是知心朋友!”10岁的我拉着小伙伴自豪的对老妈说。。。约会第一次青涩的花前月下,大学第一次聚会的意气风发。。。人才市场递简历时怯生生的手。。什么时候周围都是冷漠的脸了。。。什么时候朋友们萍聚又萍散了。。。明天会更好吗?。。。“现在拿多少钱一年?”钱,关心你的人会与你的财富成正比吗?我说的是真正的关心。什么时候,鬓前有那么几根星星白色?什么时候镜中灯光下眼角的纹路忽如刀割?什么时候微笑着看着儿子爬来爬去眼神慈祥?
  
  我只不过,是一个随机活着的傻瓜,每天在朝夕车流中挣扎着性命,每天在小贩吆喝声中抉择来历不明的食物,每天呼吸着包含尾气的空气、每天看老板的脸色、每天和60亿人一起担负着核弹大战毁灭地球的危险……数字的时代,每个人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分子或分母;每一个对你我重要性等于整个世界的大事,不过是统计概率中的大概率事件或小概率事件。。
  
  虽然有一天或许整个人类存在的痕迹都被时间之砂一一抹去,但活着,有想法总比没想法好,有一些事情去实现、有一些生活去期待、有一些快乐、伤感、潇洒、倔强,还是记下的好,日后面目全非后,也许某人,心里一动,会去翻翻,于是,在他的脑海中,Yestoday once more.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