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michelangelo

印度软件巨头Infosys的成功之道

发表于2004/10/3 11:51:00  705人阅读

       从印度“硅谷”班加罗尔的市中心出发,驱车约1小时记者来到位于市郊的Infosys园区,完成了一番登记手续,又对着数码镜头笑了一笑之后,保安人员就已将附有本人照片的访客证打印出来,这一切似乎在告诉访者这是一家高科技公司。
      
        进入Infosys园区之后,记者巧遇了到访的印度通信与信息产业部部长Dayanidhi Maran。这也是这位新部长上任后第一次来到班加罗尔,探访的目的地包括Infosys公司在内的IT公司。“我相信新政府对信息产业的政策不会改变,”在送别Maran部长后,Infosys常务董事兼总裁Nandan M Nilekani对本报记者说,“我相信新政府会努力发展农业及工业,但不等于会忽视服务业。”
      
       据统计,印度的IT业规模在2003至2004财年约达8926亿卢比(198亿美元),占GDP的3.82%。
      
       事实上,经过3年的急速增长后,印度的IT业近3个财年的增长率已放缓,上个财年的增长率只为16.71%。以往人们常常高估IT业对印度GDP的贡献,实际上印度服务业占GDP达51%,其中很大部分是技术含量不高的行业(例如街上摆卖)。
      
       五星级园区
      
        送走大人物,我才有闲情好好欣赏这个豪华与优雅不逊于五星级酒店的园区。此时正是印度人的下午茶时间,沾了这里员工福利的光,记者只花了3卢比(约人民币0.6元)便买到一小杯印度传统的奶茶,喝完之后又用了14卢比(人民币2.6元)买了一份意大利风味的卡布奇诺。
      
        在开放式的茶座中,员工不用担心被老板当作偷懒而被抓,因为聊天也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有时是几个同事边喝茶边进行思想碰撞,很可能从中便找到了难题的解决方案,或者一个人对着绿油油的草地沉思,随时解开困扰多时的疑团。
      
        茶座有好几十人,散坐于各个角落,但一点也不喧闹。印度的知识分子说话都很温文,即使在争论,也看不到有人脸红耳热,讨论热烈而不火爆。这个美丽的园区除了价廉物美的饮食之外,还有私家泳池及健身房,让这些计算机狂人可以舒展筋骨。
      
        这便是Infosys留住人才的秘诀之一,用优美的环境吸引人才,然后让人才在这样宽松的环境里工作。更吸引人的,这里是高手过招的战场,嬴家会马上戴上冠冕。Infosys每年的年报中,都会详细列出员工嘉许名单。当然,Infosys的工作做得好,除了有名之外,还会有利,Infosys是最早引入员工认购权的印度公司,令员工与公司共荣共存。
      
        Infosys员工人数已增至2.7万人,平均年龄是27岁,在班加罗尔来说已经算是老的了,其它的软件公司员工的平均年龄只有25岁左右。Nandan MN ilekani和董事长兼首席顾问Narayana NR Murthy等7名工程师,1981年用300美元,创办了Infosys,截至2004年3月底止的财年,这家印度最著名的软件公司,总资产已增至73亿美元,纯利润达124亿卢比(2.8亿美元),较上一财政年度增长30%。
      
        Infosys负责中国业务的董事斯里纳斯·班特尼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指出,Infosys的发展在近12年突飞猛进。他说在12年间员工人数激增至2.7万人,总资产达73亿美元,这其中有两个成功的关键。
      
       “一是印度政府在1991年取消许可证制度,在之前我们已部署10年,一旦关卡撤走,我们便可以大展拳脚;第二个关键是在1992至1995年之间,我们最大的成就,便是说服美国的公司客户,相信我们的软件是自己开发的,是值得采用的。那时候我们到美国见客户,对方根本就不放你在眼内,认为印度的软件业不入流,或者是盗版回来,我们经过4年的不断努力,才能打开市场。”
      
        近年美国公司不单相信印度软件公司的能力,更要进入印度分享这里既便宜又优秀的人才库,Accenture、IBM及EDS等跨国大公司,已纷纷在班加罗尔设立据点。
      
        不过Infosys仍然有吸纳人才的优势,因为它已成为工程学院毕业生最想加入的机构。该公司去年聘请2600人,结果收到25万封求职信,即成功率只有1%多一点,他们可以从中选择精英中的精英。Infosys选新人的最重要条件是“学习能力”,应征者如能通过考验,还要接受14个星期训练,重点是思考方法及解决问题的能力。
      
        当然,印度IT公司愈做愈强也带来了年轻人忽略其它理科学科的副作用。印度最富盛名的印度理工学院董事G.Mehta教授接受访问时说:“现时最头痛的问题是太多学生要学IT,以今年新生为例,40人争一个IT的学位,其它学科门类通常只有15人争一席。”
      
        印度理工学院的名气较响,所以其它学科不会有收生不足的问题,但其它学院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有些非IT的学科新生生源不足。
      
       “这样的趋势对于国家的整体发展不利,但我们也无可奈何,”G.Mehta教授无奈地说,“我们不能逼新生改变选择。”
      
        拓展中国2004年1月,Infosys斥资2430万美元,收购了澳大利亚的Expert Information Services,变身Infosys(澳大利亚),继而投入500万美元,成立Infosys(中国上海),落户这个人口比印度还要多2亿的庞大市场。
      
        作为一家规模日趋庞大的跨国公司,Infosys除了在印度本土迎接跨国公司的挑战,从今年开始它的战略发展重点已经回到亚太区。
      
       “到了2009年,我们在中国会有1万名员工。”班特尼说,“我们会在中国发展区域枢纽,除了着眼中国本身的市场外,还面向东北亚,即日本和韩国的市场。除了上海之外,我们很快便会在大连设据点,那边的软件业颇具基础。更重要的是中国文字和文化,都与日本及韩国接近,我们在中国聘请员工,发展日韩市场便会事半功倍。”
      
        这种想法并非Infosys独有,2001年成立并迅速崛起的商业程序外包(BPO)公司Vmoksha创办人兼董事长帕旺·库玛尔(PawanKumar),去年宣布与中华网旗下的CDC软件外包公司成立了合资公司,将印度的BPO成功经验移植到中国。
      
       “这是我从IBM身上学到的。当本土市场发展到一定程度时,我们便要找新的市场,新的枢纽。我们选中国是因为这个市场够大,而且可以兼顾日本及韩国,我们在东欧也有据点,目的是就近发展邻近的市场”,库玛尔说。库玛尔在2001年自立门户之前,是IBM环球服务驻印度的首席代表。
      
        不过他说合资公司的进展未如理想:“美国的客户听到我们与中国组建合资公司,马上要求我们不要将他们的外包工作搬到中国,因为他们担心会被盗版。这个问题是中国急需改善的,但我在中国与不同的官员谈到版权保护问题时,他们总是说他们管不了,这样中国的外包生意发展不起来。”
      
       “印度用了10年时间,才令美国及欧洲客户对外包软件的版权问题放心,我希望中国在5年内便能做到。”库玛尔说。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