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micklesl

[转]the look of love怀念西京时光~~

发表于2004/11/2 10:45:00  1155人阅读

分类: 经典回顾

我其实是一个威武不能曲的人,不是几本厚书就可以让我不说实话的。但是有一次,我改变了。那是一个春季的午后,学校举行了一个小规模的书市,我看见大黑在书市里面晃悠,我就好奇的跟了上去,发现他对一套《诗渊》特别感兴趣,虽然大黑是很喜欢唐诗宋词的,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对先秦的文学也这么感兴趣,但是后来才发现他感兴趣的是那套书的尺寸。这套书有7本,8开本,每本三指厚。我终于明白了大黑子的真正意图,他在置办自己的威慑力量。从此我对大黑在宿舍的言论不敢再有微辞。
再说说猪吧,猪是我们宿舍第一个有女朋友的人,有一次柳威出了一个谜语:猪的女友,打一个元帅,答案是:朱可夫。猪很喜欢他的女友,他的女友也老给他打电话,每次猪在宿舍里接电话的时候,我们就在猪的旁边胡言乱语:猪哥哥,再来一次啊!come on ,suckme ,啊。。。。呕 。。。的乱叫个不停(有一点变态啊,不过好像每个宿舍都这个样子啊,呵呵)。猪很喜欢音乐,天天带着随身听瞎晃。当时他有一个很好的sony的CD,对了,猪也很喜欢喝酒,当然,我们都喜欢喝,而且是有钱的时候喝啤酒,没有钱的时候就喝二锅头,说句实在的,我觉得二锅头是我喝过的最难喝的酒了,喝它就是因为穷。猪的书包里总有两样东西:CD机,二锅头。而且猪老说CD机是他的大老婆,女友是他的小老婆。但是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有一天猪的二锅头的盖子没有盖紧,流了一书包,把CD机给泡坏了。猪伤心欲绝,我们都说:猪丧偶了,原因是酗酒。猪还做过一件让我们都流泪的事情,就是丫在宿舍里做了一个音箱,做音箱用的沥青啊,还有什么涂料的都狂刺激眼睛,把我们熏的泪流满面的,直到毕业还有班桶沥青在我们宿舍的后窗台放着那。
说到猪的老婆丧命的地方,不能不说一说那个书包,那是个功勋书包,这个书包对于我们宿舍就相当于朱德的扁担对于新中国。
那是一个很结实的书包,用这个书包,我们可能背了1000瓶以上的啤酒背进了宿舍来进行午夜狂饮,当时学校禁酒,我们就像《美国往事》里面运私酒的兄弟一样,年复一年的从事着啤酒的走私啤酒是我们宿舍的指定饮料,但是大家的喝啤酒的水平参差不齐,我应该是最好的(汗颜啊,好像就在这件事上拔得头俦),狗熊也很好,猪也厉害,不要命,后来比我强好多。大黑子和大垒是最次的,但是有一次,大黑子和我在二锅头上发生了一次较量。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冬夜,但是宿舍里还是很温暖和明亮的,呵呵,桌子上有一瓶二锅头,可能是大黑子买的。大黑子坐在桌子旁边。
大黑说:喝酒啊。我说:好啊。
大黑说:咱们比比,看谁一口气喝得多? 我说:好!
大黑先来:一口气喝了一两多。我拿起来一口气喝了有三两吧,我不屑的冲他摇一摇食指。
第二天,桌子上又有一瓶二锅头,可能还是大黑子买的,这次他一口气喝了半斤多,然后对我说:你来。我塄了半晌,说:you win。 大黑当时真是豪气过人,但是不就就醉了,然后在上铺向下铺吐,大垒是大黑的下铺,惊恐的蜷缩在一角,一边看着天上掉下来的呕吐物,一面背着李白的名句:疑是银河落九天!
最强的还是柳威,说了一句,睡吧,明天早晨再收拾吧。。。。全体醉倒!
说到醉酒,我是醉酒最多的一个,也是醉早的一次,大黑是醉酒后呕吐落差最大的一个,大概有两米吧,但是狗熊是醉酒后呕吐距离最长的一个,大概有半条两广路那么长(有一次他喝醉了,做副105路汽车,从红旗市场一直吐到五路口)。
印象中大垒好像没有醉过,每次一喝酒就贱贱的说:人家高了,不胜酒力。那个神情就像丽春院的姑娘对客人说:奴家这两天身子不舒服。
猪是一个疯狂的家伙,记得有一次,我们在宿舍看了《啸傲江湖》《东方不败》,猪兴奋异常,去外面买了白酒来让大家喝,我已经睡了,猪非要拉我起来喝酒,我不想喝,猪就劝,推来推去,一碗酒都撒在了我的枕头上。 靠,浓烈的酒气在宿舍里飘荡,看来是没有办法睡觉了,大家拿着饭盒的铁盖子来盛酒喝,干杯的时候叮当作响,非常的有气势。大家一喝酒,就什么都敢说了,涉及的范围也特别的广阔,军事,政治,人为,诗歌,电影,当然,当然色情,而且几乎每次聊天,无论以什么开头的,到最后最终是归结到色情,呵呵。不过我们了解过别的宿舍,大多如此。
对了,我们喝酒有一个特点,就是必须关着灯喝酒,感觉气氛特别的好。这个习惯是学校的熄灯制度养成的,学校每天11点熄灯,我们灯一黑就去买酒,然后痛饮。后来如果是周末的话,即便有电,大家也习惯关着灯喝酒。桌子上摆满了瓜子什么的,我们宿舍还有一个规矩,就是瓜子皮不能放在桌子上,必须扔在地上,这也是由于黑灯的原因了。(待续)

如果当时的手没有颤抖,我一定会爆你的头,怎会这么臭,我不会用46.<BR> 如果对于警匪没有要求,我想不会有争斗,成千上万个网友,在游戏中蝶蝶不休.<BR> 我虽然不是个高手,但我的枪法是一流,一边防守,一边暴头.<BR> 开枪之前,我在你后边,你没发现我,我看了你半天,陪在一个同伴的左右,走过渐渐让我杀个够.<BR> 开枪之后,我和我队友一起往前走,只是那个雷包已经被埋下了很久很久,可怜最后难免伦为失手.<BR> 直到这首歌曲唱到最后,你一定还没听够,不是我不想唱,他不给我伴奏.~~~~
那会搞什么都西叫切,记得比较喜欢切星际.总是在心连心定居..有回夜了刚准备回去,刚到校门口突然停电了.只好原路返回..老板问咋又回来了,答曰:弃暗投明..

第一次演出的时候我还在修理红棉,记得梵总是把他写的歌词给我谱曲.说实话,我谱曲真的很烂..他的网名叫巴洛克.也倍讽刺..最近他也失踪了,也许和武汉的马子结婚了吧?那个时候我女朋友挺好也挺少.(那个时候只有一个)学校两块一夜的电影经常把女朋友感动的声泪俱下..


说到电影..那个时候宿舍里面老是有不知道从哪里来的A片,那些A片也总象徐志摩那样的再别康桥的气质,都是轻轻的走了,正如他轻轻的来。其实A片莫名奇妙的失踪是很让人难以琢磨的事情,那些A片都已经磨损的可以坐唱片了,而且每到关键的地方总能让光驱气喘如牛,屏幕上断断续续,马赛克联成一片。看的我们义愤填膺,互相指责平时对A片照顾不够。那个时候美国的A片开头老有FBI的警告。我想工大真正受过学校警告处分的人凤毛麟角,但是受过FBI书面警告的学生可是汗牛充栋。除了A片,宿舍有了电脑之后,看过的大片真是不少,还有各种经典的电影什么的。但是刚出的电影,基本上都是枪版电影。屏幕上老是黑乎乎的一片,那还是本身电影色彩比较明快的,要是象某些电影,本身色彩就比较昏暗的,那就惨不忍睹了,记得在宿舍看了《指环王》的枪版电影,我感觉就是看了3个小时的皮影戏。不过枪版也有枪版的好处,我买过一张李连杰的《龙之吻》,枪版,搞得和室内剧一样,影院里面观众的欢呼都给录下来了,老能听到一帮鬼佬开怀的笑和惊呼声,最搞笑的是画面上的演员开枪射击,子弹打光了以后,还能听到影院里的观众在喊:reload!!
在学校礼堂看的也大多是枪片,看《拯救大兵瑞恩》,一开始,我还以为美军在黑天抢摊登陆呢。有了钱的时候去影院看电影,但是颜色就让我激动不已了,多么的明亮,多么的鲜艳,老天,还有红色呢。不像在宿舍看的枪片,都是蓝黑的色调,好像所有的场景都是在阴雨连绵的伦敦拍摄的,再搞笑的情节都看的我伤心。有一阵子弟兄们都特想看恐怖片,搞了《午夜凶铃》一套来看,总也不觉得有什么,老是想笑,一次大黑和海狗,鸡和一起去看一个美国的恐怖片,大黑坐中间,海狗和鸡和坐两边,一到有恐怖的情节,海狗和鸡和就一人抱着大黑的一条胳膊惊声尖叫。大黑回到宿舍,我们问,电影恐怖吗?大黑郁闷的摇着头:满面大胡子的男人抱着你的胳膊尖叫才是真正的恐怖。等《布莱尔女巫》有名的时候,我们整个宿舍去看的,看完之后,大家面面相觑:恐怖吗?哪里恐怖呢?就是摄像机搞得我们头晕目眩。都觉的还是《山村老师》之类的恐怖来的直接过瘾。

我们的另一个很大的乐趣就是联网打游戏了。《红警》,《星际》,《三角洲》,《diablo》,这些经典的东东让我们沉迷了很久而不能自拔。就是上瘾了,不可否认。其实我的游戏生涯是从《C&C》开始的,那个时候还没有网吧,在学校的校机房打,打的时候还要偷偷摸摸的,生怕被老师发现,到了后来,成了高年纪学生,脸皮厚了,上色情网站也无所顾忌了。有一次在校机房,旁边一个新生特别不解的问我:怎么学校的机器里有这么多的色情图书和图片啊!呵呵,我想起了第一次我在学校看到有色情图书的时候,是用软盘偷偷考回家看的,有的时候大家还互相交互一下搜罗到的货色,让我们难以忘怀的有《娟娟的故事》,《西城老师》什么的,大垒老是能找到一些文笔不错的,不像柳威,找来找去老是武侠改编的色情小说。有一次大垒给了我一张软盘,说有篇文章写的不错。我满心欢喜的回家一看,名字叫做《第一次亲密接触》,心里怦然一动,心想不是日本可能就是台湾的了,看了看,什么吗,怎么什么都没有啊,把整个文章都浏览了一遍,也没有发现什么让人心跳的描写啊,唉,什么破烂玩艺,打个电话给大垒:“大垒啊,你考给我的那个东东是什么啊,怎么什么都没有啊?”
“这是现在网上流传最广的文章了,很感人的,你想要有什么啊?什么都没有是什么意思?”靠,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变风格了,最讨厌的就是那个痞子蔡,什么东西,写了个丧丧的东西,却起了个黄书的名字《第一次亲密接触》。后来大家风传这篇文章,我却总也看不下去,可能是有了心理障碍。甚至每次看见《第一次亲密接触》,我就会想到贾平凹,想到他的《废都》,想到他的《废都》里面老是出现的“作者在此处删去多少多少字”,想到有马赛克的东东。。。。。。。
呵呵,扯远了,再说说我们的游戏吧,后来有了网吧,我们就经常去网吧打。一开始是《红色警报》了,夸张吧,我们常常在那里杀个难解难分,那个时候到处都有人在喊:“速推,速推,速推!!!”“赶紧造电呲!!!”当时狗熊打的很好,后来大黑子打的最好。我在《红警》上天分不高,常常“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而大黑老是“千骑卷平岗”,而且是“乌云压城城欲摧”!我老是刚开局就已经是末路,和柳威都是末流选手,一般就是探探地图什么的,没有什么骄人的战绩可以吹嘘。

记得有个老师有一次叫我用but for 造句,我随口说:but for the reinforcement arriaried,the base will be attacked 。都是红警的日常用语了。唉,想想真是后悔啊。女生们所有的课都会占最前排的位置,除了毛泽东思想概论,原因是那个老师太老了,经常忘记把文明扣拉上,老在讲台上晃来晃去,搞得底下的女学生坐立不安,后来那个老头的课基本上没有女人上了。就剩下几个男人,他还订的死紧,结果一节课都不能旷了。不过毛概考的也不错,竟然过了90。有一个教数学的老师好像心里有问题,生怕自己板书会写错什么,每写一句就回过头来问对不对,搞的当时不小心坐在第一排的我拼命的点头好让他继续讲下去,结果一堂客下来脖子疼了一个星期,一个学期不敢再上他的课。有一次有个老师讲课,讲着讲着,突然有个学生不舒服吐了出来。后来学校内就风传有个狂无聊的老师讲课把一个学生当场讲的满地乱吐。
哈哈,突然想到西雾。不过westfog和西屋真的很像,不知道是不是骠切啊?嘿嘿。。说到考试那个时候猪总是说要靠msdn。ccna。随后边有人起哄说拉鸡吧倒吧。去吃烤羊肉去。。啤酒我总喜欢西北狼,抽烟一般是白沙。记得刚开学的时候,倍富。买一包一枝笔,点上一根抽了半口。弃之。学末,穷。于床下半年未洗球鞋堆中搜寻半年前烟绨。。感觉到西安真的很干燥。半年的时间竟然没有发霉。

记得猪的女朋友,山东韩籍人士。猪为了他几乎耽误整个学业。我也差点因为女人在毕业后卒死。所以也是我一直单身的理由。每年开学的时候总会有肝炎被查出来,所以开学的时候大家一般是拿着饭缸逛食堂。在风风火火闯食堂的时候也经常哼点歌,其实我还是觉得何勇说的对:交个女朋友不如养条狗。

累了。今天我值班。只写那么点。有空的时候再补上,接着续写吧。日子长了。可能我恋上西安了。我如果再上学的话我一定会去西安的。过几年吧。(待续)



Whenever you are blue ,
just think of me .


-_-!

I'm fine..don't know your think!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